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搜尋結果

  1. 2012年9月30日 · 難道必須在有意義的狀況下,那個物件才有被我們認識的需求?我覺得那個物件存在在世間的地位也太卑微了罷。 丁亮老師在文字學說過個故事:著名的人類學家李維史陀來到個原始的聚落,來調查這個聚落裡原始的語言,他問這裡原住民有關一些花卉、動物的名字,他們都一一告訴李維史陀,但 ...

  2. 2014年8月3日 · 睽違了接近一年又回到部落格的平台,儘管在臉書偶爾也寫,但僅開放給設定的友人看見,我意不在交友,著力處在練習寫作,我觀察那些點讚數比較多的動態和我的用力程度成正比(當然,有圖片比較容易引人上勾點開「繼續

  3. 2012年7月30日 · 「我們現在的狀態算是交往嗎?」我問。 若是沒有真正去認識愛情,如何去問答這個問題,我知道這對阿霞而言是多麼地困難,她寧可向回憶借那卷記錄研習十二日的錄音帶,不厭其煩地單曲循環,或者懷疑每株路經的柳樹

  4. 2012年8月17日 · 有幸得以一窺小學弟妹的「願望」,眼見就快要考基測了,放眼望去,寫要考竹中竹女第一志願的人沒幾位,倒是寫「長到 180 」的人挺多的,有兩位天兵竟然寫了「後宮佳麗三千人」,可見這班對人生有挺長遠的規畫的。

  5. 2012年4月8日 · 又是一段破碎的山路後我們平安三貼回到營區,天已暗,我們快速把營火升起來,擺好煮食用具就開始晚餐。 有了營火,晚餐感覺就像是一場神聖的儀式,我們的晚餐很簡單,凱鈞媽媽準備的肉和一大包

  6. 2012年1月26日 · 猶記得在三週前的星期日,和懋哥兩個人蹲在總圖準備期末考試,早上十點開始念書,戰鬥到晚上八點多時我感到邊際效率瀕臨負值,再念下去說不定早上念的都會忘光,我想起我要去買楊雅惠教授寫的一本書,叫做《

  7. 2012年12月26日 · 在讀書、背詩的時候心情是無法平靜的,藉由嘗試把自己置入在詩寫作當下的語境,就像是把感官銳化的過程,以往被視為是風吹草動的日常生活小事,都可能引發心中某些不對勁,不想把這歸類為多愁善感,因為不是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