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2019/1/23 · 普悠瑪號翻車事故對台東卑南國中造成巨大傷害,5名師生不幸罹難,孩子們的創傷仍在悲傷輔導中慢慢修復。然而,在長年師資難招聘的台東,一次痛失2名年輕教師的衝擊,更是沉重的損失,特別是失去一位難得自願下鄉教英文的張加穎老師。事故後我們訪談卑南師生,一名 ...

  2. 2021/4/21 · 太魯閣號事故追蹤報導. 接住他人的手能如何接住自己?. 災難過後,救災助人者的心理衝擊和重建. 停放於花蓮和仁車站的太魯閣事故車體殘骸。. 救援結束,漫長的心理重建之路剛要開始。. (攝影/楊子磊). 台灣災難心理衛生應變機制 ,從921地震以來,就在 ...

  3. 讀者投書 【投書】我就像盛開的櫻花,等待朝陽升起! 記登山者楊南郡離去的優美身影 「8月27日天氣晴朗,楊南郡老師就像他往常登山的習慣,早上4:30就把握清晨的清朗時光,出發了!穿著他最喜歡的登山服,帶著帥氣的領巾,這些都是他生前確認清楚他要穿的。

    • 一部關於「被失蹤」的解謎之作
    • 「清除匪諜」 是必要之惡嗎?
    • 從國際公約角度看白色恐怖
    • 推動轉型正義不是清算,而是療癒
    • 「絕不能忘記我們的自由,是犧牲換來的」

    坦白說,我從不喜歡聽鬼故事,也不愛看驚悚電影。雖然事前有同仁說《返校》前半段很恐怖,但這部電影不是靈異片,而是改編自冒險解謎遊戲,其原始構想是反烏托邦題材、台灣版的《一九八四》,最後發展成一部以戒嚴時期為背景、關於「白色恐怖」歷史的恐怖記事。 《返校》的英文片名是"Detention",意指:拘留,關押。劇情講述1962年一間名為翠華中學的校園裡,高三女學生方芮欣和學弟魏仲廷在暴風雨中,各自從課堂上醒來後,發現教室裡空無一人。兩人試圖離開學校時,發現學校裡有許多詭異的場景,並被許多鬼魅困住,他們逐漸從鬼魂身上了解這些人因為涉及政治案件而「被失蹤」。

    我沒有玩過遊戲,但同意某位影評人所說的:《返校》成功的理由,在於保留遊戲中驚悚及推理的有趣元素,再去包裹台灣歷史,撩撥年輕人對於那段恐怖記事的好奇心。因為「檢舉匪諜,人人有責」廣播、反共標語、倒吊刑求等等黨國威權痕跡,是多數身歷其境的台灣人所不願憶起的黑暗往事,因而形成「只有被害人,而沒有加害人」的歷史荒謬。《返校》的出現,正好讓年輕人與過去的歷史接軌。 雖然有人質疑《返校》對白色恐怖的處理是不是單薄了些?電影台詞「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不就只是看幾本書而已嗎?」事實真的如此簡單嗎?其實當時的情況更複雜,尤其有不少開讀書會的人,是真的想要推翻政府,甚至也有加入地下組織從事革命者。有人因而為當年的政權辯護,表示在當年國共對峙的情況下,國民黨政府急欲「清除匪諜」甚至管制言論,是可以理解的「必要之惡」。 然而,國民黨敗戰而退守台灣的初期,在中共宣稱要武力解放台灣的情況下,「清除匪諜」或許有其急迫性與必要性;但在韓戰爆發、美國介入台灣海峽與美蘇兩大集團冷戰發生後,其急迫性已經消失。《懲治叛亂條例》、《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匪諜」、「通匪」、「知匪不報」等罪名都在裡面)等「特別刑法」,加上如警備總部、調查局、情報局等蜘蛛網般的特務系統,對於反對威權統治、持不同政見者(如主張台灣獨立、左翼等等)進行整肅迫害,任意冠上意圖顛覆政權的罪名,國民政府在全國各地濫捕、刑求、濫殺及沒收財產,造成大量的冤、錯、假案,形成了白色恐怖的氛圍。

    何況根據1949年《日內瓦公約》(Geneva Conventions),即使是在戰時,也應以人道原則對待敵軍戰俘,不得施予虐待或酷刑,並必須由獨立公正的法庭進行審判。其後聯合國通過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也明定縱使社會緊急狀態威脅到國家存亡時,禁止酷刑、思想與良心自由的保障,都屬於國家不得予以減縮的權利。 而中華民國當時是聯合國一員,自應遵守這些規範。是以,重點是這些被黨國體制指控為叛亂的人,究竟是否曾經有機會,依據國際公認的法定程序,接受公平公正的審判,還是遭到國家司法不法的報復? 在《返校》中,校園為何有這麼多的厲鬼陰魂不散?「鬼」其實只是憾恨與恐懼的變形而已。為何憾恨?恐懼什麼?只因為在當時的威權統治中,許多人是遭到誣陷的,也不經正當的法律程序審判,造成冤獄或冤死的情形不勝枚舉,不僅被害人或其家屬處於無盡的怨恨與悲傷,也可能讓加害者(如告密者)陷入漫長的追悔中。

