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2019/4/14 · 台灣新聞攝影協會舉辦的第12屆台灣新聞攝影大賽,15日公布得獎名單。其中,曾刊載於《報導者》的〈從台灣到越南,傷心的屍骨還鄉路〉、〈遊行之外的我們〉攝影作品分別獲得兩項首獎;許震唐獲得系列照片第三名的〈我二十年的鄰居 六輕營運二十年〉,也多次見諸於《 ...

  2. 第44屆曾虛白先生新聞獎暨2018台達能源與氣候特別獎,於2018年11月6日頒獎,《報導者》以《廢墟裡的少年》與《六輕營運20年》雙雙獲獎。 《廢墟裡的少年》專題報導自2017年3月開始長期追蹤,走訪社會幽暗角落,深入分析風險少年增加成因。

    • 開創:七頂峰計畫的歷史意義
    • 過程:從衝突矛盾到共創紀錄
    • 效應:帶動台灣登山教育發展
    • 追尋:爬山不是送死,而是去發現為什麼要活著

    「這支隊伍,就像是美國NBA職業籃球聯盟選出的菁英明星隊。」台灣第一位無氧無協作成功登上8千公尺大山、世界第六高峰尼泊爾卓奧友峰(Cho Oyu,高8,201公尺)的伍玉龍,是七頂峰計畫的成員,也是隊中經驗最豐富的老大哥,他如此描述當年「七頂峰成員」。 七頂峰是指世界上七大洲的最高峰,2007年登山家郭與鎮成為台灣第一個完攀者。2009年歐都納七頂峰計畫,是台灣首支以團體名義攀完七頂峰的隊伍,當年隊中成員包括:1990年代台灣海外攀登先驅伍玉龍、1995年以24歲創下台灣最年輕登頂聖母峰(藏文為「珠穆朗瑪峰」,後簡稱珠峰)的江秀真、三鐵國家代表隊選手陳仲仁、爬完中亞3座7千公尺高山的黃博政、在美國學習冰攀的黃致豪、攀岩教練謝穎泝。 這個計畫能夠成功,不只是一時之選的登山團隊技能和意志,對台灣而言,它更重要的意義是,這個團隊工程還帶動了台灣高山生理監測的運動科學、登山教育發展的提升。計畫過程中,不僅吳夏雄、梁明本、黃德雄、黃一元等多位1990年代爬過珠峰、海外攀登的岳界前輩戮力相陪,擔任顧問提供遠征經驗;學界也投入最新科技支持,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團隊回報氣象,台北榮總、陽明大學、工研院與醫療器材公司組成專家團隊,協助研判隊員的心跳、呼吸等生理指標是否健康。黃致豪在珠峰第三營即時傳輸生理資訊,也創下世界最高紀錄。 最難艱的一關,更是如何讓極具「個人化」意義及目的的登山,化為「團體性」的目標?調和鼎鼐、協調折衝的專案經理和領隊,是能夠化零為整的關鍵。 連志展,正是那個幕後指揮者。 「當時爬完七頂峰者全球不到百人,台灣還沒有人完攀過,」連志展認為,其實七頂峰難度不高,而台灣在1990年代連續幾次登頂珠峰後,海外攀登風氣間歇,因此希望藉由此計畫,帶動台灣人冒險精神。 七頂峰團隊顧問、中華民國山岳協會前理事長何中達便說,領隊很不好當,除了必須有實務經驗,還要善於溝通,了解每個隊員優缺點,push被動的隊員往前,拉住衝動的隊員,瞻前顧後,「就像管理一個企業。」

