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相關搜尋:

  1. 打疫苗風險 相關
    廣告
  1. 2021年3月22日,時任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 蘇貞昌至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率先帶頭施打疫苗 3月22日,首批「AZ疫苗」正式開打,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帶頭施打 [2]。為有效追蹤民眾接種疫苗後之健康情形,疾病管制署與民間廠商合作推出COVID-19疫 ...

  2. 昨施打疫苗1萬5232劑,其中1萬5165人為公費,67人為自費 ,另新增17件不良事件 [60]。 5月22日,目前累計接種29萬9844劑次。 5月24日,目前累計接種30萬2698劑次。大多數打了第一劑。其中公費26萬1660人,自費4萬1038人。不良事件通報,累計共687 ...

  3. 臺灣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苗接種計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臺灣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
    • 緊急使用授權(Eua)
    • 疫苗接種安排
    • 地方政府或企業申請covid-19疫苗專案輸入流程
    • 接種後不良反應

    中華民國2019冠狀病毒疫苗緊急使用授權審查標準:須檢附疫苗產品的化學製造管制資料、動物試驗資料,以及執行過的所有人體臨床試驗與風險效益評估報告。 1. 臨床資料: 1.1. 以免疫橋接(immuno bridging)方式,採用中和抗體作為替代性療效指標,要求中華民國國產疫苗受試者體內中和抗體效價不低於AZ疫苗(外部對照疫苗)。[註 1] 2. 安全性資料 2.1. 接種試驗疫苗受試者至少3000人,接種最後1劑疫苗後至少追蹤1個月的安全性資訊。且所有受試者於接種最後一劑疫苗後追蹤時間中位數至2個月的累積安全性資料,並須包含65歲以上特殊族群的試驗結果。 3. 療效評估標準: 3.1. 原型株活病毒中和抗體幾何平均效價比值(geometric mean titerratio, GMTR)的95%信賴區間下限須大於0.67。 3.2. 中華民國國產疫苗組的血清反應比率(sero-response rate)的95%信賴區間下限須大於50%。[註 2]

    疫苗優先接種順序

    2021年6月21日修訂:

    接種地點

    一般社區診所、大型醫院及特別開設快打站或大型接種站(如:台北市花博爭艷館、台中市忠信國小、台南市復興國中、花蓮縣北埔國小等)。另針對不便外出民眾提供到宅接種,偏鄉地區提供臨時接種站或復康巴士就近接種。 多處接種站以宇美町式[註 3]法接種以提升接種人次。

    預約接種方式

    1. 開打初期,由里長造冊後分發接種通知單至家戶依指定時間、地點接種。 2. 2021年7月初,開放醫療院所現場、電話預約及網路平台預約。 3. 2021年7月13日,全國統一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製作的「COVID-19公費疫苗預約平台」進行預約。

    需委託藥商申請並檢具以下資料,待食品藥物管理署召開專家會議審議後,由疫情指揮中心核定,後續還是要由政府跟疫苗原廠簽訂採購合約並由政府統籌、分配、執行。 1. 執行計劃書 2. 藥品說明書 3. 數量及計算依據 4. 冷鏈及倉儲設施 5. 供貨期程 6. 原廠授權書 7. 有效期限 8. 國外上市證明或替代文件

    截至2021年9月17日:疫苗接種後不良事件:7328例、疫苗接種後非嚴重不良事件:3894例、疑似疫苗接種後嚴重不良事件:3434例(死亡:781例、疑似嚴重過敏反應:27例、其他疑似嚴重不良事件:2626例)。

    • 2021年3月22日至今
    • 臺灣
  4. 疫苗猶豫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接種疫苗爭議

    2021/8/29 · 疫苗猶豫是指儘管可以接種疫苗,但仍延遲或拒絕接受疫苗疫苗猶豫原因複雜,可隨時間、地點、疫苗的不同而有所差異 [1],受到自滿、便利性、風險感知能力 ( 英語 : Risk perception )、患者長壽於接種者等因素的影響 [2]。疫苗猶豫包括完全拒絕接種疫苗、推遲 ...

  5. 疫苗接種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疫苗接種
    • 歷史
    • 目的
    • 疫苗種類
    • 免疫反應
    • 疫苗和公共衛生
    • 參見
    • 延伸閱讀
    • 外部連結