    如何還這些受害者與家屬公道?具有普世價值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訂有「獲得有效補救權利」規定。就此,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強調應包括:恢復原狀、賠償、安慰(如公開揭露真相、由當局進行道歉與紀念)及保證此類侵犯不再發生等等。這告訴我們:推動轉型正義不是清算,而是落實國際人權憲章的要求。 撇開法律規範不論,人是社會性動物,會思考、有情緒,因為獨特語言而有共同的想像。在《通靈少女》中,純真的少女謝雅真因為天生具有陰陽眼,成為「宮廟的靈媒」,要為芸芸眾生指點迷津;實際上令她費心處理的,卻不是鬼神,而是人心。該劇導演陳和榆就說,關於鬼神,「信念」比「事實」更重要;他在宮廟題材上想要凸顯的是「你身邊的人永遠才是重要的,包含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以及你怎麼對待一個人」。 我們該怎麼對待一個人?《我們與惡的距離》描述青年李曉明因不明原因在電影院隨機殺人之後,在社會上引發的風波與傷害,以及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應思聰作為可能的犯罪者,與親友之間的相處過程。該片讓人們認識到:「每個人都有小奸小惡」、「這個世界沒有那麼簡單、沒有那麼善惡分明,了解這個過程後,就會有種好像自己變好的療癒感」、「互相的理解、再往前走,這是療癒」。 如果一件隨機殺人事件都該互相的理解、道歉與安慰,威權統治時期國家暴力對數萬人所為的迫害,而且屈辱、正義數十年來無從伸張,我們不是更該以誠摯的態度面對嗎?怎會被理解成「清算」?

    誠如精神分析學家彭仁郁所說的,不論是對於加害者或是受害者(含家屬),回憶創傷場景都可能引發極大的焦慮和恐懼,因而可能抗拒回憶;只是,掩埋過去向前(錢)看,並不是最好的解方,只要不被記得、銘印,被潛抑的過去,將不斷如鬼魅般復返,縈繞生者,無法安寧。唯有揭露、訴說和面對,傷痛和罪惡感才都有獲得轉化的機會。 《返校》最後,在那個冤抑不斷的年代,卻還有某位主角活下來,其用意就是要他記住這一切發生的事情。誠如導演徐漢強所說:

  4. 2017/7/29 · 〈孤身的火場:他辦了第一場消防員遊行之後〉係《報導者》於2016年7月刊登的報導,此文報導原高雄市消防局消防員徐國堯被免職過程,以及其中程序的不合理之處。黃俊綾為徐國堯免職時的直屬主管,關於徐國堯被免職一事,他有不同的看法,消防員權益促進會則提出進一 ...

  5. 【鄭性澤案開庭】十年生死兩茫茫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a/cheng-hsing-tse-first-court

    鄭性澤走在苑裡老家的海灘上,退潮的海灘印著他的足跡。(攝影/林佑恩) 由於檢方的工作是追訴犯罪,一向被認為是受害人的發聲者,因此,這次不管是檢方主動為被告聲請再審或釋放死刑被告,都是台灣司法史上的破天荒。

    • 1912年:新高堂,日治時期最大書店
    • 1920年:三種台灣知識分子的書店風景
    • 1945年:戰後,重慶南路長出書森林
    • 屬於老台北人的共同回憶

    讀到這裡我不免想起,我的「永楽座書店」最初登記的是商號(後來才改為公司),在項目選擇時勾的是「圖書買賣、辦公文具、運動器材」,我一直不懂為何把運動器材放進來,現在終於明白了。 總之這個從房地產買賣起家的生意人一開始獲利其實不理想,但1904年日俄戰爭時機會到來,日本因為屢傳捷報,台灣也跟著吹起新聞熱潮,大家爭買雜誌看戰爭報導,於是雜誌帶動了書本的生意。 可想而知,這麼有生意背景和頭腦的村崎,開的書店不會是為了啟迪思想,反而是為政府服務。村崎在1905年轉進出版,作風一以貫之:「檢閱須平安,內容講實用,批判思想敬謝不敏。」至於1915年改建大樓,也是因應1911年強颱過後總督府提出的《家屋管理規則》而更新,是擁護台北廳的政策的一種投資。也因此新高堂的各種圖書業務便滾滾而來。

