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約 50 項搜尋結果

  1. 2023年1月11日 · 《報導者》是由「財團法人報導者文化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網路媒體,致力於公共領域的深度報導及調查報導,為讀者持續追蹤各項重要議題。我們秉持開放參與的精神,結合各種進步價值與公民力量,共同打造多元進步的社會與媒體環境。

  2. 2022年11月7日 · Alpha、Beta、Gamma、Delta、Omicron五隻新冠病毒變異株,誰傳播力最強、誰更易感染兒童、症狀又有哪些差異?如果疫苗打的速度太慢,可能形成「病毒變得更強」的空間?《報導者》從GISAID開放平台上傳的602萬筆病毒基因定序資料中分析歸納,回答讀者最想知道的問題。

    • 導火線之一:為了一個鎖頭,鄉長控告村長
    • 鄉長派 vs. 農會派鬥爭浮上檯面
    • 垃圾掩埋場轉型變卦、祭典補助爭議、課輔場地收回⋯⋯鄉民質疑秋後算帳
    • 鄉長逐一反駁:罷免理由全是惡意抹黑,全都要告!
    • 當他們都說,想改變地方政治生態⋯⋯
    • 後續與迴響

    去年(2019)4月,羅山村村長陳保財準備到村裡的活動中心開門,給村民使用,卻發現鎖頭被換掉,只好自己找工具開鎖。不久後,他收到法院通知書,所有權人鄉公所認為他破壞了鎖頭、無故侵入客家產業交流中心(產業交流中心與村民活動中心共用),要對他提告「毀損罪」。 為了這個訴訟,陳保財前後到花蓮地方法院開庭4次,檢察官最後認定無法證明鎖頭毀損,今年6月不起訴。談到官司,陳保財總表現得大方,一點都不怕被告的樣子,但陳保財好友李國盛的觀察卻完全相反,「鄉下人很怕上法院,每次開庭前三天,保財都(喝酒)喝到睡不著覺。」 鄉長告村長,在地方上是大事,村裡居民議論紛紛,表示這是鄉長陳榮聰對陳保財和羅山村的「報復」。起因兩年前鄉長選舉時,陳保財支持的是陳榮聰的競選對手張智冠,而羅山村投票結果224對81票,壓倒性支...

    在這種家族背景下,陳榮聰當過鄉民代表、縣議員和8年的農會總幹事,可說是在富里鄉能擔任的公職全都做過。 此外,陳榮聰妻子的林姓家族也大有來頭,林家家族直系三代成員都當過鄉民代表,林家媳婦黃玲蘭當過花蓮縣議員,更當過兩任富里鄉鄉長,就在陳榮聰的前兩任。 儘管如此,單一家族終究無法包山包海壟斷富里鄉政,鄉公所與農會的戰爭,成為此次罷免案的另一項重要導火線。 每年9月,六十石山的金針花季都會吸引大批遊客慕名來到富里。然而,去年花季時,陳榮聰卻帶人來到羅山村旁的富里鄉農會,用交通錐把農會的停車場全部圍起來,不讓遊覽車停進來。 陳榮聰稱停車場的地是鄉公所所有,未經同意農會不得占用。農會總幹事張素華指控,鄉公所作為粗暴,封路一整個月下來,觀光團全都跑光,讓農會損失300多萬元。事後,農會狀告陳榮聰犯下《刑...

    羅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林益誠說,羅山村與一座垃圾掩埋場相處了快25年,過去縣政府跟村民達成協議,已經飽和的掩埋場,在明年達到使用年限後就要變成生態公園。沒想到鄉公所竟沒事先和村民討論,就上網招標,想要把此地蓋成垃圾轉運站,這讓他們非常不滿。 他並強調,因為羅山村是有機村,不使用除草劑,草都長很高很快,過去鄉長都把垃圾掩埋場補助羅山村的回饋金,用於請人進行除草,但鄉公所去年卻把回饋金收回,改成每戶發垃圾袋,「我們要垃圾袋幹嘛?(鄉長)就是看你不爽、砍你的錢而已。」 富里鄉東里村內的平埔族大滿族,這個月才舉辦完牽戲夜祭,但大庄公廨協會總幹事潘資洲卻批評, 過去鄉公所都會補助祭典經費,今年也編列了15萬元的預算,鄉公所卻拖到祭典前幾天才通知他可以申請3萬塊,讓他在最忙的籌備期間來不及寫計畫案申請,...

