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死亡率和重症率,沒有SARS高,但其傳染率及潛伏期仍未知,WHO初期認為,該病毒在1公尺內近距離接觸、接觸時間長達10幾分鐘,或者同在家戶中,又或者是醫護人員近距離照顧病人,較有可能傳染 ,為「有限度人傳人」。

    • 阻絕環境中「間接傳染」黃立民說,SARS期間學到最大的一課,是「間接感染遠比直接感染可怕」。身邊的人生病,一般人會有警覺性,懂得保護自己;環境中存在的病毒卻是隱形殺手,無所不在又難以察覺。
    • 落實醫院感控及醫護防護。SARS有2名年輕的住院醫師不幸罹難,也有多名醫師染病,多是替病人插管時或急救時防護不足而遭感染。而一旦醫院出現院內感染及醫護人員被染病,疫情的壓力及社會集體恐懼便會急遽上升。
    • 建立本土病毒學資料。SARS當年,時任台大病毒檢驗科主任高全良及黃立民在研究室「孵」出病毒,找出台灣第一隻本土SARS病毒。清楚敵人,是防疫的一大步。
    • 視疫情發展監測活體動物。目前已知的SARS、MERS冠狀病毒,最初的源頭宿主都是蝙蝠。COVID-19病毒經由病毒基因定序,也發現與蝙蝠冠狀病毒相似度高達87%,代表源頭宿主來自蝙蝠的機率甚高。
    • 疑似病例上升、壓力遽升,3名醫護也進隔離病房
    • 警察要到府裝機、監視,卻鬧口罩荒
    • 從sars慘痛經驗學來的教訓

    目前全台灣有1,028張負壓隔離病床,但截至2月6日,通報個案已達1,307名,每人在檢驗排除之前,都得要先隔離,負壓病房的承載量挑戰愈來愈嚴峻。 春節後,部桃收治的疑似病人倍增,緊急清空15間病房,以預防當負壓隔離病房超載時,病人仍能在第一時間被妥善安置。 不過,COVID-19臨床表徵變化日漸增多,有些病人低燒或甚至沒有發燒,而同時間也在流行期的流感也一樣;隨著兩個疾病灰色地帶愈來愈大,診斷挑戰變大,也因為症狀相近,對第一線醫護人員來說,也難以徹底消除心中的恐慌。鄭健禹說,當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出現感冒發燒症狀時,恐懼的心情就會開始蔓延。 「我們每天開會,和全院報告每一項準備,即使繁瑣的事項也天天檢討,再用院內LINE群組公告,就算如此,還是會有同仁擔憂,只能不斷接電話解釋。」從春節前至今,部桃已有3名醫護人員出現發燒症狀,醫院也不敢輕忽,立刻通報住院,從照顧者變成隔離者。所幸後來皆是流感,排除確診可能。 「喂?XXX先生嗎?你今天還好嗎?體溫幾度?」平日上午9點,彰化縣衛生局的防疫隊早已全部上工。11個防疫隊成員一人一支電話,盯著電腦螢幕上長長的名單,撥出一通通電話。 根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規定,居家隔離、居家檢疫者,須在家自我隔離14天,不得外出。居家隔離者,衛生局防疫隊會透過一天兩次電話,隨時確認隔離者狀況;居家檢疫者,則由縣市公所民政課下派各村里幹事負責,一天一次聯繫後回報。 目前全台被居家隔離者超過500人、居家檢疫者更是數千人。以彰化而言,居家隔離、檢疫者共32人,從衛生局、警政、里幹事,至少就動員5、60人配合防疫。 「這兩類隔離民眾都屬於待觀察、無症狀的族群,」彰化縣衛生局疾病管制科科長王曉琪說,一旦民眾在隔離期間出現症狀,防疫隊、里幹事就會立刻通知到衛生局,再由疾病管制科人員與醫院聯繫,將疑似個案轉介到醫療端。 一天8小時以上的上班時間,除了電話監測、轉介個案之外,《報導者》從旁看到的,是衛生局人員眼裡盯著螢幕資料、歪頭撐著電話,而電話總是掛了又響,幾乎沒有間隔。每天得處理數十通民眾的詢問電話,以及抱怨情緒。 聯合里幹事辦公室裡,里幹事們每天上午10點前,都得完成「關心」自己村里的居家檢疫者,再上報資料給市公所。「你今天有沒有發燒?咳嗽?全身痠痛?再撐一下,不要跑出去噢!」一位里幹事說。她負責的里內,有一對夫妻需要檢疫14天,因為住得近,...

