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報導者》是由「財團法人報導者文化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網路媒體,致力於公共領域的深度報導及調查報導,為讀者持續追蹤各項重要議題。我們秉持開放參與的精神,結合各種進步價值與公民力量,共同打造多元進步的社會與媒體環境。

  2. 2018/5/16 · 特斯拉的營業額僅有BMW 的十分之一,與德國車廠相比規模實在不算大,在業界眼中卻是可敬的對手。戴姆勒總裁柴奇(Dieter Zetsche)4月才公開讚揚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是「整個產業的領導者。」一家大廠的研發部門在拆解Model 3後,對 ...

  3. 林育立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uthors › 571dd6e2dae62379576d7ef7

    2021/8/23 · 受辱也要做!. 大學教授意外掀起電動車創新革命. 「以小搏大」、「大學教授讓大車廠灰頭土臉」⋯德國媒體近來大幅報導StreetScooter,彷彿這家小車廠是德國汽車工業救星。. Fill 1. 熬過「柴油門」醜聞,德國汽車廠向特斯拉下戰帖. 「我們竟然將高級車的領先 ...

  4. 王儀君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uthors › 571de7badae62379576d7f3d

    做過音樂、電影、文字;讀過數據、財報 、消費者分析。具雙重人格雜食者的兩難。所有文章(42) 報導者 × 不只是圖書館:讀報吧!!!期間限定閱覽室 展期自2019年12月3日至12月9日,短短6天週展期吸引大量讀者前往閱讀,展期最後一日更是熱情滿場 ...

  5. 2020/6/17 · 火線背後》僅佔健保3.2%的醫材差額給付訂定上限,為何燃起醫界大火?. 健保署經過一年半、44場 共擬會議 計畫推出8大類、共352種醫材差額給付項目的費用上限,原意為民眾荷包把關。. 但6月9日公布後,引起不少醫界人士劇烈反彈,擔心恐造成高價醫材退出 ...

  6. 修了18年,「長庚條款」可望過關!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 › medical-care-law-amendment

    2017/8/21 · 修了18年,「長庚條款」可望過關!. 董事會遭架空、人事重疊、醫師免職無救濟程序、法人投資集中母企業、把社會責任的急診盈虧當績效管理⋯⋯長庚風暴將財團法人醫院的長年積弊全盤端上檯面,但衛福部只能稱「 有缺失無違法 」,動不了董事會,因為 ...

  7. 體育協會的改革時差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 › taiwan-athletics-problems-association
    • 「老師報告!」彷彿回到國小軍訓課的游泳協會
    • 選手與體育協會間的代溝
    • 球衣問題,你怎麼看?

    「老師報告!」打開協會的門,彷彿回到國小軍訓課一般。進入游泳協會辦公室的選手大聲畢恭畢敬的喊出他們的尊敬。我們拜訪了兩次泳協辦公室,「今天我們收發的小姐沒有上班喔!」這是我們禮貌性詢問泳協是否有收到昨日寄的email訪綱所換來的答覆。 第二次拜訪,終於有機會與理事長特助陳金鳳講到話,對於我們突然造訪,陳金鳳先是抱怨記者就跟蚊子一樣一直來。「今天你們兩個進來問,等等又兩個來問,全台灣有多少記者,我們小姐接電話接到都煩了。」 談起最近針對泳協不斷發出負面消息的「體育改革聯合會」,陳金鳳怒氣沖沖的跟我們說起那個總記不清名字的組織。「那個改革會、聯改會什麼的,說我也要成立一個(協會)。那是不是會天下大亂?」 但對於我們所提的財務問題,她反而袒蕩蕩的說出看法:「我們就是秉持著我們良心在做,財務都公開了,你說我還有什麼東西在裡面偷雞摸狗 ?我們是評鑑,每年都會來查我們的帳。每張收據可以說隨便人來我就翻給你看嗎?我可以問你你爸爸有沒有負債?你爸爸有沒有在外面找女人?就算有你會講嘛?」 的確,體育協會最為人詬病的財務問題外界很難探究。我們翻找了網路上體育協會所公布的財報,多數都是一張A4收支表作結,無法得知背後細項,就算是補助金額年年奪冠的棒球協會也不例外。

