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約 50 項搜尋結果

  1. 2021年3月5日 · 心理紓壓 推薦好劇. 「沒關係,帶著傷痕的心更溫柔。. 」4部溫情刻畫「人生離別」的電影,讓留下的人好好告別. FLiPER 潮流藝文誌 2021-03-05. Cookie. Duration. Description. cookielawinfo-checkbox-analytics. 11 months.

    • 一窺「性騷擾」的由來
    • 「性騷擾」是給予受害者一項武器,並不是用來傷害社會中的其他人
    • 推薦閱讀

    性騷擾是上世紀最重要的發明之一,並不是說此前沒有性騷擾這個行為,而是直到這個行為被命名為「性騷擾」,人們才逐漸體認到它造成的傷害。 在 1970 年代的康乃爾大學中,一名教授持續對行政人員嘉蜜塔伍德(Carmita Wood)進行「令她不舒服的調情」,他會在嘉蜜塔的桌邊一邊讀信一邊擺動他的腰臀、總是藉由拿取文件的名義把手掃過她的胸部,甚至在一場聖誕派對後強吻了她。 嘉蜜塔必須一邊完成好她的工作,一邊躲避教授的行為,同時她受到的侵犯在當時是無以名狀的,人們只會解釋成「她沒有幽默感」、「開不起玩笑」,長久下來,嘉蜜塔的身心的出現狀況,在申請調離被拒絕後,她只能選擇離職。 當失業保險的業務員前來詢問她離職原因時,她感到羞愧與尷尬,最終只能回答是個人因素,於是她的失業救濟金申請被駁回。 幾名學者及律...

    「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會造成一種混淆,把重點從性騷擾轉移到了外表之上,從而降低了這個行為的嚴重性。當「性騷擾」變成「令人不舒服的調情」,而「令人不舒服」又被解釋成「對外表感到不舒服」時,上個世紀好不容易完成的矯正將再一次被反轉,責任再次回到被害人身上,如同過去「是妳不懂幽默」、「是妳開不起玩笑」。 當然,人本來就能夠選擇誰可以對自己進行什麼行為,但我認為這樣的反駁並沒有抓到重點,反而是肯認了被害人需要承擔部分責任歸屬,似乎他或她有權力去選擇帥、醜、富、窮,但事實上,性騷擾的行為中,被害人完全是被動的,無論帥或是醜,重點始終應該在性騷擾這個行為上。 在「性騷擾」這個名詞出現之前,加害者及受害者兩造對這個行為的理解都不夠,對加害者而言,這只是「調情」、「營造氣氛」、「開玩笑」,這樣的理解錯誤並...

    當公開羞辱成為一種商業模式 ——「網路公審」究竟是在伸張正義,還是霸凌? 【把傷口攤開來給你看一看】我被性騷擾的親身經歷 這是我們的真實經歷:會性騷擾的爛人就是爛人,和受害者沒有拒絕、穿什麼無關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性騷擾的由來:為何連說「人醜性騷擾」也是一種壓迫?〉 。首圖來源:中央社,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沒有苔蘚,昆蟲就會減少!森林應向「苔蘚」說聲謝謝
    • 參天大樹與微秒的苔蘚息息相關
    • 它們只取所需的少少部分,卻湧泉以報!是苔蘚串起了一整座森林
    • 推薦閱讀

    苔蘚具有變水(poikilohydric)的生理特性,許多種類乾燥之後,只要有一點水分就能復活。但這裡的種類已經習慣了森林裡舒適又穩定的濕度,如今超出它們的耐受極限,被太陽曬到脫水,已經不可能撐到新生森林回歸。我很高興林務政策的立法者有考慮到苔蘚和它們在未來的森林裡該如何立足。但苔蘚已經密密織入森林的結構裡,不可能獨自存在。假如苔蘚要在復育中的森林站穩腳跟,得先得到一個能支持它們的安全空間。 要是苔蘚能發出聲音,我想它們會要求夠大的地來留住水分,還要夠陰涼來培育整個族群。哪裡對苔蘚是好地方,對蠑螈、水熊蟲和畫眉鳥也肯定好。 苔蘚和濕度之間彼此正相關:苔蘚越多的地方,濕度也越高;濕度越高的地方,絕對有越多苔蘚。苔蘚持續蒸發(exhalation)讓溫帶雨林形成關鍵的環境特質,例如鳥鳴和香蕉蛞蝓...

