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約 202,000,000 項搜尋結果

      • 侵害配偶權需要哪些證據? 只要能證明兩人有曖昧、親暱的互動關係,在法庭上都是相當有利的侵害配偶證據 ,例如通訊、交友軟體的聊天紀錄、錄音、照片等等。 不過在蒐集證據的過程中需要注意蒐證合法性的問題, 如果違法取證,除了證據可能不會被法官採用外,還有可能涉及刑法第315條之1的妨害秘密罪!
  1. 若是另一半外遇,且知道第三者身分,可於蒐集完相關 侵害配偶權證據 後,估算出欲請求的賠償金額,向民事法庭提出侵害配偶權的訴訟,通常法院會先安排調解庭,若調解不成再繼續開庭審理。 然而,由於外遇行為具有一定的隱密性, 侵害配偶權蒐證過程很可能不慎違法,導致證據無法使用 ,因此建議再提告前先持手邊具有的相關資料諮詢專業律師。 侵害配偶權屬於民事訴訟,是可以由當事人和解並撤告的,但因為雙方處於傷心或被背叛的對抗情緒之中,有時無法進行理性的溝通,且 侵害配偶權賠償金額會因遭侵害者身分、社經地位及侵害程度而有所差別 ,一般人恐怕也難以拿捏賠償金是否合理, 故若有和解意願卻不知從何談起,可委任律師做為橋樑,協助自己跟對方進行調解或訴訟,並簽立詳實的和解書,較能保障自身權益。

  2. 侵害配偶權需要哪些證據?. 只要能證明兩人有曖昧、親暱的互動關係,在法庭上都是相當有利的侵害配偶證據 ,例如通訊、交友軟體的聊天紀錄、錄音、照片等等。. 不過在蒐集證據的過程中需要注意蒐證合法性的問題, 如果違法取證,除了證據可能不會被法官採用外,還有可能涉及刑法第315條之1的妨害秘密罪!. 像是為了掌握對方行蹤,在車上裝GPS定位系統、針孔 ...

  3. 2022/10/3 · 侵害配偶權定義是指「夫妻之間享有的配偶權利被第三人介入、破壞」。. 所謂的「配偶權」是民法上的一種身分權 (俗話又稱為「名分」),為了保障婚姻及家庭的美滿與幸福,當夫妻結婚後即享有特定的權利(夫妻姓氏權、住所決定權、職業/學習和社會活動自由權、日常事務代理權、相互扶養、扶助權)與義務(同居、對彼此忠實義務),既然婚姻在法律上有應該 ...

  4. 」也認為line的訊息可以當作證明侵害配偶權的一種證據。 另外經常看到的案例狀況,是有請徵信社或自己拍到或抓到出軌的一方跟第三者有親密的行為,或發現有一些親密行為的照片(例如在對方手機或電腦中發現),這樣的證據也是可以當作證據證明侵害配偶權的事實。 我們一樣來看一些實務上法院的判決內容會更了解,例如: 「…經查,原告主張被告2人間之交往確有逾越彼此一般社交之分際之情,業據提出其委由徵信社拍攝之照片及蒐證錄影檔案光碟為證(見本院卷第55頁至第75頁、證物袋)。

  5. mklaw.tw › reading › 侵害配偶權侵害配偶權

    2022/2/11 · 首先是蒐集侵害配偶權證據,就配偶與第三者間親密的肢體舉動、曖昧鹹濕的對話、發生性行為等舉止,所蒐集到的照片、簡訊截圖、對話錄音、錄影…等等,蒐集資料後,要將侵害的事實統整起來,寫成「民事起訴狀」,起訴狀的內容包含下面這些項目: 1.原告、被告的姓名和聯絡方式 2.請求的內容:向對方請求多少錢、裁判費由誰負擔、請求法院宣告假執行 3.原因事實:像說故事一樣,說明被告外遇的事實經過,寫清楚人物、時間、地點、行為,以及能證明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證據有哪些 4.書狀最後列出各項證據,記載日期後簽名。 5.將證據附在書狀後面,裝釘在一起 書狀正本完成後,製作繕本(被告有幾人就影印幾份)、自己留存1份,將書狀的正本和繕本拿到管轄法院遞狀(郵寄也可以),依照請求金額繳納裁判費,開啟這個訴訟。

  6. 其他人也問了

    如何提告侵害配偶權?

    侵害配偶權官司要打多久?

    通姦罪和侵害配偶權有什麼區別?

    什麼是配偶權?

  7. 若有配偶與其他異性同居的證據 確實有成立侵害配偶權的可能 但證據的取得有無妨害秘密的問題需要看取得的過程或原因判斷 精神賠償的部分法官會於您求償的範圍內 依雙方資力,教育程度以及案件情節斟酌判斷 此外律師的費用無法要求對方支付 建議您可以先攜帶證據資料向律師諮詢 或委任律師協助訴訟 以維護自身權益 如有疑問可來電或線上洽詢,電話諮詢不收費 P.S.在這邊回覆,系統不會通知我們,所以請直接來電喔☆陸懿聯合法律事務所02-27790083→電話免費諮詢☆askforlawer@gmail.com→線上免費諮詢專用信箱 專業,親切,漫長訴訟路,我們陪著你 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346號8樓808室→台北小巨蛋站,出站2分鐘 基隆/台北/新北/桃園/新竹/苗栗/台中/高雄/金門/澎湖→為你走透透!

  8. 隨便抓一個判決來看,「侵害配偶權之行為,並不以通姦行為為限,倘夫妻任一方與他人間存有逾越結交普通朋友等一般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其行為已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已達破壞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程度,即足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