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相關搜尋:

  1. 2021/9/18 · 斯卡羅》18日震撼大結局,PTT討論熱烈。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法比歐 飾)準備上山攻打,卻被斯卡羅俘虜當人質,和大股頭卓杞篤(查馬克.法拉屋樂 飾)交流後改變想法,得知總兵劉明燈(黃健瑋 飾)要放火燒山,決定去府城找道台大人,重啟談判,最後訂定以和 ...

  2. 2021/9/22 · 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迎來最終結局,借鏡著人與人之間、人與大地之間交會出的一場反思自我與存活的旅程,讓更多觀眾認識了台灣的關鍵歷史。在大結局播畢後,更緊接著播出「斯卡羅幕後紀實」紀錄片,首次公開由曹瑞原導演帶領製作團隊耗時3年的籌備秘辛,也為 ...

  3. 2021/9/18 · 萬眾矚目的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今晚(18日)迎來大結局,劇中最吸睛的「蝶妹」温貞菱與「阿杰」黃遠這對原客 […]

    • #《斯卡羅》劇情簡介
    • #「羅妹號事件」對台灣的影響
    • #什麼是斯卡羅?
    • #《斯卡羅》重要的原住民角色

    《斯卡羅》故事內容改編自醫生兼作家陳耀昌的小說《傀儡花》,並由《一把青》的導演曹瑞原執導。劇情發生在1867年的恆春半島,並以「羅妹號事件」為背景展開。當時美國商船「羅妹號」在恆春地區發生船難,船員因誤闖排灣族領地遭馘首,造成「羅妹號事件」,引發美國出兵攻打臺灣。 斯卡羅劇照 此時清廷派五百大軍南下,各種外來勢力開始踏進台灣本土,進而對在地原住民部落、平埔聚落及移墾的閩、客庄人帶來衝突與震盪,並讓臺灣躍上國際舞台。最後由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與斯卡羅大股頭卓杞篤(Tou-ke-tok)正式簽訂「南岬之盟」,這也是台灣史上第一份國際和平盟約,更是讓台灣躍上國際的轉捩點。這150多年前的歷史,真真正正的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斯卡羅劇照

    「羅妹號事件」雖然最終由擁有過人智慧與勇氣的斯卡羅大股頭卓杞篤和美國簽訂和平協議畫下句點。但台灣的歷史卻已悄然改變。事件中清朝官員認為「羅妹號事件」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台灣「不隸版圖」、「治理不及」,才讓李仙得對台灣番地所屬有所質疑。之後李仙得轉任日本外務省顧問,更以國際法及「番地無主論」之由,提供台灣情報協助日本出兵台灣(正是7年之後的牡丹社事件)。 斯卡羅劇照

    至於在這次事件中,重要的「斯卡羅」究竟是什麼呢?斯卡羅是位於琅𤩝地區(今恆春半島南端)的統治貴族,其可分為四大主社,分別是豬朥束社、射麻里社、貓仔社以及龍鑾社,其中「豬朥束社」為大股頭目(大頭目)。而根據荷蘭時期的文獻紀載,的確紀載過斯卡羅酋邦,並稱呼斯卡羅酋邦的統治者為「瑯嶠君主」。 斯卡羅劇照 斯卡羅族群各個都驍勇善戰,他們可以隨意處決各個闖入領地的人,並指派各社的統治者。就連當時的清朝都不敢輕易動到他們,因此在那個年代,斯卡羅絕對是當地的霸主。這也可以解釋為何「羅妹號事件」中,斯卡羅會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斯卡羅劇照

    《斯卡羅》劇中三位重要的原住民角色,分別由查馬克·法拉屋樂飾演的斯卡羅族群大股頭「卓杞篤」、雷斌·金碌兒飾演的斯卡羅族群二股頭「伊沙」,以及由九天民俗技藝團的余竺儒飾演的,引發「羅妹號事件」的龜仔甪部落首領「巴耶林」。其中查馬克·法拉屋樂與雷斌·金碌兒是排灣族人,導演曹瑞原也表示特別邀請兩位演員,就是希望透過戲劇真實呈現原住民族人的故事。 斯卡羅劇照 現職於屏東泰武國小古謠傳唱隊指導老師的查馬克·法拉屋樂也表示,「希望這個角色可以站在比較對的想法立場上,去說我們應該要說的故事。」只可惜查馬克·法拉屋樂日前因癌細胞擴散,16日病逝於家中,享年42歲。但他所留給所有人的作品以及對原住民族群的付出,將會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斯卡羅劇照 台劇《斯卡羅》全劇共12集,目前已在各大平台熱播中,想知道更詳細、更刻骨銘心、更磅礡震撼的內容,就定時鎖定吧!

  4. 2021/8/10 · 斯卡羅》首映會大合照。(公視提供)〔記者鍾智凱/台北報導〕公視重磅推出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SEQALU:Formosa 1867)8月14日首播,由曹瑞 ...

  5. 2021/8/20 · 角色關係好複雜?. 故事背景是什麼?. 三張圖帶你看懂《斯卡羅》人物 重回154年前的台灣. 改編自小說家陳耀昌的長篇歷史小說《傀儡花》,耗時三年、斥資1.55億的史詩級歷史劇《斯卡羅》(Seqalu)在8月14日開播。. 由吳慷仁、温貞菱、查馬克.法拉屋樂、雷斌 ... ...

