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約 30 項搜尋結果
  1. 肯納尼薩·貝克勒(英語:Kenenisa Bekele,1982年6月13日-)是衣索比亞男子田徑運動員,同時保持10000米及5000米的世界紀錄及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紀錄,他在2004年荷蘭的亨厄洛以12分37秒35打破世界紀錄[1],並於2008年北京奧運以12分57秒82打破保持了24年的奧運紀錄[2]。

  2. 180k Followers, 62 Following, 97 Posts - See Instagram photos and videos from Kenenisa Bekele (@kenenisabekele_42) Multiple World and Olympic Champion. @nnrunningteam @globalsportscommunication @nikerunning

    • 177.9K
    • ▇揭開衣索比亞跑者的神祕面紗
    • ▇潘朵拉星的納美人
    • ▇人類學家所為何來

    談起長跑大國有幾個名單:美國、日本、肯亞與衣索比亞。美國有跑者殿堂波士頓馬拉松,日本有箱根驛傳接力賽,兩者都凝聚了百年以上的跑步文化積累。而衣索比亞與肯亞的跑步文化可以說是自1960年羅馬奧運,由兩屆奧運馬拉松金牌得主阿比比.比基拉(Abebe Bikila)寫下起點。 相較語言普及、資訊流通快速的美國與日本,人們對肯亞與衣索比亞的文化較為陌生;參加過路跑賽事有概念都知道,在世界各地的馬拉松賽事,率先跨過終點往往是纖瘦的非洲跑者。儘管非洲跑步文化發跡得晚,卻崛起得相當快速,這也使得各地的人類學家、運動科學家以及文化研究人員對非洲抱持著另一分想像。 2012年英國記者亞德哈羅南德.芬恩(Adharanand Finn)在台出版《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揭開地球上最善跑民族的奧祕》,書寫了他與肯亞跑...

    麥可.克羅利是有底子的人,2018年在法蘭克福馬拉松最佳成績2小時20分53秒,曾代表蘇格蘭與英國出賽國際賽事,實力有目共睹。在跑步成績之外,他是杜倫大學的人類學助理教授,兩種身分的混搭,為這本書增添了更多的文化底蘊。他不抱既有成見,透過訪談與實際觀察,幾乎可以把《跑出巔峰》視為他田野調查與跟蹤採訪、訓練日誌的紀錄。無論以文化觀察、運動愛好者或視為休閒讀物的哪個角度來看,都能有所得。 一般想像中的衣索比亞跑者應該是遵循科學化訓練,怎麼吃怎麼睡都有規矩。然而,在克羅利筆下的跑者也有大啖披薩、執著傳統迷信、凌晨三點練跑的瘋狂行為。他們不像是科學研究下的跑步機器,反像是潘朵拉星的納美人,原始卻又具生活經驗。大家以為瘋狂的事情,在衣索比亞跑者眼中都很合理;一般認為不合理的事情,在衣索比亞跑者心中都有...

    文明不普及的國家地區,人們藉由口傳言談、繞圈火堆分享傳承知識與文化。要深入理解一個族群的文化,最好的方式之一是習得他們的語言。 語言不只是關於表達,也影響文化與思想方式。克羅利暫離妻子待在衣索比亞15個月,雖稱不上時間充裕,他仍花費心思學習衣索比亞的阿姆哈拉語阿姆哈拉語(አማርኛ,Amarəñña)是埃塞俄比亚的官方語言,與阿拉伯語、希伯來語同屬閃語族,是閃語族中使用人數第二多的語言(僅次於阿拉伯語)。,從諸多諺語中理解衣索比亞的文化:「當許多細線集結在一塊,就可以綁住一頭獅子。」強調跑者團結合作的重要性。 在馬拉松賽中,非洲跑者總是跑在一塊,彼此互相配速,那是基於戰術考量,更多的是隨文化累積的合作行為。他們信奉團體合作,而不求單打獨鬥。如同作者獨自單飛跑步,被朋友勸說:「自己訓練只是為了健...

  3. 2021/7/29 · 「如果你夠努力的話,40 分鐘就夠了。」培訓非洲首位女性奧運金牌得主德拉爾圖.圖盧、5,000 公尺和 10,000 公尺世界紀錄保持人肯納尼薩貝克勒等多名世界冠軍的教練森塔耶胡.艾胥圖,在《跑出巔峰》一書受訪時,分享他培訓衣索比亞跑者們的一週訓練課表,更透露教練對跑者的訓練哲學 ...

  4. 我問他肯納尼薩有什麼特別之處,結果他把手中的報紙捲起來,透過中間的洞看著我,以此來呈現肯納尼薩凝視未來的狀態。 「肯納尼薩極度的專注,」他說,「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他十三歲的時候就告訴我他要成為世界和奧運冠軍。

  5. 2016/7/5 · 希斯雖然也拿到了不少的好成績,但是擊敗頂尖選手的表現並不常見。兩年前,他在這項比賽的同樣距離賽事中擊敗了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長跑運動員肯納尼薩貝克勒 (Kenenisa Bekele),去年還在這場比賽的4K賽事中擊敗了曾經奪得奧運1500米冠軍的艾斯貝爾·基普羅普 (Asbel Kiprop)而奪冠。

  6. 2021/7/25 · 我問他肯納尼薩有什麼特別之處,結果他把手中的報紙捲起來,透過中間的洞看著我,以此來呈現肯納尼薩凝視未來的狀態。 「肯納尼薩極度的專注,」他說,「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他十三歲的時候就告訴我他要成為世界和奧運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