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搜尋結果

  1. 2022年4月12日 · 目前正在興建和改建的有桃園市立美術館、新北市立美術館、屏東美術館、台中綠美圖等。

  2. 2021年2月20日 · 砍樹、滅漁⋯太陽能設置區爭議頻傳,而政府的2025能計畫地面行光電進度又遲未達標,如何降低「綠色衝突」,與環境共存? NGO共同提出「環境與社會檢核」,能成為解方嗎?

  3. 《報導者》是由「財團法人報導者文化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網路媒體,致力於公共領域的深度報導及調查報導,為讀者持續追蹤各項重要議題。我們秉持開放參與的精神,結合各種進步價值與公民力量,共同打造多元進步的社會與媒體環境。

  4. 2022年9月19日 · 《報導者》自2021年末開始記錄團隊工程,透過9個月的影像紀錄,帶你看見工程背後眾人的心血結晶。 地震是人類最難征服的天然災害,人們無法「阻卻」地震發生,但科學家持續努力開創觀測地震的路徑。 靈敏性高、連續性強的光纖地震監測,就像在地殼置入「神經」,感測地層脈動,能成為全球地震科學最先進的工具。 但是,光纖要埋在哪裡效益最高? 當然是可能活躍性較高的活動斷層帶裡,這個重要里程碑,台灣率先達陣。 根據台灣地震模型(TEM) 2020年公布的發震機率 ,米崙斷層構造未來20年、30年、50年,都是台灣發生大規模地震機率最高的地區,機率有57%至88%之高,科學家近年一直密切關注。

    • 創造當代攝影⽂藝復興的⼈
    • 對於攝影性質的調查
    • 結合兩種視覺系統
    • 是「攝影」或「影像」︖
    • 是「媒體」或「媒介」︖
    • 「Afterimage(殘像) 」 與 「 Post-Photography(後攝影) 」的轉喻
    • 「Tableaux Chinois」該如何翻譯︖

    1990年代的數位科技逐漸取代攝影的傳統技術,「攝影之死(the death of photography)」的論調成為焦點。主要因為⼀向被認為攝影具有的「真實性」,已喪失在數位技術的操縱中,使得真假虛實難以分辨。 然⽽,畢業於杜塞道夫藝術學院的幾位德國攝影藝術家(尤其後來成為教師的),卻是堅守攝影藝術領域。不但佔有藝術市場,也獲得學術地位,他們的創作逐漸使得「攝影之死」的說法消退。其中,湯瑪斯・魯夫最能變化⼿法,他在不同的創作計畫之間變換攝影的器材、技術、過程的能⼒,使他與眾不同,被譽為創造當代攝影⽂藝復興的⼈。 魯夫是全世界排名10名之內的藝術家,他處於從類比攝影轉向數位攝影的時代,在過去的40年,他認為攝影對於網路、社交媒體,尤其是當代藝術變得非常重要。對於魯夫⽽⾔,數位科技沒有造成「...

    魯夫就像是科學家思考與尋找解決辦法,「攝影」成為他討論、思考、研究的的主題,他的作品是對於攝影性質的調查結果:攝影的結構、⽤途、類型、意義。回顧攝影最早的⼀些製作過程,他把攝影傳統暗房的常⾒技巧(例如:⽴體鏡、正負反轉、實物投影法⋯⋯),以數位科技的創意製作。 他已經20年在創作上沒有使⽤相機拍攝,他對於發現的、預先存在的影像,和製作新的「原始」影像⼀樣感興趣。在充斥著影像的後數位世界中,什麼可以是「原創」或「實在」的問題, 只是他的作品引發的討論之⼀。 因為他長期使⽤的底⽚,已經漸漸從市場消失,於是他從傳統實體暗房,轉變到電腦內部設置的虛擬暗房。許多作品是電腦演算法驅動的,他仍把這新⽅法做出來的「無相機攝影(photograms)」稱為「⾃然的筆」。他的作品⼤多是利⽤現成攝影檔案的掃描再數...

    魯夫如何把傳統的類比攝影,經由數位科技,轉變成為當代的攝影藝術美學?除了他深知當代藝術⽂化議題,並且因為他有嫻熟能⼒處理兩種視覺系統——⼈類感知的表意系統:⼀是攝影系統,⼀是繪畫系統(包括隨意塗寫的⽂字與記號)。視覺系統不是只有關於視覺畫⾯構圖設計,⽽是來⾃於瞭解與掌握攝影歷史/藝術歷史的發展脈絡與美學感性。 雖然19世紀的畫意沙龍攝影看似也結合繪畫與攝影,然⽽,畫意沙龍是以繪畫的朦朧美感取代攝影的機械特性,因為當時⼈們認為繪畫才是藝術,⽽攝影不是。當今台灣⼤多攝影⼈⼠,仍然迷信於器材技術與形式設計的視覺美感,把攝影與藝術史切割,⾃外於當代藝術的發展脈絡。 他從思考攝影史出發,打破攝影的單⼀系統思維,使類比攝影從理論的瀕危狀態,加入了數位科技的像素繪畫語⾔。他沒有刻意掩飾、⽽是突顯數位科技的...

