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搜尋結果

  1. 16 小時前 · 大立光前後任董事長林恩舟、林恩平免訴,德國 MVTec 不服聲請再議. 在這起侵權案件中,大立光前後任董事長林恩舟、林恩平被德國 MVTec 指控知情涉案,但檢察官認為證據不足,處分兩人不起訴。. 71折優惠開跑!. 全台獨家【7/3 何飛鵬的主管養成之道】2大關鍵 ...

  2. 2020年5月19日 · 全球最大手機鏡頭供應商自2012年起蟬聯台股股王至今的大立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立光),在2019年交出了創業以來最佳成績單年營收衝上607.5億元每股稅後淨利EPS210.7元兩個數字都創下了歷史新高。 而在高階鏡頭大幅出貨下,大立光全年毛利率69%,比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的毛利率(46%),高出了一大截。 然而,對比於大立光的好表現,智慧型手機市場在2019卻是失色的一年。 根據市調機構Canalys的統計,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13.66億支,比2018年衰退了2%。 這一年,前3大手機龍頭洗牌,亞軍和季軍互換位置,華為超車了蘋果,只是似乎無礙於大立光,因為3大品牌都是客戶。

  3. 2019年11月6日 · 本季營收動能除了蘋果新機點火外,非蘋手機旗艦機種包括三星 Note 10、華為 Mate 30 等後置鏡頭也採用大立光最高階鏡頭帶動大立光營運大立光今年前 3 季稅後純益 201.7 億元,年增 13%,每股純益 150.37 元。

  4. 2021年2月22日 · 大立光創辦人林耀英 2010 年退休長子林恩舟及次子林恩平分別接下董事長及執行長職位帶領大立光成為台股史上蟬聯股王最久的公司。 企業領導人對公司的經營發展有決定性的影響,領導者需做好領導傳承的規畫,確保能即時培養合適的接班人選,才能使公司永續發展。 近年來台灣許多知名企業陸續進行領導傳承,例如台積電、台達電、寶成、大立光、上銀、研華、長榮、華碩等。 這些企業採用不同的領導傳承方式,有的順利交接,有的則掀起波瀾。 鑒於領導傳承的重要性,企業在規畫時,需先了解不同傳承方式的優缺點。

    • 從被告知如何做、到思考該怎麼做,深耕研發設計,成為規格制定者
    • 從做代工,到學做品牌,探索先進技術,鞏固競爭優勢
    • 跳離舒適圈、接受新挑戰,持續學習讓自己和公司成長的事
    • 3 關鍵驅動飛輪效應,緯穎營收 7 年成長超過 40 倍
    • 洪麗甯
    • 緯穎科技

    Q:離開母公司,在雲端市場看見什麼機會?

    A:緯穎是在 2012 年從緯創獨立出來,之前我在緯創擔任剛成立的雲端事業總部總經理。那時的雲端,跟現在的 5G 有點像,講得五花八門,這個也可能、那個也可能。直到有一天,你突然生活到、感受到,機會就出來了,裡面有很多想像、機緣和努力。生意有時候就是這樣,聽起來沒什麼管理哲學,但一個產業從無到有,大家都在互相碰撞、結合,最後出現了一個讓人覺得好用的東西,然後漸漸塑形,經濟規模要正確,它才會成形。 那個時候為什麼篤定雲端就是對的,很多人問我這個問題,我自己也在想為什麼我相信?我覺得我有遇到好人,就是現在那兩、三個客戶,你跟他談話,就覺得這事情會發生。 我做品牌伺服器(如 Dell、HP)很多年了,這個產業已經形成一個固定模式,產品一代一代出,但是都不知道人家怎麼用?現在有一群人告訴你,他會怎麼用那個機器,所以希望機器改成這樣,我終於知道我做這個是為什麼,你聽了會不會感動。他們當時提一些技術與應用,你知道這(雲端)會是未來。

    Q:宏碁、緯創、再到緯穎,為何願意離開大公司?