    隔離的配備、規格都升級,但仍無法避免防疫人員要與隔離者接觸。尤其對非醫療體系的警政、里幹事而言,難免會有擔憂。里幹事回憶拿到手機那天,他和警察單位、民政課,3、4個人戴著手套口罩,浩浩蕩蕩又引人注目,前往隔離者的家。「要親自拿手機給他、設定測試定位系統,還要給他簽隔離書,待在他家一段時間,這怎麼會是讓里幹事來做?」他質疑。 陳世面則說,警政單位執勤,要跑到民眾家中,大家一開始難免會有恐懼,因此都會全面配套口罩手套,執勤結束也會洗手、酒精消毒。「但我們現在也一個頭兩個大,因為口罩不足。整個警察局2,900人,只拿到中央配給我們的8,400個口罩,很快就會用光了!大家都窮盡一切找口罩,這是迫切要處理的問題。」 讓民眾最有感的,是疫情指揮中心幾乎全天候開記者會,透過直播即時宣布最新疫情,也讓衛福部長陳時中也成為近來知名度與好感度上升最快的內閣首長,而疾管署署長周志浩、輪值發言莊人祥等,也是24小時待命。網友更發起「陳時中部長去休息」活動。 衛福部更動員流病專家的副總統陳建仁、台大副校長張上淳、台大感染科醫師黃立民、李秉穎等,輪番替衛福部錄製衛教影片,教大家如何勤洗手、什麼人才需要戴口罩。 統一發言、開記者會、上電視、拍影片,和媒體溝通,也是SARS學來的經驗。 「我們這輩子最『紅』的時候,應該就在SARS了!」當年抗煞指揮中心副總指揮官、馬偕兒童醫院名譽顧問醫師的黃富源打趣說道。SARS時,政府直接徵用電視台時段,中午、晚間和深夜3個時段,每天全國聯播5分鐘《防疫最前線》,他和李明亮、陳建仁等輪流上線,結果創下極高收視率,當年爆紅的程度,不亞於如今的陳時中。這更讓他們了解到,與民眾直接溝通和宣導多麼重要,這個寶貴經驗,延用在這次COVID-19防疫上。 黃富源表示,「我認為這個效果是非常好的,防疫資訊傳遞以及和民眾的溝通,非常重要。」同時也能防止假消息的散播,提升對政府的信任度。

    SARS隔年,大幅修正了《傳染病防治法》,確立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的權限,中央得視疫情嚴重程度,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並視急迫情況逕由中央代為執行地方主管機關應辦理事項。17年來,從H1N1新型流感到此次的COVID-19,立即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全權負責疫情與政策發布,不再出現多頭馬車的亂象。 新興傳染病往往是社會集體恐懼更大於疫病本身,疫情不明確或各種「假訊息」對防疫極具殺傷力。SARS時,曾有媒體報導馬偕醫院院內超過80個院內感染、員工丟出「瓶中信」求救的烏龍事件,萬華華昌社區水染毒致感染的誇張消息,都令當時的防疫中心在焦頭爛額之際,還要分身忙著滅火。 2019年《傳染病防治法》也再修正,將散播有關傳染病流行疫情的謠言或不實訊息的罰則,從50萬元以下大幅提高到300萬元。截至2020年1月底,全國警察單位已偵辦了30多起的新型冠狀病毒網路假訊息案件,已有16人被送辦。 SARS時由駐美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衛生顧問一職、返台抗煞的疾管署前署長、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認為,這一次的媒體溝通,比SARS時還要進步,「當年我們是各部會開完會,就讓發言人跟指揮官出來講話;這次不一樣,各部會通通露臉,這是安定民心很重要的方法,讓民眾知道整個政府都在開會、處理危機。」 防疫流程、政策、社會溝通及資訊透明,目前為止在COVID-19的因應與執行上,都四平八穩,獲得社會與多數民眾的信任。但台灣防疫體系仍有隱憂,專業防疫人力布建不足、經費不夠,多數是疫情急性期上場打仗,但對抗傳染病,特別是像SARS、MERS、 COVID-19等人畜共通新興疾病,更需要的是長期的是「敵情偵察」,隨時找出來「潛藏的恐怖分子」,那就是要做流行病學的田野的防疫醫師、公衛師等,不只是要做人的疫調和監測、還包括動物。 「大家都說防疫視同作戰,可是我們並沒有給這個體系視同打仗一樣的配置。美國疾病管制局7,000多人中,近一半不是醫師、就是PHD;台灣疾管署將近1,000人,一直到SARS之後才編列了30多名防疫醫師,」郭旭崧說。 目前防疫醫師更僅剩下24人。台灣做防疫的最高機關裡,防疫專業人才比例明顯偏低。 所謂的「防疫醫師」和臨床醫師差別在,防疫醫師不是對個別人看病,而是「一群人的醫師」,疫調就是去釐清一群人為什麼會感染疾病,從整體找出原因,透過做問卷、統計分析,比對生病與沒生病的人之間的...

