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2017/12/25 · 再後來被踢爆一切都是造假後,竟然還能獲得 30 億台幣的救命錢?應該是世界上最離奇的救命聖誕禮物了。(責任編輯:陳君毅) 耶誕節總是充滿了奇蹟,對於這家醫療公司而言,這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從破產邊緣起死回生,至少還能撐上一年。

    • 但柯文哲這次的事件讓我改變想法
    • 民進黨不處理讓整件事持續延燒,也影響了器官的捐贈率
    • 面對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為民進黨喊冤:民進黨沒主導葛特曼來台
    • 延伸閱讀

    但是今天這件事,請你各位,不論你是在台灣的哪個縣市,看完這篇文章後,請告訴自己:如果民進黨的黨政高層,如果民進黨的台北市長候選人,包含: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如果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面對,沒有一個人願意譴責吳祥輝跟葛特曼,不要忘記這些人就算不是專業,他們也絕對有能力向醫界管道諮詢,更別提行政院長賴醫師絕對心知肚明。 如果這些黨政高層, 如果如果如果,這些事情全都發生了⋯⋯那麼請你背棄這個黨吧。 當我願意體諒改革的路上有萬般困難,當我願意在看到民進黨被抹黑時為他發聲,當我願意體諒你們的一切委屈。但民進黨回報台灣人民的,卻是在最有關人民生命安全的醫療環境中,選擇了放任醫療環境醫病關係更加惡化。

    今天器捐中心的江仰仁執行長說了,葉克膜是拿來救人的,扯上器官的機率極低。 「葉克膜技術扯上中國活摘器官,江仰仁直言可能性極低,因裝上葉克膜費用至少台幣 20 萬元起跳,若中國活摘器官要賣錢,不會這麼『工夫』還裝上葉克膜,不符成本效益。」 民眾致電取消器官捐贈,影響捐贈率。 「江仰仁坦言,有部分器捐家屬受影響,懷疑當年讓家人器捐的決定是對是錯,有點歇斯底里,也有受贈者認為有罪惡感而心情波動,甚至有民眾致電欲取消器官捐贈,未來恐影響捐贈率。」 你知道嗎?這個捐贈率的背後在等待的不是數字,而是你的爸媽;是你的兒女;是你的手足。每個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會有一個思念的人,在午夜夢迴時心裡遺憾著,「如果當年等得到捐贈就好了」。 政治攻防要多麼的荒謬狗血,我們都可以一笑置之,當作茶餘飯後的八卦軼聞。但唯獨這個話題,身為與發起人吳祥輝色彩最接近的民進黨,不該也不能僅用三言兩語就帶過。 總統、行政院長、秘書長、候選人,當年的周子瑜,只讓支持獨立的人團結起來了,帶來了民進黨的大勝。但在葉克膜這個議題上,無關乎是藍是綠,無關乎是統或獨,只關乎台灣人生活中那位肝腎功能退化中的親人。 柯 P 做不好的地方,我也沒有少罵過他,有多少人在板上還會罵我柯黑。但是救你我家人生命的葉克膜跟器官移植,不該成為選戰抹黑的攻擊議題,只該被不分藍綠的台灣人、政治人物同聲譴責。 如果民進黨,沒有一個人願意出來譴責吳祥輝,如果民進黨,沒有一個人願意說與器官移植無關,請大家背棄這個不正義的黨吧。請你們對自己說,11/24,讓民進黨看到柯 P 的外溢效應。 下面是醫界醫師的證言 原文,