    • 語言非常講究 還原當代的歷史定位
    • 吳慷仁為戲瘦身 還苦練語言、呈現卑微的一面
    • 「四聲道」演出 温貞菱創造演員生涯極限
    • 語言問題成了劇本和台詞的最大挑戰

    圖/温貞菱、黃遠飾演姐弟,劇中擁有客家與原住民的混血,在身分認同上感到困惑。公視 為了盡可能忠於史實、回到1867年的台灣歲月,《斯卡羅》用一種最宏觀且講究的態度,從劇本、剪輯、攝影、服裝、場景等細節全部刻劃的無微不至,演員對戲的付出和學習,彷彿他們就實際活在那個年代中。 而對語言的講究,更是整部片非常引人入勝的關鍵。 其實,為了讓所有劇組都能熟悉那個年代的用語,演員們都有參與密集的語言訓練班,加上大部分角色都有兩種以上不同的語言需求,能否忠實呈現歷史,成了演員們演出時的一大考驗。 畢竟,要在演繹台詞時,不能讓觀眾發現演員是在死背,同時還必須兼顧對戲時的情緒、意境和精神,這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 圖/程苡雅13歲時參加族語朗讀比賽,被導演曹瑞原一眼相中邀請參與演出。公視 《斯卡羅》從開拍到上檔,歷經了兩年的漫長時間,曹瑞原導演感性分享,「確實我在殺青以後,大概有3、4個月我不敢看任何一個畫面,因為任何一個畫面都會把我帶回當時的那個情景中。」 不過他說,後期開始剪接的時候,會覺得滿孤單的,好像暗夜中,後面有一群人跟著你走,走著走著走到三更半夜,發現後面都沒有人,只剩下你一個人在走,「這整部片子是一種共振,是我們大家一起完成了這整部片子。」

    圖/吳慷仁在劇中表現出和以往非常不一樣的形象。公視 吳慷仁的好表現,豐富了整個電影的深度,水仔這個角色為了生存,周旋於閩、客、原住民部落間角力與調解,吳慷仁自己形容這是一個「不好看」的角色,無論性格與樣貌上都是,「他貪婪地巴結每個人,其實只是為了生存,他不是英雄,非常負面,甚至就像一隻搖尾乞憐的狗。」 在導演的塑造下,他創造、挑戰一個褪下明星光環的角色,讓大家看到只是一個小人物,甚至是個有點猥瑣求生的小人物,更令觀眾看到超脫不同面向的吳慷仁。 他在劇中不僅為戲瘦身到幾乎皮包骨的模樣,還勤練排灣族語,直呼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他表示族語真的太難學,「南排語系有音調的差別,在族語老師的耳裡,有微弱的氣音或尾音,一講錯就是不對。」他也透露自己是用注音加羅馬拼音的方式來學族語,在演員心境上,「與其去模仿,不如去理解。」 而相信最令觀眾印象深刻的,絕對是温貞菱的亮眼表現。

    圖/温貞菱的演出非常令人讚歎。公視 温貞菱在劇中因混血的身份,通曉排灣族語、英語、客語及閩南語,從而協助抵台的美國領事李仙得進行事件的相關調查。大量的排灣族語台詞讓她倍感壓力,坦言一開始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人格很分裂。 她說,「其實已經花滿多的時間在把族語唸到熟,可是實際到現場會發現,就是妳背得非常非常熟,到現場在情緒轉換的時候,還是會不小心,有點跑掉。」 温貞菱說,每種語言都有不同的語調與語感,並且要詮釋出那個年代與現代的差距,才是最大的難題。 不僅如此,為了更貼近角色的身份,温貞菱透露,「在片場的休息時間,都盡量站著不坐,而且故意駝背,長達半年身體都是拱著的,也會在隨身的竹簍裡塞石頭,真實去感受那個重量。」

    圖/《斯卡羅》劇中的族語成了許多演員的最大挑戰。公視 曹瑞原分享,「蝶妹這個角色在劇本上,對於導演和編劇也是最大的挑戰,角色得不斷地在英語與族語兩邊翻譯,但是一樣的對話一直重複地說,觀眾是會睡著的,所以在編劇技巧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怎麼讓蝶妹在關鍵的時刻做出適當的翻譯,她不只是背台詞,還要聽得懂對方的台詞,語言在這部戲真的是一個艱辛的過程。」 《斯卡羅》故事取材自真實歷史,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恆春半島南端琅𤩝地區發生船難,船員因誤闖排灣族領地遭馘首,造成「羅妹號事件」,引發美國出兵攻打台灣,清廷亦派出500大軍南下,各種外來勢力對在地原住民部落、平埔聚落及移墾的閩、客庄人帶來衝突與震盪,並讓臺灣躍上國際舞台。 最後由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與斯卡羅大股頭卓杞篤正式簽訂「南岬之盟」書面協議後,始告落幕。本劇將這段發生在恆春半島南端的「羅妹號事件」以及之後在國際間帶來的影響與衝擊,呈現於觀眾面前。 圖/《斯卡羅》劇照。公視 圖/《斯卡羅》劇照。公視 圖/《斯卡羅》劇照。公視 圖/《斯卡羅》劇照。公視

  6. 史詩台劇吳慷仁《斯卡羅》10大看點!. 吳朋奉客串和蔡振南獻唱,3大彩蛋曝光. 台灣首部大河劇,全員演技在線啊!. 吳慷仁、温貞菱、查馬克‧法拉屋樂、雷斌‧金碌兒和法比歐等人主演的台劇《斯卡羅》 ,劇情描述美國商船羅妹號在 外海觸礁失事,後續 ...

