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相關搜尋:

  1. 2014/5/16 ·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rry Summers)日前在拉斯維加舉行的年度工業會談SALT中表示,低利率政策是美國經濟不穩定的因素,可能造成股市泡沫化,這也是他鍾情於為美國政府工作,而非為聯準會策劃刺激經濟措施的原因。 根據《CNNMoney》報導,他認為聯準會致力抽高資產價格,其實對一般人來說並不公平,可能造成收入不均衡的現象,結果幫助了擁有眾多股票的有錢人,而非美國其他較不富有的一般人。 桑默斯日前稱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所寫談論貧富不均一書為「重大的貢獻」,但他認為皮凱提的解決的方法─向富人課更多稅─有施行上的困難。 桑默斯在去年與葉倫競爭聯準會主席,後由葉倫勝出,接著聯準會開始削減量化寬鬆政策,並且可能提高長期利率。

  2. 2020/10/15 · 前美國財政部長、前哈佛大學校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與哈佛經濟學家卡特勒(David Cutler)的 研究報告 ,指出新冠疫情對美國的經濟衝擊、民眾所承受的生命和心理健康損失達到16兆美元,是金融海嘯的四倍之多。 該報告提及,16兆美元的損失,相當於美國一年GDP的90%;更是美軍自2001年9月11日至今戰爭支出(包括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兩倍以上。 報告也指出,全美的失業人數攀升,自3月疫情爆發以來,至少有6000萬人提出失業保險索賠申請,更多的失業者,也就表示更少的現金回流市場,導致全國收益循環減少、市場支出降低。 圖/左為前美國財政部長、前哈佛大學校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右為哈佛經濟學家卡特勒(David Cutler)。

  3. 2006/2/23 · 五十一歲的桑默斯在學校網站上發表公開信,表示他和文理學院部份人士之間的不和,迫使他認定自己已無可能推動攸關哈佛未來的更新計劃。 他的宣佈辭職,使他成為哈佛自一八六二年以來任期最短的校長。 桑默斯辭職後,將由曾任哈佛校長二十年、現年七十五歲的波克暫代校長職務。 哈佛校長的去留是由「哈佛公司」的七位董事決定。 據兩位和校董有接觸的學院教員透露,桑默斯是在董事會壓力下被迫去職。 他本人則聲稱自己是自願的。 接近桑默斯的人士透露,部份校董和桑默斯當年政壇老友讓他認清大勢已去,使他在一週前就已私下決定請辭。 過去曾在哈佛教授經濟學、並曾擔任柯林頓政府財政部長的桑默斯說,自己將在休假一年後回哈佛任教。 桑默斯就任之初,各方對他期待甚殷。 他提出的改革計畫包括擴充校園、檢討大學部課程、學院合併等。

  4. 2022/6/21 · 桑默斯认为,“两年7.5%的失业率和一年4.1%失业率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们的央行是否准备好采取必要措施来稳定通膨? ” 桑默斯说:“美国恐怕需要像沃尔克在1970年代末到1980年初所推动一样严厉的货币紧缩措施。 ”他也主张,Fed应放弃就未来货币政策的路径向社会大众沟通,他说:“回到人性,放弃前瞻指引这政策工具,是完全适当的。 只怕我们需要做的是更困难的抉择,而非还在不景气和持续高于目标通膨之间做选择。 ”“若非如此,我担心他们经济停滞和停滞性通膨两者都躲不掉。 ” 拜登 考虑暂时取消联邦汽油税,审视对华关税 国会调查骚乱事件委员会将听取特朗普试图挫败 拜登 胜选的证词 民调:53%认经济已衰退 对 拜登 认同度几乎砍半 《独! 普丁:习近平是新世界中心! 通膨问题 拜登 需负责? !

  5. 薩默斯出身在美國 康乃狄克州 的第二大城市 紐黑文 的一個 猶太人 家庭,他的父母都是經濟學者和 賓夕凡尼亞大學 的教授,他的叔叔 保羅·薩繆爾森 和舅舅 肯尼斯·約瑟夫·阿羅 都是 諾貝爾經濟學獎 获得者。 [2] 16歲那年他进入了 麻省理工學院 修讀 物理學 [3] ,后轉修 經濟學 ,1975年畢業获得学士学位。 他就读期间曾是麻省理工學院內一名活躍的辯論隊員。 此後他成為一名 哈佛大學 的研究生,跟隨經濟學家 馬丁·費爾德斯坦 學習,并于1982年畢業获得博士学位。 此後他在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作短期教學,1983年,即28歲那年,薩默斯成為了哈佛歷史上最年輕的教授。

  6. 2022/10/7 · 在 金融时报 (FT)6日刊出的访谈中,桑默斯表示,此刻的经济“逆流”是他记忆所及最多的,意指全球通膨窜升、全球央行纷纷收紧 货币政策 、 欧洲 能源危机、俄乌战争等等。 桑默斯曾担任美国前总统柯林顿的财长、 欧巴马 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他在FT访谈中表示,美国通膨率很难一路降回联准会(Fed)2%的通膨目标,除非承受更多的经济后果。 他说:“如果我们能像Fed相信或预测的那般,把通膨压回接近2%的区间,同时又不会让失业率升到高于4.4%,我会非常惊讶。 ” 桑默斯重申他的看法:“我们不太可能把通膨稳定下来,除非经历一波衰退,严重得把失业率推向6%区间。 ” 他强调自己也“痛恨失业”,但决策官员必须正视的问题是,该走哪一条政策路径,才能把对劳动力市场的打击降到最低。

  7. 2021/2/14 · 桑默斯曾担任美国财长、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以及哈佛大学教长等职,克鲁曼是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纽约时报 专栏作家,两人都是知名度极高、言辞犀利的中间偏左派重量级经济学家,使12日这场由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者Markus Brunnermeier主持的视频会议辩论备受瞩目。 之前,桑默斯投书 华盛顿邮报 ,发表“拜登刺激宏图固然可佩,却也带来一些大风险”一文;克鲁曼则在纽时专栏以“拜登大举支出正是美国所需”一文,为这套巨额方案辩护。 两人接着在12日在线视频辩论中各自陈述己见,以下是 彭博 资讯报导整理出的辩论重点: 桑默斯提出四点: 1)1.9兆美元方案“极大”,支出总额远大于估计的“产出缺口”,即实际产值比潜在产值短少的部分;

  1. 相關搜尋

    lawrence sum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