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約 17 項搜尋結果

  1. 2020/1/11 · 台北市長柯文哲領軍、首度參選的台灣民眾黨則成為國會第三 大黨,靠不分區政黨票拿下5席。至於2016年獲得5席立委的時代力量,這次則只獲不分區立委3席。其他小黨中,僅有台灣基進的陳柏惟異軍突起獲得1席區域立委。上次拿下3席不分區立委 ...

  2. 2018/11/21 · 台北市長選人吳蕚洋在電視辯論會上多次強調的「蜂蜜檸檬」,果然出現在他的政見欄中:「市府提供便宜又方便的檸檬蜂蜜供市民飲用,讓市民常保健康,遠離所有病苦。也讓人民學到養生不再有病苦。

    • 「這裡就像西部墾荒」,新蓋合宜住宅問題待解
    • 想照顧「Line型新市鎮」的父親
    • 參加「里長特訓班」的政黨候選人
    • 老化社區,尋求新活力
    • 連任里長時代落幕,出現破口
    • 生力軍與老在地之爭

    沿著國道一號南下,由林口交流道一路穿過長庚醫院,便轉進桃園市龜山區。據內政部戶政司統計,自2014年升格以來,桃園市一直是本島人口增加比例最高的地區,光去年人口增加率就高達18.7%,是第二名新竹市的兩倍之餘,而龜山區正是桃園人口增加最為迅速的地區,近兩年人口增加1萬5千多人。 其中,樂善里是龜山區主要的人口增加來源,龜山區戶政事務所資料顯示,今年2月樂善里人口達到11,274人,人口數已居該區之冠。隨著人口增加,桃園市政府也在3月正式將樂善里東半部另外劃分出「文青里」,截至10月底為止,文青里人口數也已來到7,689人,成為龜山區第三大里。 沿著唯一一條對外的文青路一路前進,舉目所及皆是高聳的大樓建築;比起新創設的文青里這個名字,「A7林口合宜住宅」則更廣為人知。鄰近機場捷運A7體育大學站...

    幸運抽中A7合宜宅、帶著女兒搬來文青里2年多,41歲簡僑亨是當初帶領上百名住戶發起機捷票價抗爭的召集人。翻開手中厚達5公分的卷宗,裡頭全是向當地區公所調閱的地籍資訊,以及台北捷運各段價格和運量的比較。 「靠著自己找資料,我才發覺機場捷運的兩段式票價比一段式便宜,但合宜宅不是豪宅,是一般勞工和受薪階級的住處,這樣的價格配置不合常理。光票價問題,我就當面跟鄭文燦陳情了3次,」簡僑亨強調。 他說機捷作為大眾運輸工具之一,更是文青里對外聯絡的重要通路,應提供合理價格給通勤族使用。為了爭取合理票價,他人生第一次投入抗爭,頭綁布條、用「上數學課」的方式在抗議現場計算票價弔詭之處;幾經抗爭,票價問題才得以順利解決。 但合宜宅建設一開始就涉入諸多醜聞,如爆發遠雄集團行賄桃園副縣長葉世文弊案等。陸續交屋以來,...

    站在A7合宜宅的4棟大廈前,穿著競選背心向前揮手致意,43歲的陳健一,是文青里唯一有政黨背景的里長候選人。 感覺溫吞的陳健一,在自己的競選總部裡,擺了一張等身的文青里空照圖。包山包海、納入整個里的地景;那是5年前開始養成的習慣,從滿地的水泥地基到高聳入雲的大樓建築。他每兩個月一次、操作空拍機飛上飛下,記錄家園的興盛與變遷。 「2012年開放A7合宜宅抽籤,我抽中了。就想帶著女兒和妻子,一路從新北市搬過來。」談起這裡的優點,陳健一說,機捷體育大學站就在旁邊,也比A9社會住宅更靠近台北市,只要給這個社區5到10年,一定能發展成高生活品質的住宅區。 言談裡滿是希望,陳健一說,是因為自己從前擔任社區的第一屆主委,在整體建設還沒陸續上軌道之前,每週都會從板橋開著車到龜山,記錄社區的發展狀況。「從剛開始...

