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2015/12/22 · 韓國社會的困境與社運出路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董思齊/改革?. 抑或是改惡?. 韓國社會的困境與社運出路. 11月14日那一天,當國際新聞版面集中在巴黎恐怖攻擊事件,而台灣新聞則聚焦於擊敗棒球強權古巴之際,韓國發生了自2008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社會抗議 ... ...

  2. 米果/WBC以及我的球迷退化之路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 › opinion-2017-wbc

    2017/3/24 · 米果/WBC以及我的球迷退化之路. 幾天前結束了波多黎各與美國的WBC冠軍之戰,只不過是2017早春三月的短期賽事,我卻開始有了思念的情緒,所謂的「WBC Loss」。. 說來好笑,這種失落感的治癒,其實睡一覺醒來好像就沒事了。. 只要放感情去追幾場甲子園高校野 ...

  3. 10部韓片嚐血淚:從球迷視角看台韓共感的愛恨憂傷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 › lunar-new-year-2019-korean-movies

    2019/2/3 · 10部韓片嚐血淚:從球迷視角看台韓共感的愛恨憂傷. 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像韓國,與台灣的國族命運、社會脈動、流行文化,如此相近相連、又如此互斥互競。. 世界上或許也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像台灣,對韓國各式景像能存在高度理解與無限上綱的投射 ...

  4. 台灣IN時刻!2020東京奧運經典回顧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 › tokyo-2020-olympics-classic-moments

    台灣代表團68名選手,在2020東京奧運創下2金、4銀、6銅的史上最佳成績。《報導者》整理選手經典畫面、語錄和賽果,不只為勝利喝采,也為落敗的選手鼓掌,感謝他們精彩的

  5. 2020/11/18 ·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部侯孝賢──直面現實、解放心靈,與他不可讓渡的電影專業. 伊朗導演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鍾愛《戲夢人生》,1993年擔任坎城影展評審時要求,「《戲夢人生》必須有獎!. 」《教父》導演科波拉(Francis Coppola)看了2遍《南國再見,南國 ...

  6. 站在反共和親中的十字路口,國民黨如何面對內部的「中國因素」?. 在中國成立,戰敗遷台,曾長期執政51年,已深根台灣70年的百年政黨, 年初大選總統國會失利 ,黨內改革聲浪再起。. 2005年連胡會到2016年馬習會的11年間,國民黨曾自詡為中美台三角關係的 ...

  7. 政治家族參選觀察:當政三代套上清新形象,彰化地方派系如何進化?. 母親鄭汝芬、爺爺謝言信都曾當過立委,1月謝衣鳳如果當選,台灣將出現第一個三代出立委的政治家族。. 圖為謝衣鳳。. (攝影/吳逸驊). 很少人注意到,這次立委選戰可能產生第一個 ...

  8. 2019/9/3 · 列車狀況比較多,駕駛行駛中比較需要分心去排除,「我們參觀韓國 國鐵,他們備用車輛很多,若列車有狀況,立即有備用車取代。」 目前台鐵2,375輛客車中,608輛車齡超過30年。台鐵統計顯示,各車型行駛百萬公里的故障件數 ...

    • 「帶著gucci包的女生拿著香」
    • 打坐、練棍、觀法事,以參與式觀察深寫人物
    • 習近平父子的宗教治理觀
    • 在甦醒和打壓之間
    • 宗教復興是否能帶來中國的穩定?