    目前已知最早使用的疫苗接種可溯源至人痘接種術[來源請求](variolation)。在中國文明,這項技術於公元前200年可能也出現過。清代醫書認為,11世紀起,中國人於北宋時期即開始種天花痘,而另一本醫書則記載[來源請求],更早於唐代即有「江南趙氏始傳鼻苗種痘之法」,且「種痘者八九千人,其莫救者,二三十耳。」顯示該技術對天花的預防頗有成效,而據推測可能使用的是毒性較低的天花,使欲免疫天花之受試者接觸患者的膿狀囊皰,但此做法無法確保有效,且風險仍高,死亡率達1~2%,隨後這項技術沿絲路傳播開來。18世紀初種痘技術由君士坦丁堡引入西方。1760年,丹尼爾·伯努利成功地讓世人發現,儘管種痘技術有其危險,仍能為一般預期壽命(life expectancy)延長三年。 英國醫師愛德華·金納聽聞民間普遍相信牛痘可以預防人類天花,因感到好奇的他,於1796年5月14日對一名兒童接種由感染牛痘的農婦手中抽取的膿汁作為疫苗,三個月後,他將天花接種至兒童身上,並証實該名兒童對天花免疫,這個方法因此傳遍整個歐洲,因此在使用拉丁字母的語言中,皆以拉丁文中,代表「牛」的「vacca」作為字源,紀念愛德華·金納使用牛痘作為疫苗實驗的里程碑。 路易·巴斯德並進一步闡釋接種的意義和目的,而其同事(Émile Roux及Duclaux)順着羅伯·柯霍提出的假說,將微生物和該疾病的關係確立。這項發現使巴斯德得以改良接種技術,隨後於1881年5月5日成功研發綿羊的霍亂疫苗,並於1885年6月6日讓一位兒童接受狂犬病的疫苗注射。倘若不以「疫苗」的初始定義來看,這便是人類史上第一劑注射疫苗。

    疫苗接種的主要目的是使身體能夠製造自然的生物物質,用以提升生物體的對病原的辨認和防禦功能,有時類似的病原體可以引起針對同一類病原的免疫反應,因此一個疫苗主要是針對一個疾病,或相似度極高的病原體,例如以牛痘預防天花即為佳例。但20世紀末開始,免疫學家發現疫苗也有治療的可能性,並發展出相關的研究理論和實際用途。

    疫苗的製作可以經由化學合成,由特定的蛋白質為引,製作出微妙的變化型態,使其能夠與淋巴球進行生化反應,影響抗體的製造;但它也可以是直接透過生物體製造的產物,以活體的病原為起始,藉由實驗控制的特殊環境下使其複製,或是使用死去的病原作為誘引,可以在不傷害其他細胞的情況下只刺激淋巴球。儘管一般認為活體疫苗的效果較好,但相對也較不易保存。因為涉及基因工程,引發研究倫理的問題,目前化學合成的疫苗則較為少用。

    主動免疫

    由於免疫系統可分辨的免疫(active immunization)。

    被動免疫

    疫苗除了可提供主動免疫的防範措施,亦可以於狀況緊急時,直接協助患者施打血清型疫苗,亦即一種由具備該疾病抵抗力的個體中,抽取血液並且純化出該種抗體,或是經由生化合成,直接注入患者體內壓制病原的活動力。台灣於2003年SARS流行期間,曾一度未經過政府核准或世界衛生組織相關有效的報告的確認時,因病患狀況危急使用此方式快速抑制病情的惡化,雖成功地爭取時間、搶救病危的數名患者,但由於抗體不可重複使用,會受到體內自行代謝分解,個體仍須自行產生抗體,以自發的免疫反應辨識外來物,才能予以記憶並持續製作抗體抵禦病況,才能真正地痊癒,這種疫苗接種引發的免疫反應則稱為被動免疫(passive immunization)。

    接種時間表

    免疫學研究指出,由於不同的引發模式可以刺激不同的抗體生成,為達最佳預防效果,使受接種者能產生最有效的抗體種類,因此一般醫療人員會在較佳的時程建議幼兒接受疫苗接種,有時為了增強單種疫苗效力、減少疫苗之間的排斥性,還必須追加施打,因此各國紛紛擬定一套包含各種疫苗的施打時程,讓幼童出生後依照約定的建議日期施打疫苗,協助人民自幼建立較健全的防禦機制,同時全球藥物實驗室並加強混合疫苗的研發,例如肺炎球菌聯合疫苗(英語:Pneumococcal conjugate vaccine)(Prevnar)採用結合氏疫苗,針對肺炎雙球菌施以七種病原性物質,ProQuad vaccine則融合既有的MMR混合疫苗和水痘疫苗,都使受施打者免除多次注射的困擾,又達到一針多效的目的。

    2002年世界衛生組織發表認為有超過200萬的幼童可能因疫苗而獲救,而最有機會因此防範的兩大疾病則是麻疹和乙型肝炎。在法國,由於疫苗的使用,自1950年起某些傳染病的死亡率已經降為三十分之一,如下表所列(單位:百萬人死亡率) 疫苗的效用在某些時候卻仍不明朗,回顧19世紀起結核病個案在許多國家中大幅下降,且在疫苗發明之前感染人數即已明顯下滑,流行病學家卻認為此狀況並非受惠於疫苗接種的施行,並指出衛生條件和營養的改善才是根本原因 ;從世界衛生組織大規模的研究中,例如結核病已是地方病的印度,經過該組織對26萬人的追蹤發現卡介苗的效用可能不如預期,研究人員在接種卡介苗與否的兩組研究對象中,並未發現明顯的差距;另一份報告則指出,在印度針對36萬6625人的研究發現卡介苗甚至對肺結核毫無預防功效。事實上,霍亂疫苗的實際功效也不明確,一份臨床論文為測試其效用,在印尼霍亂較少發生的地區抽取6萬人做樣本,亦發現沒有顯著的預防效果,因此,在法國目前除觀光客以外,已不再要求霍亂疫苗的注射。

