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 因吳釗燮兒子吳迪 ,我們看到「只信陰謀論」的示範
    • 喜歡尋找思考捷徑的你,正式陰謀論茁壯的根源
    • 推薦閱讀

    民進黨 6 日宣布外交部長吳釗燮的兒子吳迪將接任「民進黨駐美辦公室」副主任。消息一出,網上立刻湧現針對這則新聞的回應,諸如「難道是把國家當成家族企業在經營嗎」、「吃相難看」、「內舉不避親」、「空降酬庸」、「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相關指責不只很一致,且因為眾人反應熱烈,幾乎像是逮到了什麼顯著惡劣事蹟。 但細究後,那實則是民進黨海外組織的「家務事」,而非政府公職。可以理解,在一個政治立場如此極化的社會,很容易出現這類自動遮蔽關鍵字的直覺式批評,而且完全不理會任何回歸理智的解釋。 不過,這恐怕也不僅是因「誤讀」而無緣無故義憤填膺一場而已,出言批判的人就算明白了黨職、公職的異同,也不見得會收回憤恨,而是繼續據此衍生出其他的懷疑。正如同美國這次大選一路以來的紛擾,直到川普支持者衝入國會山莊,進而阻斷為了認證總統選舉人票所召開的聯席會議,背後除了特定政治立場者的情緒迸發,應該也相當程度受到這大半年來政治對立導致的「陰謀論」所驅使。 「陰謀論」對人類社會的滲透性,一如英國陰謀論心理學權威羅伯.布萊瑟頓(Rob Brotherton)在他《為什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一書中所提到的:「我們天生就有一顆猜疑的心,受制於大腦中一千億個小陰謀家的擺布。」至於深信陰謀論後所導致的,就是只要眼前出現符合某些描述的其中一項,便很可能直接落入「陰謀思維」裡。 也就是說,在「吳釗燮的兒子吳迪將接任民進黨駐美辦公室副主任」這一長串字詞中,第一時間出言批判者,多是直接將其篩檢簡化成「吳釗燮兒子將出任駐美辦公室副主任」,然後由此印證,或再一次強化他們對特定政黨在公職上「吃相難看」、「內舉不避親」、「空降酬庸」的定型印象,直覺就是懷疑,甚至連眼見都不見得可以為憑,新聞內文的說明(此非公職),於是都不重要了。

    布萊瑟頓另在《為什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中爬梳了從古代到當代所盛行的各種陰謀論,是如何影響了歷史進程,如西元一世紀的古羅馬大火,竟流傳是由皇帝所密謀;中世紀的光明會是如何造成社會恐慌,進而操縱法國大革命;二十世紀初的反猶太主義如何由陰謀論興起,強大至納粹屠殺猶太人也能獲得合理化;近代的重大國際事件,如美國 911 恐怖攻擊、法國查理周刊槍擊案、馬航 MH370 失蹤案……以上種種,陰謀論皆從未缺席過。 如書所述, 人類因為思考的慣性和習於尋找捷徑,一方面也許可以為處在繁雜世界的我們帶來一些方便,卻正是陰謀論茁壯的根源 。甚且,陰謀論並非只存在偏執狂或有妄想症的人腦袋裡,即便自以為心胸開闊、自主性強的人,也不一定就能超脫陰謀論的左右。除非,面對問題時願意拋開心理成見,並對任何事採取主動理解,才能隨時審視自己的直覺是否受到陰謀論擺布。 由此再看布萊瑟頓所說「陰謀論者的數量多到超出你的預期。」且多是「用『我們與他們的對峙』來形塑整個世界」,則一條民進黨發布的海外黨務人士新聞,會招致仿若針對貪污舞弊的批判襲捲,不就是典型「用『我們與他們的對峙』來形塑整個世界」,且不無論是否得到澄清,又或者認為自己的判斷都是基於某些證據,受制心理學上的某些因素,「陰謀論」就會在我們選擇該相信什麼時左右我們。 民進黨駐美辦公室聘用人員有三人,辦公空間約三坪大, 以吳釗燮兒子個人學經歷背景,他要去那裏替民進黨做事,應無可議之處,何況並非公職,卻仍能被張冠李戴帶出「真是家天下,把國家當你家」諸如此類的批判,確實又再一次示範了「為什麼我們相信陰謀論」,而很明顯的,有心者並不排斥這類「陰謀論」造成的結果,甚至鼓勵它發生,這才是「陰謀論」潛在的最大危險。

    網路世代的同溫層造就「我就爛」的現象!究竟,長期躲在「舒適圈」有多可怕? 【假新聞難消滅】問題出在:越是泡在同溫層裡的人,被說服改變態度的機率越低 權威壟斷知識的年代結束了──李家同因一場演講發怒,只是因為他走不出「大老」同溫層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李濠仲專欄:因吳釗燮兒子吳迪 我們看到只信陰謀論的示範 〉。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1. 2020/5/28 · 她說,「去年,我們已用血示範一次,今年,我想我們是用命去示範」。 面對黯淡的未來,她表示,自己已決心遠走他鄉,預計 9 月將離港前往加拿大辦理移民手續。因為害怕返港受到中共壓迫,佚名感嘆,「這次走了,就不能回來」,「其實跟難民沒兩樣」。 ...