    • 斯卡羅角色介紹
    • 斯卡羅事件的歷史背景與劇情發展
    • 斯卡羅拍攝地點場景
    • 斯卡羅評價心得
    • 斯卡羅線上看管道
    • 斯卡羅 資訊簡介

    《斯卡羅》由吳慷仁、温貞菱、查馬克法拉屋樂、雷斌金碌兒、法比歐、黃健瑋、周厚安、黃遠、雷洪、夏靖庭、余竺儒、張瑋帆、郭芷芸、程苡雅主演。結合正史與虛構人物,描述臺灣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與西方國家等多個族群間的衝突、協調與發展。

    《斯卡羅》取材自真實歷史事件,交織真實和虛構人物,帶領觀眾回到 19 世紀,呈現福爾摩沙之美與這片島嶼上動人的生命故事與靈魂。 1867 年 3 月 12 日,美國商船「羅妹號」在琅𤩝(現臺灣恆春半島)南端發生船難,登島求生時因誤闖原住民領地而遇害,史稱「羅妹號事件」。6 月 13 日,美國海軍派出兩艘軍艦攻打琅𤩝原住民族。在熱帶島嶼特殊的高位珊瑚礁叢林裡,他們遍尋不著部落敵人身影,帶隊少校反遭擊斃,美國南北戰爭之後的第一次海外出兵以失敗作收。 美國駐廈門暨福爾摩沙領事李仙得奉命抵臺調查,遇見了原漢混血的神秘少女蝶妹,讓他對這片土地更感好奇;法裔美籍的身分讓李仙得終其一生都在尋求認同,這也讓他對蝶妹的身分多了些理解。 不同族群(包含排灣、阿美、馬卡道族及斯卡羅族群等原住民部落,以及移墾的閩、客聚落)匯聚的琅𤩝,本就局勢詭譎、彼此間關係複雜,身為在地部落領導者的琅𤩝十八社大股頭卓杞篤,如何以其過人智慧與勇氣,整合在地各族群力量,共同對抗西洋砲艦、清朝大軍等外敵入侵,保護部落族人生存? 最後李仙得與卓杞篤簽下臺灣第一份國際和平盟約「南岬之盟」,紛爭始告落幕。這段 150 多年前的歷史鮮為人知卻影響深遠,改變了臺灣的未來。 斯卡羅劇情請點:【台劇】《斯卡羅》分集劇情介紹,看懂複雜的歷史事件

    《斯卡羅》製作團隊為了還原 154 年前的臺灣樣貌,花費很大的力氣跟時間,從文史的一些蛛絲馬跡,去推敲、去尋找脈絡,曹瑞原導演表示:「如果掌握不住時代的氛圍,包括服裝、道具、場景,做出來的東西都是假的、都沒有靈魂。」劇中所呈現的府城聚落、原住民部落,以及閩、客、馬卡道村莊,皆由美術指導許英光親手打造,他笑稱:「我為這部戲蓋的房子應該超過一百間。」 吳慷仁分享:「實景搭建的場景幫助演員很大,加上每個人都髒兮兮的,曬得跟黑炭一樣,就會覺得像穿越時空的感覺。」造型指導姚君透過田野調查,設計、縫製呈現多元種族的細緻服裝與配件,她表示一直印象深刻記得曹導說過一句話,「我看不到的不代表它不存在。」法比歐則大讚:「這部戲的服裝非常厲害,每一次穿起戲服,就感覺我好像回到 154 年前。」 (以上海報劇照內容皆由公視提供)

    儘管只看前面兩集,但可以確定《斯卡羅》將會是一部非常精采的作品,不僅製作規格堪稱電影等級,全劇史詩級的視覺畫面令人驚嘆,全劇圍繞在各族群之間的衝突,透過「羅妹號事件」來串起角色的關係,究竟他們會站在哪個陣營?故事又會朝著什麼方向發展?都引發觀眾內心對於《斯卡羅》整部作品的期待與好奇。 或許對一般觀眾來說,《斯卡羅》劇中複雜的歷史背景、族群的複雜關係,可能會讓人們對這部台劇產生些許的距離感,但《斯卡羅》帶著觀眾看見我們這片土地曾經發生,但卻沒辦法在課本上找到的真實歷史,「羅妹號事件」 ​不僅是部落與洋人的衝突,更是對臺灣帶來深遠影響,每個臺灣人都必須知道的重要事件,絕對值得我們花點時間去深度瞭解和細細品味。 上文為節錄,完整影評請參考:【影評】《斯卡羅》台劇史上的巔峰鉅作

    電視頻道部分,《斯卡羅》將於 8 月 14 日起,每週六晚間 9 點至 11 點在公視首播,每週連播 2 集,全劇共 12 集。 《斯卡羅》網路線上看部分,8 月 14 日起在公視+、LINE TV 每週六晚間 10 點播出;8 月 15 日起 Netflix、myVideo每週日晚間 6 點一次上架兩集;8 月 22 日起中華電信 MOD、Hami video 每週日晚間 6 點一次上架兩集,敬請鎖定。 ◎加入Line群組聊電影◎ 如履的電影筆記 ◎歡迎到我的FB專頁按讚◎ 如履的電影筆記 ◎更別忘追蹤我的Instagram◎ 如履的電影筆記(looryfilmnotes) 如果要看更多影評文章請到我的首頁 手機用戶可點選「畫面右上角圖示」搜尋影評文章

    片名

    斯卡羅 (SEQALU: Formosa 1867)

    香港中國片名

    斯卡羅

    原作

    陳耀昌《傀儡花》

  7. 瑯嶠十八社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瑯嶠十八社
    • 斯卡羅人南遷
    • 瑯嶠君主
    • 瑯嶠十八社
    • 漢番合作與衝突
    • 外部勢力衝擊
    • 走向解體
    • 權力喪失與終結
    • 現代的遺留
    • 區域
    • 人口與戰力