    這件事情從頭到尾, 就算是理念相近的人主導,也不能賴到民進黨頭上。 所以我不認為民進黨需要道歉, 我只認為民進黨需要的是做出譴責。 首先:對於醫療抹黑這件事情上,要遏阻謠言散播最有話語權的就是 DPP,如果連民進黨黨政高層都在譴責吳祥輝跟葛特曼,對於台灣民眾來說,比被懷疑別有居心的國民黨或柯 P 說破嘴都有用。 第二:對於「葉克膜、活體摘除抹黑攻擊」的譴責,應該是超然於選舉之外的事。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方式來想:當發生駭人聽聞的捷運殺人案時,難道這些黨政高層會說:「捷運殺人案不是民進黨主導。」? 不會,因為在那一刻,他們只會為了台灣社會的和諧與正義作出譴責。 那當吳祥輝、葛特曼用無證據的指控,影響器捐率,破壞台灣醫療名聲與環境時,黨政高層怎麼就只記得說,「非我主導、相信柯文哲能好好說清楚。」 歷史不會被遺忘,政治之外,還有生活,我們都只是個希望安居樂業的小人物,我們都只是個生日願望希望家人健康的小人物。 出了意外能救我們這些小人物的,不是政治,而是醫療環境。 大家永遠都會記得,2018 年的 11/24 大選,隨著年底選舉越來越接近的這一刻,看著吳祥輝與葛特曼,攻擊、傷害台灣的器捐名聲跟葉克膜時, 民進黨只記得說了:「跟民進黨百分之一萬沒有關係。」 然後袖手旁觀,隨風而去。

    牙醫系楊憲宏嗆柯文哲不懂葉克膜,鄉民翻出柯 ecmo 著作笑「腦被活摘把葉克膜插在腦上有救嗎」 柯文哲已提告葛特曼——器官移植風雲,演變成一堂給台灣人的邏輯與道德倫理課 柯文哲是「騙子」?葛特曼比起揭露真相,展現了更多邏輯謬論 (本文經原作者 jacklyl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美國之音 張永泰, CC Licensed。)

  2. 2017/7/20 · 藻礁公投會是國民黨的救命丹嗎 Posted on 2021/03/05 2021/03/30 27 分享 【中國的爭議性領土有許多】從「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句話看中國領土範圍策略 Posted on 2021/03/03 2021/03/30 79 分享

  3. 2021/3/17 · 手機能夠向狗狗學習,聞到癌症嗎?圖片來源:手機 、 鼻子 、 狗 ,經編輯合併 編譯/連柏翰 智慧型手機可以「聞」到疾病?有人訓練狗聞出癌症,甚至是新冠病毒。現在有科學家宣布,5 年內將把這個技術,植入你口袋裡的手機。 狗狗可聞到疾病

  4. 2020/11/17 · 2020/11/17. 2020/11/30. 郭 俐伶. AI 人臉辨識已經不新奇,現在,可以辨識鋪滿毛的熊臉了. 埃德(Ed Miller)和瑪麗(Mary Nguyen)這對夫妻原是美國矽谷的 AI 軟體工程師,幾年前在網路上看到阿拉斯加棕熊的影片並喜歡上這種毛茸茸的可愛巨大的生物。. 而恰巧的是 ...

    • 「科技和平」是一個政治概念
    • 從一則寓言故事看權力集中化的恐怖下場
    • 推薦閱讀

    網際網路的主要物質受益者是企業,它們積極利用科技來促進商業活動,另一受益者則是監控型國家的主事者。「科技和平」是一個政治概念,具體呈現的型態則在這些纜線之中,但因人們幾乎無法看見此景,所以很容易遺忘這件事。 若我們潛得更深一些,網際網路骨幹(Internet backbone)的歷史會告訴我們,此一具體眞相乃是由私人產業與政府所塑造的,但事情未必得如此。 今日這些連結我們的管路及交換器,其實原本是為了公共用途、由公共資金所建造。要將這些設施交付給商業體,是政治性的決策,而該決策的成立下,這些商業體又會配合監控型國家的要求。 這件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呢?二戰後電腦網絡發展初期,有許多人們與組織逐漸看見大型電腦連結性的價値,期間發展出諸多不同的網絡,公共資金(透過美國軍方)與商業投資兩者皆有。最初且最重要的網絡不是由商業界或政府所建,而是由群體所造。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韋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一起構思出 Merit network,做為彼此間投入研究的通訊方法。結果證明,它們眞行。 Merit network 在一九六○年代末期開始接受密西根州議會及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的補助,其中國家科學基金會屬於獨立性的聯邦機構,以促進科學進展、國人健康、國家繁榮、福利、以及鞏固國防為宗旨。基金會底下有諸多類似計畫,其中包括網絡擴建與全國性網際網路基礎建設,以全國國民能使用網路為目標,Merit 乃是計畫之一。在八○年代早期,基金會打造了五座超級電腦中心之間的連結,還建立超過兩百座區域與校園網絡之間的高速骨幹連結。此總體成果稱作國家科學基金會網路(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etwork, NSFNET),或稱網際網路骨幹。 最後,隨著通訊量與用戶增加,維持網際網路骨幹一事已經超出基金會的能力,該會遂在一九八七年尋求協助管理全國規模的網路。Merit 投標取得此任務。其結果與各大學的普遍預測相反:相比於商界或軍方的運作,Merit 的表現非常良好。Merit 營運國家科學基金會網路達七年半之久,在此期間,該組織前任理事長艾瑞克.奧普厄(Eric...

