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天然b群 相關
    廣告
  1. 維生素B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维生素B
    • 來源
    • 維生素b種類
    • 其他維生素b
    • 食物來源
    • 參考資料

    維生素B於肉類、蛋類和奶類製品中的含量較為豐富,尤其集中於肉類,如火雞、吞拿魚和肝臟等。加工後的碳水化合物(如糖和白麵粉)中的維生素B含量往往低於未加工的碳水化合物,在整個未經加工的碳水化合物為基礎的食物中也發現到少量維生素B。正因如此,許多國家(包括美國)的法律要求在加工後把維生素B的硫胺素、核黃素、煙酸和葉酸重新添加到白麵粉中。在食品標籤中,這就是所謂的「濃縮麪粉(Enriched Flour)」。 維生素B的來源還包括莢果(豆類)、全穀物、馬鈴薯、香蕉、辣椒、丹貝、營養酵母、啤酒酵母和糖蜜。儘管用於釀造啤酒的酵母使啤酒成為維生素B的來源,然而由於飲用乙醇會抑制硫胺素(維生素B1)、核黃素(維生素B2)、煙酸(維生素B3)、生物素(維生素B7)和葉酸(維生素B9)的吸收,因此其生物利用度從差跌至負。此外,上述每項研究均進一步強調,飲用啤酒和其他含酒精飲料的增加會導致這些維生素B的淨虧損,以及與此類缺乏症相關的健康風險。 由於植物產品中的維生素B12含量不高,而純素食者不能透過飲食攝取,這使得維生素B12缺乏症成為純素食者的合理關注。植物性食品製造商有時會報告維生素B12的含量,從而導致人們對維生素B12的來源產生困惑和混亂。產生混淆的原因是,用於測量維生素B12含量的標準美國藥典(USP)方法是無法直接測量維生素B12的。相反,它測量對食物中的細菌反應。在植物來源中發現維生素B12的化學變體對細菌具有活性,但無法被人體使用。同樣的現象也可能導致其他類型食物中的維生素B12含量顯著超標的報告。 常見增加維生素B攝入量的方式是透過使用膳食補充劑。維生素B通常添加到能量飲料中,其中許多已跟大量維生素B一起投放市場銷售,聲稱這將讓消費者「在你的一天的航程中,不會感到緊張不安和繃緊」。然而一些營養學家對這些說法持批評態度,例如指出,儘管維生素B確實「有助於釋放食物中的能量」,但大多數美國人從他們的飲食中就能輕鬆獲取必要的份量。 由於維生素B具水溶性,因此過量的維生素B通常很容易排出體外,儘管它個別地吸收,但使用和代謝可能會有所不同。由於吸收問題和對能量產生的需求增加,老年人和運動員可能需要補充B12和其他維他命B複合物的攝入量。在嚴重缺乏的情況下,也可以透過注射維生素B,特別是維生素B12,以逆轉該缺乏症的情況。1型和2型糖尿病患者基於血漿中的硫胺素濃度低的高患病率...

    註:其他曾經被認為是維生素的物質於維生素B的編號方案中得到編號,但後來被發現它們並非生命中必不可少的東西,或不能由人體自己製造,因此不能符合維生素的兩個基本限定條件。有關編號4、8、10、11及其他編號的內容,請參見於相關化合物的部分。

    以下許多物質被稱為維生素,因為它們曾經被認為是維生素。雖然它們不再被認為是這樣,並且把數字分配給它們以填補上述維生素B的「缺口」(例如缺乏了維生素B4)。雖然其中一些維生素並非人類所必需的,然而在其他生物的飲食中是必不可少的;其他的則沒有已知的營養價值,甚至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具毒性。

    維生素B群的食物來源比較相近,主要有酵母、穀物(僅限未加工之非精製米、全麥製品,因為麩糠種皮才含有大量的維生素B群)、動物肝臟等,飲用牛奶、乳酪也可以獲得,並能夠從腸道菌中取得。 1. B1:多存在於全穀類食物如糙米、燕麥、玉米、蛋黃等及瘦肉中。 1. B2:牛奶、奶蛋製品、肝臟、蛤蠣和深綠色蔬菜皆有豐富含量。 1. B6:瘦肉、肝臟、甘藍菜、蛋豆類、小麥胚芽、燕麥及花生等堅果類。 1. B12:存在於動物性食物如牛豬雞肉、蛤蠣、魚類、奶蛋及其製品。

    ^ 1.0 1.1 1.2 1.3 1.4 B vitamins. MedlinePlus,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2020-09-28 [2020-10-12].
    ^ Winkler C, Wirleitner B, Schroecksnadel K, Schennach H, Fuchs D. Beer down-regulates activated 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s in vitro. International Immunopharmacology. March 2006, 6 (3): 39...
    ^ Hoyumpa AM. Mechanisms of thiamin deficiency in chronic alcoholism.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December 1980, 33 (12): 2750–61. PMID 6254354. doi:10.1093/ajcn/33.12.2750.
  2. 維生素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维生素
    • 名稱
    • 必需維生素定義
    • 歷史
    • 人類所需維生素
    • 「偽」維生素
    • 動物所需的維生素
    • 參見

    維生素(Vitamin)這個詞是波蘭化學家卡西米爾·馮克於1912年最先提出的,是由拉丁文的生命(Vita)和氨(-amine )拼寫而得,因為他當時發現維生素中含有氮,認為很可能屬於胺類,並推測自然界中存在維持生命與健康所需的胺(後來證明並非如此)。1920年,英國化學家傑克·德拉蒙德(Jack Drummond)提出既然不能證明是胺,則應將最後一個字母e 去掉以符合命名規範,而且後綴-in 正好可以指成分不明的中性物質。從此Vitamin一詞一直沿用下來。 在中文,曾經翻為威達敏(陳宰均譯)、維生素(高似蘭譯)、生活素及維他命(音譯)。維生素有「維持生命的營養素」的意思;而維他命被人解釋為「唯有它才可以保命」。當維生素缺乏時,會出現缺乏症候群,一旦補充該維生素則可解除。一般維生素的需要量皆甚少,多吃無益。當過量攝入,則有中毒的疑慮,尤其是脂溶性維生素。

    維生素的定義中要求維生素滿足四個特點才可以稱之為必需維生素。 1. 外源性:動物體自身不可合成或合成量不足以生理所需(維生素D人體只能經紫外線照射可以合成,但是由於較重要,仍被作為必需維生素),不過能通過食物補充。 2. 微量性:動物體所需量很少,但是可以發揮巨大作用,通常在體內扮演輔酶及輔因子的角色。 3. 調節性:維生素必需能夠調節人體新陳代謝或能量轉變。 4. 特異性:缺乏了某種維生素後,動物將呈現特有的病態。 不同動物對各種維生素需要及合成能力各有不同,例: 1. 維生素C在多數哺乳類動物皆可自行合成滿足身體所需,但在人類及天竺鼠則缺乏相關酶系合成,只能由膳食中提供。 2. 貓科動物無法自行合成牛磺酸,對貓而言牛磺酸為必需維生素。 3. 反芻動物雖無法合成維生素B群,但通過瘤胃微生物的幫忙,可以得到維持生理所需維生素。

    由於維生素對人類生命活動的重要作用,人類很早就意識到它的存在。 1747年英國海軍軍醫詹姆斯·林德總結以前的經驗,提出了用檸檬預防壞血病的方法。 1912年,波蘭化學家卡西米爾·馮克從米糠中提取出一種能夠治療腳氣病的白色物質,由於當時尚不知其化學本質,只知道是維持生命所必須的一種胺類(amine)。因此他提出了抗腳氣病、抗壞血病、抗癩皮病、抗佝僂病的四種物質,稱其為「生命胺(Vitamine)」。以後陸續發現很多種維持生命所必須的物質,但他們並不是胺類,因而將其最後一個字母「e」取消,稱之為Vitamin,這是第一次對維生素命名。 隨著分析科學和醫學技術的進步,越來越多的維生素被發現,人們開始用字母來區別不同的維生素,出現了維生素A、維生素B1等名稱(在漢語中,曾經使用維生素甲、維生素乙這樣的說法,但現在已經基本不再被使用)。

    維生素分為兩種,水溶性維生素和脂溶性維生素。「水溶性維生素」易溶於水而不易溶於非極性有機溶劑,吸收後體內貯存很少,過量的多從尿中排出,且容易在烹調中遇熱破壞;「脂溶性維生素」易溶於非極性有機溶劑,而不易溶於水,可隨脂肪為人體吸收並在體內儲積,排泄率不高。每一種維生素通常會產生多種反應,因此大多數維生素都有多種功能。 人體一共需要13種維生素,其中包括4種脂溶性維生素(維生素A、D、E、K)和9種水溶性維生素(8種維生素B、維生素C)。

