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搜尋結果

  1. 其他人也問了

  2. 如《論語》第一句就說:“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 ”荀子自稱是孔子繼承人,他著作第一句也說:“學不可以已。. ”這從表面上看,只是繼承了儒家勸學”傳統,其實他強調程度顯然不同。. 因為在孔子看來,“生而知之者上也 ...

    • 概觀
    • 基本介紹
    • 作品原文
    • 注釋譯文
    • 創作背景
    • 作品鑑賞
    • 作者簡介

    《勸學》是戰國時期思想家、文學家荀子創作的一篇論說文,是《荀子》一書的首篇。文章較系統地論述了學習的理論和方法,分別從學習的重要性、學習的態度以及學習的內容和方法等方面,全面而深刻地論說了有關學習的問題。全文可分四段,第一段闡明學習的重要性,第二段講正確的學習態度,第三段講學習的內容,第四段講學習應當善始善終。全文說理深入,結構嚴謹,代表了先秦論說文成熟階段的水平。

    •作品名稱:勸學

    •創作年代:戰國後期

    •作品體裁:論說文

    •作者:荀子(荀況)

    •作品別名:勸學篇

    •作品出處:《荀子》

    勸學

    君子曰1:學不可以已2。

    青,取之於藍3,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4,輮以為輪5,其曲中規6。雖有槁暴7,不復挺者8,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9,金就礪則利10,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11,則知明而行無過矣12。

    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13,不知學問之大也。乾、越、夷、貉之子14,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詩曰:“嗟爾君子,無恆安息。靖共爾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15。”神莫大於化道,福莫長於無禍。

    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16;吾嘗跂而望矣17,不如登高之博見也18。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順風而呼,聲非加疾也19,而聞者彰20。假輿馬者21,非利足也22,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23,而絕江河24。君子生非異也25,善假於物也。

    南方有鳥焉,名曰蒙鳩26,以羽為巢,而編之以發,系之葦苕27,風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28,莖長四寸,生於高山之上,而臨百仞之淵,木莖非能長也,所立者然也。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29。蘭槐之根是為芷30,其漸之滫31,君子不近,庶人不服32。其質非不美也,所漸者然也33。故君子居必擇鄉,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34。