    中文書籍

    1. 楊玉齡、羅時成。《肝炎聖戰 - 台灣公共衛生史上的大勝利》。天下遠見出版,台北,2002。 ISBN 957-621-605-2 2. 周兆祥。《免疫針危害健康》。水連天,1998。 ISBN 962-7258-09-1

    德文書籍

    1. J. Fink, Impfen schützt - ärztlicher Ratgeber für Fernreisende, Ostfildern 2000, ISBN 3-7718-1075-2 2. Ulrich Heininger, Handbuch Kinderimpfung. Hugendubel, Kreuzlingen 2004, ISBN 3-7205-2496-5 3. Gabi Hoffbauer, Der kritische Impfratgeber. Knaur, München 2004, ISBN 3-426-66902-1 4. Volker Klippert, Ulrike Röper, Roland J. Riedl-Seifert, Impfen und Recht. Zuckschwerdt, Germering 2003, ISBN 3-88603-826-2 5. Ute Quast, Sigrid Ley, Schutzimpfungen im Dialog. 3. Auflage. Kilian, Marburg 1999,...

    疫苗列表

    1. (英文) 疫苗列表 2. (英文) 疫苗商品名稱列表 3. (英文) 美國核准的疫苗列表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6. 乙型肝炎疫苗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乙型肝炎疫苗
    • 疫苗介紹
    • 生產廠商
    • 研發歷史
    • 新型疫苗研究

    免疫機制

    疫苗包括一種病毒包膜蛋白,也就是乙肝表面抗原(HBsAg),目前是基因工程改造過的(乙肝酵母轉基因重組疫苗),可以產生乙肝表面抗原的酵母製造。之後免疫系統會產生乙肝表面蛋白的抗體(anti-HB),抗體及免疫系統的記憶性讓人體可以對抗乙型肝炎。

    接種對象

    若母親為乙型肝炎帶原者,嬰兒會在出生24小時內接種乙型肝炎疫苗,並注射乙型肝炎免疫球蛋白(HBIG),若出生後臨床狀況穩定則越早注射越好。現今很多國家注射疫苗以對付乙型肝炎。有很多國家乙型肝炎感染的概率較高,新生兒接種乙型肝炎疫苗不只可以降低感染的風險,也顯著的減少了肝癌的病例。像台灣1984年實施的乙型肝炎接種計劃也和其兒童肝癌發生率的下降有關。 在英國,會提供乙型肝炎疫苗給男男性接觸人群,這是性健康檢查的一部分,在愛爾蘭也有類似的措施。許多地區的所有醫療護理人員及相關實驗室人員,都要接受乙型肝炎疫苗接種。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建議糖尿病病患都接受乙型肝炎疫苗接種。

    疫苗效用

    在首次完成三劑乙型肝炎疫苗注射後一到四個月會抽一次血,檢驗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體(anti-hepatitis B surface antigen antibody(anti-Hbs))的數值是否超過100 mIU/ml:超過則代表個體對疫苗已經產生適當的免疫反應,通常百分之85到90的人注射完疫苗後會產生反應。乙型肝炎表面抗體數值介在10 到 100 mIU/ml 之間視為對疫苗反應不佳,這些人需要在檢驗出來後再額外注射一劑疫苗,但不需要隔一段時間後再抽血評估。 乙型肝炎表面抗體數值落在10 mIU/ml以內表示個體對疫苗不反應,這些人在抽血檢查以排除是否過去曾感染乙肝或現在正處於感染階段,並且接受額外三劑乙型肝炎疫苗注射,注射完成後經一到四個月再抽血檢測乙型肝炎表面抗體數值。那些在第二次疫苗注射療程後依舊對疫苗沒有反應的人,可能會對皮內注射、高劑量疫苗,或是A型乙型肝炎結合疫苗有反應,而對疫苗依舊沒有反應的人如果之後暴露到乙型肝炎病毒,會需要注射乙型肝炎免疫球蛋白(HBIG)。 對疫苗反應不佳的人通常是因為以下因素:超過40歲、肥胖、抽煙或酗酒,尤其是有嚴重肝病患者。 免疫抑制...

    目前常見的商品名包括(這些疫苗都是經肌肉注射): 1. Recombivax HB (美國默克藥廠) 2. Engerix-B(英國葛蘭素史克) 3. Elovac B(Human Biologicals Institute,Indian Immunologicals Limited的子公司) 4. Genevac B (印度血清研究所) 5. Shanvac B 世界衛生組織也推薦可使用「五價疫苗(Pentavalent vaccine)」,混合了針對白喉、破傷風、百日咳、B型流感嗜血菌以及乙肝的疫苗。現階段還缺乏決定性的證據,來了解到底五價疫苗和其他這些疫苗的共同作用或是關係。