    與其他體育協會不一樣,受到廣大鄉民矚目、每年獲補助最高、人員編制最多的棒球協會,並不需要委身體育署大樓的小隔間。在長年投身棒球運動發展的前理事長彭誠浩的協助下,棒協辦公室坐落松山車站的共構新大樓裡,具有現代化的樓板裝潢、嚴密的管理人員,與彭誠浩的美孚建設是隔鄰,甚至還能與美孚共用會議室。 老字號棒協,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現在單項碰到那些事情,我們早就碰過了,因為職業棒球是最早的,什麼鞋子服裝都碰過!」林宗成做了19年秘書長,經歷了從那個選手認為能為國效勞是祖宗榮耀的時代,到「no money, no talking」的現代。他很感嘆,如今連選手的服裝都沒辦法掌控。 「比如打擊手套,他(球員)說我不合,不合我打不到球。所以,好,開放!那你在棒球場看,國家隊出來五顏六色,沒辦法統一,連鞋子都沒辦法統一,有人說我穿很痛,我跑不行,所以開放!現在就是謹守最後一塊,起碼衣服要一樣。」 林宗成很羨慕日本隊的整齊劃一:「我覺得很有趣是說,日本每年經典賽,大牌球員坐一排,鞋子、衣服一模一樣,我就私下問日本隊管理,他們也認為要穿國家隊給我的才算是國家隊,可是台灣球員講不通,我只能說我們教育還要再加強。」 國情不同,體育協會的核心人員,更迭極為緩慢,秘書長沒有限制任期,常常一當就是十幾二十年。這些長老級的核心幹部,成長經驗與年輕選手迥然不同,面對「不能講不能罵」的世代也覺得無力又無奈。 已經擔任25年排球協會秘書長章金榮也有感而發:「選手從來沒有想過一切事情是怎麼來的? 吃水果拜樹頭,往後看看你站在國訓中心怎麼上去的,踩了多少人肩膀?這是倫理、這是團隊。幕後功臣,你有沒有感謝過?不要一朝成名,就以為天下你最大。」 談起明星球員黃培閎退出國家隊這件事情。我們詢問協會方是否有與黃培閎溝通過這件事情,章金榮表示雙方僅會面過一次。但自己非常重視與選手的溝通,一週會下去位於左營的國訓中心一、兩次,與選手面對面溝通。章金融說,「我的作法是教練先離開,我跟選手面對面談,談完以後才換教練,不是沒有在溝通。」 對於選手,他希望可以多點溝通,訓練、協會行政都可以談,假使雙方能站在互信互諒的基礎上就不會有問題。「你們不跟我談表示你們沒有意見,出事情不是我的責任。」 對於社會與民意代表,他希望可以多點理解,不要盡信網路上的資料。「不管哪裡來的資料都ok,但是要正反兩面都了解,沒有阿都是『蹦』一下就曝光...

    詢問幾個協會下來,我們一定會詢問的是他們對於「球衣」的處理辦法。才發現球衣對協會來說,不只是「量好size然後買進」的問題,而取決於你「口袋夠不夠深」。 在體育署評鑑報告中,成績最好的模範生之一高爾夫球協會,在羽球球后戴資穎衣服不合的風波後,決定防患未然。秘書長鍾文貴說,因為賽事太密集,可能選拔出代表隊後到出賽期間只有兩、三個禮拜,所以等確定人選再來做衣服肯定來不及。於是,高球協會決定每半年進口一批各種尺寸的衣服,等選手出爐就直接從庫存中挑衣服。 和其他只能跟體育署分租辦公室的協會不同,高球協會的辦公室在南京東路精華路段的高樓,寬闊清爽的空間,確實是有本錢把所有尺寸的衣服都買齊存放。但對於像是壁球這樣的小型協會,似乎就有點困難。選手抱怨,協會也叫屈。 「他每次都給我們很大的衣服,事先完全沒有問,(如果)有反應,他會說要練壯一點。」台灣壁球好手黃政堯告訴我們,壁球協會已經好幾次給選手「oversize」的衣服,「那些衣服比一次回來就不會再穿。每次比賽都要給一套新的衣服,就是為了那個比賽穿,這才叫浪費錢。」 被問到球衣過大問題,我們指出黃政堯在臉書(Facebook)上po出上個月出賽東亞錦標賽的「長袖善舞」球衣照。壁球協會秘書長王文瑞在電話那頭大聲回應:「那個哪有大?衣服本來就這樣,那是外套而已。」我們繼續追問關於協會的問題:「可是球衣不就是很簡單,量一下然後採購嗎?」 「你知道衣服很不好買,沒那麼簡單!你們不了解採購程序!」王文瑞解釋,好的廠牌假設要訂明年7月份的衣服,今年的8、9月就要做出來,要趕快先去訂貨。但是選拔賽可能還沒舉辦,無法知道哪個選手入選,所以出現衣服尺寸不合的狀況。 「不一定選拔就是他阿,你怎麼去問?訂的時候不確定選手是誰,因為一年選拔一次。」王文瑞再次強調,現在買衣服真的很不好買,尺寸缺東缺西而且不會每年版型都一樣。 選手遇事不滿就在臉書發文或找媒體,壁球協會秘書長王文瑞也有怨言。「po網的人是最笨的,不跟我講,但我都有看!」對於黃政堯的投訴,他非常不以為然:「他講這樣是他的事 ,我都有做紀錄。道德很重要,要當一個好的選手必須要謙卑,蔡英文說謙卑謙卑,看他講的很厲害,但遇到我的話有什麼好厲害的!」 來往選手與協會之間,我們試圖針對不同問題拼湊出對錯。最後發現,不管是球衣問題還是改革問題,他們最大的問題都是「溝通不良,互信不足」,世代觀念更是...