    在維生素的發現過程中,有些化合物被誤認為是維生素,但是並不滿足維生素的定義,還有些化合物因為商業利益而被故意錯誤地命名為維生素: 1. 維生素B族中有一些化合物曾經被認為是維生素,如維生素B4(腺嘌呤)等。 2. 維生素F——最初是用於表示人體必需而又不能自身合成的必需脂肪酸,因為脂肪酸的英文名稱(Fatty Acid)以F開頭。但是因為它其實是構成脂肪的主要成分,而脂肪在生物體內也是一種能量來源,並組成細胞,所以維生素F在正式的介紹上不稱為維生素。 3. 維生素K——氯胺酮作為鎮靜劑在某些娛樂性藥物(毒品)的成分中被標為維生素K,但是它並不是真正的維生素K,它被俗稱為「K它命」。 4. 維生素L--又稱促乳維生素。1934年日本生物化學家中原和郎發現了一種促進大鼠乳汁分泌的物質,後發現該物質又可分為維生素L1( 鄰胺基苯甲酸) 和L2( 腺嘌呤硫代甲基戊醣) 。L1非人體必需,L2為RNA代謝產物。 5. 維生素P—蘆丁,一種黃酮類化合物,在1930年代中期到1950年代早期被稱為維生素P 6. 維生素Q——有些專家認為泛醌(輔酶Q10)應該被看作一種維生素,其實它可以通過人體自身少量合成。 7. 維生素S——有些人建議將水楊酸(鄰羥基苯甲酸)命名為維生素S(S是水楊酸Salicylic Acid的首字母)。 8. 維生素T——在一些自然醫學的資料中被用來指代從芝麻中提取的物質,它沒有單一而固定的成分,因此不可能成為維生素。而且它的功能和效果也沒有明確的判斷。在某些場合,維生素T作為睪丸酮(Testosterone)的俚語稱呼。 9. 維生素U——某些製藥企業使用維生素U來指代氯化甲硫胺基酸(Methylmethionine Sulfonium Chloride),這是一種抗潰瘍劑,主要用於治療胃潰瘍和十二指腸潰瘍,它並不是人體必需的營養素。 10. 維生素V——這是對治療陽痿的藥物西地那非(Sildenafil Citrate,商品名:萬艾可/威而鋼/Viagra)的口語稱呼。 在實際生活中,維生素經常被泛指為補充人體所需維生素和微量元素或其他營養物質的藥物或其他產品,如很多生產多維元素片的廠商都將自己的產品直接標為維生素。

    除了人類外,其他生物也需要微量的有機化合物來進行正常的新陳代謝。這些化合物對它們來說也是維生素,由於植物可以合成自身需要的有機物,所以一般僅討論動物所需的維生素。 哺乳動物所需的維生素種類與人類比較相近。一個特例是抗壞血酸(維生素C),大多數哺乳動物都可以自身合成它,所以對它們來說,抗壞血酸就不是一種維生素。動物的親緣關係越遠,它們所需的維生素種類差別就越大。某些細菌需要腺嘌呤。2003年,有日本研究人員報導老鼠需要吡咯並喹啉醌(PQQ),他們也宣稱PQQ是最新發現的人類必需維生素,2005年,有文獻對這一看法提出了異議。

  3. 維生素B12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维生素B12
    • 概念
    • 歷史
    • 全合成
    • 來源
    • 生理功能
    • 用法
    • 適應症
    • 不良反應
    • 外部連結

    維生素B12一詞有兩種不同含義。一是廣義上指一組含鈷化合物即鈷胺素(cobalamins):氰鈷胺(cyanocobalamin,經氰化物提純而成的人工成品)、羥鈷胺(hydroxocobalamin,即維生素B12α)及維生素B12的兩種輔酶形式,甲鈷胺(methylcobalamin, MeB12)和5-去氧腺苷鈷胺素(5-deoxyadenosylcobalamin),又名腺苷鈷胺(adenosylcobalamin, AdoB12)。二是更特定的含義,僅指以上各種形式中的一種即氰鈷胺,是B12來自食物和營養補充的主要形式。 偽-B12(Pseudo-B12)指的是在特定生物中發現的類似B12的物質,如市面上的「螺旋藻」營養補充劑等非細菌源,這些物質對人體沒有B12的生物活性。

    1930年代,美國內科醫生卡斯爾(W.B. Castle)發現在正常人胃部可分離出一種「內在因子」,但卻無法在惡性貧血病患的胃分泌物中發現,而這類惡性貧血的患者食用動物的肝臟之後,能改善病情,卡斯爾醫生便假設能預防惡性貧血的「外因子」存在於動物的肝臟當中。1934年,喬治·惠普爾、喬治·邁諾特、威廉·莫菲因為「發現貧血的肝臟治療法」("for their discoveries concerning liver therapy in cases of anaemia")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1948年-1949年,兩位化學家在美國分離出這個抗貧血的因子,並確定此因子為維生素B12。現時,我們知道人體靠胃的上半部來吸收維生素B12。 1956年,英國生物化學家多蘿西·霍奇金(D.C. Hodgkin)利用X射線測出了5-去氧腺苷鈷胺素的分子晶體結構。

    最早的維生素B12全合成是由伍德沃德 和阿爾伯特·艾申莫瑟(Albert Eschenmoser) 完成的,至今仍是有機合成的經典之作。由於當時表徵技術(主要是核磁比較落後)的限制,該全合成的真實性曾受到有機界的懷疑。

    草食性動物藉由腸胃道內的細菌發酵產生維生素B12,而人類的腸道菌雖然可以發酵產生維生素B12,但因為發酵處位於大腸,而小腸才可以進行吸收,故人體無法吸收這些維生素B12,必須從食物中攝取維生素B12,例如蛋類、奶類、魚類、貝類、肉類等。全素食者可食用標示額外添加維生素B12的食品、或人工合成的維生素B12補充劑,避免維生素B12缺乏造成惡性貧血。 啤酒酵母是否能製造維生素B12有待釐清,但市面上有額外添加維生素B12的啤酒酵母商品。 洋菇、盤菌菇、蠔菇等菇類表面可以檢測到維生素B12,但菇肉本身的維生素B12含量很低,推測菇類的維生素B12不是自行產生,而是附著在菇類表面的細菌所製造。 海藻類如海帶、紫菜、螺旋藻、藍綠藻等,以及黃豆發酵物如味噌、納豆、天貝、豆瓣醬等食品所含有的維生素B12,大多是沒有生物活性的類似物。業者由於檢驗方法的精準度不足,無法區分真正的維生素B12和類似物,而類似物在人體內會干擾正常維生素B12的代謝。 維生素B12源於泥土中的細菌,若干品種動物(亦包括實行生素食主義而胃腸健康無虞之人類)自身亦於其大腸由各種細菌生成維生素B12,但無法吸收。。 植物性食品含維生素B12的包括仙人掌、全麥、糙米、海藻(尤以綠藻、螺旋藻、紫菜、海帶為甚,惟當中部份係偽B12)、苜蓿芽、小麥草、米糠、雛菊、香菇、大豆與泡菜,然而長期不攝食上述食品之純素食者則有缺乏的危險;奶蛋素食者可由動物性食品獲取維生素B12,奶蛋素食接受發酵食品之素食者可由各種發酵豆製品與酵母衍生食物,例如味噌、腐乳、豆豉、無酵母啤酒、未經高溫油炸處理之臭豆腐等含活酵母之食品由活酵母於食用者腸胃內代謝產生維生素B12,故可避免缺乏問題。[來源可靠?] 個別藥材例如當歸、康復力亦含維生素B12。[來源請求] 明日葉曾經被認為含有維生素B12,但後續研究指出係因為傳統的檢測方法會驗出表面細菌所產生的維生素B12(同上述菇類的原因),最新調查顯示其本身不含維生素B12。 植物發酵食品如天貝、納豆、豆瓣醬、大麥味噌等製作工藝不慎可能會削減其中維生素B12之含量,但流行於英國及澳洲、紐西蘭等地的酵母醬Marmite有豐富的維生素B群(含維生素B12)。[來源請求]

