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潮牌漁夫帽品牌 相關
    廣告
  1. 一掃以往織毛線是老奶奶專屬活動的形象,新世代的網路毛線品牌如We Are Knitters,或是英國的Wool and the Gang,便企圖把打毛線這件事變得新潮。 不僅把棒針重新設計成吸睛的流線型,還販售配好的毛線棒針組,讓享受手織的愛好者可以自己動手,如果真的沒耐心,也 ...

    • 倫敦生活A to Z
  2. 一開始就是「潮牌」 如果去過東京銀座的人應該知道,現在的銀座被分為銀座一丁目至銀座八丁目,其中八丁目就是過去的「新橋」。而此一名稱的更迭,亦是資生堂見證銀座街區改造的紀錄之一,從明治、大正、昭和到現在,民間努力搭配政府措施,才讓如今的銀座發展成為 ...

  3. 「堅持信念,即便這代表你得犧牲一切。」全球運動品牌龍頭 Nike,本周一為了品牌口號「Just Do It」問世30周年,推出了一系列的紀念性宣傳;但眾多代言人中,Nike卻大膽找來了因反對警察頻繁槍殺黑人,而在比賽中公開拒絕對美國國旗、國歌行禮的爭議「前」美式足球 ...

  4. 3月31日,德國。「如果連 Adidas 都付不起租金,誰還付得起?」歐洲疫情第三慘重的德國,自3月中「關閉一切非民生必需商店」以來,遭遇巨大經濟衝擊。為了避免「暫時閉門防疫」釀成「永久倒閉潮」,德國聯邦政府也於上周緊急通過一系列紓困法案。

  5. Nike、Adidas等知名品牌往往會跟運動員合作,推出聯名款球鞋,吸引年輕人爭相購買,其中限量版更是讓死忠粉絲趨之若鶩,也促使運動鞋從生活必需品,躍升為時尚潮流配件,紐約商人麥克菲特斯(John McPheters)看準商機,2015年底在蘇荷區開設潮店 ...

  6. 9月19日,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目前正經歷著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假酒殺人」事件。大馬警方表示,自17日晚間開始,吉隆坡與雪蘭莪州地區,突然連續傳出大量的甲醇中毒病例,直到19日清晨為止,馬國衛生部已確認51起病例——其中19人死亡,14人住院中有生命危險——馬來西亞 ...

  7. 可另一方面來說,若品牌僅有這般能耐,那也未免太小看消費者了。 一窩蜂總有個極限,如果價格沒有真正的價值支撐,恐怕也不會活太久。 小布的價值,除了精良的製造品質外,也滿足了使用者對於好東西的想像,甚至形塑其對某種生活風格的追求,進而產生超越功能與成 ...

    • ▌入驅戰場的「國民車」
    • ▌駛入美國家家戶戶的車庫
    • ▌改版、改版、再改版
    • ▌車是人非的世代交替

    為了讓人人都能有這台「歡愉與力量之車」,希特勒推動「儲蓄計畫」,鼓勵民眾: 但緊接而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卻打亂了希特勒的「國民車」美夢。 金龜車不只沒能讓如期交到大部分國民的手中,其輕巧方便的設計,反而讓這台開上戰場,作為軍用車使用。其中像是金龜車的引擎,採用氣冷式設計,就能使其不受嚴冬結冰的困擾,在嚴峻戰場上調度更為方便。 二戰過後,重建德國汽車工業的重擔,相當程度地落在福斯這家先驅汽車公司身上,金龜車(此時稱為Type 1)也開始緩步重回生產軌道;隨著戰後德國市場、工業景氣逐漸復甦,金龜車憑著小巧可愛的造型、耐用實惠的現實誘因,成功在德國國內及歐洲站穩腳步。1950年代,伴隨著中產階級、家庭文化的興起,美國開始成為汽車市場的淘金新大陸。福斯也在此時,開始進攻美國市場。 不過,當時的金龜車,仍因「納粹血統」而聲名慘澹、銷量不振;一直到了1960年代前後,在商業及大眾文化的影響力下,才讓金龜車浴火重生。