    「after.images」展覽卻也令⼈思考,有些當代的攝影藝術術語,經過中⽂翻譯之後,如何可以更符合外⽂原意或藝術家的理念?這個問題表⽰我們對於當代攝影藝術的概念還很多需要討論。例如,photo、picture、image應該如何翻譯?有何區別?medium、media應該如何翻譯?有何區別?尤其在魯夫的作品裡? 「影像(image)」是個很廣泛的術語,眼睛所看到的都可稱為影像;在藝術領域,經過機器生產的,不強調材料的物質性,例如錄像、電影、電腦藝術都可稱為影像類的藝術。 如果不區別「攝影(photography)」與「影像(image)」的語意,那麼很可能會誤解魯夫的作品,以及許多當代的攝影藝術。因為「攝影」與「影像」畢竟是有所不同,這兩個術語在國際的藝術⽂化領域,都是區別的。從魯夫在許...

    魯夫談論的不是攝影作為傳播「媒體」的有形載體,⽽是攝影作為社會⽂化「中介/媒介(medium)」的無形作⽤,這「媒介」在我們視覺⽂化發揮作⽤、影響了我們的認知、建構了我們的社會真實,這也是魯夫作品精彩巧妙的觀念性。魯夫以「觀念」的攝影⼿法,要撥動的是觀眾的想法與省思。 魯夫一再於各種訪談裡說明,他興趣於攝影的結構、⽤途、類型、意義。他探討攝影在當代社會⽂化被⽣產與使⽤的情況,印刷時代的新聞報紙雜誌⽂宣,以及數位時代網路世界到處流竄的圖像,都成為他挪⽤的檔案。攝影的影像如何在視覺⽂化裡,成為形塑我們了解世界的媒介?因為要直視這個攝影「媒介」的作⽤,使得攝影再現的「影像」,在魯夫的作品裡成為被召喚、檢視、探討的對象。 魯夫說:「我的影像不是現實的影像,⽽是顯⽰第⼆現實,影像的影像。」這句話非常能...

    從上述的幾個概念,討論展覽標題「after.images」,很難翻譯成為中⽂⽽能夠完全張顯魯夫的理念。從字⾯看來,「after.images」借⽤「afterimage(殘像)」字義,但又與其區隔。故意將⼀個術語「afterimage(殘像)」拆成兩字:after、images,可能是不願把這展覽說成是直接闡釋「afterimage(殘像)」,畢竟這術語已經長期以來被熟知、廣為使⽤。 afterimage的通常翻譯是「殘像/殘留影像」,眼睛注視某圖像⼀段時間,把眼睛移開之後,圖像繼續出現在眼睛中。這是眼睛對於光影的⽣理反應⽽形成的殘像,這現象被稱為「optical illusion(視錯覺)」。這是動態影像的基本原理,⽽動態影像在19世紀中期源⾃於靜態影像的攝影,許多藝術家利⽤「optica...

    國美館展覽的第⼀章節:「系列創作──中國樣板畫(tableaux chinois)」,如此翻譯也頗令⼈困惑。魯夫所有作品都是系列創作,為何只有這裡特地標⽰「系列」?《tableaux chinois》是最新的系列,據說是第⼀次在亞洲展出,果然被⾼度重視⽽展⽰在入口⼤廳。 《tableaux chinois》系列作品,源於魯夫對於「宣傳攝影(propaganda photography)」類型的長期興趣。在攝影歷史脈絡中也佔有重要地位的「宣傳攝影」,描繪了⼀個「理想化的世界」, 它呈現了⼀種意識形態上扭曲的現實版本。魯夫掃描了中國出版的⽑澤東書籍圖像,和中國共產黨在全球出版發⾏的《中國》(La Chine)雜誌圖像,然後數位後製。 tableaux在「after.images」展覽被翻譯成為「...

  5. 2019年12月2日 · 政府第一波「平地景觀造林與美化方案」,核心是調節自由貿易帶來的衝擊,2007年到期後,接續的「海計畫」則是因應亞太經濟會議(APEC)決議,會員國在2020年前區域森林覆蓋面積達2,000萬公頃,目標是減碳、保護環境生態。

  6. 2018年3月30日 · 2018/3/30 文字 Miru 攝影 Miru 書評 川開始動工了。 這幾天常常站在書店的木窗往外望著河道,心底浮上憂慮。 ── 眼前流經書店前的這段川堤岸,是在日本時代明治年間執行的「 市區改正 」,將原來蜿蜒流經大墩地區的溪流拉直平整與道路相輔,名為「新盛溪」,之後又改名「川」。 在那個時代確實是意盎然乾淨水流的小溪。 在書店的鄰街,是規模龐大的 大正製酒株式會社 。 好水做好酒,台中東南區豐沛甘甜的地下水供應這座製酒廠的基本水源。 從會社大門走出來,就是一座橫跨川的橋,橋的左岸是野溪活絡的狀態,這裡是一片供給馬匹訓練的跑馬埕;右邊是已建設好整齊的堤岸,製酒會社宿舍區就在兩岸。 這一座橋,可以說是川奔流出整齊街區的分界點。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