    輔酶B12參與的反應主要有兩類: 1. 碳上的氫原子與鄰位碳上一個基團之間的交換,例如由甲基丙二醯CoA合成琥珀醯CoA的過程。一般認為反應是自由基機理,腺苷鈷胺的Co-C鍵均裂後,AdCH2·奪取受質的氫原子,然後受質環化為環丙烷,再開環,從AdCH3奪去一個氫原子,形成重排產物。 2. 兩個分子之間的甲基轉移,例如下面提到的由同型半胱胺酸合成甲硫胺酸的反應。先是甲基四氫葉酸的甲基轉移到鈷胺素上,生成甲鈷胺,然後再由甲鈷胺對受質硫醇發生甲基化。 在甲硫胺酸循環中,同半胱胺酸(Homocysteine)接受N5-甲基四氫葉酸的甲基轉變為甲硫胺酸的反應,需要以維生素B12作為輔酶的N5-甲基四氫葉酸轉甲基酶的催化。若體內維生素B12缺乏,甲硫胺酸循環就不能正常進行,後果有三方面:一、甲硫胺酸的合成受阻。二、堆積過多的同半胱胺酸會導致同半胱胺酸尿症(Homocystinuria)的出現。三、四氫葉酸的再生受到很大影響。而四氫葉酸是轉運甲基的工具,嘌呤和嘧啶的合成都需要它提供甲基。結果,核酸合成障礙將導致細胞分裂的不正常,症狀有巨幼紅血球性貧血(megaloblastic anemia),即惡性貧血。 氰鈷胺中與Co+連接的CN基被5-去氧腺苷取代生成鈷胺醯胺輔酶(B12輔酶)。鈷胺醯胺輔酶可增加葉酸的利用率,促進醣類、脂肪和蛋白質的代謝。 維生素B12是一個共受質參與甲基化和合成核酸和神經傳遞物,如血清素,多巴胺和正腎上腺素的各種細胞反應(6.7)。這是必要的trimonoamine神經傳遞物的合成可增強抗抑鬱的功能。細胞內濃度的維生素B12可以通過同型半胱胺酸的總血漿濃度,這可以通過使用5- methyletetrahydrofolate作為甲基供體基團的酶促反應轉化為蛋胺酸(8,9)。因此,高半胱胺酸的血漿濃度落入如維生素B12的細胞內濃度上升。需要高半胱胺酸的生產蛋胺酸的,這是參與許多生化過程包括單胺神經傳遞物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和多巴胺的remethylation維生素B12的活性代謝物(7,10)。因此,在維生素B12缺乏可能干擾這些神經傳遞物的產生和功能。

    促進紅血球的形成和再生,預防貧血;主要用於治療惡性貧血、再生障礙性貧血,亦與葉酸合用用於治療各種巨幼紅血球性貧血、抗葉酸藥引起的貧血及脂肪瀉。
    維持神經系統的正常功能;用於神經系統疾病,如神經炎、神經萎縮、抑鬱症等。
    促使注意力集中,增進記憶力與平衡感。
    治療肝臟疾病,如肝炎、肝硬化等。
    可致過敏反應,甚至過敏性休克。
    可促進惡性腫瘤生長。
    維生素B12一經高溫加熱和遇上維生素C就會失效。
    Vitamin B12 Fact Sheet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from the United State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Vitamin B12 Tiếng Việt on Doligo
    Oh, Robert C; Brown, David L. Vitamin B12 deficiency. American Family Physician. 2003, 67 (5): 979–86. PMID 12643357.
  4. 酵母抽提物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酵母抽提物
    • 生產
    • 營養成份
    • 調味料
    • 參考資料

    通常用專門的高蛋白質品系的酵母進行萃取物,特別是麵包酵母圓酵母,有時也會用啤酒酵母、乳清酵母或飼料酵母。一般作法是讓酵母死亡後經過細胞自解(英語:autolyse)取得細胞質,接著細胞質中的蛋白酶和水解酶將蛋白質和核酸水解為胜肽、胺基酸和核苷酸。也可以加入核酸酶來提高核苷酸的產量,這主要的好處是鳥苷酸和肌苷酸以及其鹽類可以加強酵母萃取物的味道。 除了細胞自解,也可以把酵母菌放在水中加熱分解(英語:Thermal decomposition), 或是用高濃度的鹽或糖水分離細胞質和細胞壁。另一個方式是綜合前述的方法,稍微加熱讓細胞膜融化後自解。理論上可以用鹽酸來進行酸水解,但之後的產物不能稱為酵母萃取。 細胞質液接下來會經過一系列步驟來釋放不可溶物質、過濾、濃縮到 70~80%,或噴霧乾燥到 95% 純度。

    酵母萃取物的主要成份是蛋白質降解物(胜肽和遊離胺基酸)和核酸。在德國,一種混了鹽的酵母萃取物,稱作Vitam-R,是健康食品店的老產品。酵母萃取物如同酵母本身,富有維生素 B 群,因此用在醫療營養中。不過維生素 B12 的含量極低。有些產品人工添加了維生素 B12 ,因此適合作為純素食者的補充食品。酵母萃取物的嘌呤濃度較高,因此不適合痛風和高尿酸血症的患者。 以下為自解後噴霧乾燥的酵母萃取物的成份比例:

    酵母萃取物帶有天然的鮮味,主要來自其中的穀胺酸、單磷酸鳥苷、以及肌苷酸。這些成份可以單獨使用,但在成份表上比較不討好,因此在許多工業生產的食物中都選擇添加酵母萃取物,包括許多醬料、湯、或即食食品。在成份表上,台灣大多寫作酵母抽出物,在有些國家(例如德國),酵母萃取物不算是添加物,因此可以標示為不含添加物。 酵母萃取物常混和鹽、植物萃取物及其他調味料做成麵包抹醬,包括英國的馬麥醬、澳洲的維吉麥以及瑞士的Cenovis(英語:Cenovis)。 有些家庭中也會在烹調中使用酵母萃取物作為一種調味料。

    ^ 1.0 1.1 1.2 1.3 Ternes, Waldemar, Alfred Täufel, Liselotte Tunger & Martin Zobel. Lebensmittel Lexikon. : 777. ISBN 3-89947-165-2.
    ^ 2.0 2.1 2.2 2.3 Eisenbrand, Gerhard & Peter Schreier. Römpp Lexikon Lebensmittelchemie. : 494 f. ISBN 3-13-143462-7.
  5. β-胡蘿蔔素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Β-胡萝卜素
    • 性質
    • 製取
    • 歷史
    • 用途

    純品為深紅色或暗紅色、有光澤的斜方六面體或結晶狀粉末。幾乎不溶於水、無機酸、無機鹼、甘油、丙二醇,微溶於甲醇、乙醇、環己烷,溶於石油醚、乙醚、油類,易溶於二硫化碳、丙酮、苯、氯仿。稀溶液呈黃色。對光、熱不穩定。易被空氣氧化為無生理活性的物質。封存於安瓿中,避光貯存於−20℃處。在植物中基本上總是與葉綠素共同存在。

    主要生產方式有三種,從天然植物中提取、發酵法或通過化學反應合成。 化學合成法歷經中間體3,8-二甲基-3,5,7-癸三烯-1,9-二炔(C12)及4-(2,6,6-三甲基-1-環己烯-1-基)-2-甲基-2-丁烯-1-醛(C14)。 工業品一般製成β-胡蘿蔔素的食用油脂溶液或乳化液、懸浮液及可分散於水的粉末。為提高其穩定性,可添加抗氧劑、分散劑、乳化劑,並可含有不同的比例的順反異構體。 生物合成以異戊二烯焦磷酸為原料,經過二甲烯丙基焦磷酸、牻牛兒焦磷酸、法尼基焦磷酸、牻牛兒牻牛兒焦磷酸、八氫番茄紅素和番茄紅素中間體。

    1831年首先由Wackenroder分離出來。1907年時Willstätter和Mieg算出了β-胡蘿蔔素的實驗式為 C40H56 1919年Steenbock提出β-胡蘿蔔素與維生素A之間可能存在聯繫,提出維生素原這個概念。1930~1931年化學家保羅·卡勒首先推斷出β-胡蘿蔔素的分子結構。這是第一個被推斷出結構的維生素或維生素原分子,因此Karrer後來獲得了1937年的諾貝爾獎。 1950年卡勒和Eugster, Inhoffen等人, 和Milas等 完成了它的首次全合成。1954年羅氏公司開始了β-胡蘿蔔素的工業生產。80年代早期,提出它可能有預防癌症的作用,從而進一步研究,發現了它有抗氧化劑的功效。

    用作營養增補劑和食品色素。在體內是維生素A的合成前體,在肝、大腸中酶催化下分解成兩分子維生素A,故也稱維生素A原、前維生素A。由於人體選擇性地把β-胡蘿蔔素的分子一分為二轉化為維生素A,因此β-胡蘿蔔素攝入過量並不會造成維生素A過多症。 β-胡蘿蔔素攝食過度會造成胡蘿蔔素沉著症(carotenodermia)。它對人體無害,但會表現為皮膚的橙色色素沉著。 2008年的研究發現,長期的β-胡蘿蔔素攝食過度會增加吸菸者得肺癌的機率。

  6. 維生素A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維生素A
    • 歷史
    • 攝取來源
    • 醫療用途
    • 副作用
    • 作用
    • 颜色反应
    • 外部链接