    比起完成七頂峰計畫、成功攀上世界第一高峰珠峰的伍玉龍、江秀真、黃致豪,以及加入「全球14座八千米巨峰探險計畫」、現正計畫挑戰世界第二高峰K2的呂宗翰、張元植,連志展的名字很少在媒體前被提及。 46歲的他,就讀政治大學期間開始接觸爬山,曾在婚禮前與女友花了30多天完成中央山脈縱走,笑稱自己就讀「登山系」,畢業後當過電視台登山節目企畫,現在選擇在宜蘭以友善農法種稻,自給自足。個性低調、不愛強出頭的他,正如登山領隊、基地營經理最需要的特質。 隊員專注地將視線投向巨峰,守在基地營裡的連志展,往往面對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甚至如「贊助商logo要不要露出來」、「氧氣瓶要買幾瓶」⋯⋯到訓練計畫、調解隊員爭執、山難救援政策,各種細瑣雜務就是他的日常。 七頂峰隊員黃致豪曾在2010年連志展著作《勇氣,在山盡頭:全球七頂峰攀登紀實》推薦序中寫道 ,連志展在陣中總是扮黑臉,光為了氧氣瓶問題就和嚮導公司吵了不下3次,而他自己則是扮白臉,事後再和嚮導公司喝茶。 2013年,連志展帶隊前往世界第十三高峰、8,035公尺高的迦舒布魯二峰(Gasherbrum II),呂忠翰與黃文辰登頂成功後,黃文辰卻不小心滑落到7,700公尺,呂忠翰不離不棄守在受傷的黃文辰身邊,獲救機率是一場和時間的拔河,呂忠翰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撐得太久;此時,在7,000多公尺高第三基地營的連志展,頂著零下2、30度C低溫衝出帳篷,拜託隔壁的韓國隊救援。 但韓國隊一旦前往救援,就得放棄自己的攻頂計畫,連志展千拜託、萬拜託,以及台灣登山前輩和韓國山岳界建立的好交情,終於獲得韓國隊允諾救援,順利在凌晨3點救抵達呂忠翰和黃文辰待援處,而凌晨3點,也正是呂忠翰當下自己設定的待援底線,一旦還沒有救援隊到,他也不得不先放下黃文辰,獨自下山求助。事後,連志展和隊員還特別飛到韓國致謝。 除了關鍵救援時刻,更多時間是隊員間的信任及衝突的凝聚和化解。《勇氣,在山盡頭——全球七頂峰攀登紀實》書中,引用隊員email忠實呈現成員間彼此因攀登方式,及成功安全登頂的矛盾,出現信頼基礎的動搖。 攀爬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峰(Aconcagua)時,黃致豪認為應該多一點冒險精神,自立不請協作揹行李;但江秀真認為應謹慎為上;陳仲仁又希望考量贊助商立場,以安全、登頂為要務。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一套登山原則。 最後因行程、簽證延期,人在美國的黃致豪獨自前往...

    各方動員成就了七頂峰紀錄,而這支登山隊留下的資料,也成為下一代投入海外攀登重要的資料庫,帶動台灣海攀快速推進。2010年,登山家王健民僅花費349天就完攀七頂峰,創下當時世界最快紀錄。當年參與七頂峰的隊員,將山上看到的視野帶回台灣,如今也成為台灣最堅實的高山教育種籽。 2010年到2016年,連志展緊接著和歐都納展開「全球14座八千米巨峰探險計畫」,2013年則推出親民版的「八千米同學會」,請來定居美國的台灣知名攀岩家易思婷,扎扎實實地拉到東北角戶外岩場龍洞教攀登基礎;每年冬天親自帶隊到四川雙橋溝,學習冰攀技術,最後目標是到海外挑戰5,000多公尺高山。 連志展說,早期網路不發達,要獲取海外攀登資訊,只能聽前輩口耳相傳,甚至親自打電話到西藏登山協會探聽。現在資訊流通了,越來越多年輕人想出去探險,但國內仍少見系統性的學習課程,只有單次的雪訓、冰攀訓練,許多人只會跟著嚮導或其他國家架好的繩索攀爬,失去海外攀登的冒險精神,同學會便是希望幫有志於此的台灣人打好基礎。「我們在做很笨、別人看不見,但很重要的事。」 江秀真對此感概最深,「1995年我爬完珠峰,想繼續精進,卻發現台灣沒有地方讓我學,只能跑去日本、阿拉斯加登山學校。」2007年她在阿空加瓜山時遇到的那場暴風雪,讓她經歷在零下30度C受困兩天兩夜的生死關頭,當下她便向老天爺祈禱,若能活著回來,會奉獻所學投入登山教育。 幸運脫困後,江秀真立下20年計畫,創辦台灣第一所登山學校,為此還去進修成人教育。 她規劃,初期可能會成立訓練基地,逐漸走向體制內學校,預計落腳中部,課程包含攀岩、登山、溯溪、飛行傘、氣候等等登山科學,以及環境教育、人文素養、搜救、管理、外語課程。「我希望全方位培養登山人才,將來這些人可以成為嚮導、搜救員、巡山員等等,也可以和國外交流,將更多經驗帶回台灣,」她的藍圖無比清晰。