    早期研發

    乙型肝炎疫苗的開發是在1963年開始的,當時在大通福克斯癌症中心(英語:Fox Chase Cancer Center)工作的醫師及遺傳學家巴魯克·布隆伯格在一位澳大利亞原住民的血漿含有他稱為「澳洲抗原」(現在的乙肝表面抗原)的蛋白質,並發現在白血病患者與唐氏綜合症患者的澳抗很普遍。1968年時,紐約血液中心(英語:New York Blood Center)的病毒學家阿爾弗雷德·卜林斯(Alfred Prince)發現一位病人輸血前沒有澳抗,輸血後罹患肝炎並且有了澳抗,因此斷定此蛋白質是導致「血清型肝炎」(乙型肝炎)病毒的一部份。1969年10月,布隆伯格等人申請了疫苗生產專利,並在1971年左右引起了知名疫苗廠商默克藥廠的興趣。

    人血滅活乙肝疫苗

    美國默克藥廠的微生物家/疫苗學家莫里斯·希勒曼將血清和胃蛋白酶、尿素及甲醛混合後再過濾,得到的產物可以作安全的疫苗。希勒曼推測他可以將乙肝表面蛋白質注射到病患體內作為疫苗。在理論上這相當安全,因為這些多餘的表面蛋白缺乏感染性病毒的DNA。免疫系統會識別這些蛋白質是外來物質,因此會產生特定形狀,可和蛋白質結合的抗體,用來摧毀這些蛋白質。因此以後若病患感染了乙型肝炎,免疫系統可以及時產生保護性抗體,在病毒對人體有不良影響之前就破壞病毒。 希勒曼收集同性戀男性及娛樂性藥物使用者(已知較容易患病毒性肝炎的族群)的血液,當時是1970年代末期,醫學界還不知道HIV的存在,故血液樣本中除了乙肝表面蛋白外,可能也包括HIV。希勒曼設計了一個有許多步驟的製程來純化血液,使其中只包括乙肝表面蛋白,消滅了其中所有當時已知的病毒,希勒曼相信此疫苗是安全的。 用血液製成乙肝疫苗進行的首次大規模臨床試驗,是以男同性戀者作為研究對象以對應他們所處在的高風險狀態的。但之後希勒曼的疫苗卻被誤認為引燃愛滋病散播的元兇,因此受到抨擊。雖然純化血液所取得的疫苗看起來十分可疑,但它卻的確絕對不含愛滋病毒,疫苗純化的過程...

    重組酵母乙肝疫苗

    1980年代初,莫里斯·希勒曼的團隊與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華盛頓大學的科學家展開合作,成功將乙型肝炎抗原放進酵母中,製成了世界上第一劑重組疫苗(Hepatitis B recombinant),而由血液製成的乙型肝炎疫苗則退出市場。其中,1981年,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威廉·J·魯特(英語:William J. Rutter)、巴勃羅·DT·瓦倫蘇埃拉(英語:Pablo DT Valenzuela)以及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愛德華·彭霍特(Edward Penhoet)在三藩市灣區愛莫利維爾成立了奇龍公司(英語:Chiron Corporation),與默克藥廠展開合作。成重組疫苗的作法是將產生表面蛋白的基因放進釀酒酵母中,因此酵母只會產生不具感染性的表面蛋白,疫苗中不會有真正病菌的DNA。1986年7月,希勒曼等人研發的重組疫苗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且目前仍在使用。由於乙肝可引發肝癌,該疫苗也被視為首款人體的抗癌疫苗,獲得廣泛使用。 1976年,巴魯克·布隆伯格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與研究庫魯病的丹尼爾·卡爾頓·蓋杜謝克分享)。2002年,布隆伯格出版...

    因為針劑型的乙型肝炎疫苗之製程與冷凍程序所費不貲,這使得此疫苗在發展中國家較不普及。有鑑於此,研究者已經開始進行生物工程研究,希望可以找出製作疫苗內所需成分的植物,日後人們只要藉着食用該植物就可得到如同接種疫苗的效果。馬鈴薯、香蕉、萵苣、胡蘿蔔以及煙草等植物都藉由基因工程改造來製作乙肝疫苗的組成成分。 要製作疫苗所需的基因工程植物之製成程序包括;從乙型肝炎的基因組中解讀出乙肝表面抗原的組成密碼,並以新的細菌質體取代之。該細菌會感染植物,接着再製造出表面抗原。當人們吃下植物後,身體就會自動產生對應表面抗原的抗體。現階段,可食用疫苗的功效仍有待提昇,而且每株植物的疫苗劑量更須調控,再來就是培育過程中土地的分配管控,但縱使有以上種種問題,科學家們依舊認為這對於讓乙肝疫苗在相對落後國家的普及是一大福音。

  7. 狂犬病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ant › 狂犬病
    • 臨床表現
    • 病原體
    • 病理
    • 診斷
    • 預防和治療
    • 歷史
    • 外部連結
    • 參見

    潛伏期

    潛伏期通常為1-2月,但時間變化大,在記錄中曾出現4天到6年。此時病毒在傷口處肌肉內繁殖,時間視其肌肉與中樞神經的距離,以及病毒的感染量、視傷口潰爛程度、免疫力等因素而定。潛伏期中感染者沒有任何症狀,也不具傳染性。在此階段的治療最有效,可以透過注射疫苗來治療[註 1]。