  2. 17年前SARS之疫,台灣人學會生病出入公共場合要戴口罩;17年後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口罩荒竟加劇。當「2019新型冠狀病毒」朝全球蔓延,風暴之中,期盼正確的知識訊息,幫助我們在恐懼與理性、知識與陰謀之間,逆風中度過病毒與人性雙重考驗。

  3. 2020/6/11 · 新型冠狀病毒重症率及致死率雖比SARS 低,但也更有機會在人體存活,發展成有效的「新興傳染疾病」,像流感一樣年年來,防疫恐須有長期抗戰的準備。2020/1/22 生活.醫藥 「2019新型冠狀病毒」恐不會像SARS快閃,有潛力發展成有效的新興傳染病 ...

  4. 2020/8/10 · 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自2019年12月底中國傳出疫情後,全球已170萬人感染、10萬人死亡。台灣1月20日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1月21日出現首例病例,這支新型冠狀病毒侵台83天,至今(4月11日)已有385例確診、6人不幸死亡。不只台灣,全球疫情都迅 ...

  5. 當疫情來襲:社會學家眼中東亞各國的防疫經驗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a/covid-19-east-aisa-response-contexts...

    2020/8/3 · 新型冠狀病毒重症率及致死率雖比SARS 低,但也更有機會在人體存活,發展成有效的「新興傳染疾病」,像流感一樣年年來,防疫恐須有長期抗戰的準備。2020/1/22 生活.醫藥 「2019新型冠狀病毒」恐不會像SARS快閃,有潛力發展成有效的新興傳染病 ...

  6. 新型冠狀病毒重症率及致死率雖比SARS 低,但也更有機會在人體存活,發展成有效的「新興傳染疾病」,像流感一樣年年來,防疫恐須有長期抗戰的準備。2020/1/22 生活.醫藥 「2019新型冠狀病毒」恐不會像SARS快閃,有潛力發展成有效的新興傳染病 ...

  7. 2020/8/4 · 誘發抗體反應,以這次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為例,其為RNA病毒,整個核酸長度約3萬個鹼基,各基因區段會對應產生不同蛋白質。 因此,當病毒基因序列定序完成,就可以人工合成出胺基酸和胜肽,過程不需活病毒, 製備過程快速,也是國衛院目前研發速度最快的一支疫苗。 ...

  8.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報導者》是由「財團法人報導者文化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網路媒體,致力於公共領域的深度報導及調查報導,為讀者持續追蹤各項重要議題。我們秉持開放參與的精神,結合各種進步價值與公民力量,共同打造多元進步的社會與媒體環境。

    • 中東新病毒傳染途徑是什麼? ...

      ...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的感染途徑是在醫院內或家族間相互感染...醫院內在4月中發生2名住院病患間的傳染,以及去年10~11月沙烏地 ...

    • H1N1相關

      ...1.H1N1的傳染途徑為何?? H1N1...飛沫」與「接觸」傳染為主...新型流感、SARS與...) 一般流感 病毒種類 A型流感...突變病 ...

    • 諾羅病毒冠狀病毒、輪狀病毒 ...

      ...的流行有不同的周期性,一般間隔2至3年流行一次。 冠狀病毒感染引起的免疫應答較差,再次感染較常見。 3.認識...病毒容易,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