    詞句注釋

    1.君子:指有學問有修養的人。 2.學不可以已(yǐ):學習不能停止。 3.青取之於藍:靛青,從藍草中取得。青,靛青,一種染料。藍,蓼藍,一年生草本植物,葉子含藍汁,可以做藍色染料。 4.中(zhòng)繩:(木材)合乎拉直的墨線。繩,墨線。 5.輮(róu):通“煣”,古代用火烤使木條彎曲的一種工藝。 6.規:圓規,畫圓的工具。 7.雖有(yòu)槁暴(pù):即使又曬乾了。有,通“又”。槁,枯。暴,同“曝”,曬乾。 8.挺:直。 9.受繩:用墨線量過。 10.金:指金屬制的刀劍等。就礪:拿到磨刀石上去磨。礪,磨刀石。就,動詞,接近,靠近。 11.日參(cān)省(xǐng)乎己:每天對照反省自己。參,一譯檢驗,檢查;二譯同“叄”,多次。省,省察。乎,介詞,於。博學:廣泛地學習。日:每天。 12.知(zhì):通“智”,智慧。明:明達。行無過:行為沒有過錯。 13.遺言:猶古訓。 14.乾(hán):同“邗”,古國名,在今江蘇揚州東北,春秋時被吳國所滅而成為吳邑,此指代吳國。夷:中國古代居住在東部的民族。貉(mò):通“貊”,中國古代居住在東北部的民族。 15.“嗟爾君子”六句:引詩見《詩經·小雅·小明》。 靖,安。共,通“供”。介,給予。景,大。 16.須臾(yú):片刻,一會兒。 17.跂(qǐ):踮起腳後跟。 18.博見:看見的範圍廣,見得廣。 19.疾:聲音宏大。 20.彰:明顯,清楚。這裡指聽得更清楚。 21.假:憑藉,利用。輿:車廂,這裡指車。 22.利足:腳走得快。 23.水:游泳。 24.絕:橫渡。 25.生(xìng)非異:本性(同一般人)沒有差別。生,通“性”,天賦,資質。 26.蒙鳩:即鷦鷯,俗稱黃脰鳥,又稱巧婦鳥,全身灰色*,有斑,常取茅葦一毛一毳為巢。 4) (5) (6)滫(xiu朽音):淘米水,此引為髒水、臭水。 27.苕(tiáo):蘆葦的花穗。 28.射(yè)乾: 又名烏扇,一種草本植物,根入藥,莖細長,多生於山崖之間,形似樹木,所以荀子稱它為“木”,其實是一種草。一說“木”為“草”字之誤。 29.“蓬生麻中”四句:草長在麻地里,不用扶持也能挺立住,白沙混進了黑土裡,就會變得和土一樣黑。比喻生活在好的環境裡,也能成為好人。蓬,蓬草。麻,麻叢。涅,黑色染料。《集解》無 “白沙在涅與之俱黑”八字,據《尚書·洪範》“時人斯其惟皇之極”《正義》引文補。 30.蘭槐:香草名,又叫白芷,開白花,味香。古人稱其苗為“蘭”,稱其根為“芷”。 31.漸(jiān):浸。滫(xiǔ):泔水,已酸臭的淘米水。此引為髒水、臭水。 32.服:穿戴。 33.所漸者然也:被薰陶、影響的情況就是這樣的。然,這樣。 34.邪辟:品行不端的人。中正:正直之士。 35.蠹(dù):蛀蝕器物的蟲子。 36.強自取柱:謂物性過硬則反易折斷。柱,通“祝”(王引之說),折斷。《大戴禮記·勸學》作“折”。 37.柔自取束:柔弱的東西自己導致約束。 38.構:結,造成。 39.疇:通“儔”,類。 40.質:箭靶。的(dì):箭靶的中心。 41.斤:斧子。 42.醯(xī):本意指醋。 43.蜹(ruì):飛蟲名,屬蚊類。 44.跬(kuǐ):行走時兩腳之間的距離,等於現在所說的一步、古人所說的半步。步:古人說一步,指左右腳都向前邁一次的距離,等於現在的兩步。 45.騏(qí)驥(jì):駿馬,千里馬。 46.駑馬十駕:劣馬拉車連走十天也能到達。駑馬,劣馬。駕,古代馬拉車時,早晨套一上車,晚上卸去。套車叫駕,所以這裡用“駕”指代馬車一天的行程。 十駕就是套十次車,指十天的行程。此指千里的路程。 47.舍:捨棄。指不放棄行路。 48.鍥(qiè):用刀雕刻。 49.鏤(lòu):原指在金屬上雕刻,泛指雕刻。 50.蟹六跪而二螯(áo):螃蟹有六隻爪子,兩個鉗子。六跪,六條腿。蟹實際上是八條腿。跪,蟹腳。一說,海蟹後面的兩條腿只能划水,不能用來走路或自衛,所以不能算在“跪”裡面。螯,螃蟹等節肢動物身前的大爪,形如鉗。 51.冥冥:昏暗不明的樣子,形容專心致志、埋頭苦幹。下文“惛惛”與此同義。 52.昭昭:明白的樣子。 53.螣(téng)蛇:古代傳說中的一種能飛的神蛇。 54.鼫(shí)鼠:原作“梧鼠”,據《大戴禮記·勸學》 改。鼫鼠能飛但不能飛上屋面,能爬樹但不能爬到樹梢,能游泳但不能渡過山谷,能挖洞但不能藏身,能奔跑但不能追過人,所以說它“五技而窮”。窮:窘 困。 55.“尸鳩在桑”六句:引詩見《詩經·曹風·鳲鳩》。儀,通“義”。 56.結:結聚不散開,比喻專心一致,堅定不移。 57.瓠(hù)巴:楚國人,善於彈瑟。 58.沈:同“沉”。《集解》作“流”,據《大戴禮記·勸學》改。 59.伯牙:古代善於彈琴的人。 60.六馬:古 代天子之車駕用六匹馬拉;此指拉車之馬。仰秣:《淮南子·說山訓》高誘註:“仰秣,仰頭吹吐,謂馬笑也。”一說“秣”通“末”,頭。 61.崖:岸 邊。 62.邪:同“耶”,疑問語氣詞。 63.數:術,即方法、途徑,引申為“科目”。 64.大分:大的原則、界限。 65.蝡(rú):同“蠕”,微動。 66.傲:浮躁。 67.囋:形容言語繁碎。 68.向:通“響”,回音。 69.方:通“仿”,仿效。 70.順:通“訓”,解釋詞義。 71.原、本:均作動詞,指追溯本源。 72.經緯:直線與橫線,這裡指道路。另闢蹊徑:小路,這裡泛指道路。 73.挈:提,拎。裘:皮衣。 74.詘:通“屈”,彎曲。頓:抖動,整理。 75.道:由,遵。禮憲:禮法。 76.舂:把穀類的皮搗掉。黍:黍子,穀類。 77.飡:即“餐”,吃。壺:古代盛食物的器皿,這裡指飯。 78.楛:原指器物粗糙惡劣,這裡是惡劣的意思,即指不合禮義。 79.爭氣:指意氣用事。 80.致:極致,最高的境界。 81.隱:有意隱瞞。 82.瞽:盲目從事。 83.謹順其身:指君子謹慎修養自己,做到不傲、不隱、不瞽,待人接物恰到好處。 84.“匪交匪舒”二句:語本《詩經·小雅·采菽》。匪,非,不。交,通“僥”,僥倖急躁。舒,緩,慢。予,通“與”,贊成。 85.倫:與“類”同義,指類別。 86.桀紂:夏朝和商朝的亡國之君。盜跖:古代一個名叫跖的大盜。 87.數:數說,與“誦”意義相近。 88.是:指全而粹合乎禮儀之美。 89.五聲:宮、商、角、徵、羽,這裡指美妙的音樂。 90.五味:甜、酸、苦、辣、鹹,這裡指美味。 91.應:指對外界事物的應變能力。 92.成人:全人,完美的人。 93.蛇鱔:異文“蛇蟮”。