    斯卡羅一詞原指來自「卡羅」(Qaro)地區的人,即卡砦卡蘭部落(Kazkalran)。在卑南族起源傳說神話中分為石生起源說和竹生起源說,石生起源的卡砦卡蘭部落本為台東平原中的霸主,但在滑地戰役(Daludalusan)敗給竹生起源的普悠瑪部落,喪失霸權。其中一位領袖卡利馬勞(Karinalaw)受到普悠瑪人的屈辱,領導一部分卡砦卡蘭族人往南遷進入恆春半島,與當地的排灣族武裝衝突。由於擁有強大的組織與武力且又善於使用咒語,當地的排灣族皆紛紛臣服,並以「斯卡羅」稱呼這一支外族。斯卡羅該詞後來引申為「乘轎者」之意。這一支斯卡羅人稱霸恆春半島後,逐漸成為擁有原始土地權的統治階層,演變為斯卡羅人部落領導排灣族部落,形成跨部落的大型酋邦。這一支斯卡羅人後來與當地人口多數的排灣族人互動,漸漸排灣化。但仍保持與同神話系統知本社族人友好關係,並與竹生起源說的普悠瑪人,即卑南覓(Pimaba)部族保持敵對。

    荷蘭時期,荷蘭人記載瑯嶠酋邦,他們原有十八個社,後來失去兩個,為十六社,全由一個「君主」(荷蘭語:vorst,地位次於國王)統治,荷蘭人會將其統治者稱為「瑯嶠君主」,居所被稱之為瑯嶠社(荷蘭語:Lonc-kjauw ,或 Dalaswack/Tolasuacq ,今滿州鄉里德村)。對於瑯嶠地區的原住民,荷蘭人儘管覺得他們的居所又小又難看,但認為他們是福爾摩沙島上所看到最文明的人。他們穿著得體,婦女穿裙子,長及腳踝,女人甚至遮著胸乳,妓女和姦淫被他們視為非常可恥的事情,且每一個人只能娶一個妻子。 瑯嶠人首領「瑯嶠君主」對屬下也比較有權威,有很多侍從服伺,這些侍從一直陪在他周圍。「瑯嶠君主」可以從屬民收取食物或供品,包含耕種和狩獵的所得,如同稅收一般。此外「瑯嶠君主」可以指派各社的統治者,也可以任意處置子民的生殺大權。若君主去世,領導權就由長子繼承,同樣受到族人尊重。學界一般認為瑯嶠人勢力為當時台灣南島語族中,最具中央集權特質的政治形態。 在當時瑯嶠十六社與北方的馬卡道族之一的放索社(Pangsoya)敵對,也與東北方的卑南部族敵對。大員(今臺南)的荷蘭人為了尋找黃金,打算打通往卑南地區道路,他們企圖與瑯嶠十六社友好,於是在1636年瑯嶠君主的一個兄弟Lamlock受荷蘭人之邀友好訪問大員。1636年底瑯嶠君主統治的村社從十六社回復到十七社,且瑯嶠君主Tartar親自訪問大員並與荷蘭人簽訂友好條約。1637年瑯嶠十七社「君主」為了打擊世仇的卑南覓部族,願發兵960人邀請荷蘭人一同組成聯軍,荷蘭人意圖打通往卑南地區道路,雙方於隔年向太麻里社進軍,擊破太麻里社的部隊並焚燒房屋後,繼續往卑南覓進軍,卑南覓人隨即向荷蘭人示好。透過與荷蘭交好,瑯嶠的勢力大大擴張,甚至連內獅頭社(Barboras)、大龜文都一度臣服瑯嶠君主的勢力,其勢力至今日楓港、枋山。

    當鄭成功征台時,明鄭的部隊南下進軍,傳說瑯嶠勢力能動員茄藤社(Cattia,今屏東縣南州鄉)以南的人群,重創鄭軍阻擋其勢力南下,這場與瑯嶠諸社發生戰鬥,使明鄭軍陣亡700餘人。隨著明鄭軍事力量投入與瑯嶠諸社的戰鬥並降服之,鄭氏派兵在龜壁灣(即瑯嶠灣)駐守,並命林姓統領率兵於附近的平地屯田,命名為統領埔(今之車城鄉統埔村)。原本荷蘭時期瑯嶠地區就有一些漢人乘船在瑯嶠灣與原住民交易,並在今日車城福安宮一帶建立房舍,隨著漢人勢力進入,更擴大車城的聚落。這段期間瑯嶠地區也被視為罪犯流放之所,加速漢人遷入。明鄭政府也延續瑯嶠荷蘭時期一樣,由明鄭政府發贌公開競標,由贌商先向政府繳納贌金,來獲得瑯嶠諸社貿易的專賣權,一切漢人對番社的日常貿易都須通過贌商。 清廷把台灣納入版圖後,贌社制度也延續下來,延續荷蘭時期的作法把斯卡羅族酋邦和一部分傀儡番等社群歸在一起收贌。後來清廷轉為定額發贌,瑯嶠地區的贌金也相比明鄭時下降30%。因為清廷官方對瑯嶠地區不甚了解,以一個籠統的瑯嶠社為名義發贌,是為稅賦單位,或稱之為瑯嶠十八社。依據黃叔璥《使臺錄.番俗六考》,這時瑯嶠十八社中,包含謝必益社、豬朥束、小麻利、施那格、貓裏踏、寶力、牡丹社、蒙率、拔蟯、龍鑾社、猫仔社、上懐、下懐、龜仔律、竹社、猴洞、大龜文、柯律。其中大龜文和柯律後來都被歸類於傀儡番,而斯卡羅族酋邦僅占十六社。 清領初期,從舊時明鄭在瑯嶠所開墾土地繼續往南開墾延伸。漢人和原住民之間的交易越漸興盛,其中因而發展出謝必益、龜壁港、大繡房、魚房港等交易港口。瑯嶠諸社所需的珠米、烏青布、鐵鐺等,都與漢人交易中用鹿脯、鹿筋、鹿皮、「卓戈紋」布料等換來。文獻也提到有漢人與番女通婚的情形。黃叔璥也提到:「瑯嶠一社,喜與漢人為婚,以青布四匹、小鐵鐺一口、米珠筋許為聘」。這裡的瑯嶠社指的是車城瑯嶠灣周遭的原住民。