    初期(前驅期,持續2至10日)

    大多數患者出現非專一性的症狀,包括全身不適、發燒、疲倦乏力、不安、噁心、食欲不振等,對疼痛、聲音、光線等等外界刺激敏感,咽喉出現緊縮感。由於病毒在傷口附近大量繁殖而造成周圍神經刺激,因而感到傷口附近有麻木、發癢、刺痛或蟲類爬行的感覺。此階段是病毒從周邊神經轉移至中樞神經的過渡期。

    中期(痙攣期,約持續1至3日)

    此時病毒在中樞神經內大量繁殖,造成破壞,已經沒有治療的可能。原先各種症狀轉趨強烈、明顯,且出現嚴重痙攣。患者開始精神錯亂而出現幻覺、譫妄、幻聽等等症狀,同時對於光、聲音、水、風等外界刺激的反應變得更加激烈,其中對水的反應最劇烈。因迷走神經核、舌咽神經核及舌下神經核受損,引起呼吸道的保護性反射,呼吸肌、吞咽肌痙攣而出現恐水、吞嚥及呼吸困難等症狀,並可能持續5分鐘。尤其恐水是多至80%的患者都會出現的症狀(個別患者恐水症狀並不典型,亦不一定在早期出現),該表現為確認罹患狂犬病與否的重要症狀之一,因該症狀除狂犬病外尚未在其他疾病中出現。此「恐水」表現相當多元,舉凡「喝水」、「流水聲」、「看見水」可能導致咽喉肌嚴重痙攣,此時患者常常因喉部嚴重痙攣而窒息死亡。由於腦部已受侵襲,各項認知功能開始退化,上咽喉疼痛腫脹而缺氧,臉部會出現扭曲表情並煩躁不安,會突然出現衝動的失控場面如發狂大吼、自殘等行為,此外還會因持續高燒而大量出汗導致脫水。部分病情較輕的病患此時期尚有部分言語、自主能力,但意識已不甚清楚。而大部分病患在此時期因高燒與神經破壞,隨時可能死於中樞神經衰竭、呼吸衰竭、心臟衰竭或高血壓、...

    導致狂犬病的病原體是彈狀病毒科狂犬病病毒屬的狂犬病病毒(Rabies Virus)。 狂犬病病毒對熱、紫外線、日光、乾燥的抵抗力較弱,也易被強酸、強鹼、甲醛、碘、乙酸、乙醚、肥皂水及離子型和非離子型去污劑滅活。

    狂犬病病毒進入人體後首先侵染肌細胞或者皮膚細胞,並在其中渡過潛伏期,而後通過肌細胞、皮膚細胞和神經細胞之間的乙酰膽鹼受體進入神經細胞,沿神經細胞的軸突緩慢上行,上行到脊髓,進而入腦,並不沿血液擴散。病毒在腦內感染海馬區、小腦、腦幹乃至整個中樞神經系統,並在灰質大量複製,沿周圍神經下行到達唾液腺、角膜、鼻黏膜、肺、皮膚等部位。狂犬病病毒對宿主主要的損害來自內基小體(Negri bodies),即為其廢棄的蛋白質外殼在細胞內聚集形成的嗜酸性顆粒,內基小體廣泛分布在患者的中樞神經細胞中,也是本疾病實驗室診斷的一個指標。 狂犬病病毒在周圍神經組織里的平均移動速率是3mm/h,上行到中樞神經組織(腦-脊髓)後可在一天內繁殖擴散到整個中樞神經組織內。因此,傷口離腦-脊髓越遠,潛伏期就越長,疫苗就越有可能及時生效從而有效預防狂犬病發作。

    對狂犬病的診斷可以通過臨床症狀或者實驗室檢驗: 1. 臨床診斷:根據上面所述臨床症狀診斷 2. 實驗室診斷 2.1. 腦組織內基小體檢驗 2.2. 熒光免疫方法檢查抗體 2.3. 分泌物動物接種實驗 2.4. 血清學抗體檢查 2.5. 逆轉錄PCR方法檢查病毒RNA

    犬隻狂犬病傳播控制方法

    以下整理自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狂犬病諮詢報告:

    大約在西元前兩千年的伊施嫩納法典紀載,如果狗出現狂犬病症狀,其飼主必須不讓他咬人,一旦有人被咬,飼主將被罰款。 據葛洪《肘後方》【治卒為犬所咬毒方第五十四】,東晉時有狂犬病的記錄:「及尋常,忽鼻頭燥,眼赤不食。避人藏身,皆欲發狂。」「殺所咬犬,取腦敷之,後不復發。」

  8. 炭疽病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炭疽病
    • 概述
    • 治療
    • 預防
    • 生物戰爭
    • 外部連結