    然而,除了技術,連志展總覺得台灣的登山者似乎還少了些什麼,「可能是視野吧,那是一種看待山的態度,例如只是保守的爬傳統路線,少了探險、創新的精神。」 他認為這和台灣的教育風氣偏向保守有關。早在2003年,他便和朋友開設「輔導員」訓練課程,培養野地教育師資,這兩年則進一步將課程更系統化,讓輔導員實際引領國中生上山,在艱困的環境中學習克服障礙。 連志展的課堂從來沒有標準答案,他會叫學員印下等高線地圖,指定集合地點,接著就放生。學員只能看著被尖刺黃藤淹沒的山傻眼大叫:「這哪裡有路徑?」 4月中的一個週末,連志展帶著學員到宜蘭中嶺池山區訓練,前一晚他們才遭大雨襲擊,淋得全身濕,隔天一早又被指定要沿著雜草叢生的路徑,上到中嶺池集合。 學員穿著前一天就被雨水浸濕的鞋子,踩下泥巴坑瞬間發出「噗嗤」聲,每個人的褲腳、屁股都沾上黃泥,滑倒、踩空、被黃藤刺,找路找了30分鐘、1小時,最後各隊紛紛因找不到路原地折返。 但所有學員臉上都看不出失望神情,一位學員興奮地分享終於看懂等高線圖的喜悅:「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要自己找路,以往的生活太方便,上網就能找到資訊,在山上靠自己找路,反而勾起一種本能,一種冒險的渴望。」 協助無數人邁向巨峰,連志展卻連一座8千公尺都沒登頂過,難道不渴望嗎?他坦率地說,看到山在那裡,當然想爬啊,但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角色,現在光是帶課程就忙不過來,「機會就留給更多年輕人吧。」 許多和連志展一起爬過山的人,都說他身上有股沉穩的氣息,彷彿什麼事都難不倒,和他爬山很安心。 2012年的TEDxTaipei演講上,連志展曾自述,爬山不是要去送死,而是發現我們為什麼要活著。「在惡劣環境中,更有機會面對自己心中在想什麼,清楚看見生命的力量。在一個很難存活的地方活下來,然後你可以活得更好、更有勇氣,做一個真正的人。」

  3. 2019/11/19 · 第18屆卓越新聞獎於2019年11月20日頒獎,這是《報導者》2015年成立以來,連續第4年獲得卓新獎肯定。亞洲出版協會(SOPA)於2019年5月29日公布「2019年亞洲卓越新聞獎」得獎名單,《報導者》獲得4項首獎1項優勝,為本屆華文媒體之最。

  4. 2016/11/17 · 7個人就可主導拆除你的家?. 「黎明幼兒園」的自辦重劃悲歌. 編按:佔地1,800坪的台中市私立黎明幼兒園已有40年歷史,卻因為被劃進市地重劃自辦重劃範圍,面臨強拆的命運。. 2016年11月23日,台中市政府地政局召開會議,與黎明幼兒園、地主、重劃會以及公民 ...

  5. 2018/7/11 · 崔永徽導演作品《只有大海知道》在6月中旬上映,這部號稱「最蘭嶼的電影」,講台灣老師為爭取積分以調回台灣,因此成立舞蹈隊,蘭嶼男孩馬那衛想和在台灣開計程車的父親見面,參與傳統舞蹈來台演出,文本簡單,但細節豐富。

  6. 黃一峯/以和為貴的文化,考倒了公務員改革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a/opinion-civil-servants-performance...
    • 補習班這樣教出公務員
    • 英國人如何判斷考試效度?
    • 問題就出在我們的文化

    假設說這個測驗有100題,補習班只要派10個學生,一人背10題,就全部流出去了。通常心理測驗、性向測驗不會讓你知道題本,因為有人會拿題本練習。像是智力測驗,練習多了分數自然就高。 這套題本費那麼多力氣去設計,但是補習班一下子就把題本弄出去。而且補習班中還有專家會告訴你每一題要怎麼解,哪幾題是屬於什麼構面?再怎麼精密的題目都馬上外流,下次就沒題目可用。加上,我們考選部絕對沒辦法每年發展一套新的考題。也因此,我們的考試就只能維持申論題。 補習班的興盛,和考選部當年的政策也有關係。 當今,出題老師的專業倫理很嚴謹,不至於會有徇私苟且的現象。但是在早期,筆試要看出題者是誰,也有運氣成份。早年能命題的老師少,只要是政大老師出題,政大校友就考上一堆人,台大人就吃虧了;台大老師出題,政大就上榜得少。考選部也知道這樣的情況,所以就開始建立多元題庫,解決上述問題,提高公平性。 然而,多元題庫更助長了補習班的力量。以行政學來說,坊間最推崇的幾本教科書。補習班乾脆幫考生集大成,只要這一大本背完就能應考了。這種方式就助長了補習班高度影響考試的錄取與否。 我們也知道歐美的考選方法很進步,也曾經想引進部分方法,但坦白說很多時候是失敗的。比方說口試的方法之一「團體討論」,就是根據所謂的 Leaderless Group Discussion(LGD)設計的,作法是一群候選人進來開會,討論一個議題,每個人提出自己的方案。有時候需要爭取別人的支持,有時候要扮演折衝協調的角色。 整個過程,口試委員只在旁邊觀察、紀錄,並不提問題。考完之後,再分別針對考生的組織力、決策力等面向加以評分。這樣的作法在外交官特考、商務人員特考,以及國安人員特考都採用過。 我私下問了一些認識的學生,他們說當第一階段公布,榜單就出來了,考生彼此就會知道誰進入第二階段的口試。由於同個補習班都會認識,補習班就會輔導學生採用某些策略,聯合把不同補習班的考生封殺。