    白話譯文

    君子說:學習是不可以停止的。 靛青是從藍草里提取的,可是比藍草的顏色更深;冰是水凝結而成的,卻比水還要寒冷。木材直得符合拉直的墨線,用煣的工藝把它製成車輪,那么木材的彎度就合乎圓的標準了。即使又被風吹日曬而乾枯了,木材也不會再挺直,是因為經過加工使它成為這樣的。所以木材用墨線量過再經輔具加工就能取直,刀劍在磨刀石上磨過就能變得鋒利,君子廣博地學習並且每天檢驗反省自己,那么他就會智慧明達而且行為沒有過失了。 因此,不登上高山,就不知天多么高;不面臨深澗,就不知道地多么厚;不懂得先代帝王的遺教,就不知道學問的博大。乾、越、夷、貉的孩子,剛生下來啼哭的聲音是一樣的,而長大後風俗習性卻不相同,這是教育使之如此。《詩經》上說:“你這個君子啊,不要總是貪圖安逸。恭謹對待你的本職,愛好正直的德行。神明聽到這一切,就會賜給你洪福祥瑞。”精神修養沒有比受道德薰陶感染更大了,福分沒有比無災無禍更長遠了。 我曾經整天思索,卻不如片刻學到的知識多;我曾經踮起腳遠望,卻不如登到高處看得廣闊。登到高處招手,胳膊沒有加長,可是別人在遠處也能看見;順著風呼叫,聲音沒有變得洪亮,可是聽的人在遠處也能聽得很清楚。藉助車馬的人,並不是腳走得快,卻可以達到千里之外;藉助舟船的人,並不善於游泳,卻可以橫渡江河。君子的資質秉性跟一般人沒有不同,只是君子善於藉助外物罷了。 南方有一種叫“蒙鳩”的鳥,用羽毛作窩,還用毛髮把窩編結起來,把窩系在嫩蘆葦的花穗上,風一吹葦穗折斷,鳥窩就墜落了,鳥蛋全部摔爛。不是窩沒編好,而是不該系在蘆葦上面。西方有種叫“射干”的草,生長在高山之上,只有四寸高,卻能俯瞰百里之遙,不是草能長高,而是因為它長在了高山之巔。蓬草長在麻地里,不用扶持也能挺立住,白沙混進了黑土裡,就再不能變白了,蘭槐的根叫香艾,一但浸入臭水裡,君子下人都會避之不及,不是艾本身不香,而是被浸泡臭了。所以君子居住要選擇好的環境,交友要選擇有道德的人,才能夠防微杜漸保其中庸正直。 事情的發生都是有起因的,榮辱的降臨也與德行相應。肉腐了生蛆,魚枯死了生蟲,懈怠疏忽忘記了做人準則就會招禍。太堅硬物體易斷裂,太柔弱了又易被束縛,與人不善會惹來怨恨,乾柴易燃,低洼易濕,草木叢生,野獸成群,萬物皆以類聚。所以靶子設定好了就會射來弓箭,樹長成了森林就會引來斧頭砍伐,樹林繁茂蔭涼眾鳥就會來投宿,醋變酸了就會惹來蚊蟲,所以言語可能招禍,行為可能受辱,君子為人處世不能不保持謹慎。 堆積土石成了高山,風雨從這裡興起;匯積水流成為深淵,蛟龍從這兒產生;積累善行養成高尚的道德,精神得到提升,聖人的心境由此具備。所以不積累一步半步的行程,就沒有辦法達到千里之遠;不積累細小的流水,就沒有辦法匯成江河大海。駿馬一跨躍,也不足十步遠;劣馬連走十天,它的成功在於不停止。如果刻幾下就停下來了,那么腐朽的木頭也刻不斷。如果不停地刻下去,那么金石也能雕刻成功。蚯蚓沒有銳利的爪子和牙齒,強健的筋骨,卻能向上吃到泥土,向下喝到地下的泉水,這是由於它用心專一。螃蟹有六條腿,兩個蟹鉗,但是沒有蛇、鱔的洞穴它就無處藏身,這是因為它用心浮躁。 因此沒有刻苦鑽研的心志,學習上就不會有顯著成績;沒有埋頭苦幹的實踐,事業上就不會有巨大成就。在歧路上行走達不到目的地,同時事奉兩個君主的人,兩方都不會容忍他。眼睛不能同時看兩樣東西而看明白,耳朵不能同時聽兩種聲音而聽清楚。螣蛇沒有腳但能飛,鼫鼠有五種本領卻還是沒有辦法。《詩經》上說:“布穀鳥築巢在桑樹上,它的幼鳥兒有七隻。善良的君子們,行為要專一不偏邪。行為專一不偏邪,意志才會如磐石堅。”所以君子的意志堅定專一。 古有瓠巴彈瑟,水中魚兒也浮出水面傾聽,伯牙彈琴,拉車的馬會停食仰頭而聽。所以聲音不會因為微弱而不被聽見,行為不會因為隱秘而不被發現。寶玉埋在深山,草木就會很潤澤,珍珠掉進深淵,崖岸就不會幹枯。行善可以積累,哪有積善成德而不被廣為傳誦的呢? 學習究竟應從何入手又從何結束呢?