    炭疽病罕見於人類,偶發於牛隻、綿羊、山羊、駱駝和羚羊等反芻動物,由存在於土壤中的炭疽桿菌造成,較易發生在沒有公共獸醫計畫的開發中國家,相對來說,北美、西歐、北歐、澳大利亞僅發生過零星案例,目前已分離出至少89株炭疽桿菌,最為人所知的品系乃是2001年美國炭疽攻擊事件中的Ames株,這一型炭疽又稱為肺炭疽。而1935年從英國牛隻分離出的Vollum株也可用作生物戰劑,曾是1960年代英美兩國生物戰劑計畫的研究對象,至於毒性較弱的Sterne株,則可作為疫苗使用。 2006年7月,英國藝術家Christopher "Pascal" Norris因接觸未經處理之動物皮革,成為該國30年來首位死於炭疽的病人。

    炭疽感染和其他細菌性感染的治療包括高劑量靜脈注射和口服抗生素,例如青黴素、環丙沙星、四環黴素、紅黴素、和萬古黴素,以肺炭疽為例,卻唯有在暴露於病原體後一天之內施用抗生素,才能有顯著效果,而以抗生素預防法防止病人死亡對肺炭疽而言則是極為關鍵的程序,否則以其快速的病理進展,將難以避免病人死亡,而目前已發現具抗藥性的菌株。 目前已經開發了許多炭疽疫苗,用於家畜和人類的預防。炭疽吸附疫苗(AVA)可以保護以免經皮膚或吸入炭疽菌而得病。然而,該疫苗僅用於對暴露於炭疽菌前有風險的成年人,而在暴露後並未被批准使用。炭疽桿菌感染可以用β-內醯胺抗生素例如青黴素,以及對革蘭氏陽性菌具有活性的其它抗生素治療。耐青黴素的炭疽芽孢桿菌可以用氟喹諾酮治療例如環丙沙星或四環素抗生素如多西環素。 炭疽吸附疫苗起源於50年代所做的研究,並於1970年首次被許可用於人類。在美國,疫苗的主要購買者是國防部和衛生與人類服務部。為應對未來可能的炭疽恐怖攻擊中需要大規模接種疫苗,美國應急藥品國家戰略儲備(英語: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SNS)已經購買了6000萬劑疫苗以備緊急。 平時以抗生素治療炭疽菌感染時並沒有太大問題,但由炭疽病菌製成的噴霧狀製劑,其無色無嗅可傳播數公里遠,可引起大量感染吸入性炭疽病,而打開郵寄的內含炭疽菌的白色粉末包裹,亦可立即感染吸入性炭疽病與皮膚炭疽病。在恐怖攻擊湧入大量傷患時,醫師與看護人員以及藥品與醫療設備常處於短缺不足情況,若沒準備會造成大量患者死亡。

    疫苗注射

    1881年5月,法國人路易·巴斯德進行一項公開的實驗,為了宣揚疫苗的概念,他準備兩組各25隻綿羊,其中一組都注射自製抗炭疽疫苗兩次,兩次間隔15天,另一組綿羊則無注射疫苗。注射組綿羊群再第一次接受注射之後30天,兩組綿羊都施打活體炭疽桿菌,有注射疫苗之綿羊全部存活,而未曾施打疫苗的綿羊無一倖免於死。證明此項疫苗效果後,巴斯德繼而應用在狂犬病疫苗的研發,日後更發展出水痘、霍亂、豬丹毒等疫苗。唯需注意的是,路易·巴斯德乃是第一名發展出針對炭疽病的疫苗,而並非第一位發明疫苗的學者。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目前認可的疫苗,來自無毒性的菌株,由Emergent BioSolutions企業群下的BioPort子公司研發,商品名稱為BioThrax,但慣用俗稱為炭疽吸附疫苗(Anthrax Vaccine Adsorbed,AVA)第一次注射後起算,第二、第四週及第六、十二、十八個月,共需注射六劑疫苗,往後每年仍須追加注射,以維持對炭疽桿菌的免疫力。

    阻擋病原體

    空氣懸浮之芽孢可用HEPA濾器過濾,或是P100濾器阻絕,此外,全罩式面罩加上適當過濾功能,也能避免吸入炭疽病原,而皮膚若無傷口,受到污染時僅需以清水和清潔劑洗去。

    監測器

    在通過郵件引發恐慌的2001年美國炭疽攻擊事件的促進下,美國郵政服務(USPS)建立起一套生物監測系統,並且聯合消防、警察、醫療和公共衛生等機構,架構出完整的防範措施。