    維他命A的發現可能源於1816年的研究,當時法國生理學家弗朗索瓦·馬根迪(英语:François Magendie)觀察到缺乏營養的狗隻會發展至角膜潰瘍,而且死亡率很高。 1912年,英國生物化學家弗雷德里克·霍普金斯的研究證實牛奶內除了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及脂肪以外,還有一些未知的輔助因素是大鼠生長所必需的,該研究可以追溯至1906年。霍普金斯也因這項發現而獲得1929年諾貝爾獎。 1913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埃爾默·麥科勒姆(英语:Elmer McCollum)及瑪格麗特·戴維斯(英语:Marguerite Davis),和耶魯大學的拉斐特·孟德爾(英语:Lafayette Mendel)及托馬斯·布爾·奧斯本(英语:Thomas Burr Osborne (chemist))在研究脂肪於飲食的作用裡,他們獨立地發現到當中的一種物質。麥科勒姆和戴維斯由於比孟德爾與奧斯本之前三周提交了論文,故二人最終獲得榮譽。這兩篇論文在1913年的同一期《生物化學雜誌》中發表。1917年,由於當時水溶性的維生素B剛被發現,研究人員在1918年決定把該「輔助因素」取名為「脂溶性維生素A」;後來在1920年被稱為「維生素A」。1919年,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哈里·斯汀博克(英语:Harry Steenbock)提出了黃色植物色素(β-胡蘿蔔素)與維他命A之間的關係。1931年,瑞士化學家保羅·卡勒描述了維他命A的化學結構。1947年,兩名荷蘭化學家戴維·阿德里亞·範·多普(英语:David Adriaan van Dorp)及約瑟夫·費迪南德·阿倫斯(Jozef Ferdinand Arens)首次合成維他命A。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轟炸機會於晚上攻擊以逃避英國的防禦。為了防止1939年德國轟炸機秘密發現一種新搭載的機載攔截雷達(Airborne Intercept Radar)系統,英國皇家部對報紙說,夜間防守的成功是由於英國皇家空軍飛行員在飲食中攝入富含維生素A的胡蘿蔔,從而把胡蘿蔔使人們在黑暗中看得更好的神話傳播開去。

    許多食物中都含有維生素A,包括在清單的下列。方括號中的值是視黃醇活性存量(RAE)及平均每100克食品的成年男性的參考膳食攝取量百分比(RAEs)。胡蘿蔔素轉化為視黃醇的含量因人而異,食物中胡蘿蔔素的生物利用度各不相同。

    缺乏症

    根據估計,維他命A缺乏症影響著全球約三分之一的五歲以下兒童。據估計,每年有670,000名五歲以下兒童因此被奪去生命。每年,發展中國家有250,000至500,000名兒童因缺乏維生素A而失明,其中非洲和東南亞的患病率最高。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表示,維他命A缺乏症是「可預防兒童失明的主要原因」。它還增加了來自常見兒童時期的狀況導致死亡的風險,例如腹瀉。UNICEF認為,解決維生素A缺乏症對於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中第四項的降低兒童死亡率至關重要。 維他命A缺乏症可能是原發性或繼發性的缺乏症。兒童和成人之間發生的原發性維他命A缺乏症,是他們從蔬果攝入的維他命原A類胡蘿蔔素,或從動物和奶製品中預製成的維生素A都不足夠所致。從母乳中早期斷奶的嬰幼兒也會增加維他命A缺乏症的風險;繼發性維他命A缺乏症跟慢性脂質吸收不良、膽汁生產和釋放受損,和長期暴露於氧化劑(例如香煙煙霧和慢性酒精中毒)有關。維他命A是脂溶性維他命,並取決於膠束增溶作用使其分散到小腸中,這會導致低脂飲食(英语:low-fat diet)中維他命A不足使用。鋅缺乏還會損害維他命A的吸收、輸送和代謝,因為它對於維...

    維他命A補充

    在2012年的一項審查發現,沒有證據表明β-胡蘿蔔素或維他命A補充劑能夠增加健康人們或患有各種疾病的人的壽命。2011年的一項審查發現,五歲以下有缺乏症風險的兒童於補充維他命A的死亡率降低多達24%。然而,2016年和2017年的考科藍評估得出結論,沒有證據表明建議對所有不足1歲的嬰兒補充維他命A,因為它不能降低中低收入國家嬰兒的死亡率或發病率。世界衛生組織估計,自1998年以來,維他命A補充品避免了40個國家因缺乏維他命A而導致的125萬人死亡。 雖然可以透過母乳餵哺和飲食攝入來吸收維他命A,但口服高劑量的補充劑仍然是減少缺乏症的主要策略。在加拿大國際發展署(Canadia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gency)的支持下,微量營養素倡議(Micronutrient Initiative)向發展中國家提供了補充活動所需約75%的維他命A。食物強化的方法是可行的,但不能確保足夠的攝入量。對撒哈拉以南非洲孕婦的觀察研究經已表明,血清中的維他命A水平低跟母嬰之間傳播愛滋病的風險增加有關。血液中維他命A含量低跟愛滋病毒的快速感染和死亡有關。對HIV傳播的可能...

    類維他命A和類胡蘿蔔素的等效性(IU)

    由於某些類胡蘿蔔素可以轉化為維他命A,因此已嘗試確定飲食中的類胡蘿蔔素等於特定劑量的視黃醇,這樣就可以比較不同食物的益處。這種情況可能令人感到困惑,因為接受的等效項目已更改。多年以來,國際單位(IU)的對應系統使用了0.3μg的視黃醇相等於1.8μg的β-胡蘿蔔素,及3.6μg其他維生素原A類胡蘿蔔素。後來,引入了一個稱為視黃醇存量(RE)的單位。在2001年之前,一個RE相當於1μg的視黃醇,2μg溶於油的β-胡蘿蔔素(由於它在任何介質中的溶解度都很差,大部分補充品僅部分溶解),正常食物中含有6μg的β-胡蘿蔔素(因為它不像在油裡那樣有較好的吸收),食物中有12μg的α-胡蘿蔔素、γ-胡蘿蔔素(英语:gamma-Carotene)或β-隱黃質(英语:Cryptoxanthin)。 較新的研究表明,維他命A的類胡蘿蔔素的吸收僅是以前所認為的一半。結果,美國醫學研究院(英语: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推薦了一個新單位 — 視黃醇活性存量(RAE)。每微克的RAE對應於μg的視黃醇,2μg的油中β-胡蘿蔔素,12μg的「膳食」β-胡蘿蔔素,24μg的其...

    鑑於維他命A是脂溶性的,因此透過飲食攝入過量的維他命A比水溶性的維他命B和維他命C需要更長的時間處理。這使維他命A的毒性在體內積累。這些毒性僅發生於預製的(類視色素)維他命A(例如來自肝臟)中發生。類胡蘿蔔素的形式(例如胡蘿蔔中的β-胡蘿蔔素)沒有給出這樣的症狀,但飲食中攝入過多的β-胡蘿蔔素會導致胡蘿蔔素沈著病(英语:Carotenosis),一種無害但不美觀的橙黃色皮膚色素。 一般來說,急性毒性發生在每公斤體重佔25,000個IU的一定劑量下,而慢性毒性發生於每公斤體重佔4,000個IU,並持續6-15個月。然而,肝毒性的水平低至每天15,000個IU(4,500微克)至每天140萬個IU,每日平均毒性劑量為120,000個IU,特別是過量飲酒後。在患有腎衰竭的人當中,4,000個IU可能會造成嚴重受損。長期每天服用25,000–33,000個IU劑量的維他命A可能引起毒性跡象。 攝入過量維他命A會導致噁心、易怒、食欲不振、嘔吐、視力模糊、頭痛、脫髮、肌肉及腹部疼痛和無力、嗜睡和精神狀態改變。在慢性病例中,脫髮、皮膚乾燥、黏膜乾燥、發燒、失眠、疲勞、體重減輕、骨折、貧血和腹瀉,以上這些症狀都可以很明顯,伴隨著較輕的毒性。這些症狀中的某些也常見於跟異維A酸一同治療痤瘡的症狀。長期高劑量的維他命A,還有藥用類維生素A(英语:Retinoid)(如異維A酸)可以產生假性腦腫瘤(英语:Idiopathic intracranial hypertension)綜合症。該綜合徵與腦壓升高有關,包括頭痛、視力模糊和混亂。當停止攝入引起問題的藥物後,症狀開始得到解決。 長期攝入1,500個預製維他命A的視黃醇活性存量(RAE)可能與骨質疏鬆症及髖部骨折有關,因為它可以抑制骨骼生成,同時刺激骨骼分解,儘管其他評論對此提出了質疑,但仍需要進一步的證據。2012年的系統審查發現,β-胡蘿蔔素和較高劑量的維他命A補充劑增加了健康人士與各種疾病患者的死亡率。審查的結果發現抗氧化劑可能沒有長期益處的擴展證據。

    維生素A是视网膜内感光色素的组成部分。是保護眼晴和增進視力不可缺少的營養素,若缺乏的話,會引致結膜的表皮角質化,這會阻塞淚腺,從而導致乾眼症,甚至引致結膜炎。維生素A不足會引發夜盲症,因為視網膜內感光色素缺乏之故。 維生素A也是骨髓细胞分化时的调节因素,包括骨髓中的造血細胞都需要維生素A的調節 上皮组织分化亦需維生素A。美容業使用的蝦紅素,即是維生素A家族成員之一。