答:按其途徑而言,應該從誦讀《詩》、《書》等經典入手到《禮經》結束;就其意義而言,則從做書生入手到成為聖人結束。真誠力行,這樣長期積累,必能深入體會到其中的樂趣,學到死方能後已。所以學習的教程雖有盡頭,但進取之願望卻不可以有片刻的懈怠。畢生好學才成其為人,反之又與禽獸何異?《尚書》是政事的記錄;《詩經》是心聲之歸結;《禮經》是法制的前提、各種條例的總綱,所以要學到《禮經》才算結束,才算達到了道德之頂峰。《禮經》敬重禮儀,《樂經》講述中和之聲,《詩經》《尚書》博大廣闊,《春秋》微言大義,它們已經將天地間的大學問都囊括其中了。 君子學習,是聽在耳里,記在心裡,表現在威儀的舉止和符合禮儀的行動上。一舉一動,哪怕是極細微的言行,都可以垂範於人。小人學習是從耳聽從嘴出,相距不過四寸而已,怎么能夠完美他的七尺之軀呢?古人學習是自身道德修養的需求,今人學習則只是為了炫耀於人。君子學習是為了完善自我,小人學習是為了賣弄和譁眾取寵,將學問當作家禽、小牛之類的禮物去討人好評。所以,沒人求教你而去教導別人叫做浮躁;問一答二的叫囉嗦;浮躁囉嗦都是不對的,君子答問應象空谷回音一般,不多不少、恰到好處。 學習沒有比親近良師更便捷的了。《禮經》《樂經》有法度但嫌疏略;《詩經》《尚書》古樸但不切近現實;《春秋》隱微但不夠周詳;仿效良師學習君子的學問,既崇高又全面,還可以通達世理。所以說學習沒有比親近良師更便捷的了。 崇敬良師是最便捷的學習途徑,其次就是崇尚禮儀了。若上不崇師,下不尚禮,僅讀些雜書,解釋一下《詩經》《尚書》之類,那么盡其一生也不過是一介淺陋的書生而已。要窮究聖人的智慧,尋求仁義的根本,從禮法入手才是能夠融會貫通的捷徑。就像彎曲五指提起皮袍的領子,向下一頓,毛就完全順了。如果不究禮法,僅憑《詩經》《尚書》去立身行事,就如同用手指測量河水,用戈舂黍米,用錐子到飯壺裡取東西吃一樣,是辦不到的。所以,尊崇禮儀,即使對學問不能透徹明了,不失為有道德有修養之士;不尚禮儀,即使明察善辯,也不過是身心散漫無真實修養的淺陋儒生而已。 如果有人前來向你請教不合禮法之事,不要回答;前來訴說不合禮法之事,不要去追問;在你面前談論不合禮法之事,不要去參與;態度野蠻好爭意氣的,別與他爭辯。所以,一定要是合乎禮義之道的,才給予接待;不合乎禮義之道的,就迴避他;因此,對於恭敬有禮的人,才可與之談道的宗旨;對於言辭和順的人,才可與之談道的內容;態度誠懇的,才可與之論及道的精深義蘊。所以,跟不可與之交談的交談,那叫做浮躁;跟可與交談的不談那叫怠慢;不看對方回應而隨便談話的叫盲目。因此,君子不可浮躁,也不可怠慢,更不可盲目,要謹慎地對待每位前來求教的人。《詩經》說:“不浮躁不怠慢才是天子所讚許的。”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射出的百支箭中有一支不中靶,就不能算是善射;駕馭車馬行千里的路程,只差半步而沒能走完,這也不能算是善駕;對倫理規範不能融會貫通、對仁義之道不能堅守如一,當然也不能算是善學。學習本是件很需要專心至致的事情,學一陣又停一陣那是市井中的普通人。好的行為少而壞的行為多,桀、紂、拓就是那樣的人。能夠全面徹底地把握所學的知識,才算得上是個學者。 君子知道學得不全不精就不算是完美,所以誦讀群書以求融會貫通,用思考和探索去理解,效仿良師益友來實踐,去掉自己錯誤的習慣性情來保持養護。使眼不是正確的就不想看、耳不是正確的就不想聽,嘴不是正確的就不想說,心不是正確的就不願去思慮。等達到完全醉心於學習的理想境地,就如同眼好五色,耳好五聲,嘴好五味那樣,心裡貪圖擁有天下一樣。如果做到了這般地步,那么,在權利私慾面前就不會有邪念,人多勢眾也不會屈服的,天下萬物都不能動搖信念。活著是如此,到死也不變。這就叫做有德行、有操守。有德行和操守,才能做到堅定不移,有堅定不移然後才有隨機應對。能做到堅定不移和隨機應對,那就是成熟完美的人了。到那時天顯現出它的光明,大地顯現出它的廣闊,君子的可貴則在於他德行的完美無缺。