    A:可能是性格使然,做業務每年業績都歸零,我每次爬到一個高峰,就想重新挑戰、離開舒適圈才是我的舒適圈。 當初組緯穎團隊的時候,會留戀以前位置的,我就讓他留在緯創,因為來了我也不能保證什麼。我需要的是勇敢嘗試新東西的人,因為新事業要成長,需要能多工、什麼都願意學的人,我一直相信有意願(willingness)就會有能力(capability)。 轉換職務,當然會被修理,但有意願被修理,就會去學習、累積能量,有一天就學得會。以前在緯創當事業部總經理,很多事情都運作好好的,我不太需要管,現在每天要學習新東西,像人事、法務、ESG 什麼的。我們一開始財務只有兩個人,到後來資金、外匯都要做、公司上市也有很多東西要弄,每個人功能都膨脹很快。就連原本 RD(研發)出身的,想做做看行銷企畫,我都說就做做看,你想做到多好,你的本事就會有多大。

    Q:如何快速吸引到國際大客戶?

    A:台灣是伺服器代工業務的重鎮,有客製需求的大客戶,都知道要改產品,不如直接跳過品牌商跟我們接洽,省時省力又省錢。不過起初這種原廠直銷的(ODM direct)市場興起,台灣前幾大伺服器廠各自的方向不太一樣,也有人決定不做直銷生意,但緯創選擇品牌代工和直銷都做,所以就成立緯穎。 我們從剛成立,主要客戶是臉書(Facebook)的時候,到這幾年幾乎主要的雲端服務供應商(CSP),像微軟(Microsoft)都有接到訂單。我覺得「專一」可能是我們優勢長處。台灣做代工常常面臨很多誘惑:可能是這也想做、那也想做;或是覺得這不做、那不做,只做一件事很緊張。我們選擇把一開始相信的事情,專注做好,現在看起來這樣的選擇是對的,成績也符合當初團隊給自己的願景,在雲端產業有我們應得的位置。

    Q:做原廠直銷生意,與品牌代工有何不同?

    A:以前幫品牌商代工,規格開很細,只管照做。現在做產品,要直接跟客戶溝通,常常對方只說他要什麼,但你問他為什麼要這個,他不一定會說清楚,要自己想出需要提供的技術。我們等於是從被告知牛肉麵要不要加辣,變成要告訴對方這樣做最好吃。 緯穎早期跟臉書往來,對方都是頂尖名校的聰明人,開會問我們工程師,為什麼產品這樣做,工程師如果回答照經驗做,沒辦法分析為什麼這樣做最好,就會被打回票,這條學習的路對台灣工程師來說是長的,也是很好的機會。 直接面對大客戶另一個好處是,要設計出好硬體,得去猜兩年後的規格、產品能不能與未來軟體相容,這需要有認識的門路,帶你了解未來可能的技術、應用是什麼,這兩端結合好,才端得出一道好菜。 我們的一階(tier1)大客戶,很多規模都大到能往上游走,直接去開一個晶片。當你專注做一件事,上游注意到,會去找客戶,客戶也會叫上游來找你。所以,與晶片業者、做固態硬碟(SSD)的廠商等上游的交往同樣重要,我都把他們當夥伴,不只是供應商。

    Q:如何加深業界交流,逐漸從業務轉向品牌思維?

    A:我們現在的定位比較像是工業用品牌,不但要對客戶累積名聲,也要對夥伴累積名聲,除了跟產業媒體、分析師交流,緯穎也從參加業界的專業組織,讓更多人認識我們在做這個生意。 現在想來幸運,跟臉書來往頭幾年,就加入他們主導的開放運算計畫(OCP,Open Computer Project)。這就像雲端產業的華山論劍,大家貢獻最新技術成果、一起討論產業未來。第一年加入時,我們還因為被要求交出設計圖,覺得才加入市場沒多久,就把機密掀開來,以後怎麼競爭?幾年下來,看開放運算計畫的聯盟逐漸茁壯,從頭 3 年只有幾百人參加,到現在 Google、微軟、HP也在裡面,就覺得當初決定是對的。

    Q:產業趨於開放,企業如何構築自己的護城河?