    而這一章除了寫本町和榮町由日本人開的書店,也寫到1920年代由台灣人在大稻埕太平町開出的另一種書店風景。 這裡主要寫的是蔣渭水的文化書局、連雅堂的雅堂書局,以及謝雪紅的國際書局。三個書店有三種不同的理念和時代背景。 最近蔣渭水突然又紅了起來,「台灣民眾黨」名字被沿用,也許此刻是了解蔣渭水和他創辦的文化協會、文化書局以及台灣民眾黨的時機。蔣渭水的偶像是孫中山,文化書店自然也賣不少孫文思想的書。蔣渭水提倡民族自決,雖然某種程度上這裡認同的是「中華民族」,但他卻是反對殖民者不公平的統治,強調人民自治,發起議會請願運動,揭開非武裝抗日的序章。 而連雅堂的雅堂書局,基本上推的就是漢學,但不是清一色的舊漢學,而是新舊並陳。可是書店的生意並不好,必須要兼賣「杭州扇」這類「文創商品」,而且尷尬的是,買的主要客人還是那些日本名媛,因為他們才有強大的購買力啊。另外一部分,則是要跟文化書局搶生意,賣禁書了,也是請上海書局先寄到日本再轉進台灣。 最後是1929年由謝雪紅創辦的國際書局,國際書局不用說了,名稱很直接就讓人聯想到「共產國際」,是為台灣共產黨革命做的掩護,主要招收黨員並散布思想 如果以政治光環來看,蔣和文化書局為中間、連和雅堂書局是右,謝和國際書局是左。謝雪紅幫自己取的名字本身就很有武裝革命的氣息。放在現在來看,可以感覺出某些思想的一貫性,但是又有時代的變化。比如蔣渭水雖然是崇拜孫文的民族主義者,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強調自決與民主(議會)這件事;而連雅堂是世家公子,自然免不了有右派的氣息;變化最大的應該是中國共產黨了,原本以農民起家的共產黨,如今變得右派起來了。如果又牽涉到民族主義與民主思想,人的情感、價值各異,這使得台灣和中國的歷史變化變得複雜了起來,其實頗令人玩味啊。

    書的末章──第六章也寫重慶南路,是由徐明瀚執筆的〈走進重慶南路書森林〉,大略是從戰後接續。寫東方出版社、台灣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以及三民書局等等。 東方出版社出版的《怪盜亞森羅蘋》曾經陪伴我的童年,台灣書店就算沒去過,大家也應該知道,就是「九年國民教育」賣教科書的經銷書店,另外中華書局的辭典,商務的「萬有文庫」、「人人文庫」都曾經陪伴過很多人。三民書局主要是大學時代的回憶,因為出了很多大學用書,特別是文法科系。他們也編過《大辭典》,比較有趣的是「三民」不是「三民主義」的黨國意念,而是創辦出版社的三個「書的小園丁」,是「三個小民」的意思。三民書局如今仍屹立,也經營網路書店,老書店之中,它大概是我最希望可以在重慶南路上長長久久經營下去的書店了。 當然重慶南路和周圍也還有其他風景,比如馬可孛羅麵包及東華書局騎樓裡專賣藝術片的「秋海棠」、文星書店和《文星》雜誌,還有明星咖啡廳騎樓賣書報的周夢蝶,這些消失的風景多少令人懷念。 然而「書店不死,只是凋零」,我同意徐明瀚所說,我希望重慶南路上還仍保有一些書店風景,另外一些則在他方開花結果。

    這本《台北城中故事》不只寫書店故事,也有高傳琪從地圖來看城中的變化。由凌宗魁從歷史照片以及實地勘察來談〈重慶南路街景建築變遷〉。另外高傳琪也寫了〈中華商場的流金歲月〉,這也是我年輕時的重要記憶(做制服和吃「點心世界」),許多台北人的共同記憶。想到年輕一代已經不知道這個地方了,就覺得歲月催人老啊。 另外這本書還有一章寫「茶苦來山人」三好德三郎與辻利茶舖,這個豪邁且聽說比郵差還忙的店老闆,因為到處都看得到他,所以有「台北共有道具」之稱,是不是挺有意思?由於這幾章大抵跟書店較無關,書店那兩章也還有很多內容值得一讀,我就不要把大綱說盡,留給讀者自己看,畢竟書還是要自己讀才有意思。 不開書店後,對書店還是難忘,但透過文字工作、透過書,也是我對書店不停回頭的方式。

  6. 2016/2/25 · 芮氏規模6.4的0206大地震震倒了台南永康維冠大樓,造成上百人傷亡,卻也因此讓程偉嘉與Vicky及阿睿重逢;在這之前,他們在高雄氣爆現場結為好友,卻始終不知道彼此的全

  7. 2018/11/21 · 選舉公報首度解禁可放圖片,22縣市長候選人政見比一比. 政經.產業. 2018/11/21. 文字. 吳柏緯. 攝影. 莊璧綺. 資料整理/陳貞樺、陳思樺、莊璧綺、張詩芸. 選舉.

  8. 石芳瑜/跟著「世界閱讀日」的小旅行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a/bookreview-world-book-and-copyright-day

    2019/5/18 · 隔天中午過後我往北走,來到新營的「曬書店」,雖然錯過前一天的活動,到的時候人也不多,但是書店人員表示,平時會有一些團體借用開讀書會。店裡的書也很多,是新營目前唯一的新書店。這些小書店雖然經營辛苦,但總是用盡各種方法讓書店維持下來。

  9.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