    戰國時期,奴隸制度進一步崩潰,封建制度逐步形成,歷史經歷著劃時代的變革。許多思想家從不同的立場和角度出發,對當時的社會變革發表各自的主張,並逐漸形成墨家、儒家、道家和法家等不同的派別,歷史上稱之為“諸子百家”。諸子百家紛紛著書立說,宣傳自己的主張,批評別人,出現了“百家爭鳴”的局面。荀子是戰國後期儒家的代表人物。他認為自然界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但人們可以用主觀努力去認識它,順應它,運用它。為了揭示後天學習的重要意義,他創作了《勸學》一文。

    整體賞析

    這篇文章圍繞“學不可以已”這箇中心論點,從學習的意義、作用、態度、內容、方法和目的等方面,有條理、有層次地加以闡述。文章可以分為四段。 第一段從開頭到“君子慎其所立乎”,闡述學習的必要性和需要選擇好的學習環境。開篇“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這不但是《勸學》篇的第一句,也是整個《荀子》著作的第一句。荀子認為人的本性是“惡”的,必須用禮義來矯正,所以他特別重視學習。“性惡論”是荀子社會政治思想的出發點,他在著作中首先提出學習不可以停止,就是想抓住關鍵,解決根本問題。因為他十分重視這個問題,所以他把自己的見解,通過“君子”之口提出來,以示鄭重。開頭就提出了中心論點,語言簡勁,命意深廣,因而很自然地引出了下文的滔滔闡述。以“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來比喻任何人通過發憤學習,都能進步,今日之我可以勝過昨日之我,學生也可以超過老師。這兩個比喻,使學習的人受到很大的啟發和鼓舞。不過,要能“青於藍”“寒於水”,決不是“今日學,明日輟”所能辦到的,必須不斷地學,也就是說:“學不可以已”。所以,這兩個比喻深刻有力地說明了中心論點,催人奮進。接著,文章進一步設喻,從根本上闡明道理:“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對學習者更大的鼓勵。在強調了學習的重要作用後,文章以設喻引出論斷:“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木材經過墨線量過就會取直,金屬製成的刀劍之類拿到磨刀石上去磨就會鋒利,這就好比君子廣泛學習,而且每天檢查省察自己,就會知識通達,行為沒有過錯。這樣以設喻引出論斷,顯得更有說服力。論斷句中的“日”字,與起句“學不可以已”的“已”字,緊密呼應,突出了要“知明而行無過”,就必須不斷學習,從而有力地闡明了中心論點。這一段說明了學習在改變人的素質、提高人的智力方面的重大意義。學習意義重大,荀子認為,學習不能單靠坐在房子裡苦思冥想,必須利用外界事物,向實際學習。因此,“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荀子以親身的體驗,通過“終日思”與“須臾學”的對比,強調空想不如學習。而這個與空想相對的“學”字,不言而喻,也就是指利用外界事物,向實際學習。這種對於學習的見解,也是荀子基於他的認識論提出來的。荀子否認孟子所說的人有天生的“良知”“良能”,因此他強調從外界實際事物中學習。他在這裡提出的“學”的概念,就具有唯物主義因素。接著,連設五喻,展開論證,荀子先從生活經驗說起:站在高處望,比踮起腳見得廣闊;登高招手,順風呼喊,手臂並非更長了,聲音並非更大了,可是人家卻能遠遠地看到,清楚地聽到;可見利用高處、利用順風的作用之大。推而廣之,“假輿馬”“假舟楫”的人,也並非善於走路或擅長游泳,可是他們卻能“致千里”“絕江河”,由於設喻所用的事例都是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因此讀起來不但感到親切,而且覺得可信。隨著不斷設喻,闡明的道理越來越深入讀者心靈,於是水到渠成地得出了結論:“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這就是說,君子之所以會有超過一般人的才德,就是因為他們善於利用外物來好好學習。推論起來,人如果善於利用外物好好學習,也就可以變為有才德的君子。這與第一段所說的青出於藍、冰寒於水、直木可“輮”為車輪,意脈是一貫的,結構上也是暗相呼應的。此外,荀子把“所學”與“善假於物”聯繫起來,“這意味著學習的目的是要認識客觀事物的規律,並利用這些規律性知識去改造客觀世界。”(引自嚴北溟關於《勸學》的說明)這與他的“制天命”的思想也是聯繫著的。這一段說明學習必須善於利用外物。 