  2. 2016/3/18 · 用手指按壓眼睛下方的骨頭,誠實說出你的感受,例如「我好累」,持續按壓 10 秒。. 5. 按壓鼻子下方. 按壓鼻子下方、嘴唇上方人中的部位,表達更多感受,比如說「我很擔心人們會評論我」。. 6. 按壓下巴. 按壓嘴唇下方的下巴部位 10 秒,同時大聲說出你的 ...

  3. 2017/11/5 · 我們還是會記得車鑰匙放在哪裡,車子停在哪裡,也不會糊塗到把褲子放進冰箱,我們只 ... 章講過活在當下的重要性。當你開始學習一次 做 1 件事,而不是一次做 100 件,你就會變得專注。今天就採取行動吧,把雜訊除掉,整理思緒,用紙筆 ...

  4. 2016/4/7 · 《橘子學院》小講堂:這次我們邀請了曾為 Nike 和三星等知名品牌操刀簡報的簡報達人 Bill 親身示範,讓你只要改變一點小觀念,就能做出精美視覺化簡報。 快來看看 Bill 這次又

  5. 2020/8/4 · 這次,我們讓地心引力來幫忙。請站在階梯上,把腳移到階梯的邊緣,緩緩下降腳跟使其垂向地面,過程中腳是整個打直的。可以先從一隻腳開始練,如果熟悉了,可以一次垂兩隻腳的腳跟,不過請注意安全就是了,雙手可以扶著欄杆。

  6. 想想最近一次你緊張或腎上腺素激增的時候。不管當時是否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很淺,這件事都會讓你更緊張驚慌。 TED 演講老師 Gina Barnett 建議:「小心、平穩的吸氣吐氣 3 、 4 個循環,用腹部呼吸法讓空氣進入腹部,能讓你集中精神、充滿活力。」 3.

    • 低收入戶的再現意義
    • 客觀性的追求迷思:與現實脫節的修法
    • 推薦閱讀
    • 參考資料

    藉由以上討論,我們知道政府並不熱衷於社會救助方案。那低收入戶人數的多寡對政府而言又有甚麼意義?又我們要怎麼理解開頭所提到的矛盾問題呢? 從歷史面來看,早在一九七七年,當時第一期的「社政年報」就曾提到:「政府遷台後即積極從事建設臺灣成為三民主義模範省」;並藉由實施濟貧制度,「本省人口逐年增加,但貧民人數逐年減少,由此可見本省繁榮進步與安定」。 因此,從這份社會福利的施政報告中,我們看到窮人數目的減少,更多的是為了表現出「中華民國」的優良政績,來與對岸的共產主義分庭抗禮,而不全然是為了改善窮人的處境。 到了一九七九年起草《社會救助法草案》時,這樣的論述仍然延續著: 因此,社會救助從立法開始就帶有「對外展示」的意義。反過來說,「幫助弱勢」的價值,也在這種論述中退居其次,如何保障窮人的生活,從來就不是討論的重心。 國家無意承擔貧苦公民的生計,接受救助方案的人數(在這邊是「低收入戶」的人數)也只是宣揚政績的工具。更嚴重的,是在這樣偏誤的想法下,「低收入戶」逐漸成了所有貧窮人口的代名詞,或者說,貧窮問題逐漸被低收入戶化了。 這是甚麼意思呢?我們可以從「台閩地區低收入戶生活狀況調查」這個國家統計刊物的序言一窺究竟: 這當中最值得注意的連結,就是把貧窮的問題,用分析低收入戶的貧窮情形來解決;似乎 只要了解低收入戶的情形,就可以掌握臺灣「整體」的貧窮狀況! 但是,那些沒有資訊,不知如何申請的真正弱勢家戶,他們仍然不會成為低收入戶呀!有人去計算他們的人數嗎?有人考慮過他們的處境嗎? 此外,我們就數據來看,收入戶人數佔總人數比率在 2013 年是 1.51%。我們姑且不論因為審查機制而遭排除的申請者,而是從這個數字來思考有多少可能的貧窮人口是還沒包括進來的,這點我們可以和全世界的數據比較來尋找。 在美國CIA的網站中 ,有一項針對全世界一百四十個國家的比較調查,當中就有一項是「低於貧窮線的人口」,也就是各國政府所承認的「法定窮人」占全國人口的比率。 如果就一般人的觀點,會覺得臺灣應該是落在中間值吧? 但是,當把我們把所有國家拿來比較時,卻赫然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臺灣的貧窮人口率居然是全世界最後一名! 我們看到貧窮人口比率最低的五個國家,分別是臺灣 (1.51%)、突尼西亞 (3.80%)、馬來西亞 (3.80%)、立陶宛 (4.00%)、哈薩克 (5.30%),而臺灣的貧窮人口比率...