    2月,張彥來台參加國際書展,距離上回來台已是9年前,走在台北第一個眷村四四南村,他拿著手機拼命拍照,像個淘氣的大男孩,張大雙眼,指著道路另一邊的大樓說,他在台北時這大樓就在了,在他眼裡,「台北並非漂亮,卻是有趣的城市。」他說台北從街道到人情處處洋溢著「人的尺度」,而不是北京八線道似的巨大街廓。新書發表的這天,他身上飄著淡淡硫磺味,原來在台北他不是住飯店,而是趕赴老朋友、前《人間雜誌》攝影鐘俊陞在陽明山的家。 記者有各種融入環境的方式,張彥總能在第一時刻找到最適當的距離、最新鮮的眼光,台北的閒適讓他輕鬆地打了幾個哈欠,這是他在中國少有的感受。多變複雜的中國隨時讓人警醒好奇,外派中國的記者總有寫不完的主題,而宗教,是縈繞張彥30年的課題。 之所以選宗教這個題,源自張彥虔誠的基督教徒母親。「22歲去到北京,廟裡是空的,人非常少,道士也少。現在去雍和宮,帶著Gucci包的女生拿著香,這樣的照片是以前看不到的。」張彥見證1987年文革後,中國7成5的廟宇和教堂被破壞殆盡;如今,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卻允許大量修復廟宇,甚至將儒道佛教以「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形式」發揚光大,山西陰陽先生送葬的道教音樂表演,還登上美國卡內基音樂廳。 在張彥筆下,清楚瞧見中國如何成為世界最大的宗教國家,也看見底層市民透過血緣、地緣、業緣組織所串起的信仰組織,人們也許不再信仰共產黨,也談不上要積極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但芸芸眾生卻在巨大的政經局勢變遷中,用各種方法找到心靈的寄託。

    在為《華爾街日報》、《紐時》工作時,張彥和多數記者一樣,有截不完的稿子,但張彥有規定自己,每個月至少有一星期要離開首都,「不能一直在北京⋯⋯中國很大,不能老在首都,不能老跟別的記者在一起。」雜著外國口音、卻流利精準的中文,是他融入中國的關鍵。 和許多記者相比,張彥不走「採訪少卻寫很多」的路數,不喜歡主流媒體強調「效果」的模式,他覺得那看不透徹,容易下錯判斷,寧可跟久、採多、寫深。他大量閱讀學術論文、隨時拍照影片記錄、大量的田野⋯⋯這是他書寫厚實的墊腳石。 他的採訪是費時耗神的「參與式觀察」,例如:為了解道教的內丹術,他在浙江金華的山洞裡摸黑體驗打座,每回10天;為了認識道家的哲學思想,他反覆閱讀《道德經》;他跟著香客上北京妙峰山進香,有一次練棍的師傅挑戰他說:「你老問那麼多問題幹嘛,應該自己下來練,才會更清楚我們的信仰。」他覺得有道理,於是開始和翰林院師傅練棍,他幾乎每年春節都會回到廟前,舞一場師傅教他的「套路」。

    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助理教授林敬智認為,張彥能正確解碼當代中國複雜的政治與宗教的糾纏關係,應是他持續被權威當局容忍的關鍵。張彥本身的國籍與文化並未局限他對中國社會與文化的深刻理解。 2010年開始,他由記者轉型為作者,把更多力氣用在寫書,陸續完成《野草》及《中國的靈魂》,後者的中文譯本是厚達600頁近30萬字的書寫,裡頭他巧思地以節氣為基底,用5個故事貫穿全書,每個節氣裡都有5個敍事主軸:北京的香客團、山西道教的陰陽先生、成都的家庭基督教會、浙江的氣功大師(包括已故的南懷瑾),最後是以習近平為主的中國共產黨宗教政策。他從陰曆年、驚蟄、清明、芒種、中秋寫到冬至,走完這本書,也看見中國數十年宗教的興衰與流轉。 在書中,他歷時性地描述了中國近40年的宗教治理觀,而這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他的父親緊密相連。 文革時代對宗教的整肅,在毛澤東於1976年過世,以及習仲勛被關押再重返政治圈後,有了大的轉變。習仲勛在1982年發布了總長1萬1千字的「中共中央十九號文件」,在這份文件裡,告誠中共黨員不能推行、但也不得禁止某種宗教,並同時呼籲重建寺廟、安置宗教人員。 就在同年,29歲的習近平到了河北正定,他後來在這裡批准正定縣的臨濟寺重新對外開放。書中描繪了這個背景脈絡,張彥也採訪了在臨濟寺的信仰者,這群佛教禪宗的信徒說:「好吧,當然啦,他(指習近平)是不會拿香的。」、「⋯⋯這寺廟是怎麼重建起來的⋯⋯還需要我多說什麼嗎?行動比說話更有力量。」

