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報廢車補助 相關
    廣告
  1. 現在改裝一輛電動蔬果運輸車費用需要28萬5千元,政府約補助12.5萬元(環保署補助10萬元,縣政府補助2.5萬),若報廢三輪拼裝車直接購買電動蔬果運輸車則是補助16.5萬元。 儘管政府祭出補助策略,但西螺果菜市場管理課課長姜福受表示,原有800多輛三輪柴油拼裝車, ...

    • 南方澳漁廢大宗:流刺網及臺式圍網
    • 期盼建立更完備的漁網回收機制
    • 跟隨漁船作息演變 專車收載漁民生活垃圾
    • 「抓扒車」路面灑水沖洗魚水 維護港區清潔

    以漁廢最大宗的漁網來說,每年冬季用來捕烏魚的流刺網,在一一取出漁獲之後,部分漁網可能因卡到礁石或海中垃圾等雜物而破裂,由於仰賴人工整補相當耗時,多數船家習慣採取直接汰換的作法,以致產生大量廢棄漁網。此外,由於漁網體積龐大,依規定需裁切為1平方公尺的大小才能進廠焚燒,僅有少數的船家願意自行處理,大多數為了省事,遂在出船作業時於外海棄置;若在港邊遇到繫船繩斷裂損毀,也時常就地丟入漁港之中。蘇澳區漁會總幹事陳春生說:「過往每年幾乎都有6、7起船軸葉槳絞入廢棄纜繩的事件發生,這樣的事情層出不窮,卻仍無法改變漁民根深柢固的習慣。」 有鑑於此,陳春生主動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業署(簡稱漁業署)提出設置「漁業廢棄物暫置區」的建議,漁業署同時配合海洋保育署推動環保艦隊,鼓勵漁民主動將海上廢棄物帶回,目前已有南方澳、梧棲、基隆等共9處第一類漁港設暫置區。漁港暫置區由漁業署補助設置,讓漁船攜回的生活廢棄物、海上垃圾及廢棄漁網具等,先置放於暫置區作簡易清潔、材質分類等前處理工作,可回收部分由回收商回收再利用,不可回收部分,則進行裁切、破碎等去化到進場標準,再送至焚化爐焚燒或委由廠商清理。 暫置區的廢棄物最大宗除了捕烏魚使用的流刺網,還有夜捕鯖魚及鎖管等趨光性生物、俗稱「三腳虎仔」的臺式圍網,其中也摻雜一些斷裂的繫船繩、延繩釣的廢棄漁繩等。

    自從漁港劃設暫置區,漁民都會透過縣府公告,主動將淘汰的漁網及漁繩集中堆放於此;漁會平日也會派「抓扒車」至「整補區」(專門整補漁網的區域)協助清運船家不需要的漁具。全天候開放的暫置區,雖然偶有船家會從中挑選狀況良好的漁網回去整補再利用,附近居民也會前來撿拾,將流刺網捲曲成綑充當雞舍的防蛇網,或利用漁網作為瓜棚與豆科植物的攀爬網,然而這些零星的回收,只是整體漁廢的冰山一角。 以焚化處理來說,為符合漁網廢棄物需小於1平方公尺的焚化標準,在缺乏機器作業的情況下,目前僅能以人工裁切處理,導致漁民配合意願低,漁會目前也未有足夠人力能夠投入。至於回收利用這條路更是窒礙難行,陳春生坦言,曾有廠商來載取幾次,但通常難以持續,加上相較於寶特瓶的材質特性,漁網因長期浸泡於海水、製作上會採取耐腐蝕的材質,若後續要回收再製為機能服飾,處理的技術門檻又更高了。縱觀國內許多廢棄物的回收機制,無論是寶特瓶、米酒玻璃瓶、電池、廢紙、汽車廢鐵,皆因「回收了就有錢能領」,製造了使用者願意收集並拿去回收的動機,倘若政府能建立一套完整的「漁網回收機制」——前期挹注資源輔導大廠研發漁網材質的回收技術;另一方面,著手設計專門裁切漁網的機器,針對無法回收再利用的漁網進行焚燒;接著設立每噸多少金額的回饋制度,提高船家自發性繳回廢棄漁網的誘因。當模式逐漸上軌道,也可考慮進一步採取「使用者付費」的概念,將後續行政處理的費用回頭反映在漁網價格,讓回收管道暢通,形成一套自給自足的循環機制。