    维生素A可以与多种含氯化合物在氯仿中反应,生成带有颜色的溶液,这种颜色反应可以用于元素定性分析或油脂中维生素A的检测。常见的能与维生素A发生颜色反应的化合物有: 1. SbCl 3 {\\displaystyle {\\ce {SbCl3}}} 与维生素A反应显示的蓝色可以在三分钟以内不褪去。 2. SnCl 4 {\\displaystyle {\\ce {SnCl4}}} 最初可以得到深蓝色溶液,随后溶液迅速变为紫色。 3. FeCl 3 {\\displaystyle {\\ce {FeCl3}}} 使溶液显出带有荧光的紫红色,但由于该体系难以保持无水,故多次进行反应时可能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4. 向维生素A的油溶液中加入极细的AlCl 3 {\\displaystyle {\\ce {AlCl3}}} 粉末,溶液中显示紫红色,随后转变为棕色。但当溶于氯仿的油中含有干燥的氯化氢或光气且加入的AlCl 3 {\\displaystyle {\\ce {AlCl3}}} 为细粉末时会得到持续时间相近的紫色溶液。 5. 当SiCl 4 {\\displaystyle {\\ce {SiCl4}}} 加入维生素A的鱼肝油溶液中溶液呈现玫瑰红色,但该反应分辨率不高。 6. 与POCl 3 {\\displaystyle {\\ce {POCl3}}} 得到的溶液为蓝色,之后迅速转为红色。 以上反应得到的溶液其颜色均为蓝色再加上不同比例的红色,Rosenheim、 Drummond [1925] 和 Takahashi et al.[1925]认为蓝色是由维生素A结构导致的,而较浅的红色、黄色被掩蔽。

  7. 維生素E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维生素E
    • 功能
    • 膳食
    • 副作用
    • 化學
    • 代謝
    • 合成
    • 歷史
    • 外部連結

    作為維他命,維他命E可能具有多種作用。許多生物學功能已經被假定,包括作為脂溶性抗氧化劑的作用。在這種作用下,維他命E充當著自由基清除劑,把氫原子(H)傳遞給自由基。在323kJ/mol時,生育酚的O—H鍵比其他大部分的苯酚弱了約10%。這種薄弱的鍵使維他命能夠向超氧化氫及其他自由基貢獻氫原子,從而將其破壞作用降至最低。在透過氧化還原反應將由此產生的生育酚基團再循環至生育酚,如維他命C。由於維他命E是脂溶性的,因此它可摻入到細胞膜中,從而保護細胞免受氧化的損害。 維他命E可影響基因表達,那是一種酶活性調節劑,例如是蛋白激酶C(PKC),它在平滑肌的生長中發揮作用 — 維他命E參與了PKC失活以抑制平滑肌的生長。 維他命E的功能: 1. 維他命E有助防止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及磷脂質被氧化,故可維持細胞膜的完整性,並可保護維他命A不受氧化破壞,並一再加強其作用; 2. 維他命E可與碘結合為化合物,已證實能預防維他命E缺乏症(英語:Vitamin E deficiency)相關症狀的發生; 3. 維他命E有防止血小板過度凝集的作用,並增進紅血球膜的安定及紅血球的合成; 4. 維他命E可減少因空氣污染引起的效應,繼而使肺部的傷害降低; 5. 維他命E可維持細胞的呼吸,減少老人斑的沉積對神經系統和骨骼肌具有保護作用; 一些研究報告顯示維他命E與防癌、抗老化有關,不過未得到廣泛證實。人體神經肌肉系統的正常發育和視網膜的功能需要充足的維他命E。神經系統在產生神經遞質的過程中,伴隨大量自由基的產生,因此在製造粒線體和神經系統的軸突膜受自由基損傷方面是必須使用到維他命E。適當攝入維他命E將有助於精子活力和整個精子健康,長期服用可以提高男性的性慾水平。

    建議每日攝取量

    維他命E的建議每日攝取量是根據α-生育酚形式而計算出來,因為它是最活躍或最可用的形式。當時,美國進行兩次全國調查、全國健康和營養考試調查(NHANES III 1988-91)和(1994 CSFII)的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美國人的飲食量無法提供足夠維他命E。 1. 從食物中攝取維他命E的建議每日攝取量為15毫克,相等於22個IU的自然維他命E或33個IU的人工合成維他命E。 2.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對於維他命E的每日攝取建議量(RDA)僅僅20個IU至30個IU,其實20個IU或30個IU的維他命E攝取量可由食物中獲取。 3. 因為標準多種維他命通常包含大約30個IU,需要另外一個維他命E補充去達到水平。 4. 目前的指引認為每天補充超過1,000毫克的維他命E被認為不安全,等於1,500個IU自然來源維他命E,或1,100個IU的人工合成維他命E。 美國國家醫學研究院(英語: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於2000年更新了維他命E的參考膳食攝取量(EAR)和推薦膳食攝取量(RDA)。RDA高於EAR,以便確定總額能夠覆蓋需求高於平均水平...

    食物標纖

    對於美國食品和膳食補充劑標籤,每份的含量表示為每日數值的百分比(%DV)。用於維他命E的標籤中,每日數值的100%為30個IU,但該數值自2016年5月27日起被修訂為15毫克,以使它與RDA達成一致的協議。截至2020年1月1日,對於每年食品銷售額超過1,000萬美元或以上的製造商必須遵守並符合更新的標籤法規,而每年食品銷售額不足1,000萬美元的製造商必須於2021年1月1日之前必須遵守更新的標籤法規。在2020年1月1日履約日期之後的首六個月中,FDA計劃與製造商合作,以滿足新的營養成分標籤要求,並且在此期間將不會專注於針對這些要求的執法行動。參考每日攝入量中提供了新舊成人每日數值的列表。 歐盟法規要求標籤上標明能量、蛋白質、脂肪、飽和脂肪、碳水化合物、糖和鹽。如果大量存在的話,可能會顯示出自願營養成分。其數量以參考攝入量(RI)的百分比而不是每日數值來顯示。對於維他命E來說,他們於2011年把100%的RI設定為12毫克。 在1968-2016年,美國使用國際單位計算。1個IU相當於約0.667毫克的d(RRR)-α-生育酚(精確地為2/3毫克),或0.90毫克的dl-α...

    食物來源

    美國農業部(USDA)的農業研究服務部維持著食物成分資料庫。最後一個主要修訂版本是2015年9月的第28版。除了表中顯示的自然來源外,某些即食穀物、嬰兒配方食品、液體營養產品和其他食品也都添加了α-生育酚。 其他天然的維他命E來自: 1. 堅果(花生、向日葵瓜子等)、沙棘果和麥芽、扁桃等。 2. 原粒五穀和綠色葉蔬菜。在美國,維他命E的一個重要來源是強化早餐穀物。 3. 雖然多數自然維他命E最初是從麥芽油提取,現在通常從菜油、大豆油中獲得。

    減少補充劑的使用

    1986年,在美國的女性保健專業人員使用維他命E補充劑的比例佔16.1%,1998年為46.2%,2002年為44.3%,但在2006年下降至19.8%。同樣,對於男性保健專業人員,同年的比率分別為18.9%、52.0%、49.4%和24.5%。研究筆者推測,在這些人群中減少使用可能是由於一些研究的出版物顯示維他命E補充劑毫無益處或帶來負面後果。在美國軍事部門中,維他命處方予現役、預備役和退役軍人及其家屬,並於2007-2011年期間對他們進行了追蹤,維他命E處方減少了53%,維他命C保持不變,而維他命D增加了454%。美國的維他命E銷量報告顯示,2000年至2006年間的維他命E銷量下降了50%,可能的原因是一項綜合分析得出結論,認為維他命E與高劑量維他命E(以每天≥400個IU維持最少一年)相關,這也與全因死亡率增加有關。

    攝取過量

    美國食品和營養委員會把根據動物模型得出的參考膳食攝取量(UL)設置為每天1,000毫克(1,500 IU),該模型顯示了高劑量時的出血情況。歐洲食品安全局(英語: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審查了相同的安全性問題,並將UL設定為每天300毫克。一項長期臨床試驗的綜合分析報告指,當α-生育酚是唯一使用的補充劑時,全因死亡率非顯著地增加了2%。相同的綜合分析指,單獨使用α-生育酚或與其他營養素(維他命A、維他命C、β-胡蘿蔔素、硒)作組合使用時,其結果是統計上顯著增長了3%。另一項綜合分析報告指,當α-生育酚是唯一的補充劑時,全因死亡率非顯著的增加了1%。分組分析報告表明天然(植物提取)或合成的α-生育酚之間沒有區別,或每天使用量是否少於或大於400個IU。有報告指,在護膚產品中使用維他命E衍生物(例如護膚產品中的生育酚亞油酸酯和生育酚乙酸酯)會導致誘發過敏性接觸性皮炎,儘管其廣泛使用的發病率較低。 一些報告中顯示其副作用很不常見,但由於它為脂溶性維他命,故容易造成累積。雖其副作用不常見,但它依然存在,而且過量攝取容易造成體內大量積聚,故應盡量避免長...