    那麼英國的狀況如何?在英國文官快速升遷(Fast Stream)制度中,除了集體討論外,還有「籃中演練」和個案分析等方法。 「籃中演練」的「籃」指的是主管桌上的「公文籃」。籃中演練是一種測驗方式,指的是模擬主管會遇到的文件或狀況,看考生處理得好不好。「個案分析」是假設你面對一份報告,你如何摘要、簡報,這是身為幕僚需要有的能耐。 快速升遷考的是英國的「第七職等」(Grade 7),相當於我們的「科長」。英國非常重視科長級的主管,因為所有政策執行都落在這一層級。第七職等每年有1萬5千人左右報名,只錄取200到300人。第一階段的 Qualifying Test(QT)採用電腦測驗,就刷掉了快1萬人,後面的測驗也進行好幾天,分很多種類測驗,包括公文處理、個案分析、集體討論等科長會遇到的工作內容。 快速升遷考試在1949年開始時,必須考7天,還要把考生帶到鄉下的古堡裡考試,所以也稱為「鄉墅測驗」。這些人在剛考上時,稱為「行政見習官」(Administrative Trainee),計畫在3年內可以升為科長。 有一個很有名的研究,分析考上的行政見習官後來怎樣了。這個研究的幅度跨越30年,比較當時錄取者成績的高低,跟後來成就的關係。後來發現考上時分數高的人,升上常務次長的比較多;分數低的,則有較高比例停留在科長或資深就退休了。這表示,這個考試確實可以判具有預測效度,可以判斷未來人才的表現。

    但是台灣沒有考試預測效度的研究。原因正如你們另一篇文章〈75%公務員的考績都是一樣優秀的甲等,你相信嗎?〉所寫,我們的考績無法真正反映績效,75%都是甲等,這樣要如何判斷公務員表現的好或不好? 公務員的文化並不鼓勵人追求展現績效,而是強調人和為貴,所以表揚優秀公務員,對得獎的同仁來說是很苦的事情。舉個例子,我曾在某機關評選鼓勵同仁提出創意措施。我跟得獎者說「恭喜啊!得了獎還有獎金喔!」她笑一笑說,這是苦差事,因為2萬塊獎金一定不夠請客,可能還要倒貼4萬元請大家吃糖。對得獎的公務員來說,因為已經拿了「名」,膽敢再把「利」拿,在手上?這就是我們的文化。 然而,以和為貴的文化下,還是可以催出績效來的,但就不能使用西方的個人主義,而是強調凝聚力。我個人比較主張,應該拋開個人考評,盡量用團體考評。有績效再給團體獎勵,由單位自行分配。 在民國94年,現任銓敘部次長林文燦在人事行政局任職,提出了「團體績效獎金」。這筆獎金分為首長獎金、團體獎金及個人獎金,制度設計符合人資理論。 如果是在企業界,主管會把獎金差距拉大,以獎勵績效好的人。但在政府機關,主管的考量不一樣,有的會覺得你今年考績乙等很委屈,那我就拿績效獎金補償你。不然就是覺得,大家都不要吵,把獎金集合起來,大家一起聚餐。所以後來人事行政局就認為,這些方法都違反績效獎金原則,哪有甲等績效好,獎金卻拿得少,乙等的人卻因為補償心態而獎金拿得多的道理? 後來,人事局就規定:第一,不能把獎金平分;第二,不能補償;第三,必須分成三級來給予獎金。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後來雖然有分成三級,但有的單位就訂成A跟B差5元,B跟C也差5元。 跟你們說明這些,是因為包括學者、實務界的人曾都想改革。但改革真的很困難,問題就出在我們過度講究和諧的文化。

  7. 2016/9/11 · 過了25年,來到1985,老一輩的藏人,仍然覺得難以理解民主選舉這件事。《雪域境外流亡記》書裡提到,很多人走進投票的帳篷,朝著達賴喇嘛像祈禱,默念:「這裡的候選人,我一個也不認識,幫幫我吧,讓我選中那個能夠幫助百姓的人。

  8. 2018/11/21 · 選舉公報首度解禁可放圖片,22縣市長候選人政見比一比. 政經.產業. 2018/11/21. 文字. 吳柏緯. 攝影. 莊璧綺. 資料整理/陳貞樺、陳思樺、莊璧綺、張詩芸. 選舉.

  9. 沒錢又沒人,三項解方能突圍嗎?【體制篇】台鐵財務失速列車:1人當2人用,每天一開門就賠400萬 2018年普悠瑪18死事故後,行政院《台鐵局總體檢報告》診斷出台鐵多達144項改善事項,所有專家幾乎一致認為,台鐵根本的沉痾還是在「體制」。台鐵已累積虧損1,300億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