    大型漁廢的後續處理,尚待中央政府的力量來解決;至於漁民日常出海所產生的生活垃圾,蘇澳區漁會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配合漁民的生活作息,從根本解決。蘇澳鎮公所一般的垃圾車固定於每日下午3點到4點於港區繞行,偏偏此時正是漁民出海作業或回頭補眠的時段,在趕不及倒垃圾的情況下,許多漁民在海上生活時所產生的食品包裝垃圾,時常採取最省事的做法——隨手扔往海面上,或回港時直接拋入漁港。 細探南方澳的漁民作息,夜捕鯖魚的三腳虎仔一般於下午3、4點出港;延繩釣則是半夜出發,清晨7、8點返港;而部分拖網作業亦是午夜出發,午後1、2點才返回漁港,返港後整理完畢約2點多,隨後便進行補眠。為了抓準船員的作息節奏,蘇澳區漁會向宜蘭縣政府爭取一輛專用垃圾車,每日固定於上午8點30分及下午2點30分兩個時段繞行港區13處定點,每定點等待5分鐘,並搭配隨車廣播放送印尼、越南、菲律賓共三國語言,與外籍船員直接溝通。此外,由於該車輛僅收取漁民的生活廢棄物,為區隔一般民眾垃圾,特別規畫專用垃圾袋,以「繳交一袋垃圾換一個空袋」的模式進行。目前港區已設置多臺監視器,自2020年12月開始上路後,將進行半年的宣導期,預計於明年針對隨意丟垃圾的行為正式開罰。 海洋保育和環保意識不光是討海為生的漁民須具備,一般民眾也該共同維護。陳春生憶及:「早年施行垃圾不落地的政策之初,民眾十分不習慣,加上南方澳有個特殊之處,就是在地居民的生活區域與漁港靠得非常近,少數民眾趕不上垃圾車,竟索性將整袋垃圾拋擲到漁港。」被發現時甚至大言不慚:「我們不這樣丟,你們就沒事可做啊!」聽在陳春生的耳裡十分心酸,讓他感嘆並且期望,海洋環保真的需要從每個人做起!

    「漁港廢棄物暫置區」暫時解決了漁網隨處漂流的命運,近期剛啟用的垃圾車也已上路,專車處理漁船生活垃圾,南方澳的漁港環境似乎一天比一天整潔,目前任職蘇澳區漁會推廣部主任的莊嗣毅,笑談了一段昔日對家鄉的印象,以前漁船返港後,生鮮漁獲自漁艙撈起,夾雜著冰塊一同被挪移到車斗上,車子一邊開,融化的魚水、血水就一邊漫溢至柏油路面,每當正午時分烈日一照,腥臭味便瀰漫整座漁港。「每次搭客運回到南方澳,原本在座位上閉目養神,一聞見味道就會自動醒來!」 後來載送漁獲的車斗依規定進行改善,使得血水不能直接流向路面,然而過程中或多或少仍會有魚水殘留的問題,先前漁會特別請託消防隊協助處理,後來添購了附帶灑水功能的「抓扒車」,每逢漁獲繁忙之際就會進行路面沖洗,全方位維護港區的清潔。由於南方澳含括了遠洋、近海、沿岸漁業,依隨季節變化,船家常在流刺網、三腳虎仔、延繩釣、曳繩釣等各種漁法漁具間轉換,早年閒置的漁具時常就堆置在港邊、隨意以黑網遮罩,或向民家租借空間存放,然而夾雜在民居之間散發的魚腥味卻常造成環境不潔的印象。所幸數年前漁會興建了漁具倉庫,各船家的閒置漁網始有歸屬,也大幅提升了南方澳漁港的整體環境。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20年12月號 1. 標籤 2. 南方澳漁港 3. 漁業廢棄物 4.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業署 5. 漁業廢棄物暫置區 6. 抓扒車 7. 流刺網 8. 臺式圍網 9. 漁民作息 10. 專用垃圾車 1. facebook 2. line 3. twitter

  2. 南市擬助漁民3年內汰換保麗龍浮具 111年立法禁用. 臺南市府派員清理海灘保麗龍。. (圖片提供/臺南市府). 海洋垃圾日趨嚴重,臺南市府為留給後代子孫乾淨海洋,針對養蚵浮具等農廢積極源頭管控,並請產學界開發更符合需求的改良式浮具及設施,預計 ...