    11月9日,富里鄉鄉民代表會上,徐秀枝、潘武雄等多名鄉代輪番上陣質詢鄉長陳榮聰近期惹出的爭議,鄉代葉家鴻則問陳榮聰,對於罷免團體提出的多點指控,有何看法? 備詢台上的陳榮聰回應,他認為現行罷免門檻太低,只要四分之一選民同意就可以罷免,罷免票數比一般當選票數還低,非常不合理。講完,他拿起手上的文件,開始對罷免團體提出的罷免理由逐一反駁。 關於對陳保財提告一事,陳榮聰指出,因為陳保財「撬開」客家產業交流中心的門鎖,「這是刑事案件,不是鄉長(可以決定要不要)提告,因為這是竊盜案。」 (編按:此處應為口誤,不起訴書上所載為「毀損罪」。竊盜屬於非告訴乃論,毀損則屬於告訴乃論。) 至於農會封路事件,陳榮聰更喊冤說,農會停車場本來就是鄉公所的地,「你要借用地是不是要跟人商量?何來我去封路?⋯⋯你有來感謝公...

    有人罷免鄉長,自然也有人力挺。富里鄉學田村村長張信興便說,陳榮聰是歷任最努力做事的鄉長,「只是個性比較不好,講話比較直而已。」張信興更指《選罷法》制度不公平,鄉代和議員選區大、當選名額多,「一個代表(鄉代)500票當選,要1,000票才能罷免,這個合理。但鄉長、村長單一選區,罷免票比當選少,這不公平!」 前鄉長黃玲蘭的女兒林夢柔,也是陳榮聰的外甥女,年僅31歲就當上富里最年輕的鄉民代表。林夢柔本來在中國工作,兩年前為了參選鄉代而返鄉,自己雖然身處地方政治家族,但林夢柔仍說,她想透過直接參政,嘗試改變地方的政治生態。對於罷免,她也力挺鄉長,「姑丈(陳榮聰)做的不是不好,就是講話快了些。」 近年出現的地方層級罷免潮,一方面因為罷免門檻降低,成為選民彰顯民主權利的方式,另一方面則往往跟小選區中地方...

    (2020.11.28更新) 富里鄉鄉長陳榮聰罷免案11月28日投票結果,同意罷免票974票,不同意罷免票82票。因同意罷免比例僅為選舉人數11%,未達25%門檻,因此罷免案不成立。陳榮聰仍得以繼續他的鄉長任期,且在未來任期內不得再對陳提出罷免。

    • 越搬遷,越接近六輕
    • Tdga(硫代二乙酸)在發酵
    • 遷校之後
    • 一切為了「健康」?

    校本區橋頭國小面積有2.2公頃,但舊許厝分校腹地狹小,僅約0.03公頃(相當於90坪),教室不足,本校區是分校的73倍大。1999年時許厝分校有140人,近年仍有60多位學童在校就讀,但校舍空間狹小,且沒有專科教室或操場,所以雲林縣政府教育局在選擇新校址的考量上,主要著眼於校地面積大小。 新校舍在2010年12月動工,並於2011年底完工,不但榮獲2011年國家卓越建設獎最佳規劃設計類優質獎,當時的雲林縣長蘇治芬更盛讚台塑企業回饋地方社會的愛心與義舉。 然而,在選址過程中,從未將新校址與六輕的距離遠近或污染程度納入考量,台塑是否認養校舍經費也並未影響選址;直至2014年之前,也沒有出現質疑許厝分校選址是否恰當的輿論或報導。許厝分校距離六輕的距離,便從原來的2.9公里拉近到900公尺。