    藥物相互作用

    當從食物中攝入膳食維他命E的α-生育酚、其他生育酚和生育三烯酚的含量,似乎不會引起任何跟藥物的相互作用。膳食補充劑中α-生育酚的攝入量超過每天300毫克時,可能導致跟阿士匹靈、華法林、為諾瓦得士、環孢素產生相互作用,從而改變功能。對於阿士匹靈和華法林,大量的維他命E可能會增強抗血凝作用。一項小型試驗證明,每天服用400毫克的維他命E會降低抗乳腺癌藥物泰莫西芬(Tamoxifen)的血藥濃度。在多項臨床試驗中,維他命E降低了免疫抑製劑環孢素A的血藥濃度。 美國國家衛生院的膳食補充劑辦公室提出了一種憂慮,指維他命E可能會抵消抗癌放射療法的機制以及某些類型化學療法的作用,因此建議不要在這些患者群中使用。其引用的參考文獻指出減少治療不良反應但癌症存活率較差的情況,從而增加了透過治療保護腫瘤免受預期的氧化損傷的可能性。

    維他命E的營養成分是相當於100%的RRR-α-生育酚活性等效。那些貢獻α-生育酚活性的分子為是四種生育酚和四種生育三烯酚。生育酚主要有四種衍生物,按甲基位置分為α、β、γ和δ四種。對於生育三烯酚存在相同的構型中,除了疏水性側鏈具有三個碳-碳雙鍵,而生育酚則具有飽和的側鏈。跟生育酚相關的化合物生育三烯酚在取代基不同時活性是一定的,但生育酚的活性會明顯降低。 那些貢獻α-生育酚活性的分子是四個生育酚和四個生育三烯酚,其中每個組別由四個前綴以α-、β-、γ-和δ-為標識的四個組別中。 對於α-生育酚的三個R中,每一個均具有一個連接的甲基(CH3); 對於β-生育酚:R1 = 甲基組,R2 = H,R3 = 甲基組; 對於γ-生育酚:R1 = H,R2 =甲基組,R3 =甲基組; 對於δ-生育酚:R1 = H,R2 = H,R3 =甲基組; 對於生育三烯酚存在相同的構型,除了疏水性側鏈外,它具有三個碳-碳雙鍵而生育酚具有飽和的側鏈。 下表列出用以下官能團取代後生育三烯酚與生育酚的活性比:

    生育三烯酚和生育酚(包括合成的α-生育酚的立體異構體),它們在膽酸、胰液和脂肪的存在時,在脂酶的作用下混合形成乳糜微粒,從小腸上部經非飽和的被動彌散方式被腸腔的上皮細胞吸收,並分泌到通往肝臟的肝門靜脈。各種形式的維他命E被吸收後大多由乳糜微粒攜帶經淋巴系統到達肝臟,其吸收效率估計為51%至86%,這適用於所有維他命E家族 — 在吸收過程中,維他命E跟其他維他命之間沒有區別。肝臟中的維他命E通過乳糜微粒和極低密度脂蛋白(VLDL)的載體作用進入血漿。乳糜微粒在血循環的分解過程中,將吸收的維他命E轉移進入脂蛋白循環,其他的作為乳糜微粒的殘骸。α-生育酚的主要氧化產物是α-生育醌,在脫去含氫的醛基生成葡糖醛酸。葡糖醛酸可通過膽汁排泄,或進一步在腎臟中被降解產生α-生育酸從尿酸中排泄。未經吸收的維他命E會通過糞便排出體外。此外,維他命E透過膽汁經肝臟排泄到腸腔,在那裡透過糞便重新吸收或排泄,並且所有維他命E都會被代謝,然後經尿液排出體外。 到達肝臟後,RRR-α-生育酚優先被α-生育酚轉移蛋白(英語:Alpha-tocopherol transfer protein)(α-TTP)吸收。所有其他形式均被降解為2'-羧乙基-6-羥基苯並烷(CEHC),這個過程涉及截短分子的植酸尾部,然後進行硫酸化或醣醛酸化。這使分子具有水溶性,並讓它可經尿液排泄出來。α-生育酚也可通過相同的過程降解為2,5,7,8-四甲基-2-(2'-羧乙基)-6-羥基苯並二氫吡喃(α-CEHC),但速度較慢,因為它受到α-TTP的部分保護。大量攝入α-生育酚會導致尿液中的α-CEHC值升高,因此這似乎是處置過量維他命E的一種方法。 α-生育酚轉移蛋白由8號染色體上的TTPA進行基因編碼。RRR-α-生育酚的結合位點是對親和力較低的β-,γ-或δ-生育酚來說是個疏水口袋,或具有對掌性2位的S構型的立體異構體。生育三烯酚的適應性也很差,因為其植酸尾中的雙鍵會形成一個剛性構型,這跟α-TTP口袋也不匹配。儘管攝入了正常分量的維他命E,TTPA基因的罕見遺傳缺陷會導致人們表現出漸進的神經退行性疾病,這被稱為維他命E缺乏症的共濟失調(AVED)。這需要大量的α-生育酚作為膳食補充劑以彌補α-TTP的缺乏。α-TTP的作用是將α-生育酚移動到肝細胞的質膜(肝細胞)上,在那裡可以將其整合到新創建的極低密度脂蛋白(...

    生物合成

    進行光合作用的植物、藻類和藍綠藻可合成生育酚。這是由四種生育酚和四種生育三烯酚組成化合物的化學家族;在營養方面,該化學家族被稱為維他命E。其生物合成從形成分子閉環部分的尿黑酸(HGA)開始。其側鏈連接(針對生育酚而言是飽和的,對於生育三烯酚而言是多不飽和),兩者的合成途徑是相同的,因此就可以創建γ-,然而中創建α-或Δ-,然後從β-化合物中生成。生物合成發生在色素體之中。 至於植物為何合成生育酚,其主要原因似乎是抗氧化活性。不同物種的植物和其不同部分是由不同的生育酚鉻醇所支配。其主要形式是存在於葉子中,因此綠色多葉蔬菜中的是α-生育酚。其位置在於葉綠體的細胞膜中,以靠近進行光合作用。其功能是為了保護免受陽光的紫外線輻射的損害。在正常的生長條件下,α-生育酚的存在似乎不是必不可少的,因為還有其他的光保護性化合物,通過突變失去合成α-生育酚能力的植物表現出正常的生長。然而,在乾旱、高溫或鹽誘導的氧化脅迫等緊張的生長條件下,若植物具有正常的合成能力,其生理狀態就更為優越。 種子富含脂質,可為發芽期和早期生長提供能量。生育酚可以保護種子脂質免於氧化和變腐爛。生育酚色素的存在延長了種子的壽...

    工業合成

    天然來源的d-α-生育酚可以從種子油中提取和純化,或γ-生育酚可以被提取、純化和甲基化以生成d-α-生育酚。對比從植物中提取的α-生育酚,也稱為d-α-生育酚,工業合成產生dl-α-生育酚。「它是由甲苯和2,3,5-三甲基對苯二酚的混合物合成的,在氯化氫氣體為催化劑的情況下,該混合物利用鐵跟異植醇反應生成『全外消旋α-生育酚』,並在氯化氫氣體的存在下利用鐵作為催化劑。該反應混合物以苛性鈉水溶液過濾並萃取。甲苯通過蒸發去除,其殘留物『全外消旋α-生育酚』通過真空蒸餾純化。」其成分規格的純度為>97%。這種合成dl-α-生育酚含量具有d-α-生育酚大約50%的效力。對於人類或家養動物的膳食補充和強化食品的製造商會利用乙酸和琥珀酸把維他命的苯酚形式轉化為酯,因為這些酯在化學上更穩定,可提供更長的保質期。酯形式在腸道中被去酯化並作為游離的α-生育酚被吸收。