    台灣在朱一貴事件後閩客分類而居的形式,也影響到瑯嶠的越界漢人移民,如車城逐漸成為一座閩籍聚落一般,粵籍客家人也在保力庄、統埔庄建立自己的聚落,18世紀中到19世紀末台灣閩粵械鬥同樣也擴散到界外的瑯嶠,同時界內和界外互有聯絡,如瑯嶠保力客家人與六堆客庄有所聯繫。但不同於台灣西部其他地方,瑯嶠閩粵分立情形較晚,至少在1800年時還不是閩、粵截然二分的情況。 相對台灣界內閩粵衝突,漢人雖然內部閩粵不和,但對上原住民會一致對外,但瑯嶠地區粵籍客家人則是與瑯嶠十八社保持密切合作關係,來對抗閩人。瑯嶠十八社人也經常透過保力客家人作為對外窗口,如1837年清廷官員林樹海和1867年美國官員李仙得南下瑯嶠地區,他們與瑯嶠諸社的接觸往往都是從保力開始。一來保力客家人可以向瑯嶠諸社提供農耕技術,與原住民換取山產。客家人甚至可以進入瑯嶠諸社貿易、居住。二來瑯嶠諸社有關槍枝、子彈、短劍、弓矢都是從保力客庄購入,而保力客家人很擅長製備這些兵器和火器,遂成為他們的武器供應中心。由於南台灣的客庄擁有許多火炮,1837年瑯嶠原住民用火炮炮擊閩人城市車城,其大炮很可能就是保力客庄供應。 番粵良好友善的關係不僅在貿易上,客家人還與瑯嶠十八社相互同盟。閩粵械鬥時只要保力客庄遇到危急之時,只要派人到保力山頂鳴槍,鄰近的十八社之一竹社頭目便會立即率領勇士馳援。而十八社番若襲擊閩人聚落後,會退至保力、統埔等客庄,若閩人追擊而至,客人會出面對抗,使漢番衝突衍變為閩粵衝突。甚至,這兩者這還是個攻守同盟,1855年瑯嶠十八社總頭目卓杞篤聯合客庄共出動百餘人,攻破土生仔的村落,奪取他們的田產並轉送給客家人。因此每逢過節之時,保力客庄都會主動宴請瑯嶠諸社,並贈送日用品,這舊俗沿至現代才停止。 也因此瑯嶠諸社和客家人經常締結婚姻,粵人會娶斯卡羅人的女子為妻或妾,或漢人男子會入贅過去,而漢人女子較少嫁入原住民家庭中。排灣族的不分性別的長嗣繼承(Vusam),容易長女與漢人通婚後喪失家族傳承,相比斯卡羅人則是父系的長子繼承,若無子的話他們會收養男子作為自己的孩子延續血脈,如後來的總頭目潘文杰即是卓杞篤收養的客家林姓之子。而透過入贅和婚嫁的交流,一些入山的粵人會在外表裝扮上番化以示親近。同樣地,原住民也逐漸受到漢化的影響,史溫侯在1864年來到瑯嶠地區時發現一些番人會模仿漢人剃髮留辯,並穿漢人服裝。這使得在瑯嶠地區近山一...

    羅發號事件

    隨著工業革命之後商業興盛,台灣南部航道商船來往逐漸熱絡,使一些外國人因船難而漂流至瑯嶠地區,衝擊著台灣恒春半島原住民社會。但當時的南台灣的風氣上,居民認為船難的漂流之物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經常有居民先爭搶沈船的貨物,而不去救助船難者。在界外的瑯嶠情形更為惡化,汪金明的《恒春縣志稿本》提到,當時「土生仔」的前山一帶若有船難者上岸,社寮頭人之一的張光清就會帶人謀財害命。若是船難者在瑯嶠十八社的後山上岸,則會被社番殺人越貨。只有在車城上岸才性命無虞,不過還是會被打劫。 1867年美國商船「羅發號」(Rover)在恒春半島沿岸遭到颱風襲擊觸礁,數十名船員倖存上岸卻遭到瑯嶠十八社中龜仔甪社社人殺害,爆發羅發號事件。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向清廷抗議,要求懲罰兇手,不過台灣道道尹吳大廷卻表示事發之處為生番之處,界外之地,懲戒困難。美方因此決議自行處置,於同年6月發動軍事行動,即美國福爾摩沙遠征。然而美軍因不諳地理且屢遭瑯嶠十八社伏擊而身心疲憊,美軍少校麥肯齊戰死,登陸的美軍被迫撤退。但美軍的來襲也讓原住民感受到震撼,熟悉台灣的英國商人必麒麟在當地記錄到,美軍火炮的開花彈使不少原住民戰士受傷,且當...

    南岬之盟

    李仙得再度向清政府施壓,迫使清廷在外交壓力下責令臺灣鎮總兵劉明燈率兵500人進軍瑯嶠,協助李仙得來懲戒原住民。瑯嶠十八社聞清軍兵至車城之後,也集結勇士準備對抗。清軍原先態度消極,後聞瑯嶠十八社集結戰士準備對抗後,開始認真制定進軍計畫。當地閩粵漢人和「土生仔」擔心清軍軍紀敗壞會擾亂鄉里,又擔心清軍征討不順終撤離之後,原住民會回頭找當地漢人報復,最後漢人領袖們願為卓杞篤作擔保,承諾日後若有其他船難事件皆可找他們負責,並希望必麒麟出面作為中間人,力勸雙方息事罷兵。 美方代表李仙得同意採取必麒麟的提議,轉用外交手段解決事端。在必麒麟和漢人領袖協助下,李先得與十八社頭目卓杞篤進行會談,最終雙方達成共識,先在1867年10月10日於出火以立盟方式口頭協議,後又1869年2月28日以書面方式簽下諒解備忘錄,俗稱「南岬之盟」。所達成的內容為:卓杞篤所轄之瑯嶠十八社承諾,只要往後漂流到海岸的歐美人舉出紅旗,就不再出草獵首。起初「南岬之盟」是卓杞篤自己和李仙得作為雙方協議的保證,可說是一種個人式的外交關係,並不受到十八社領域所有部落的認可。但卓杞篤遂運用部落內部傳統的儀式,達成一種在十八社內部追認自...