第二段從“積土成山”到“安有不聞者乎”,闡述學習必須專心一致、鍥而不捨。人們在從外界實際事物中學習的時候,還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所以,這一段作了進一步的說明,主要寫了兩個方面:一個是“積”,一個是“一”。文章先設兩喻引出論點:“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這說明學習要注意積累。荀子根本不承認“天生聖人”的說法,他指出人只要努力學習,“積善積德”,就可以具備聖人的思想。聖人也是不斷學習而成的,正如他在《性惡》篇中所說的:“積善不息”,“塗之人可以為禹”。他充分強調“積善”的作用,這與開頭提出的“學不可以已”也是一脈相承、遙相呼應的。在筆法上,以設喻引出論點,更加強了論點的語勢,使論點一出現就具有一定的說服力。接著,文章又進行申述:“故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這是從反面設喻來說明積累的重要。經過一正一反的設喻,學習要注意積累的道理已初步闡明,但是為了深入說明,文章又反覆設喻對比:先以“騏驥一躍,不能十步”與“駑馬十駕,功在不捨”相比,再以“鍥而舍之,朽木不折”與“鍥而不捨,金石可鏤”相比,從而充分顯示出“不捨”的重大意義,而學習要注意積累的道理,也得到了進一步的證明。當然,學習要做到“不捨”,要不斷積累,那就必須專一,不能浮躁。因此,文章再以“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能夠“上食埃土,下飲黃泉”與“蟹六跪而二螯”,卻“非蛇蟮之穴無可寄託”進行對比,說明學習必須專心致志,不能粗心浮氣。這兩個比喻,強調了學習必須堅持不懈,並照應了上文的層層論述。通過這一段的層層比喻,可以清楚地理解學習必須持之以恆。至此,開篇提出的“學不可以已”的中心論點,已得到了深入的闡發和充分的證明。 第三段從“學惡乎始”到“此之謂也”,闡述學習的內容和方法。從這段開始說明學習的全過程和學習的總內容總要求。“始乎誦經,終乎讀禮”是總的途徑;“始乎為士,終乎為聖人,真積力久則入,學至乎沒而後止也”是總的要求。“其義不可須臾舍也”,強調所學內容的必要性,而且指出舍與不捨將是人與禽獸之分。“真積力久則入”,強調人的主觀能動性所引起的巨大作用。接著指明所學課目,指出《禮》講究“敬”,《樂》講究聲律諧和,《詩經》《尚書》講究博聞強記,《春秋》講究微言大義,能夠學完這些,天地之間的一切就全學完了。接著分析“君子”“小人”兩種迥然不同的學習態度,並且指出要選擇學生進行教育。教育的方法是不好為人師,也不強加於人,而是言行恰當。作者特彆強調“君子學習為的修身溢美,小人學習為的取悅於人”,一破一立,一貶一褒,旨在闡述“勸學”的最終目的是“至乎禮而止”。接著荀子提出“學莫便乎近其人”和“隆禮”兩個學習的根本措施,認為只有以實際的典型作為學習對象,才是快速有效的學習辦法,才能夠使君子之大道“尊以遍矣,周於世矣”。在荀子看來,學習求得速成,“近其人”只是手段,目的卻在“隆禮”。荀子又把學習的質量就其形式和本質作了一個鮮明的比較:“隆禮,雖未明,法士也;不隆禮,雖察辯,散儒也。”這樣來鑑別學習質量,分析學習質量,從政治思想家的功利主義出發,是新興地主階級思想家深刻觀察問題、處理問題的表現,也是一種教育思想的躍進。最後,荀子提出接納學生的嚴格條件和教育學生的態度和方法。“必由其道至,然後接之”,具體條件是“禮恭”“辭順”“色從”,教師對學生從容不迫,言之必中。 第四段從“百發失一”到最後,闡述學習的根本目的,亦即最終歸宿。這一段提出了勸學的最高要求和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這就是百發不失其一,千里不差一步,觸類旁通,不背仁義,純而粹之,貫徹始終。學習的過程是誦讀《詩》《書》《禮》《樂》《春秋》,獨立思考,融會貫通,身體力行,而且能不斷去掉干擾因素加強自己的道德修養,乃至達到好學樂道心利天下成為一種本能,即使有高權厚利也不能使他傾倒,人多嘴雜也不能使他轉移,貴有天下也不能使他動心。生也是這樣,死也是這樣,成為一種道德觀點的操守者。而且這種本能就像“目好之五色,耳好之五聲,口好之五味”一樣。荀子所說的“足以為美”的典型是又“全”又“粹”,“全”是數量,“粹”指質量,亦即質和量高度統一的典型,這種人足以為師,他上可以為“君”,中可以為“君子”,下可以為“士”。結尾“德操然後能定,能定然後能應”,指明作為一個完整的、有德操的典型,既須堅持不渝,又要能夠適應各種變易,這才可以算得上“成人”。