    淡水河左岸,涵蓋了發展中的新興地區林口與龜山;河的右岸,則是平埔族凱達格蘭人落腳之處:關渡。位於中心的關渡里,人口為11,901人,是台北市北投區人口數量最多的里,也是發展歷史悠久的舊社區,轄內知名景點關渡宮,成立於17世紀,是台灣北部最古老的媽祖廟。 新、舊發展交替接續,今年才創設的文青里和歷史悠久的關渡里,兩者相同之處,在於此次選舉同樣出現高達7名競爭者。其中關渡里更是藍、綠兩黨及小黨相爭局面,每個候選人都希望成為當地百年歷史發展的一小部分。 談及關渡的老,代表中國國家社會主義勞工黨參選的黃世豪說:「關渡里,就是一個很老化的社區,這裡有不少安養機構。最明顯的,則是藥局買不到尿布與奶粉。」 黃世豪解釋,關渡里居民中,45歲以上的人佔55%,大多數年輕人都是騎腳踏車經過關渡里,而不是住在這裡...

    慢活、悠閒、甚至老化,構築成民眾對於關渡的印象。數十年以來,關渡里的里長人選變動也不大,前任里長陳竹林做了5屆21年之久,現任里長紀松鶴也已連任3屆,上屆同額競選更獲得全北市最高票數。 「尊重老里長,變成一種大家認同的舊有文化,這直接阻礙了新人出來參選的意願,」黃世豪說。 然而2014年選上後不久,現任里長不幸中風,里長事務全交由妻子代勞。 「這剛好給了老舊社區一個新的破口,不管是對於里內事務或是里長選舉都是,」在關渡住了6年、算是新住民的黃世豪指出,即便這個里有知名的台北藝術大學、關渡宮和關渡自然公園,但與在地的結合並不多;說到關渡,有的人甚至以為它隸屬新北市,「感覺這裡好像只是個邊陲景點,」他補充道。 為了促成關渡里改頭換面,即便藍、綠兩黨都有提名人選,沒有參政經驗的黃世豪也決定代表小黨...

    對於年輕勢力的萌芽,在地最久的許瑩珠也察覺到這股趨勢。她說老里長的退出是激發大家「企圖心」的主因,而這幾年選舉,的確也有越來越多生力軍投入,雖然這些人住在大樓裡,與鄰里的交流較少,但初衷還是為了替地方做出貢獻。 「因為這個地方不大,到處拜訪走動時,就容易遇到不同陣營的人。遇到了也沒關係,我都幫他們加油。畢竟里長還是要在地、時間夠長,才會對地方有所瞭解。」面對挑戰,許瑩珠顯得老神在在。 在關渡醫院、國小、國中和派出所擔任志工的她強調,長年深入基層是她的優勢,未來她不僅會從小地方著手服務,也會想辦法延續即將失傳的關渡傳統手藝:米粿雕(雞母狗仔)的製作。這是當地冬至的習慣,用在來米和糯米混合捏製、蒸熟,以祈禱來年豐產。 無論年輕或資深,代表小黨的黃世豪與代表傳統大黨的許瑩珠看似對立,但彼此卻又默契...

  3. 2018/7/23 · 從 2010年底的五都選舉開始,社會住宅成為各選舉人間的政見。 諸如柯文哲在2014年競選台北市長時提出「4年完成2萬戶社會住宅」的政見,蔡英文參選總統時 承諾 「8年完成20萬戶社會住宅」⋯⋯種種政治人物的表態,儼然將此議題提升到高度「政治正確」的層次。

    • 日常的為難感
    • 作為局外人的疏離
    • 旁觀偶像粉絲見面會
    • 大選過後,「同胞」還是「敵人」?
    • 絕望情緒之外,不要對人失去信心

    台灣同學經常會討論政治議題,從香港、台灣大選、《反滲透法》,到發生在身邊的大陸遊客破壞連儂牆的事件。作為一名陸生,我時常會生出某種「為難感」,這種為難一方面是由於我在參與討論時,會不由自主地擔心自己某些話會不會踩到「政治紅線」,另一方面是台灣同學在言語中將大陸作為一個外在的巨大威脅,是需要對抗的存在。他們在談論「芒果乾」(亡國感的諧音),他們在談論他們認為的「國」,而我所處的共同體則被視為「敵人」,我自然便感到為難。 後來我發現,在這樣的討論場合裡,原來不只是我會為難,台灣同學亦感到為難。有心思細膩的台生會在自習的時候問我,陸生會對課堂上的政治討論感到不適嗎?我想這因人而異。或者是當我好奇地詢問他們大選想要投誰時,有同學會用小心試探的語氣,帶著點抱歉的口吻,猶疑地說自己支持蔡英文。 隨著選戰...