    八瑤灣事件

    1871年一艘琉球船隻因颱風漂流至臺灣恆春半島東南部八瑤灣,其中有66名琉球人船難者上岸。他們進入排灣族高士佛社的領地,高士佛社人收留並接待了這群琉球船難者,但剝奪他們身上的財物和衣物並且要求他們不可外出,這讓琉球人驚嚇萬分。琉球人害怕排灣族人對他們不利,決定逃跑,隨後遭到高士佛社人、牡丹社人追殺,共有54人被處決,僅有12名琉球人倖存,被稱為八瑤灣事件。事件發生時,卓杞篤曾反對將琉球人處死,但還來不及阻止,悲劇就已發生。不久,李仙得正好要來台灣與卓杞篤會面,1872年3月雙方在豬朥束社會面並再度重申南岬之盟內容。卓杞篤向李仙得抱怨他沒有收到救助海難者的補償金,這導致牡丹社等不太願意幫助他遵守協定,也提到龜仔用社也反對那些外邦人進入原住民的領地。可以看到卓杞篤的權威明顯下降,他堅持救助船難者,卻無法給予相關的頭目和社民報償,一般認為這個情況減損了他的權威。 李仙得曾記述卓杞篤在一次酒後情緒激動說道:「我為我自己及豬朥束社的人負責,但對其他人我經常無能為力」。同時,斯卡羅頭人內部也不是很團結,卓杞篤和二股射麻里頭人伊厝(Yeesuk)關係就不是很和睦。在李仙得的觀察中,卓杞篤對牡丹...

    恆春建縣

    當日本撤軍結束對恆春半島七個月的占領後,日軍前腳開始撤軍,清軍隨後跟上進駐內山,清廷首先派遣2000名士兵駐紮在恆春半島各軍事要地,增強對當地影響力,迫使已飽受驚嚇的瑯嶠十八社臣服,清軍並在射麻裡社前建設哨站以及牡丹社要道建立要塞,1875年俄國愛沙尼亞裔軍官艾比斯(Paul Ibis)剛好這時來到瑯嶠地區探險,他進入射麻裡社時需要在清兵哨站登記,認為清政府已經開始著手管轄當地原住民番社。清廷自此不再視土牛界線為行政界限,由沈葆楨開始推行「開山撫番」之政策。且於同年在恆春半島建立恆春縣,瑯嶠下十八社大部被編入恆春縣行政區之中。1875年恆春知縣周有基向瑯嶠下十八社總頭目朱雷購買鵝鑾鼻一帶土地,興建燈塔,有燈塔指引也使觸礁船難逐漸下降。數月後,清廷要求平埔族猴洞社從猴洞山遷出到附近的山腳庄一帶,開始興建恆春城,一些平埔族更往山區遷去。對於恆春各勢力來說,清廷在恆春建城一事展現出強大的國家力量,社寮和保力的商業也隨著恆春城的繁榮而逐漸衰敗下去。 在瑯嶠一帶清廷對「熟番」定義為只要有漢人和番人混居的聚落,即為熟番聚落,這讓混血的土生仔的聚落和平埔族番社都被歸為熟番,並把瑯嶠十八社漢化程...

    恆春第二次圍城

    1895年隨著日本佔領台灣進軍恆春,瑯嶠十八社總頭目潘文杰配合日軍對原住民招撫,透過自己的影響力還招降了台東的舊清將領和地方、部落人士。但之後日本對番社的治理嚴峻,又取消發給番社頭目的餉銀,激起恆春原住民的不滿。同時,恆春漢人也不滿日本官府準備開徵地方稅,逐漸累積了民怨。在1898年,抗日領袖林少貓的部下陳掌與恆春地方漢人盧根元兄弟、陳福傳父子等聚眾合謀,他們又聯合其他各社番人舉事,參與最多的有四林格社、竹社、猫仔社,其次為蚊蜶、射麻里、港口、萬里得等諸社原住民。人數以原住民佔大半且為主力,他們都攜有銃炮等火器,漢人因受官府管轄已久只有竹製冷兵器,他們在竹社外大草埔歃血為盟,總計人數約有2,000人。在恆春的地方民間流傳中,瑯嶠十八社總頭目潘文杰也參與這次舉事,傳說他不僅答應起兵,還準備帶部下先進入恆春城當作內應,只要時機一到就開門獻城。 然而日本人已經收到一些風聲開始大肆追捕,還收到潘文杰可能參與的情報,同年12月26日是舉事前三天,瑯嶠十八社總頭目潘文杰奉命帶著150人進入恆春城,但其中持有火槍的部下都被遣回番社,身邊只留下39人。12月29日上午約漢番700人發動武裝起事,...