  3. 未裝設擬開罰.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說,參考各國非洲豬瘟防疫經驗,因此在辦法修正後要求所有運豬車都要加裝GPS,目前仍是鼓勵性質,仍待動傳條例修正後才能開罰;防檢局組長林岩也說,如果發現未加裝GPS的屠體運輸車發現後會寄發「改善通知書 ...

  4. 農科園區鏈結在地農民,推動新農業 | 農傳媒

    www.agriharvest.tw › archives › 16875

    農科園區強調,希望藉由結合農民團體與企業建構之衛星農場體系,讓農業生技企業與農民不僅是農產品買賣的關係,而是資源互補的夥伴關係,生技原物料在地化生產,亦符合新農業政策的精神,透過企業的鏈結協助與加值行銷推廣,幫助農民擺脫過去的生產 ...

  5. 2018年開始,市政府陸續補助漁民購置改良式浮具,到今年因有漁業署「向海致敬」計畫的3,866萬元經費挹注,得以全額補助漁民購置浮具,3年下來,多數漁民已有足夠的改良式浮具可使用。 漁業廢棄物治本之道,有賴政府和漁民共同努力

  6. 農傳媒 | 農傳媒 | 頁108,共375

    www.agriharvest.tw › archives › author

    為節省人力成本,實施一例一休後許多物流業者假日不再收寄農產品,引發許多農民抱怨,為協助解決假日配送問題,農委會與中華郵政20日宣布在屏東與台東部分地區郵局試辦「擴大假日收寄農產品」3個月,讓農友能在假日於郵局以不到百元的價格寄送農產品。

  7. 農村現場:巴拉刈爭議背後的劇毒農藥管理,才是關鍵. 編按:原文報導為2017年5月16日刊出,由於文中首兩段提到禁用巴拉刈的日期為當年7月,及後延至2019年2月1日,後續農委會經過研商,為降低衝擊,正式禁用日期為2020年2月1日,為免讀者混淆,重刊報導把 ... ...

  8. 讓殺戮獵場成為永續海田 廢棄漁具的積極管理/胡介申、顏寧. 農傳媒. 20200924. 一組數百公尺長的漁網,一旦成為海洋廢棄物,將有可能造成極大的海洋生態衝擊。. (攝影/林韋言). 文/IndigoWaters 澄洋環境顧問 胡介申、顏寧. 2020年9月22日黑潮文教基金會與澄 ...

    • 打開森林的正確方式
    • 老字號林業公司的新轉身
    • 五億個太空包香菇的轉機
    • 熱血「林青」補起臺灣材斷層

    林務局造林生產組前組長李允中表示,健康的森林應該要有多層次,人工林需要定期撫育、疏伐,才不至於長得過密,林木才不會為了搶陽光而拚命往上長,造成樹幹抽長但不變粗,森林底層也很陰暗,缺乏地被植物、生態貧乏,動植物都朝向單一化發展,並不健康。 目前臺灣木材超過99%仰賴進口,國人生活所用的木材絕大部分都砍伐自國外森林,主要進口來源包括東南亞、澳洲及中國等,當中可能來自被視為地球之肺的熱帶雨林,李允中指出,「保護自己的天然林和人工林,卻不斷砍伐別人的原始森林,這不合理。」過程中衍生非法伐採問題,且徒增木材運輸造成的碳排放,整體而言,對於環境並不友善。 那到底應不應該使用木材?其實,木材是可再生資源,如果生活中完全不使用木材,代表將會使用更多的消耗性資源,如水泥、塑膠等,而後的廢棄、分解問題更是一籮筐,相較之下,能夠再生的木材是更好選擇。 根據統計,全球工業用原木生產量,每年以1.8%比例增加,此趨勢必然影響全球已逐漸減少的天然林,突顯出經營人工林的重要性。臺灣木材自給率嚴重不足,但是,臺灣林業生產技術停頓三十年,整個產業鏈亟需重整和創建,該如何急起直追呢?老字號的林業公司又該怎麼應變與思考轉型?