  8. 不過,根據 Elservier 母公司(RELX)財報,公司獲利長年維持35%以上水準,超越臉書(27%)、中國工商銀行(29%),Elsevier 執行長2012年個人的薪水加獎金,還創下450萬英鎊(約新台幣2億元)的集團歷史紀錄。

  9. 但對照2016年健保署公布的醫院財報顯示,賺最大的林口長庚年盈餘43.58億元、其中醫務貢獻僅4.57億元、非醫務貢獻卻高達39.01億元;同集團的高雄長庚第二賺錢,年盈餘32.72億元、非醫務盈餘達29.12億元;中國附醫年盈餘21.43億元,其中4.14億元來自非

  10. 修整後的《國體法》老爺車,一路順風?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www.twreporter.org › a › taiwan-athletics-problems-national
    • 8月可望通過《國民體育法》,協會是改革重點
    • 改革重點1:開放協會會員,擴大參與
    • 改革重點2:財務透明化
    • 改革重點3: 理事長、秘書長的配偶三等親不得擔任工作人員

    去年9月,立委黃國書率先拋出《體育團體法》草案,以另立專法,而非修改既有《國民體育法》方式改革現有單項協會問題,另有許多立委分別提出《國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朝野立委同時也呼籲體育署應加緊腳步,從整體政策面著眼,推出行政院版草案。 等了兩個月,體育署在行政院政策小組會議上提出了一個版本,內容是在既有《國體法》之下,複製貼上許多黃國書版《體育團體法》的內容,看似豐富,卻毫無邏輯章法,讓黃國書氣得當場拍桌走人。 直到去年12月底,體育署終於在立法院會期尾聲、端出《國體法》的新修正版本,在教育及文化委員會開始審查,今年5月3日,初審才正式完成。原本以為會順利進入三讀排程,卻又突然被親民黨團以「草案將『中華奧會』改為『國家奧會』會增加國際賽事困擾」為由,拉下草案交付朝野協商,也因此,三讀時機才延到8月臨時會。 其實,單項協會問題已久,過去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分別在民國87、88與95年間,就已召開多次專案小組會議,研擬針對民間體育團體的組織功能與業務另立《體育團體法》,最後雖有短、中、長程的建議改革方向,卻沒有實際執行。直到102年,行政院組織改造讓體委會併入教育部,修法一事才又死灰復燃。 有立委私下抱怨,改革的民意沸騰,單項協會被外界罵得狗血淋頭,但面對修法作為,體育署牛步就算了,最可惡的是抱著「交差了事」心態,院版草案東拼西湊,只想說服立委另立專法太耗時,主張直接修改現有法令就好,「就來拜託我們,不要太為難,但在草案擬定上卻沒有誠意。搞到後來大家都說,早知道走專法可能還快一些。」黃國書苦笑,面對協會亂象,「我們要給體育署尚方寶劍,他們卻只想要小小水果刀,削削皮就滿足。」 另一方面,這次修法內容不僅針對協會問題,另處理了公共運動設施設置、身障者體育活動權益、學校體育活動訂定及場地開放等,「體育問題不只單單處理體育團體,回應民意之外,我們考量的面向比較廣。」林哲宏說。

    回到修法條文本身,體育署提出「財務透明、業務公開、組織開放、營運專業」的原則,確實回應民意輿論的訴求,也讓立委諸公大致滿意,只不過其中針對「單項協會」的條文,卻讓許多運動界人士憂心,尤其是協會。 除此之外,召開會議、維持會務的金錢與人力成本勢必增加,對現行多數僅有1到3位行政人員的協會將是一大負擔。排球協會秘書長章金榮也提醒,有心人想做事,除了得衡量有沒有興趣,還得看能力,「進協會做事,是負有階段性工作任務的,你得面對所有排球愛好者、選手、各縣市組織,還要在國際上接軌⋯⋯大家要做,好啊,給你們做啊,我不是怕外面的人沒知識,但很怕他們不了解。」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強調,當前協會的確需要改變,但並非是由政治力強力改變,而是需要靠自己改變自己。若就目前修法方向而言,改變的方法可能是:讓外力透過開放參與進入協會、成為協會自己人,以民主原則的參與去進行改革。「行政機關必須中立,運動領域更是。」 曾經,有某協會的派系角力就以動員為手段,雙方各自找來數百位黑衣人加入協會,意圖影響理事長的選舉結果,「那一天,體育署大樓門口黑影幢幢,氣氛肅殺,好像隨時會開幹⋯⋯。」親眼目睹的體育署工作人員如此透露。 為了避免黑衣人事件再度爆發,同時站在輔導協會健全營運的角度,林哲宏說體育署將透過章程範本與細則的訂定讓這部分的衝擊降到最低,「譬如團體會員與個人會員在選舉時的票數比例,或是超過一定的會員數量時,需先行選出會員代表的辦法等。」目前,體育署預計在9月份公布相關辦法。