    而總頭目潘文杰與日本人合作的態度,日方在1896年的豬朥束社建立第一個為蕃童創設了國語傳習所,加速番社的管理和開化。1902年日本總督府發布「關於蕃政問題意見書」,解決了長期以來未有定論的「蕃人」與「蕃地」法律定位爭議。其中對於番人是否屬於臣民問題,認為只要身處普通行政區的熟蕃,皆視同日本帝國子民。因瑯嶠十八社屬「生蕃」和「熟蕃」之間的「化蕃」,故不算完全的臣民。 然而日治時代初期南部的十八社漢化已經相當嚴重了,尤其是大頭目和所轄的鄰近部落。日本官員觀察到當時豬朥束社、蚊蟀社等附近部落身著漢人服飾,說著流利的閩南話和番話,耕作方式也與漢人無異。而總頭目潘文杰的居所其豪華程度也不遜與漢人富豪。在日本調查中,「下蕃社已襲衣、辮髮、操閩南語,且有精通漢語而忘記原語者,乍看猶如漢人…其中豬朥束社、八姑角社、龜仔甪社、蚊蟀社、射麻里社、猫仔坑社及龍鑾社之人在衣食住、生業及智能方面更加進步....分別歸於各庄役場管轄,徵收地方稅。」 相比南部的漢化,十八社北部成員仍保留排灣族的文化,使兩者之間逐漸難以調和,豬朥束社的權勢僅限南部七社。在1903年日本的調查中,豬朥束社、八姑角社、龜仔甪社、蚊蟀社、射麻里社、猫仔社及龍鑾社之七社雖然各社都有各自頭目,但這七社通事都是豬朥束社的通事兼任,除龍鑾社外六社的土目都是豬朥束社的土目兼任,豬朥束昔日影響力最終也僅剩七社範圍。同年,日本為了加強控管民番,恆春廳公告設置派出所共三十處,有的直接設置於聚落內部,透過警察達到全面的監控、管理的效果,豬朥束社等諸社之司法皆全歸日本所有。 1904年日本政府將恆春東南含豬朥束社、射麻里社在內的七個番社,納入「普通行政區」內,該區番人視為「熟蕃」,在法律上成為日本帝國子民。成為普通行政區後,取消「番大租」,禁止人民納稅給頭目,直接否定斯卡羅仁原本向其他各族的收租權,導致原本有權有勢來號令各社的大頭目頓時失去權力和地位。原本只剩下形式上的琅嶠十八社正式解體,僅剩名義上歸屬十八社的四林格酋邦聯盟、牡丹酋邦聯盟則完全脫離,仍維持酋邦的組織。對七社番民而言,日本治台以來不僅改變了各社番人數百年來以收租為主的經濟生活,也連帶摧毀了番社內部的社務運作與社會組織。最後則在殖民政府「番、民一視同仁」的無差別政策下,把斯卡羅人正式編入街庄二級制的行政空間與管轄系統,各社熟番也逐漸混同於漢民社會而難以區分。日本政府提出...

    昔日的豬勝束社大股頭人所在的里德村,即使對頭人家族光輝的過去朗朗上口,絕大多數的老人都沒有聽說過「斯卡羅」這個名稱。村民都知道里德村曾經是一個出「能人」的地方,頭人曾經是十八社番的總頭目,勢力範圍可以到恆春北邊,甚至到台東。當年頭人的直系家族還有成員在村中,但是這些後代已經沒有頭人的權威,反而常被村人用來議論是非成敗的例證。至於另外一個頭人大社射麻裡社所在的永靖村,情況更為模糊。這裹的村民不但沒有聽過「斯卡羅」這個名稱,對頭人家族的記憶幾乎沒有,只依稀知道在村子襄面靠山的一區被稱為加賭魯的地方曾經有番人住過。頭人的相關傳說往往與平埔族的傳說混在一起,是一群過去的「番」,現在村民已經被漢化而與漢人無異。而現在,來到過去所謂的斯卡羅四大頭人的地區,幾乎看不見傳統文化表徵的內容,如:語言、服飾、祭儀⋯⋯等。 今日滿州鄉地區漢化程度非常高,保有傳統原住民文化的只剩下長樂村兩個社區,即長樂村小路部落(萬里得)和分水嶺部落(八瑤)。2014年之前,滿州鄉長樂村小路部落和長樂村分水嶺、牡丹鄉四林村四林格部落、與高士村高士部落這三村四部落,於春節會聯合舉辦相關凝聚團體意識的活動 。在2014年時首度納入里德路聚落,並以部落舊名參加,分別形成萬里得社、八瑤社、四林格社、高士佛社以及豬朥束社。以五個團體的「瑯嶠十八番社『找回傳統文化』春節系列活動」,意圖強化該區歷史脈絡且擴大參與團體,該活動以日治時期十八番社總頭目潘文杰作為此活動在旗幟或是宣傳上的號召,並且邀請總頭目後代參與,原本更計劃來年讓其他相關聚落共襄盛舉。然而,該次活動不算成功,經費開銷過大,更重要的是十八社概念薄弱,豬朥束社參與度也不夠,最終隔年便停止聯合舉辦,各聚落回到各辦各的活動。 到了2015年,滿洲鄉舉辦「滿州鄉原住民綜合運動會暨都市原住民聯合豐年祭」時,因滿州地區因為漢化程度很高,原住民文化表演時幾乎只有邀請來的阿美族協會和長樂村的兩個社區在負責,服裝也只有上述團體身著原住民傳統服飾,其他滿州各村則是穿著活動紀念衫。活動中,滿州地區的人除了長樂村的人用排灣語以外,其他村子則是臺語為主、國語為輔。彼此在溝通的時候,便會以國語作為主要溝通語言但偶爾夾雜臺語。此外在排灣文化中,「頭目」在「排灣族」的階序社會裡是非常重要的,不僅是一個部落的領袖,也是權力核心的代表。不過在滿州鄉這活動裡,看不見任何關於頭目的介紹或是出...