    國家科學基金會網路興起之時,大型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ment)在政治上逐漸被視為是落伍的。新自由主義風氣在各大黨派間盛行,相信市場比政府或公家機構的龐大官僚體系更能提供服務;此種信仰再度興盛,重獲活力。 政治階層內部形成逐漸強化的共識,認為政府的職責是盡量減少對市場的管制,讓私營領域得以繁榮蓬勃,先前被認定為公家機關的服務也應加以民營化。此一趨勢反映在骨幹網際網路的走向上,基金會網路不允許商業性的傳輸,而新自由主義觀念認為禁止此事會導致商業網絡另外發展,由此揭櫫了後來網路商業化的長期計畫,其規模之擴張最終可能導致研究者必須緊抱著擴大的商業化網路。 所有事情皆照計畫發展。供應商崛起,接下來的十年美國政府監督了骨幹網際網路的全面私營化,然其對網路基礎設施的使用與開發,並沒有具實質意義的管制規定。最終基金會網路的資金補助宣告結束。 此事代表公共基礎建設的私有化,其結果影響了我們對何謂「集體」的了解。政府竟然將所有權概念加諸於實際上屬於公共責任的事物;同理,該事物因此卸除了共享性基礎建設的社會性取向與關係連結。如艾琳.華特森所點出,「『關係哲學』(relational philosophy)就嵌在原住民的知識系統中;知識屬於人們,而人們屬於大地」,此說足以昇華責任感的境界,而這正是尋求將公共資源私有化的新自由主義觀念所欠缺的。華特森又寫到:「原住民的知識與歐洲人不同,前者重視義務與責任諸如對『魯威』的監護責任,此事延及未來的世代。」當立法者賣掉我們的數位基礎建設時,驅動他們的哲學理念是以財產、獲利的市場體系為前提,認為市場體系價値更優於人類集體發展。他們虧欠了所有人。 事情的結果是,美國本土的網際網路運作低於水平。美國雖然是網際網路的發源地,卻無法跟上其他已開發國家的速度,平均排名在第十位。尤其,美國鄉村地區的網路速度特別慢,私營市場中少有公司在此等區域競爭連線事業。根據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表示,「尙有許多美國人缺乏管道取得高品質先進的語音傳輸、數據、圖形、影像服務,鄉村與部落地區尤其如此。」大規模私有化歷程迅速創造了寡頭體制:少數特定公司得以在私營化歷程中鞏固其商業優勢,並對「有意義的競爭」加以障礙阻撓。 骨幹網路破碎化所導致的情況為,大型供應商達成協議管理網路流量,而這些都是不受規...

    【每個人都有數位分身】不懂科技的人超該看!身處網路世代的我們「真的自由」嗎? 【沒有煙硝味的戰爭開打中】力拼 780 億產值的資安產業!賴清德:產、官、學三方合作守護台灣 【按「接受 cookies」=簽下賣身契】跨國「數據分析」公司從 Candy Crush 下手, 搜刮 2 億人個資!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數位時代的人權思辨:回溯歷史關鍵,探尋人類與未來科技發展之道》,由 臺灣商務印書館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