    1959年,福斯汽車在美國的廣告代理商——恆美廣告(DDB,如今全球頂尖4A廣告公司)——以小巧為賣點,並將Type 1改名為「金龜車」(Beetle)登上廣告,企圖以嶄新的形象包裝,甩開過去的黑歷史包袱。 1968年,迪士尼暢銷電影《萬能金龜車》(The Love Bug)中,以擬人化的米白色金龜車——賀比(Herbie)——為主角,劇情圍繞著他和他的賽車手主人,在賽車場內外的溫情勵志故事,而獲得熱烈迴響。從此,金龜車在美國人心中的形象就此翻轉,成為討喜可愛的好夥伴;同年,金龜車在美國大賣就了42萬3,000輛。 另一個讓金龜車登上「神車」神壇的關鍵,則是60年代風起雲湧的嬉皮文化。當時嚮往自由精神的嬉皮青年,酷愛開著造型復古、小巧輕便的金龜車(或是同為福斯生產的「麵包車」),說走就走,踏上公路流浪之旅;就連英國傳奇樂團披頭四(The Beatles),也無法抵擋金龜車的魅力。 1969年,披頭四合體錄製的最後一張專輯《艾比路》(Abbey Road)發行,專輯封面背景(就是後人酷愛模仿的過馬路照)就出現了的一輛金龜車,也讓「披頭四-嬉皮-金龜車」的文化形象更加蔚為風潮,受到樂迷與嬉皮青年追捧。 於是,天時地利人合之下,金龜車就這樣逐漸駛入了美國家家戶戶的車庫,甚至比在原產地的德國和歐洲還要備受歡迎。

    不過一代新人換舊人,隨著福斯陸續推出的Golf等車系受到歡迎,改朝換代之下,福斯在總部狼堡(Wolfsburg)的車廠開始停產金龜車;1979年,美國車廠的金龜車生產線也隨之關閉(巴西、墨西哥廠仍繼續生產)。 直到近20年後,金龜車才在1998年,由「金龜車之父」保時捷的孫子、時任福斯執行長——皮耶(Ferdinand Piëch)——重新改版、改名,推出第二代的「新金龜車」(New Beetle),力圖強勢重返美國市場。 反應不錯的新車款,隔年在美國即賣出約8萬輛,2003年7月30日,福斯汽車的墨西哥車廠,也生產了最後一輛的初代金龜車(T1),功成身退。截至當時,金龜車在全球已賣出2,150萬輛,榮登世界最暢銷的車款。 儘管如此,金龜車仍止不住邁入老年的殘酷汰換期。2012年,福斯再度改版推出第三代,但2017年,金龜車的美國年度銷量僅有1萬5,667輛,完全不敵同公司的Jetta或是Passat車款。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5年,福斯汽車爆出「柴油門」醜聞,公司在柴油車上安裝特殊作弊軟體,企圖規避官方的廢氣排放檢測,實際上排放的廢氣卻超標至多達40倍。重創公司品牌形象,也慘遭美國及德國法院求償天價賠償(美國約147億美元;德國10億歐元),並須負責回收問題車輛。

    據《路透社》報導,2018年1月到8月,金龜車在美國的銷量已跌落至1萬1,151輛,比去年同期再下滑2.2%。 銷量慘澹之外,金龜車過去的最大客群為戰後嬰兒潮世代,然而隨著世代交替,如今汽車市場的消費中堅力量,已交棒給嬰兒潮世代的子女。但對於新世代而言,金龜車所代表的文化象徵意義與記憶,已是過去式,較難同父母輩一樣感同身受。像是汽車史學家沃可諾維基(John Wolkonowicz )就向《洛杉磯時報》表示,如今金龜車吸引的主顧,大多是中年婦女: 為了迎戰汽車市場的新時代,《路透社》認為,福斯此舉應是為了佈局現正流行、以家庭為導向的休旅車市場,還有未來趨勢的電動汽車。因此才會決定在明年讓這款傳奇車款「壽終正寢」。 不過美國福斯汽車的執行長沃伯肯(Hinrich Woebcken)也向媒體表示,在2019年7月停產之前,第三代金龜車將再次升級,推出SE和SEL兩款最終版(預估售價為2萬3,000美金)。而靠著金龜車起家的福斯,雖然宣布停產,卻也沒把話說死。沃伯肯表示,「永遠別說絕不!」誰知道這不會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一線活路,也許過幾年,金龜車復古風潮捲土重來,又會是下一個70年傳奇。

  8. 南非10日發生一起墜機事件,一架老舊的康維爾(Convair 340)飛機,從普利托利亞(Pretoria)汪德布機場(Wonderboom Airport)起飛沒多久,引擎就出問題,最後墜毀在汪德布機場附近的工廠,造成工廠內3名員工受傷,而飛機上包括機長共19名乘客中,有1人 ...

  9. 為什麼每一個在沙烏地的孩子,成天有事沒事,都在吃 al-Baik 炸雞?這個傳說餐廳,憑什麼能成為沙烏地的飲食代名詞?而沙漠中的炸雞,又衍生出那些都市傳說與政治糾紛呢?

  1. 潮牌漁夫帽品牌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