    瑯嶠十八社是並不是固定有18個番社,它會隨著時代不同而動態有所增減。當荷蘭人在1636年首度接觸瑯嶠酋邦,透過當地經商的漢人知道他們原有十八個社,後來失去兩個,為十六社,在同年年底時恢復成17個番社。在1645年後瑯嶠酋邦戰敗投降,簽訂瑯嶠條約,僅允許保留5個番社的統治權,分別是龜仔甪社(Coranos)、豬朥束社(Tolasuacq)、貓籠逸社(Valangits)、四林格社(sdaki)、蚊蟀社(Vangsor)。戰後,瑯嶠酋邦被迫與荷蘭人合作,隨著其他原住民反抗荷蘭的統治,使荷蘭人越來越依靠瑯嶠酋邦幫忙爭討不臣,也讓瑯嶠酋邦迅速恢復力量。到了荷蘭統治末年,基本上瑯嶠酋邦再度君臨加祿堂社以南的恆春半島。 到了清代黃叔璥《使臺錄.番俗六考》首度定義瑯嶠十八社,包含謝必益社、豬朥束、小麻利、施那格、貓裏踏、寶力、牡丹社、蒙率、拔蟯、龍鑾社、猫仔社、上懐、下懐、龜仔律、竹社、猴洞、大龜文、柯律,這時的瑯嶠十八社尚能控制楓港溪南北側的原住民社群。在1725年斯卡羅酋邦以生番歸化的方式,重新向清廷繳納社餉,是為琅嶠歸化生番十八社:猫仔社(麻仔)、紹貓厘社(射麻里)、豬朥束社、令蘭社(龍鑾)、上哆囉快社、下哆囉快社、蚊率社、猴洞社、龜朥律社(龜仔甪)、貓籠逸社、貓里毒社、滑思滑社(高士佛)、加錐來社(加芝來)、施那隔社(四林格)、新蟯牡丹社(牡丹)、德社(竹)、慄留社。隨著大龜文重新獨立,瑯嶠十八社逐漸退至楓港溪南的恆春半島,形成人們所熟知的下十八社範圍。 瑯嶠十八社並非都是由豬朥束社的領導,實際上是由豬朥束社、射麻里社、猫仔社以及龍鑾社四大邦聯所組成。四大邦聯的領導頭人普遍認為都是斯卡羅人,然而實際上恆春半島各部落耆老口傳歷史中相互分歧,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一致同意豬朥束社、射麻里社是從北方知本社南下的,是斯卡羅人沒有錯。但麻仔社以及龍鑾社是否也是斯卡羅人一事,口傳之間沒有定論,大體而言主流多認為他們也是斯卡羅人。斯卡羅人他們分別統率其他的排灣族、阿美族、漢人聚落及平埔族部落。排灣族是斯卡羅來之前的原居民,而阿美族、漢人及平埔族移入時間較晚,是向斯卡羅人租地居住的。在十八社內部四股邦聯平時對內有各自的統治區域,戰時對外聯合作戰。 文獻上首度出現斯卡羅人四大社社域劃分是在林樹梅在1837年考察的《瑯嶠圖記》,提到當時頭股卓杞篤領有豬朥束社、牡丹社、加芝來社、蚊率社、龜仔甪...

    1636年荷蘭人與統治十七社的瑯嶠君主達答商討征討卑南人時,達答表示他的領地有戰士960人。 统十四社,番丁七百馀 纪琅峤 李仙得的紀錄提到,瑯嶠十八社總共有955名戰士,1300餘人老幼婦孺,並提到卓杞篤與必麒麟於保力會面時已經集結600名戰士準備與清軍作戰。另外隨行的詹姆士·霍恩(James Horn)卻說瑯嶠十八社總共有1100名戰士。儘管在這個時代卓杞篤是整個聯盟的領袖,但實際上他并沒有擁有強大的武力可以壓制其他各社,當時他的豬朥束社只有74人口,二股頭的射麻里社220人,三股頭猫仔社90人,甚至四股龍鑾社也有114人,都比較多,更不說早以游離的牡丹社擁有最多人口的250人,和排名第三人口的高士滑社190人。1874年的瑯嶠十八社共有24社,有3714人。瑯嶠十八社的武器有火繩槍、長矛、直刀、弓箭和少量土炮,李仙得提到他到豬朥束社時原住民曾放炮歡迎。原住民不在武器上作任何裝飾,當他們到漢人區甚至鄰近的原民部落時,會火繩槍背在上身,刀插在腰間,長矛則不離手,總是全副武裝。 牡丹社事件日軍在石門戰役之後,瑯嶠十八社頭人陸續前往日軍陣營表達歸順之意,日軍初步掌握了當地蕃社的人口資料。人口最多的是有400人的高士滑社,牡丹社和爾乃社併計也有與之相當的人數;其次是响林社(萬里得社)及射麻里阿眉大社各有300 人、再次是射麻里220人等,其餘多在百人以下。 1875年恆春縣建立之後,清廷開始透過各社頭人間接管理瑯嶠十八社,正式在恆春建立統治勢力。這段期間雖有短短20年不到,但有兩次對於歸化生蕃的調查以及一次全區域的人口清查。在1885年番社調查以及在1886年恆春地區招撫薙髮歸順的各社男丁,兩次人口數量近似。在1886年這次初步統計中瑯嶠十八社統計共有20社(缺猫仔社資料),有2967人,豬朥束社150人、射麻里社286人、龍鑾社165人。隨後的1889年,恆春縣知縣呂兆璜下令查造大小丁口清冊,於是恆春地區有了第一份較完整的民番戶口資料。瑯嶠十八社統計共有21社,有4702人,其中豬朥束社203人、射麻里社524人、猫仔社184人、龍鑾社130人。其中,原先屬於生番的射麻裡社、龍巒社、四林格社、龜仔角社、八磘社等九個社已被清廷列為熟番,人數都比1874年增加許多。 在武器方面,1876年福建巡撫丁日昌巡台後,描述瑯嶠十八社的原住民雖然使用土造火繩槍,但頗有準頭,他...

  1. 相關搜尋

    斯卡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