    成立半世紀、跨越三代人,位於屏東車城的「永在林業」,為林業轉身找到了新價值。 創辦人蔡永在早年主要承攬林務局的造林工作,由第二代蔡政雄接手後,經營主軸改以苗木培育為主,長年以來,專注於採種和育苗這兩項工作,在業界的成績有目共睹。然而,傳承至第三代,事業的挑戰也隨之而來,與多數林業公司一樣,在臺灣全面禁伐天然林後,產業走向蕭條,總經理蔡瑞鴻回想林業高峰期時,每年苗木需求高達500萬株,「2006年前後是一個轉折期,因為造林面積銳減,直接影響了採種和育苗產業,苗木需求量從每年平均100萬至200萬株,掉到只剩下50萬至100萬株。」 直到六、七年前,永在林業決定重新轉型,研擬新時代的林業公司經營方針,一系列轉型策略中,包括2014年在屏東縣成立南部第一家林業生產合作社,募集了車城周邊900多公頃的人工林地,此後,永在林業從早期協助公部門業務,轉為經營私有林地、協助在地林農林間管理的事業型態。蔡瑞鴻的藍圖是這樣規劃的,「以每年伐採45至50公頃計算,伐採完便進行造林,大約二十年為一個輪伐期,落實經濟林的永續經營。」不過,當時大眾對於林業的認知還停留在早期大伐木時代,普遍認為「砍樹等於違法」,環保觀念深植民心,如何說服大眾、解除質疑,反倒成為林業經營的第一道難題。 「當時我們想到FSC或許是個解套的辦法。」蔡瑞鴻說。FSC全名為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森林管理委員會),是一個非政府、非營利組織,對森林經營訂有10項原則、70項準則,涵蓋經濟、社會、環境三大面向。簡單來說,業者一旦通過FSC驗證,就意味著其森林管理或產銷監管是符合森林永續標準,可在產品上使用FSC標籤,等同是一張證明來源合法且負責的國際級生產履歷。 不過,通過驗證可不容易,副總經理林家鼎細數當中的層層關卡,「FSC驗證主要檢視森林經營活動是否對環境、生物、文化資源等,進行周延的保護及監測,同時顧及當地社區或住民的權益,才能符合標準,獲得認可後,還要定期接受考核。」 FSC驗證重視林業永續經營,然而,永在林業林地上的闊葉樹,由於恆春半島強烈的落山風導致林木不通直、不圓滿,經濟價值較低,若要採取木材銷售的經營模式肯定會賠本,雖然政府的獎勵造林補助金可以彌補虧損,創造少許獲利,但放長遠來看,絕非一條永續經營之路。就在進退兩難之際,林家鼎想到了「太空包」。