    另外一個貧窮問題低收入戶化的後遺症,則是越來越細密、繁瑣的審查規定。 由於政府把貧窮問題限縮在低收入戶這個群體,貧窮問題的焦點也就自然轉移到審核低收入戶的公式上面。此時立法機關所在意的,就是不斷思考法條的規定是否不夠清楚、細緻,會讓人有可趁之機。於是法條越修越複雜,期望藉由更為客觀、嚴密的標準,來讓製造出的低收入戶更有公信力、更符合資源分配的公平性。 舉例來說,當一九八O年剛完成《社會救助法》時,並沒有規定「貧窮線」(也就是最低生活費),也沒有明確界定「應計人口」,而是交由地方政府自行認定。到了一九九七年的第一次修法,國家才統一把「貧窮線」定在平均每人消費支出的百分之六十,也在第五條中規定三類應該列入應計人口的對象 ,讓人口的計算方式有全國一致的客觀標準。 之後二OO四年的修法,財產的部份又加上了「動產」和「不動產」的限制,並且分別訂定金額標準,來「避免發生存款或不動產超過一定金額者,仍可取得低收入戶身份,產生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現象且生爭議」。同時在第五條的應計人口界定,則是一口氣列出了七種「可排除人口」,並且把「配偶」加入應計人口當中,理由是依照民法「夫妻互負扶養之義務」,如果只計算一方的財產,可能會有不公平的情形發生。 從修法歷程的說明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到,國家一方面讓審查的條件有統一的標準,另一方面也擔憂資源分配的公正性受到挑戰,所以把法律越修越細,希望能把資源用在最正確的對象。 儘管立法機關是立意良善,然而,把焦點放在規則的修正上,卻反而會和民眾現實的狀況越來越脫節。從結果來看,不僅只讓百分之一強的民眾成為低收入戶,就連法條所欲改善的「資源分配不當」(也就是給錯人)的問題,效果也讓人存疑。 這就如同督導常說的「案樣百態」。每個民眾落入貧窮、或者需要接受幫助的情形都不同。但是修法的趨勢,要求的卻是越來越瑣碎的財產與人口計算方式,希望抹除一切彈性,來獲得更高的「客觀性」與「公平性」,但卻沒有考慮到每個法條都是雙面刃,可能剛好適用於某個案家的狀況,也可能剛好與另一個案家的實際生活狀況大相逕庭,反而造成既不客觀,又不公平的狀況。 幹事阿如姐就提過,有位女性案主小時候過繼給養父扶養,但原生家庭也沒有斷絕對她的資助。她的原生姐姐就幫她在A縣租了房子,讓她安心照顧未婚生下的兩個小孩,還主動幫她申請低收入戶。 由於A縣的地方辦法是只計算養父母,不需要計算原生父母。該女...

    荒謬的社福政策──當我們打開房門,才發現老太太連自己是「低收入戶」都不知道 低收入戶不等於窮人,那只是政府用來掩蓋我國貧窮問題的遮羞布 發錢給窮人,會讓他們墮落嗎?這位學者在 TED 上用一個實驗翻轉「貧窮」定義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製造低收入戶》由群學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Mark Harrington,CC liscened。)

    當然,貧窮率的高低,看不出來各國給予的生活補助或相關福利,但是這邊的重點不在於補助多少,而在於國家願意正視自己國內的窮人有多少。 內政部(2009)。讓您安心的服務,無所不在的照顧——社會福利施政成果專輯。台北市:內政部。 一、直系血親。但子女已入贅或出嫁且無扶養能力可資證明者,得不計算。二、同一戶籍或共同生活之旁系血親及負扶養義務之親屬。三、綜合所得稅列入扶養親屬寬減額之納稅義務人。 可參考「立法院法律系統」中的修法理由。 一、不得在臺灣地區工作之非本國籍配偶或大陸地區配偶。二、未共同生活且無扶養事實之特定境遇單親家庭直系血親尊親屬。三、無工作收入、未共同生活且無扶養能力之已結婚直系血親卑親屬。四、應徵集召集入營服兵役或替代役現役。五、在學領有公費。六、入獄服刑、因案羈押或依法拘禁。七、失蹤,經向警察機關報案協尋未獲,達六個月以上。 ,但政府所認定的貧窮人口也有百分之十六之高,和臺灣的百分之一,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2013 年第二季低收人數 351,852;中低收人數 304,371,加總後為 656,223 人。 資料來源:“Distribution of family income – Gini index”, 2010, The world fact book。 資料來源:“Populationsbellow poverty line”, The world fact book

  7. 2016/3/29 · 歷史真相不比電影遜色:《絕命救援》17 個電影劇情跟真實歷史不一樣的地方. 《絕命救援》再添上一筆劇名超像電影清單系列,但明明他的原劇名很好認的說。. 當然非常快的相反評論已經出現,認為這部劇情緩慢而且和迪士尼格格不入的人不少,這當然就牽涉 ...

  8. 2018/5/31 · 錯誤示範三:I know.(我災啦!< 台>) 一樣的,跟著這句話的台語口氣來念一遍。當你在聽別人講話的時候,想要表示「我懂、我知道」這個意思時,如果直接講 I know,對方會覺得你想表達的是「啊我都知道了你還跟我講」。這時候我們可以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