    要培養出可用的炭疽芽孢僅需少量的簡單器材,以及大學一年級學生的微生物學知識即可,但要製作成粒子狀懸浮顆粒,需要更精密的訓練和進階的儀器。膨潤土是少數幾種可以減少芽孢顆粒之間靜電力吸引的物質,因此也會使其更易於懸浮飄散。炭疽致死率高,因此炭疽芽孢曾多次被用作生物戰爭的武器,最早可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運用130公斤的炭疽桿菌,在中國通過731部隊進行人體試驗。 1942年,英國和美國曾以實驗的名義,在英國蘇格蘭地區的格魯伊納島使用炭疽研發生物武器,造成4公頃土地之污染。因納粹德國對英帝國陸地入侵計劃「海獅作戰」從未付諸實施,1945年終戰後,邱吉爾將500萬炭疽牛蛋糕送至「波登當」 (Porton Down)與蓖麻素炸彈一同銷毀,針對德國的「素食作戰」最終亦未付諸實施。 1978年,羅德西亞政府曾在與黑人國家主義者交戰時使用炭疽在牛和人身上。 1979年,前蘇聯的某軍事研究中心自實驗室外洩至附近數公里內的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發生肺炭疽流行,造成68人死亡,是史上最大一次人群中的炭疽流行,由於該次事件死者全為男性,引發西方國家猜測蘇聯政權已研發出指定性別的武器,而蘇聯政府則公開指責事件起因為食用了不乾淨的肉品,並下令射殺所有流浪狗,同時設立了一項專為18至55歲居民的自願撤離計畫。蘇維埃醫療、法律期刊則刊載成一次誤食肉類所致之人類腸胃炭疽以及誤觸病畜造成人類皮膚炭疽的事件,所有相關醫療和公共衛生紀錄都由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沒收。1986年,美國政府獲准介入調查,發現此次事件起因可能來自于軍事武器工廠的吸入性炭疽。1992年,俄羅斯總統葉爾欽聲稱他「萬分確定」蘇聯於違反1972年生物武器公約一事屬實,終於將相關內容提交至聯合國,但實際上僅公布了軍事工廠資料,無任何與生物武器相關的內容。 1990年,伊拉克於波斯灣戰爭威脅使用此項細菌武器,並將其添加到在炸彈、飛彈等武器中。[來源請求] 1993年,日本國內奧姆真理教人士,亦曾利用炭疽製造龜戶異臭事件,雖未成功,卻引發全日本的恐慌。事實上有十餘個國家軍事工廠都擁有這種病菌,伴隨著分子生物學的進步,此項生物武器已經得到改良的戰爭效果,前蘇聯甚至製造出多重抗藥性的菌種,以及毒性更強大的變異品系。 2001年,生物恐怖主義者曾通過郵件寄送高品質的炭疽芽孢粉末到美國,製造了2001年美國炭疽攻擊事件。這些事件還在後續誘發了多起類...

    (英文)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資料——炭疽病
    (英文) 生化戰劑
    (英文) 皮膚炭疽病與診斷
    (英文) 炭疽病偵測儀器
  9. 麻腮風三聯疫苗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ant › 麻腮风三联疫苗
    • 有效程度
    • 疫苗的研發、成份及接種
    • 安全性
    • Mmrv疫苗

    在麻疹疫苗廣泛使用之前,麻疹是相關普遍的疾病,甚至被認為是「像死亡和稅一樣無法避免」。美國在1963年開始使用麻疹疫苗,每年的病例從數十萬人降到數萬人。1971年及1977年的麻疹疫情使得疫苗使用量上昇,在1980年代每年的病例降到數千人。在1990年又有三萬人感染麻疹,因此又推動了新一波的疫苗接種,並且在指定的時間再補打第二劑疫苗,在1997年至2013年時,每年的病例少於二百名,多半認為美國已不再流行麻疹 麻疹疫苗對於預防疾病、殘障及死亡上的助益有相關文獻支持。在開始麻疹疫苗接種後的頭二十年,美國估計減少了5200萬名麻疹病例,減少了17,400名智能障礙病例、以及讓5,200人免於死亡。在1999年至2004年時,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推動的策略推昇了麻疹疫苗在全球的使用情形,估計每年減少了1400萬人死亡。在2000年至2013年之間,麻疹疫苗讓因為麻疹死亡的病例減少了75%。 麻疹在全球列為地方性流行病,雖然自2000年起美國宣告境內的麻疹已經消滅,不過為了要避免美國麻疹再度爆發,維持美國境內不再流行麻疹的情形,需要維持高疫苗注射率,也要和拒絕注射疫苗的人有良好的溝通。美國在2005年有66年麻疹病例,其中約超過一半的病例是因為一個沒有注射過疫苗的人,在去羅馬尼亞旅遊後感染了麻疹。而此感染者回到社區,接觸到許多也沒有注射過疫苗的兒童。這次的疫情造成34人感染,大部份是兒童,幾乎全部未接種疫苗,其中有9%住院,這些疫情造成的支出約美金167,685元。因為周圍社區的疫苗注射率高,因此避免了一波大規模的疫情。 流行性腮腺炎是另一種病毒性的疾病,多半發生在兒童身上,以往相關常見。若青春期的男性感染了腮腺炎,可能會造成睾丸炎的併發症,有些會導致不孕 風疹在疫苗廣泛使用之前也是很普遍的疾病。風疹主要的風險是出現在懷孕時。若孕婦感染到,嬰兒會有先天性德國麻疹症候群(英語:congenital rubella syndrome),會有明顯的先天性障礙。 麻腮風三聯疫苗導入的原因是用一劑疫苗代替三劑疫苗,減少注射次數以及帶來的疼痛,而且比三次不同時間注射三劑疫苗要更加快速以及有效。 2012年時,考科藍實證醫學資料庫(英語:Cochrane Library)發表了麻腮風三聯疫苗科學研究的系統綜述,作者指出「現有麻腮風三聯疫苗在安全性及有效程度上的證據支持目前...