    林家鼎家在南投,當地的養菇產業很興盛,他觀察到養菇所用的太空包需要使用大量木屑,進一步探究後,發現當中大有可為。 「根據統計,臺灣一年養菇會用到5億個太空包,生產這些太空包就需要50萬噸的木屑。」林家鼎進一步估算,「如果以管理良好的森林來說,1公頃的林木可生產約200噸木屑,這代表每年必須採伐2500公頃的林木,太空包的生產才能無虞。」 這個數字意味著臺灣的太空包市場需求量大,但目前臺灣的伐木量並不足以供應,如果能將具有FSC驗證的木屑供應給廠商製成太空包,再交由菇農種植出令人安心的香菇,豈不皆大歡喜?於是,永在林業決定興建木屑生產基地,建立林產物初級加工的商業模式,並著手進行FSC的驗證程序。 林地管理首要工作就是移除外來樹種銀合歡,早年在地林農選種銀合歡作為造紙原料,但收益不佳便放任自由生長,銀合歡長得又快又多,壓迫原生樹種生存空間,永在林業光是移除這些生態殺手就花了不少工夫。接著,依循FSC「適地適種」原則,種植相思樹、苦楝,並採密植方式來抑制銀合歡。 實際來到永在林業林地,發現經過管理的林地彷彿被梳理過一般,林木之間有著可以大口呼吸的舒適距離,部分區域保留了緩衝帶,以避免大雨沖蝕而造成的水土流失或崩塌。周遭生態也很豐富,老鷹、蛇類出沒如家常便飯,環境指標生物食蟹獴也曾出現在觀測紀錄上,豐富的物種,為林地再生做了最佳驗證。 除了對生態的照顧,在社區與在地關懷上,永在林業設法為地方創造收入。像是林地除草,為了避免誤砍樹苗,通常會在樹苗旁插竹竿做記號,「1公頃種3000株樹苗的話,要插多少竹竿?費用相當可觀!」林家鼎決定省下竹竿費用,改雇地方居民走入林地,用人工撥苗的方式做記號,將竹竿費用化為居民收入,達成雙方共好的經營模式。 FSC驗證的產品不僅限於木材製品,如香菇、蜂蜜、竹筍等森林副產物,只要產自驗證地,皆可掛上認可標章販售。因此,全球第一個具有FSC驗證的太空包香菇,即為永在林業生產。 養菇是大學問,這條產業鏈從木屑生產、介質調配,到菌種研發、培育香菇,全都有各司其職的團隊。臺中市新社區由於氣候環境適宜,香菇栽培面積位居全臺之冠,永在林業伐採林木、生產木屑,再委託當地業者種菇,林家鼎說:「木屑最好避免含有精油成分的樹種,像相思樹就很合適,我們的太空包至少都裝滿五成的相思樹木屑,養出來的香菇肥厚鮮嫩。」 有了太空包這條路,本來被視為下腳料的零碎木材,打成...

    除了轉型,臺灣林業目前遇到的困境包括產業鏈中的人才、技術斷裂,林家鼎分享與林務局到奧地利交流的經驗,「我給他們看臺灣目前所用的伐木機具,對方覺得不可思議,告訴我那是他們二次大戰時在用的,現在早就被淘汰了。」相較臺灣林業人口老化,「奧地利來交流的從業人員幾乎都只有16歲!」 林家鼎從業者角度思考,要解決臺灣林業困境,關鍵是先建立起市場需求,「從臺灣公共工程使用國產材開始做起,有了市場,自然能帶動人才、技術,把斷層補起來。」 李允中也認為,林業振興思維要從生產導向轉為市場導向,提高附加價值才能讓國產材突破重圍,目前林務局已規劃將FSC相關準則導入國有林經營,也補助業者參與相關驗證,再透過林業機具的補助,為林業經營添一雙有力的臂膀,「短期目標希望將產業鏈補足,建立技術及產銷系統,期待2030年能將國產材需求,從不到1%提升到5%。」 永在林業打造了臺灣林業少數的年輕力量,員工平均年齡約30歲出頭,苗圃主任王俊翔和廠務主任余祥瑋都是出身森林系並有志從事林業的青年,身為年輕的林業人,他們一致對臺灣的林業未來抱持樂觀態度,即便道路仍有崎嶇,但前方的藍圖和願景讓他們很有動力,尤其是身處於像永在這樣以私有林為基礎的經營型態,能夠從僵化的模式中尋求更多改變的機會。 林家鼎宣告永在林業的下一步,是建立全環控的菇場,把養菇的上下游串成一條龍,從林農斜槓到菇農,用他們的方式轉化臺灣林業。從永在林業的例子,看見當代林業人的新思維,追求責任、永續,同時保持彈性、靈活,積極引進新一代的驗證管理與產銷技術,為臺灣林業注入新養分,踏出轉型的第一步,點滴累積躍起的能量。 【延伸閱讀】 【山林本事】玉山下一尾魚 游出布農山村綠廊道 【山林本事】泰雅竹鐮幫 揮出臺灣竹劍天下 1. 標籤 2. 香菇 3. 太空包 4. 木材 5. 可再生資源 1. facebook 2. line 3. twitter

  9. 其他人也搜尋了
  1. 報廢車補助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