“天見其明,地見其光”是互文,天地都能見其英明共其榮耀,這種人能夠彪炳千里,蜚譽百代,化育無窮,包孕宇宙,更是荀子神遊夢遇、樂在其中、妙筆生花之所在。 《勸學》在寫作上的一大特色是通過比喻闡述道理、證明論點。全文除少數地方直接說明道理外,幾乎都是比喻。文中運用了大量生活中常見的比喻把抽象的道理說得明白、具體、生動,深入淺出,使讀者容易接受。有時作品集中了好些並列的比喻,從同一角度反覆地說明問題。這種手法,在修辭上叫做“博喻”。文中比喻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有時用同類事物設喻,從相同的角度反覆說明問題,強調作者的觀點。例如:登高而招,順風而呼,假輿馬,假舟楫,積土成山,積水成淵。有時將兩種相反的情況組織在一起,形成鮮明的對照,讓讀者從中明白道理。例如將騏驥與駑馬對照,朽木與金石對照。設喻方式有時先反後正,有時先正後反,內容各有側重,句式也多變化,讀者毫無板滯之感。有的比喻,單說比喻而把道理隱含其中,讓讀者思考。如“青出於藍”“冰寒於水”。有的先設比喻,再引出道理,如“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有的先設比喻,引出道理後,再用另外的比喻進一步論證。如先用“積土成山”“積水成淵”設喻,引出“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的道理,再用“不積跬步”“不積小流”作進一步論證。如此層層推進,上下呼應,使本身表現力很強的比喻,更充分持發揮作用,因而把道理闡述得十分透徹。再說,由於運用比喻,文章的語言顯得具體形象、精練有味。而且,隨著用比的連續和手法的變換,形成整齊而又富於變化的句式,產生鏗鏘起伏的節奏,表現出荀子諄諄勸學的激情。因此,這不僅是一篇出色的古代教育論文,而且可以當作一篇文學作品來欣賞。 這篇文章各段的條理十分清楚,基本上是每段闡述一個具體問題,而且總在文章的開頭、結尾部分作出明確的交代。例如,文章的第一句寫道:“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這既是全文的一個中心論題,也是第一段所要開始闡述的內容。而後面的“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明確而有力地照應首句,收束了上文,並且清楚地點明了首段的中心思想。又如用“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來說明個人獨自冥思苦想遠不如學習有益,又列舉了“登高而招”“順風而呼”“假輿馬”“假舟楫”等幾個生活中十分常見而又極有說服力的比喻,而後有力地小結道:“君子生(性)非異也,善假於物也。”在這裡,荀子從他的“性惡論”觀點出發,指出君子的天性也是惡的,其所以不同於眾人,就在於他善於向良師益友學習嘉言懿行,以改變自己的不良天性。這個“物”字就從“舟楫”“輿馬”之類,變成了學習的內容,文字也就逐漸深化了。這裡舉的兩個例子,都是首尾相互照應的,也有一些段落,只在段首揭示該段中心,或者只在段末予以適當概括。總之,目的相同而方式卻並不死板。先秦諸子的哲理散文,一般都比較難讀,荀子這種謹嚴、樸實的寫作方法,對幫助讀者掌握各段文章的基本內容,是十分有效的。 在文章中,作者有時又採用對比的方法,將兩種相反的情況組織在一起,形成鮮明對照,以增強文字的說服力。例如,在強調學習必須持之以恆、用心專一時,他不但用了一些並列的比喻,也用了好些相反相成的比喻,他列舉了“騏驥一躍,不能十步”和“駑馬十駕,功在不捨”;“鍥而舍之,朽木不折”和“鍥而不捨,金石可鏤”;以及“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的蚯蚓,竟能在地下來去自如,而“六跪而二螯”的螃蟹,卻連一個容身的小洞也掘不好。這就表明,“積”與“不積”所產生的效果是截然相反的。在荀子哲學思想中,“積”字是一個重要觀點。荀子認為,要學有所成,必須堅持不懈地進行積累。一個人長期耕田(“積耨耕”),就會成為農夫,長期砍砍削削(“積削”),就會成為工匠;長期販賣貨物(“積反貨”),就會成為商賈;長期學習禮義(“積禮義”),就會成為君子;聖人也只不過是“人之所積”。這就好像越人安越,夏(中原)人安夏那樣,習慣成自然而已。了解了荀子這一思想觀點的重要意義,就不難懂得,他為什麼要費那么大的力氣,選擇那么多比喻,不憚煩地對讀者進行諄諄教導。 《勸學》還有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句式整齊。但作者又注意在排偶中適當夾進散句,使文氣流暢而不呆滯。

