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葉竟源,這是你第一接兵,所有事情不要自己拿主意,懂嗎?」邢靖元一臉嚴肅地說。 「學長,懂。」 「最簡單的,看看你其他學長怎麼做,你就怎麼做,」邢靖元說:「你看看有班長是蹲著幫新兵安檢的嗎?請你尊重你的身份,好嗎?

  2. 「你們少嚇我了!」我把他們的手推開,「我想起一件事,寶吉,你認不認識一個叫駱羽松的人?」 「駱羽松,誰阿?也是待命班的嗎?」 「嗯,他大概三個月前在待命班吧!」 「喔!我三個月前還在三營跟連長吵

  3. 猶記小學時常和我爸的學生混在一塊,晚上就和一群大學生們在冷冷的泳池裡游泳。他們,二十歲上下,有時男生愛女生 ...

  4. 回到連集合場,阿德和傑哥興沖沖地問我教育班長的事。 「怎麼樣?怎麼樣了?」 「去旅部會議室抽籤,」我說:「然後我抽到了。」 「恭喜葉班長了!」傑哥說。 「打飯班出列,去找葉竟源班長報到!」阿德

  5. 「怎麼會帶我來這裡?」我問。 「這裡涼快,也.....比較好說話,」江心蘿聲音愈來愈小聲,右手悄悄搭上我的腰際,「班長,上一你走了之後,每天我都想著你什麼時候會再來,好喜歡你.....」 我耳朵一陣發熱,不知怎麼回應江心蘿的告白,江心蘿的手在我腰際撫摩,頭垂得很低,像在品味這半 ...

  6. 張廣霖反覆地要求我們偵查及上下壕溝的動作,總共爬了八九壕溝罷,我們才走回板凳上喝水休息,接著,換下一個班被張廣霖反覆操作。 「教育班長訓很苦耶!」耳後傳來張廣霖的聲音,「退訓啦,退訓就回去涼涼的了

  7. 2015/11/23 · 第二天早上,測完手榴彈投擲後,我的心思陷入焦慮的亂麻之中,我一直想著鑑測打靶的事,下午就是我們新訓最後一表射擊。 我們午休到下午一點十五分,勞排便廣播起床,因為同時有六個單位也在鑑測,靶場使用有固定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