    維他命E於1922年由赫伯特·麥克林·伊文斯(英語:Herbert McLean Evans)及凱薩琳·畢曉普(英語:Katharine Bishop)發現,他們在研究生殖過程中發現,一種脂溶性膳食因子對大白鼠的正常繁育必不可少,這種因子於1924年被命名為維他命E。在使用完全去除維他命E的飼料後可以引起大鼠的不孕症。在隨後的動物實驗中,研究人員發現,若小白鼠缺乏維他命E則會出現心、肝和肌肉退化以及不生育;而大鼠則雄性永久不生育,雌性不能懷上足月鼠胎,同時還有肝退化、心肌異常等症狀;猴子身上就會出現貧血、不生育、心肌異常。1935年,伊文斯及格拉迪斯·安德森·愛默生(英語:Gladys Anderson Emerson)於加利福尼亞大學柏克萊分校以純淨形式把該物質首次分離出來,維他命E的結晶體於1936年被分離出來。由於維他命活性最初被確定為飲食中的生育因子(在大鼠中),所以它被命名為「生育酚(tocopherol)」是源自希臘語單詞「τόκος(出生)」及「φέρειν(承受或攜帶)」,總而言之其意思為「攜帶懷孕」,其「-ol」的結尾表示其狀態為化學醇。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希臘文教授喬治·卡爾霍恩(George M. Calhoun)獲記為於命名過程中提供協助的人。1938年,艾哈德·費爾霍茲(英語:Erhard Fernholz)闡明了其結構,此後不久的同年,瑞士化學家保羅·卡勒和他的團隊首先將其進行合成。 1946年,維他命E在冠心病中的作用首次被提出。隨後,同一研究小組進行了更多的心血管方面的工作,其中包括一項建議,即大劑量的維他命E可以減緩甚至逆轉動脈粥樣硬化的發展。然而,2004年的一項綜合分析顯示,補充維他命E與心血管事件(非致命性中風或心肌梗塞)或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之間並沒有關聯。長期以來人們一直相信,局部應用含有維他命E的油有益於燒傷和傷口癒合,即使科學評論一再駁斥這一主張,這種信念仍然持續存在。 在發現維他命E接近50年後,《美國醫學會雜誌》上的社論題為「尋找疾病的維他命」,其部分內容中讀到「...研究揭示了許多維他命的秘密,但沒有一定的治療用途,在人類中也沒有明確的缺乏症」。動物發現實驗指它是成功懷孕的必要條件,但是對於容易流產的婦女則沒有發現任何好處。血管健康的證據被認為令人信服的。該篇社論最後提到了一些初步預防幼兒溶血性貧血的人類證據。 1...

    US Office of Dietary Supplements article on Vitamin E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Vitamin E risk assessment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Expert Group on Vitamins and Minerals, 英国食品标准局, 2003
  8. 天然主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天然主義
    • 當前的天然主義
    • 天然主義的類型
    • 哲學
    • 社交裸體的歷史
    • 人口統計
    • 社交裸體的議題
    • 批評
    • 延伸閱讀

    天然主義這個字,最早是在1778年,由法語區比利時人Jean Baptiste Luc Planchon (1734-1781)所提出。這個概念受到提倡,成為改善天然生活型態( 'l'hygiène de vie', natural style of life)與健康的策略。法文的天然主義,來自「自然」(nature) 這個字。但「自然主義」(le naturalisme)多被用為文學及藝術的手法或派別,「天然主義」(le naturisme) 則指涉回歸大自然的生活哲學,即「裸體主義」(le nudisme)。 依據國際天然主義聯盟在第十四屆大會(法國 Cap d'Agde,1974年)所採用的國際定義。天然主義是指:「一種與自然相和諧的生活方式,透過社交裸體來表現,而且其特徵在於不同意見的人們的自我尊重,以及對於環境的自我尊重」。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天然主義型態,甚至每個俱樂部都有自己的特性,對我們人類來說也是如此,我們每個人具有自己的個性,反映在我們的環境中" 這些術語的用法與定義,依據不同的地理位置和歷史而異。然而在美國,天然主義(naturism)和裸體主義(nudism)有非常相似的意義。在英國則有相當明顯的區別裸體主義是「變成裸體的行動」,但天然主義是一種「生活型態」,在不同的時機擁抱自然、環境、尊重他人、自我尊重、工藝、健康飲食、素食、絕對戒酒、不吸煙、瑜珈、運動與和平主義,以及裸體。 在天然主義者的用語中,「穿衣者」(textilist)一詞用於描述某個不是天然主義者的人,或其行為還未達到天然主義者。例如:「他在(天體園區)待了一個星期,卻一直都還是個穿衣者。它也被當成一個形容詞使用,來描述一個不容許自然主義的設施,例如:「從這面旗幟開始就是穿衣者海灘」。「可穿可不穿」(clothing optional)或「可裸可不裸」(nude optional,這是美國特有的)描述的是一個政策或是一個地點,容許或鼓勵裸體,但容許穿衣服。反面是「強制穿上衣服」(clothing compulsory),換句話說,不允許裸體,因此需要穿衣服。無衣自在(clothes free/clothes-free)用作形容詞,來描述允許天然主義的情況,反之則是在一個穿衣品者的環境中。 社會裸體運動包含許多類型,「天然主義」、裸體主義、FKK(Freikörper...

    人們以各種不同方式實行天然主義:Marc Alain Descamps在他以法文寫成的研究中,將這些類型分類為:個人裸體、家庭中的裸體、野外裸體、社交裸體。我們再加上激進的天然主義者(militant naturist),也就是抗爭或極端的天然主義者。

    「天然主義」有許多不同的哲學源頭,而且對於不同的人們而言,意味著許多事情。並不存在著一個統一的定義。INF提出下列定義:「天然主義是一種與自然相和諧的生活方式,透過社交裸體來表現,而且其特徵在於不同意見的人們的自我尊重,以及對於環境的自我尊重」。 在光譜的一端是裸體主義者,他們只是享受一種裸體生活方式,在另一端則是天然主義者,他們深深抱持著信念,並且將共同裸體僅僅看作許多重要原則之一。 INF的定義是一個折衷方案,自一九七四年以來就已保持至今。在這個定義之中,你可以看到這些元素:「生活方式、與自然相和諧、社交裸體、自我尊重、不同意見與尊重環境」。

    在社會情境中的裸體,已由許多個文化在所有的時代中以不同形式實行。最常遇到社交裸體的情境是沐浴、游泳、桑拿,無論在單一性別的群體,在家庭中,或混合不同性別的朋友。 很難確實指出天然主義開始成為一個運動的時間。1903年保羅•齊默爾曼(Paul Zimmermann)在德國漢堡附近開設了第一家天然主義俱樂部,名為”Freilichtpark”。到了1951年,各國的聯盟結合起來,成立 國際天然主義聯盟。某些天然主義者傾向於不加入俱樂部,而且在1945年之後,出現了一些壓力,指定某些海灘供天然主義者使用。直到2000年為止,這兩個群體並未合作。 在二十一世紀,隨著不斷改變的休閒模式,商業機構開始設立度假村,吸引一些預期一定標準的天然主義者,必須相等或超過穿紡織品者渡假村的舒適和美觀程度。

    1999年,加拿大天然主義聯盟委託一家全國性的民意調查機構,調查加拿大人對於裸體的態度, 其中發現,8.9% 的加拿大人曾經或者會造訪天然主義設施。有11.6% 曾經或者會與一群人一起裸泳;39% 的人在家中裸體;天然主義者的所得高於國民平均所得;都市居民比鄉村居民更可能成為天然主義者。

    天然主義指出、挑戰和探討了無數的禁忌議題:各種刻板印象,關於人體的裸體呈現、混合各個性別的裸體,個人空間、人的性傾向、gymnophobia,得體行為、身體吸引力、虛榮、客體化(物化)、剝削與同意。天然主義可能因此而具爭議性。

    Descamps列舉對於天然主義的批評:這樣子太冷了;正常的身體看起來醜陋----天然主義只適用於那些體態優美者;這樣太難為情了;天然主義違反法律,或違反宗教;「裸體主義讓我想到性」;天然主義是對於原始人或動物。 大多數大眾對於天然主義的批評,源自於: 1. 天然主義這個名詞正確的使用情境,對於這些情境的評論,是天然主義者與非天然主義者所共同關心的。例如:在確實具有天然主義內容的網站上,貼上天然主義的標籤,往往是為了鼓勵這些網站。 2. 對於天然主義者活動的批評,往往是來自一位作家的想像,他並未在相關的圖書館研究天然主義。 天然主義有時可能包含某些情色的層面,然而,在媒體與大眾心態以及當代的天然主義者與天然主義者組織之間,關於這項議題的爭論,往往是簡化的而且多半抱持負面態度。在歷史上,關於情色感覺的經驗與討論,在天然主義活動當中,例如舞蹈與體操,在早年的德國天然主義扮演重要角色,而且成為它與自然的「正面」連結。然而,一直等到天然主義傳播到在性態度上更加保守的英國與美國文化時,在天然主義之中的情色表現型態與討論,才成為讓人們蹙眉的話題。

    Lee Baxandall's World Guide to Nude Beaches & Resorts: New for the '90s (1997) ISBN 0-934106-21-5
    No Shoes, No Shirt, No Worri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rticle on "nakations" in The New York Times
    Naked Places, A Guide for Gay Men to Nude Recreation and Travel (2006) ISBN 0-9656089-4-8
    The Canadian Guide to Naturist Resorts & Beaches (2000) ISBN 0-9682332-2-8
  9. 天然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天然
    • 概述
    • 各方見解
    • 參見