    麻腮風三聯疫苗的病毒株是由動物細胞及人體細胞來製造。活病毒需要動物細胞或人體細胞作為宿主來製造更多的病毒。 例如以腮腺炎和麻疹病毒來說,病毒是在雞蛋胚胎和雞胚胎細胞培養物中生長。因此開發了適合於雞蛋,不太適合在人體細胞中繁殖的病毒,稱為疫苗接種類型病毒株,也稱為「神經減毒」的病毒株,因為其對神經元的病毒性已較原始的病毒株要小。 風疹病毒成份Meruvax是在1967年研發,是用六年前發展的人胚肺細胞WI-38(得名自威斯塔研究所)製成 MMR II是以冷凍乾燥方式提供,其中包括活病毒。會在注射前和溶劑重新配製。 MMR疫苗是用皮下注射的方式接種。第二劑最早可以在第一劑後的一個月後接種。第二劑的目的是為了有2至5%在接種第一劑後無法產生抗體的人,使其產生免疫力。在美國會在進入幼稚園之前施打。

    混合疫苗中的每一個疫苗成份都可能引發藥物不良反應,不過很少有嚴重的症狀。有10%的兒童在接種第一劑疫苗後的5至21天內,會有發燒、全身乏力(英語:malaise)以及皮疹的症狀,有3%會有關節痛的症狀,平均會持續18天。成年女性接種後比較容易有關節痛、急性關節炎的情形,偶爾也有慢性關節炎的症狀。而全身型過敏性反應是此疫苗極端罕見,卻又嚴重的過敏性不良反應。蛋過敏(英語:egg allergy)可能是其中一種原因。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在2014年核可在疫苗標籤上加注二個可能會有的不良反應,包括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英語: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ADEM)以及橫貫性脊髓炎,也允許在包裝中的夾頁說明中加注「難以走路」的不良反應。2012年的IOM報告指出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中的麻疹疫苗成份可能會讓免疫能力較弱的人導致麻疹包涵體腦炎,此報告認為此混合疫苗和自閉症之間沒有任何關係。 有關神經系統疾病的不良反應案例很少,不過有一種包含Urabe腮腺炎菌株的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有證據顯示會產生罕見的無菌性腦膜炎(一種短期的輕微病毒型腦膜炎)。英國國民保健署因為此不良反應,已在1990年代初期停用Urabe腮腺炎菌株,改為使用Jeryl Lynn(英語:Jeryl Lynn)腮腺炎菌株。不過有許多國家仍然有使用Urabe腮腺炎菌株,而使用Urabe菌株的混合疫苗價格也較使用Jeryl Lynn菌株的混合疫苗要便宜很多,而且是效能較強的疫苗菌株,造成輕微副作用的比例較高,不過仍有讓整體不良反應案例降低的好處。 考科藍實證醫學資料庫的回顧研究發現,相較於安慰劑,使用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後,上呼吸道感染的比例較低、過敏性比例較高、其他不良反應的比例差不多。 若是感染麻疹,常會有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ITP)。若是接種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有1/25,000到1/40,000的比例會有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發生比例較未接種疫苗者要高。六歲以下的ITP多半症狀輕微,很少有長期的後遺症。

    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德國麻疹及水痘混合疫苗(英語:MMRV vaccine)(MMRV疫苗)是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德國麻疹及水痘的混合疫苗,目前為了減少接種次數,已有提出用此疫苗代替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注射的構想。前期資料中指出MMRV疫苗的熱性痙攣比例為每一萬人中有9例,而MRV疫苗及水痘疫苗分開接種時,每一萬人中會有4例,因此美國衛生官員不建議用MMRV疫苗取代分開接種的MMR疫苗及水痘疫苗。 在2012年的研究中,針對兒科醫生及家庭醫生進行問卷,確認其對於MMRV疫苗可能會增加熱性痙攣風險的瞭解程度。74%的兒科醫生及家庭醫生不知道有較高熱性痙攣的風險。在閱讀相關聲明後,只有7%的家庭醫生及20%的兒科醫生會建議12至15個月的嬰幼兒接種MMRV疫苗。此一因素也被列為決定使用MMRV疫苗或是MMR疫苗及水痘疫苗分開接種的最重要考慮因素(73%的家庭醫生及77%的兒科醫生)。

  10. 流行性感冒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ant › 流行性感冒

    2021/8/7 · 流行性感冒(英語: Influenza ),通常簡稱為流感( Flu ),為一種由流感病毒造成的傳染性疾病 [1]。流感的症狀可輕可重 [4],最常見者為高燒、流鼻水、喉嚨痛、肌肉痠痛、頭痛、咳嗽和疲倦感。患者通常在接觸病毒2天後發病,症狀大多在一週內會解除,但咳嗽可能 ...

  1. 打疫苗風險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