    名家點評

    現代文藝理論家徐中玉、金啟華《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文章在語言運用上,長短句並用,對偶排比句間行,勻稱而又錯落有致,讀來朗朗上口,富於音樂節奏美。

    荀子(約前313-前238),名況,時人尊而號為“卿”,西漢時為避漢宣帝劉詢諱,又稱孫卿,因“荀”與“孫”二字古音相通。戰國末期趙國猗氏(今山西安澤縣)人,先秦儒家後期的代表人物。曾兩次到當時齊國的文化中心稷下(今山東臨淄)遊學,擔任過列大夫的祭酒(學宮領袖)。還到過秦國,拜見了秦昭王。後來到楚國,任蘭陵(今屬山東)令。荀子對儒家思想有所發展,提倡“性惡論”,其學說常被後人拿來跟孟子的“性善說”比較。荀子對重新整理儒家典籍也有相當顯著的貢獻。與其弟子撰有《荀子》一書。

  3. 荀子 : 勸學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先秦兩漢 -> 儒家 -> 荀子 -> 勸學. URN: ctp:xunzi/quan-xue. 勸學電子全文,全文檢索、相關於勸學的討論及參考資料。 有簡體字版、繁體字版、英文版本。

  4. 勸學作者:荀況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 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 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 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聞 ...

  5. 文章樸實渾厚、詳盡嚴謹,句式比較整齊,而且擅長用多樣化比喻闡明深刻道理。這一切構成了荀子文章特色。有人曾將《荀子》一書概括為“學者之文”,這是十分恰當評論。 《勸學》是荀子的代表作品,也是《荀子》一書開宗明義第一篇。

  6. Wikisource®和维基文库标志是维基媒体基金会注册商标;维基 是维基媒体基金会商标。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501(c)(3)免税、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文库 免责声明 行为准则 开发者 统计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