    參天大樹和微渺的苔蘚從出世就註定了歷久不衰的關係。苔蘚地墊經常是小樹的育嬰房。落到光禿地面的松樹種子可能會被斗大的雨滴打個不停或被四處尋覓食物的螞蟻給抬走,新生的細根也可能被陽光曬乾。但落到苔蘚床上的種子卻可以安適地停留在葉狀枝上,比起裸露的土壤,葉狀枝可以把水留得更久,及早孕育新生命。種子和苔蘚之間的互動並不都是正向的,如果種子很小、苔蘚很大,樹的幼苗有可能長不起來,不過大多數情況下,苔蘚都有助於樹的生長。長滿苔蘚的木頭常被稱作「保姆木」(nurse logs)。這類育兒區時而出現在森林裡直挺挺的鐵杉倒木上,殘留的幼苗一開始就跟潮濕倒木共存共榮。樹要向苔蘚說聲謝謝。 濕氣招來苔蘚,苔蘚招來蛞蝓。香蕉蛞蝓應該算得上是太平洋西北部雨林非正式的吉祥物,這個六英寸大的花斑黃色軟體動物滑過長著苔蘚的...

    一種對森林功能很重要的特殊真菌也長在土生的苔蘚地毯底下。一叢叢蓬亂的擬垂枝苔(Rhytidiadelphus)和白邊苔(Leucolepis)覆蓋在森林地表之上,下方的腐植質裡長有菌根(mycorrhizae),一群和樹的根系共生的真菌,它名字的字面意思就是真菌(myco-)根(-rhizae)。樹木照顧這些真菌,餵養光合作用產生的糖;為了報答樹的恩惠,真菌伸出絲狀的菌絲體深入土壤,為樹木搜刮養分。很多樹的活力完全就靠這種愉快的夥伴關係。最近有研究發現,在一層苔蘚下方的菌根密度顯著較高,不毛之地就很難產生這種夥伴連結。苔蘚和菌根會產生關聯,應該就是因為苔蘚地墊下濕度穩定,又儲存了很多養分。 大家都知道要研究地底下的微生物彼此如何互動極其困難,但有一群科學家解開了一道錯綜複雜的三角習題。為了追...

    【真正的「東方之珠」是台灣】地表上難得一見的高山島!台灣的高寒植物讓英國探險家驚呼連連 【消失百年後在台灣現蹤】你不知道的台灣高山故事!來看讓蘇格蘭老爹瘋狂的植物是什麼? 【地球悲歌】植物滅絕速度比工業革命時代快 500 倍,專家:有些物種在被發現前就已滅絕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三千分之一的森林:微觀苔蘚,找回我們曾與自然共享的語言》,由 漫遊者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2. 2017年2月24日 · 不幸的是,他在47歲那年過世了。其實我無法告訴你什麼有關我父親的事情,因為當他離開我們的時候,我也不過才兩歲。有關他的故事我都是聽我母親敘述的。她曾經告訴過我,我爸爸有多麼的愛台灣,愛到願意為他自己的國家做任何事情,且無所畏懼。

  3. 文/ 張肇烜 出生台南的茂生博士(1887-1947),是台灣第一位留美哲學博士。 茂生博士在書香世家長大,他在長老教中學(今長榮高中)畢業之後就赴日本讀書,1916年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哲學科,成為「台灣第一號文學士」。 日本學成畢業後,茂生無論如何,都要回到母校,「家父用 ...

  4. 2019年11月22日 · 紀錄片裡的丈夫,最後一次見「完整」的老婆淚崩 只是徐玉娥死後送到輔大醫學院大體室後要做一整年的防腐,而惠宗在第 2 年就每月開車 3 小時探望亡妻,紀錄片中可以看到他常來跟太太聊天,內容大致是「我跟老婆說,家裡都很好,兒子、女兒都好,我也很好,你放心」等日常對話,但平淡 ...

  5. 2019年11月5日 · 戒嚴時期不能說的秘密:政治犯被針刺指縫、耳朵被灌廚餘. 「戒嚴時期最可怕,也最是不能說的秘密,就是刑求。. 當時毫無人權可言,從我們營救的政治犯與他們親人好友口中,我們聽到的是最不堪的虐待。. 」田媽媽回憶起這段往事,馬上哽咽了起來 ...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