    A:產業會愈來愈往開放式架構走,就連很上游的廠商,原本不想公開產品程式碼,這幾年也都願意公開了。我想拿施振榮先生的微笑曲線(企業欲提升附加價值,應往技術研發、品牌行銷兩端邁進)來講,今天在雲端、原廠直銷,是我們滿有自信的位置,但之後的 5G 和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不只是技術、應用不同,連銷售行為、如何布局到市場端都不一樣。 我現在能給的方向,就是技術面持續努力,我們總經理(張順來)以前是技術長,對這件事很執著,天天在想要有更領先、值得發展的技術,找到 control point(控制點),才勾得住人家。 像我們觀察到,客戶資料中心採用的物理散熱的設計,已經快走到物理特性的極限,而未來更多人工智慧相關的 CPU,會愈做愈熱,產業沒有新的散熱方式,電遲早被吃完。 所以我們 3 年前就投入浸沒式冷卻技術(Immersion cooling)的研發,把機櫃泡進液體裡散熱,這部分我們走得算早,近期也與微軟合作,在他們的資料中心導入相關技術。

    Q:公司成長的斜率陡峭,維持高成長壓力很大?

    A:身在前景如此看好的產業,其實不該感到不安,反倒是可能性大、選擇多,會擔心自己把機會浪費掉。剛開始,看到對的事情,會篤定投入,反正能失去的不多,只怕做不出來、做得不夠快。現在有點基礎了,反而沒有以前果敢。 不過,我現在成績也還沒大到很多事不能做,所以還是持續尋找新動能。像 5G 和邊緣運算,運算中心可能設在介於資料中心與應用端之間,需要更靠近使用者、了解應用場景,在行銷、和市場端需要熟悉應用的人去賣這些產品。但我們態度一樣是用清楚的頭腦,選擇對的市場,然後做區隔。 緯穎現在也有跟客戶計畫做邊緣運算的東西,不只是雲端服務供應商,未來客戶組合可能跨到不同產業。 就技術及營運挑戰來看,也許以後要交付更多產品到某個城市的馬路旁,我要怎麼做?怎麼維修?這是大家要面對的挑戰,也需要陸續學習該領域知識,這部分的投資不會放棄。

    企管大師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指出,開展新事業,就像推動一個巨輪,剛開始很費力,但只要持續做對的事、蓄積能量,專注往同一個方向推動,到某個臨界點,輪子就會愈轉愈快,飛躍向上。緯穎從創立之初,便專注於雲端伺服器的核心事業,也持續提升研發設計能力,形成正向的動能,推動公司高速成長,營收從 2014 年約 45 億,到 2020 年已達 1869 億。

    台灣大學政治學系畢業,第16屆政大企業家班結業。1980 年代加入宏碁電腦;2001年緯創資通自宏碁分割成立,擔任緯創業務行銷最高主管;2010 年接任緯創雲端事業總部總經理。2012年從緯創分割成立緯穎,擔任總經理;2020 年升任副董事長暨執行長。

    2012年成立,為緯創資通旗下子公司。主要產品為原廠直銷(ODM direct)的伺服器(server),客戶包含臉書(Facebook)、微軟(Microsoft)等雲端服務供應商。2017興櫃,2019年轉上市,2020年營收為新台幣1869億,每股盈餘(EPS)49.25元,創下歷年新高。

  5. 2021年10月22日 · 當時錢淹腳目的盛況造就國內自二戰後新一波創業潮如今許多企業巨擘諸如大立光廣達電腦台積電都從這波浪潮中打下江山。 但歷經 30、40 年的成長期後,許多企業逐漸面臨第一次的傳承與接班。 「20 年前的創業家們,還不會去想自己打下的江山,未來如何傳承,但到了近幾年這問題變得急迫。 」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司徒達賢觀察,近 10 年來,如何讓家族企業邁向永續經營,成為上一代創業家最頭疼的問題。 根據台灣董事學會 2018 年報告, 家族企業占國內企業總市值達 55%、占企業總家數 65% 。 家族企業可說是台灣經濟不可或缺的核心。 一般人可能認為,要公司多數高層及股東都由同一家族成員管理、經營,才稱得上家族企業,但實際上,定義更為寬廣。

  6. 2021年5月7日 · 曾為台灣股王的大立光近幾年股價持續衰退尤其大客戶華為遭受美國封殺共同創辦人林耀英及陳世卿總資產分別下滑 9 億、7 億美元,原先處於台灣前 15 大富豪的兩人,排名也掉落至 24 名、33 名。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