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約 125,000,000 項搜尋結果

  1. 「怎麼拖個菜摸那麼久阿?」勞排面露不耐,問。 「報告排長,今天的菜量比平常多!」 「再怎麼多,十點以前還是可以結束阿!連上很缺幹部,以後跟伙房兵講一下不要拖到你們時間,」勞排說:「今天哪個伙房兵帶

  2. 2011/4/10 · 我不知道,我該用何種心情來面對你的離去。 差不多在兩週前在網路上看到一則藝文訊息,說是一生傳奇的經學大師愛新覺羅‧毓鋆辭世了,預定在四月十日下午兩點在台北第二殯儀館舉辦告別式,而我也一直放在心上沒有忘記這回事。 和這位人稱「毓老」的大師素昧平生,也從未見過面,不過 ...

  3. 「你們少嚇我了!」我把他們的手推開,「我想起一件事,寶吉,你認不認識一個叫駱羽松的人?」 「駱羽松,誰阿?也是待命班的嗎?」 「嗯,他大概三個月前在待命班吧!」 「喔!我三個月前還在三營跟連長吵

  4. 學期過了一個月,計畫在這學期完成人生首部小說,到現在仍是沒有動靜,讓我有點焦慮。 志信說文學作品的作者通常有一個很想跟讀者分享的故事,然後再用形式和技藝巧妙地編織出作品。高中的故事,我認為鮮

  5. 「怎麼會帶我來這裡?」我問。 「這裡涼快,也.....比較好說話,」江心蘿聲音愈來愈小聲,右手悄悄搭上我的腰際,「班長,上一次你走了之後,每天我都想著你什麼時候會

  6. 大太太毓如是個看似「至少一百歲」(頌蓮語)的老女人,一張黃臉已經沒有青春的氣息,她無疑是最深諳院裡規矩的女人,刻意阻攔飛蒲和頌蓮來往,我們或許可以猜測陳佐千丟掉頌蓮的笛子是出自她的指使。 大太太的青春似乎在生完男孩飛蒲後就迅速消斂,點燈捶腳永遠輪不到她,她躲在青燈古佛之後,沒有喜樂也沒有悲傷,是一尊純然超脫的黃面佛。 她,不是人。 二太太卓雲是「菩薩臉蝎子心」(梅珊語),工於心計,好施暗算,表面上卻和大家交好,她的不幸始自於她只為陳家生了個女兒,從此在陳家眾太太裡低了一級,這種隱然的自卑感讓她成為最適應府中生活的女人。 她,不像人。

  7. 這時,大寢的門打開,兩個人走了進來,是二連的哲穎和張賀吉。 「營長他媽的這陣子不知哪根筋不對,教召週要求上餐廳,要求早五查,現在還要求搬到集宿寢,幹!叫他自己來住住看,營部連破成這個樣子。」哲穎說。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