    此一發現受到媒體關注後,引發高度爭議。2014年8月14日下午,國衛院研究員溫啟邦,在立委劉建國召開的公聽會上嚴厲批評此研究被過度解讀: 台塑也在同一天由旗下的「安全衛生環境中心」召開記者會,環境評估處處長洪宗益、工程師蔡建樑及方政于表示: 但詹長權的立場是希望,「從醫學倫理、公共衛生涉及公共利益的角度上,研究者必須要在研究階段看到高暴露的時候,就採取有效的方法來降低孩童免於高暴露,希望社會正視這個問題,儘早處理。」2014年8月18日傍晚,詹長權再度參與公民組織「自從六輕來了」在中興村舉辦的說明會,並第二次公佈研究內容。台塑麥寮管理部副總經理陳文仰表示,詹長權教授沒有出席13日國衛院於許厝分校的說明會,卻以個人身分發表意見,令人無法認同,並指出二手菸、維他命、感冒藥或塑膠杯碗都是氯乙烯的可...

    國衛院提出移動學童的建議後,雲林縣政府與衛福部、教育部、環保署和立委劉建國在2014年8月22日共同做出暫時安置許厝分校學童至校本區橋頭國小的結論。在開學前一週的安置說明會,橋頭國小校長沈榮桂表示地方還是有不滿的聲浪,雖然多數家長諒解,接受兒童安置,但也有少數家長直接幫孩子轉學到虎尾等外地就讀。從13日的研究報告說明會到決議學童遷回校本區,整個過程僅有10天。 遷回橋頭國小上課的決定,使得部份家長覺得可惜。前中興村長許春生說:「舊許厝分校因校地狹小不敷使用,經村民爭取20餘年,終於設置新分校,卻因健康疑慮而閒置,大部分家長都覺得非常可惜。」在學童搭交通車通勤一年後,在地終於出現強烈的反彈聲浪,當地資深的縣議員林深在接受清大社會所訪調團隊訪談時說: 新科縣議員許志豪則提到一年來學生的處境: 許...

    許厝分校爭議至今,牽涉層面廣泛,不僅暴露出西部沿海鄉鎮教育資源的不足,也點出在新校地選址時的別無選擇,僅有鄰近六輕的防風林有完整的基地。教育單位未通盤考量學童就學環境與污染的關係,官僚體系中各自平行的單位在過程中並未犯下重大的錯誤決策,結果卻是全盤皆輸。由於教育部門和國衛院彼此不同的考量,學童的權益在遷校過程中不斷被拉扯。 而研究者應如何介入?是否應在最終研究定論出爐前,於期中公布結果,並提出具體行動建議?這是研究倫理的嚴肅議題,沒有一定的答案,但研究者首要的顧念應是「不傷害」原則,對研究參與者可預見的風險或危害,研究者有義務採取行動去避免危害造成不可逆的後果,尤其當研究參與者是易受傷害群體(vulnerable group)時,例如孩童。 但更重要的是,自從學童遷回橋頭本校後至今兩年,相關...

  3. 2021年2月9日 · 2021報導者陪你過年 7部冷門劇的直球對決:從北歐、南美到以色列,批判炮火對準社會弊病 兩年前我寫了篇〈10部英美劇的視野:媒體、政治、情報戰〉,作為當時每天健走兼追劇、瘦了10公斤的見證。兩年之後我並未復胖,因為下班後健走機上的追劇人生,已持續拓展到北歐國家及巴西、墨西哥 ...

  4. 7月1日早上8點12分,就在蔡英文總統完成南美外交行程返國途中,國防部海軍卻於左營軍港的金江艦系統檢測過程中,發生了所謂雄三飛彈誤射的事件。飛彈在發射後約2分鐘,擊中當時在左營軍港75公里外,澎湖東南海域捕魚作業的利昇漁船,並在雄三貫穿漁船的過程中造成船長死亡,以及3名船員 ...

  5. 2016年3月24日 · 去年桃園新屋的保齡球館大火,造成6名消防員殉職,21歲的年輕消防員黃鈺是唯一的倖存者。一年過去,他談起身在火場的10分鐘,仍像是在漫長無盡的黑夜裡摸索,徬徨、痛苦、煎熬,倖存者不等於幸運兒,活下來,更大的責任在見證,把唯一的口信帶回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