    圍觀選戰是種社會觀察,無論去到哪邊的場子,我都只想沉默地觀察周遭人群的行為,無意表達自己的意志。畢竟這也不是我的選舉,儘管每個陸生乃至大陸人都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 舞台上、電視裡、社交網絡中的政客們在說些什麼,這不難知道,我更樂於在大街小巷觀察普通人,不管他是衝在第一線的「鋼鐵韓粉」與「辣英粉」,還是左右擺動不知道投誰、也不關心政治的「中間選民」。不過依然會有許多朋友再三囑咐我不要去綠營的造勢場合,並且一定要戴上口罩和帽子。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解,我照做了。在這之前會有台灣同學向我分享每次活動的時間地點,希望我可以每個場合都去看看,「會看到很多好玩的現象的,別太擔心,台灣的監控和人臉識別技術不太發達,」他這樣說道,話裡帶著些諷刺意味。我苦笑,但不得不承認他說得對。 去韓國瑜造勢場合的那天,天氣...

    在我前面站著的選民看著50多歲的模樣,為了投票剛從洛杉磯飛回來,她帶著全家人一起來到現場,父親在旁邊坐著輪椅。於是這一家子推著老人的輪椅來到我前面時,嘴上不斷重複著「借過借過,抱歉抱歉」。 坐在後邊的選民是個祖籍黑龍江的大爺,他為了搶個好位子,早早就來了。大爺是個堅挺的「韓粉」,韓國瑜宣布參選後在台灣各地舉辦的造勢活動,無論颳風下雨,他一場也沒落下。大爺操著他的北方口音,向我展示他和暱稱為「范香港」的河南朋友的微信聊天窗口,「看,朋友剛和我說,要是蔡連任,大陸就要武統台灣了。」 現場還有相當多人,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將自己的身分白紙黑字地亮出來,毫不費勁地讓人知道這個信佛,那個信耶穌;這是「韓家軍鐵騎護衛隊」,那是「中港溪後援會」。「博士專區」裡坐著的大概都是博士,因為每張凳子都貼字條說「真博士...

    1月11日晚,蔡英文憑藉破紀錄的817萬張選票宣布連任,遂有大陸的同學在微信群裡表示,自己來台灣後最大的轉變是不會再把台灣人當做同胞了。 作為一個大陸人,哪怕從來不看中央衛視的春節聯歡晚會,也八成會對「兩岸一家親」的話語爛熟於心。兩岸關係在官方話語中常被比喻為家庭倫理關係,大陸是「祖國母親」,台灣是「失散的兒女」,台灣人民是血水相融的同胞,遲早要回到「母親的懷抱」。每年台灣大學舉行的春節祭祖大典也在傳遞著華人同根同源的傳統儒家宗族思想,現場的僑生與陸生要一同為「中華民族的共同祖先」鞠躬三次,這是我在大陸都不曾體驗過的儀式。 拋開宣傳話語,與台灣人相處確實和與日韓等地留學生相處時感受不同,由於文化和外表上的接近性,我不容易察覺到我們其實生長在不同的政治體制裡。 來台灣之前,我會想應該會有很多台...

    大選前後,我常聽到「絕望」一詞,「韓粉」說他們很絕望,蔡英文支持者說他們很絕望,在陸讀書的台灣年輕人說他很絕望,天天說著武統的網友也在說他很絕望。 我相信每個鮮活的人哪怕置身群體之中,他們都可以有著作為人所認同的價值,群體之間能通過對話謀求基本共識,而不只是差異。歷史也不只是一個個事件堆疊起來的宏大故事,而是每個具有活力的主體的歷史。如果時刻把個體作為人來看待,而不是用標籤簡單區隔彼此,塑造敵我對立,輕易地被仇恨蒙住雙眼,那大可都不必絕望。 借一位老師說的話便是,不要對人完全失去信心,否認主體間溝通的可能。失去信心是一種自負,是集體暴力的藉口,也是更大災難的開始。

  4. 台北市 沒有像高雄,我們有完整的工業,我們有完整的農業漁業。(181026韓國瑜鳳山造勢晚會 ... 韓國瑜在2018年底九合大選中獲得空前勝利,不過溫偉群強調,話語是呼應情境而來,當情境轉變的時候,韓國瑜的風格不見得能奏效。他分析,去年有兩 ...

  5. 不管是清晨5點的登山口,還是台北市區的國宅中庭,2018年底縣市長大選和公投後,不少人走著走著,就被路上的青年攔下。「我沒有要賣你筆,也不是要你個資,只是想要跟你說說話!」「行動山棧花」(後稱山棧花)總召,25歲的許同學(匿名)從今年(2019)6月開始,與50幾個夥伴,2~4個人一 ...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