    至於財務透明,看似爭議最少,僅有部分協會提出「需要體育署協助補助會計師認證」的需求,客觀來說,這項條文的確也呼應了國際奧會在去年舉行的第127屆年會中提到的重大改革重點:增加財務的透明化。不過,檯面下各協會卻對於「透明」的程度憂心忡忡。 以高球協會為例,他們自2011年起就以經營企業的概念自聘會計師簽核、有完整財報資料,高協秘書長鍾文貴說,「有些企業或廠商的贊助合約可能涉及保密協定,當然,如果不是在這樣的範疇,是該公開被審視的。」 但棒協秘書長林宗成認為,「不是全部上網給大家看到就叫公開透明。我們請會計師認證、查帳、最後交給政府,已經是負責,協會畢竟是人民團體,不是商業單位也沒有金山銀山。我們一切都照政府規定的依據去做。」他也不諱言,整個社會氛圍對協會的不友善,將讓很多有心投入運動產業的企業縮手,「搞成這樣,這麼複雜,讓他們覺得乾脆不要贊助,整個負面效應,我很怕這種效應會發酵!」這部分也是排協秘書長章金榮同樣擔憂的。

    在避免特定人士專斷把持的部分,修法後將明文規定理事長、秘書長的配偶與三等親不得擔任工作人員,也不得在同一特定體育團體擔任理事與監事。此外,為了選訓不公的爭議,修法條文中也明訂「國家代表隊教練與選手的選拔辦法由中央主管訂定。」 這兩項規定都是針對有部分協會長期被家族把持,介入選手選訓,民意一定拍手叫好,但卻有違反國際奧委會體育自主的疑慮。 林佳和認為,「像是(國體法)第21條與31條,都可能被國際奧會盯上,若未來體育署沒有處理好,是可能違反運動自主精神的。此外,第36條的三等親限制,干預程度也過火,不能否認有很多正派的家族是真的有心投入運動的,重點應是堅持協會內部民主原則與監理、建立好遊戲規則,而不是以限制近親等方式,結果製造更多抓摸不著的人頭。這就是看對問題,給錯答案,怕是未來不能解決問題,還落實了條文有重大瑕疵的指控。」 林哲宏再次強調針對特定體育團體「高密度管理」的原則,因為這些協會具有公共性,也接受政府補助,又是所有選手與國家代表隊的對外唯一窗口,高密度管理確實有必要,「但我們也明白踩紅線的可能,因此在第42條中,我們放了一道保險,說明若特定體育團體受國際規範者,應依該組織之章程及其相關規定辦理。」 其實,對於立委、民意要求政府與體育署應「硬」起來,意圖用上述法條勒緊各單項協會脖子的方式,林佳和並不贊成,因為運動領域的自主是國際奧會最重視的,「把運動推往國家,是反時代潮流的,這不是說國家就置身事外,而是社會需要更多自主。當然,當社會還達不到完整自主條件時,身為資源掌控者的國家應協助,但不是公親變事主,不能變成直接的控制者。」 實際上,一旦《國體法》修正施行後,協會需在半年內召開會員大會,完成理監事改選,最迫在眉睫的是,體育署為此得火速訂定41項子法細項。林哲宏表示,體育署目前已將41項子法分類處理,正馬不停蹄與法規會、內政部確認協商,預計在母法施行後的一個月、三個月、五個月內分批公告。「體育署明白現有協會的行政能量不足,修法後的行政流程複雜,因此將成立輔導小組來協助這段過渡期。」 一部進步的法案,得能回應需求,但仍須主管機關的配套,整體社會環境的支持,一項改革的推動,也有其必經歷程,絕非一蹴可幾。如今這部國體法老爺車改裝了,配備雖不到頂級,零件也未必換得適切,但至少有往前走的動力了。可以說,在選手、民眾、立委的推波助瀾下,台灣體育改革終於開了第一槍,下一...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