    張彥的英文書寫完成於2017年,書中他對中國宗教的發展偏向樂觀,但張彥說他從2012年開始已明顯感受到政府出手打壓的力道。 2017年9月,中國公布新的《宗教事務條例》,這個新法強調「宗教情感」而不再談「宗教自由」。長期研究中國宗教的政治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郭承天曾為文解釋,習近平上任後是採取「宗教中國化」的政策,對於外來的基督教、天主教、回教,要求增加「愛國主義」的教育訓練,要支持中國共產黨統治、社會主義制度、維護國家統一與領土完整。 對於過去兩年,中國對伊斯蘭教和基督家庭教會的嚴厲打壓,張彥的感受是:「(中國)政府的(伊斯蘭再教育營等)政策是一個很大的錯誤,這個錯誤可能會有幾十年的效應,會創造好幾十年的問題。你不可以這樣壓抑一個人的信仰,用很粗糙的方式壓抑宗教,這會創造相反的效果。」 歷史總是不斷辯證、回歸,時而更好時而更糟。 而此刻的中國相對過往在經濟發展、生活有很大的進步,但另一方面卻持續壓縮宗教團體、公民社會的空間;對個人自由意志的緊縮,讓少數堅持者仍在以肉身對抗。

    2017年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因零八憲章而入獄的劉曉波罹患肝癌過世,他被軟禁的妻子劉霞在2018年7月獲准出境,來到德國柏林。當時在柏林的一場悼念劉曉波的音樂會上,張彥給了個德文短講,他把劉曉波比喻為1898年戊戌變法時的譚嗣同,他們兩人的命運相似,都是為了理想死在國家手裡。當時在現場的台灣駐德記者林育立被張彥的話打動,他說:「張彥認為劉曉波的思想與想法會留在中國,會被中國所接受,就像譚一樣。我覺得這個結論下得很勇敢。」 如今張彥五分之一的時間在北京教書和田野,其他時間在德國,準備在德國萊比錫大學讀博士。 這次接受《報導者》的專訪,他描繪個人的精神信仰和國家機器的自滿和暴力,怎麼彼此利用,而宗教復興是否能帶來中國的穩定? 被時代丟入最豐富的場域裡,透過庶民社會裡眾多微小的演變,反照出中共領導人的思維轉變。張彥讓人看到進入和理解中國的難與惑。 以下內容主要來自專訪,部分納入張彥在台演講、講座內容,以問答形式呈現。 《報導者》(以下簡稱報) :從你的田野研究來看,中國的宗教自被打壓到復興,歷經怎麼樣的階段? 張彥(以下簡稱張):毛澤東時代迫害很多宗教,而1970年代末期到2010年改革開放結束的這30多年,(中國)政府不特別支持也不特別反對宗教,所以發展得挺快,雖然中間對法輪功有些措施,但基本上是允許宗教,而且增加得非常快。 2010年左右,(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承認中國有價值觀的問題,特別是文革後,95%的人不相信共產主義,那他們會信什麼?政府覺得有些宗教和民間信仰是有用的。像恢復一座廟是很簡單的,於是廟一直擴大。但對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政府覺得這兩個宗教受到國外的影響,不來自中國本土,是透過傳教士、鴉片戰爭之後進入中國的,所以與穩定和諧的中國社會有矛盾;天主教更有問題,因為天主教的頭在義大利。所以中國政府基本上是懷疑這兩個宗教。 現在的中國很多人富有,但老覺得心理不平,人壽年豐,卻要解決心不平的感覺。按照共產主義思想,人愈富有、宗教信仰愈下降,窮或沒教育才會去信仰;但在中國是相反的,是跟著國家的富有,宗教也增加。再加上中國社會沒有底線,人們在尋找價值。 報:習近平是繼毛澤東後最強硬的領導人。他一方面積極用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宗教旅遊等懷柔政策恢復中國的精神生活,但另一方面卻壓抑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你怎麼看共產黨對宗教的治理? 張:政府是要嚴格的控制宗教。他們認為改...

  9. 2018/11/21 · 選舉公報首度解禁可放圖片,22縣市長候選人政見比一比. 政經.產業. 2018/11/21. 文字. 吳柏緯. 攝影. 莊璧綺. 資料整理/陳貞樺、陳思樺、莊璧綺、張詩芸.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