    天然獨這個名稱,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出現。最早來自於蔡英文在2014年7月19日民進黨召開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前夕,對於黨內有人士提出凍結或廢除台獨黨綱的看法,她認為: 前立委林濁水在2010年12月6日曾發表《老台獨‧新台獨和不台獨 》指出年輕人的台獨是在台灣民主化和台灣主體意識愈清晰的情境下自然成長,因此和老台獨主義者相比,就成了一種「先天性」的。並且少了因對抗白色恐怖鎮壓而來的情緒性,同時通常也自然沒有老台獨濃烈的「反華」情緒。在新聞報導蔡英文發表看法後,林濁水根據理念隨即在蔡英文創辦的想想論壇上連載的「華山論劍」專欄內,連續發表3篇以「自然獨」為題的評論,造成「天然獨」與「自然獨」這些用語的流行。 在台灣,1980年代以後出生的年輕人,出生前後正逢台灣進行解嚴與民主化轉型的過程,在台灣已經民主化的環境下成長;而原本大量以中國中心的教育也逐漸改強調臺灣本土,因而這些年輕人多數認同自身屬於台灣人,而非中國人,進而支持台灣是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對於中國因素感到憂心。

    東吳大學徐泓教授認為,天然獨是中國大陸移民在台灣的第二代與第三代,因為與中國大陸故鄉的隔離,而自然升起的認同本土意識。因為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總統增加了中小學教科書中對於台灣的份量,並有「去中國化」的措施,將本土意識逐漸轉化為政治上的台獨力量。中國大陸統戰事務官員辛旗贊同他的意見,他曾透過蘇起及王曉波,建議馬英九總統更改教科書內容,以扭轉台灣年輕人的天然獨傾向。中國大陸民運人士袁紅冰認為,馬英九政府成立課綱檢核小組,推動課綱微調,辛旗是背後的操盤手。 相反的,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姚立明則認為,天然獨是台灣民主自由氣氛下所形成的結果,不能歸因於教科書。周偉航則指,台灣多數年輕人並未認真思考或主張獨立,對於推動台獨沒什麼熱情。這個現象起因於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感。紐約州立大學助理教授翁履中用民調結果來分析,發現所謂的「天然獨世代」,在統獨立場上的態度,會隨時間和生活經歷而變動,而非靜止不變。屬於海外獨派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洛杉磯分會主席吳兆峯,則認為新一代台灣年輕人對台獨支持度高、且為國家犧牲的意願也很高,台灣年輕人的「天然獨」只是希望台灣是一個屬於台灣人民的國家。

  10. 一貫道歷史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一貫道歷史
    • 早期道統
    • 王覺一的改革
    • 近現代在中國大陸的發展
    • 現代的一貫道

    一貫道相信宇宙源出於道,依此道而生成萬物。天地眾生多不了解此道,於是有天生智慧覺者降世開化眾生,即為一貫道歷代祖師。根據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會印行的《一貫道簡介》,道統自伏羲氏創造八卦開始,以之為東方十八代的第一代道統祖師,其下分別為:第二代神農氏,第三代軒轅黄帝,第四代少昊,第五代顓頊,第六代帝嚳,第七代帝堯,第八代帝舜,第九代夏禹,第十代伊尹,第十一代商湯,第十二代姜尚,第十三代文王、武王、周公,第十四代老子,第十五代孔子,第十六代顔子、曾子,第十七代子思,第十八代孟子。 1. 東方第七代祖師帝堯 2. 東方第十五代祖師孔子 3. 東方第十八代祖師孟子 孟子以後,「道脈西遷」,「業經盤轉西域,釋門接衍。」釋迦牟尼「得道」後,傳予大弟子摩訶迦葉為禪宗初祖,單傳至二十八代達摩。達摩來華後,道統回歸中國,稱為「老水還潮」。其後道統一脈相傳,初祖是達摩,二祖神光,三祖曾燦,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六祖之後,「道降火宅」,以白馬為七祖,羅尉群為八祖。羅歸空之後,道統懸虛八百年。 依此道統論,道先於天地,故一貫道是「先天大道」即「天道」。一貫道認為,這些中華民族傳說中偉人和古代先賢以及儒、釋、道先賢都是他們的祖師,但是在歷史上時序錯誤。一貫道學者對此亦不否認。此論說意在闡明其「三教合一」之宗教觀,其中又以儒家為主。 一貫道道統第二部分,即「老水還潮」後的第八代祖師羅蔚群以降,至九祖黄德輝、十祖吴紫祥、十一祖何若、十二祖袁志謙、十三祖徐吉南、楊守一、十四祖姚鶴天、十五祖王覺一、十六祖劉清虚、十七祖路中一、十八祖張天然,皆可在歷史檔案中印證,雖有少許出入,仍可肯定其真實性。羅蔚群的大乘教在袁志謙領導時改稱青蓮教,而追隨姚鶴天的王覺一在1877年(清光緒三年)經扶乩領授天命,獲得領導地位後,將姚鶴天掌道時的總堂「西乾堂」改為「東震堂」,並將教名改為「先天無生教」,而為貼近民間宗教「世界末日時,彌勒佛拯救眾生」理論,又改為「末後一着教」。

    王覺一除了更改教名,還將理學引入教義,著有五本相關著作,合稱《數理合解》,主旨為「道即一,一即道,一統天地萬物,一統儒釋道三教」,今仍為臺灣一貫道遵奉的教義。他也改革傳道方式,不再煉丹,而從全真化轉趨儒教化,只教導信眾格物致知。其更改革教內階級,建立了一套嚴密的階級制度。 當時左宗棠、曾國荃等人的奏摺都提到,王覺一「以習教傳徒,煽聚日多」,致使「民心惶恐,群隊移家避難,一夕數驚。」他的傳道範圍遍及華北、長江流域。其自認彌勒佛下凡解救眾生,假傳教之名行革命抗清之實。1884年(光緒十年),王病逝天津,死前傳道統予十六祖劉清虚。劉掌教期間,僅在山東一帶傳道,主要貢獻為1886年將「末後一着教」 正式改稱為「一貫道」。

    十七代祖路中一可以說是現代一貫道正式開展道務的第一代祖師。1902年前後,路中一接掌道務,為台灣一貫道尊為「白陽初祖」,其訂定的「九品十職」組織體系是今天一貫道職級制度前身。1925年(民國14年),路中一逝世,道務暫由其妹路中節管理,一貫道分裂為三派,道史稱「天字大考」。1930年(民國19年),路中節去世,第十八代祖張天然經扶乩取得道務領導權,並與另一派系領導人孫素貞聯姻,實質上掌握該教大權。時值日本侵華,在第二次中日戰爭期間,張天然宣揚「三期末劫」劫變觀及其「求道得救」思想。1940年代,中國一貫道信徒約達1,000萬人。 張天然對宗教儀式進行改革,強調「先得後修」,可以經由點傳師點化入道後再修行。他也簡化禮拜儀式,並編撰《道義疑問解答》和《暫定佛規》,成為今日一貫道通行的教義小冊子。他善於用人,且建立健全的「組線」傳道組織,即以總壇領導支壇,以支壇為單位向外發展。他亦吸收商人入道,以商務帶動道務發展。 其在汪精衛政權擔任外交部顧問,配合日本侵華政策,在日佔區取得合法地位。日本投降後,國民政府一度取締一貫道,旋即授意改名「中華道德慈善會」,配合國民黨參與國共內戰。{{第三方來源}} 1947年,張天然逝世,道內分裂為元配劉率真、嫡子張英譽領導的「明線」(「師兄派」)和二房孫素真領導的「暗線」(「師母派」,今臺灣一貫道多屬此派),而山西一貫道領導人薛洪另外自成體系。1949年1月,中國共產黨政權宣布一貫道組織為非法組織,加以取締。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後,於1950年底全面查禁取締反動會道門,其中包含一貫道,「明線」、薛洪體系自此在中國大陸消失。

    孫素真領導的「暗線」則最先傳到臺灣,她本人在中共建政後移居香港,後來發一組韓雨霖老前人安排她在1954年以中華民國國軍上將、一貫道寶光組道親劉士毅岳母的名義至臺中隱居,晚年因病而由天一壇的王好德代為處理對外事務。「暗線」也自此在港、台流傳。不過,戰後初期的臺灣處在戒嚴、動員戡亂的時代,1953年時,因發展速度過快致使警備總部、內政部將一貫道查禁(戒嚴時期人民沒有集會結社自由),警備總部並造謠其信眾男女混雜、裸體崇拜,加以嚴格取締。部分民眾也因不了解一貫道提倡蛋奶素的內涵,將之稱為「鴨蛋教」。1975年4月4日,孫慧明歸空,其後王好德出走一貫道,為後來彌勒大道創辦人。1987年,中國國民黨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政府以解除一貫道禁令換取該教領導人對當局的支持,次年3月成立臺灣地區一貫道最高組織「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會」。民國八十五年(1996)於美國洛杉磯成立一貫道世界總會。 師兄派在臺灣主要組織為正義輔導委員會,後來成立中華民國天道總會,自一貫道分裂出「天道」。 而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後,一貫道也略有活動。 2009年5月4日,釋星雲建議中国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蔣堅永應在五大宗教之外考慮放寬多一點合法宗教信仰的選擇。一贯道逐步被中国大陆学界纳入新兴宗教研究范畴。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
  1. 天然b群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