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搜尋結果

  1. 2021年8月29日 · 蔬菜的預冷水洗系統可以有效降低採收後蓄積的熱氣延長保鮮時間。 (攝影/余志偉) 農委會陳吉仲主委2020年10月5日南下屏東,出席農業生物科技園區「客製化國際保鮮物流中心第一期廠房新建工程」開工動土典禮。 (取自農委會網頁) 桃城蒔菜在採收後會進行蔬菜預冷及冷藏程序以保新鮮。 (攝影/余志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 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 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2. 2021年8月29日 · 2021.8.29 最後更新. 全台最大的蔬果拍賣市場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旗下巿場5月中爆出COVID-19大規模群聚感染這起「 北農事件 」令人膽顫心驚的不只是急遽增加的確診數字而是每日進出高達數萬人次的人流和串聯南北的農產運輸快速把病毒傳入全台產地不久令人聞之色變的 Delta變種病毒又在屏東尾爆發 。 3個多月後,台灣雖由三級警戒逐步解封,但疫情帶給農業的創傷、封閉農村社會裡失去保護的感染者困境,以及現代化運輸基礎建設的貧乏,卻仍在持續發酵中。 北農疫情之後,《報導者》採訪團隊走訪葡萄之鄉的彰化溪湖、全台最早採收的愛文芒果產地屏東枋山,看見失溫的農業活水和人情:

  3. 2017年5月17日 · 方德琳. 余志偉 林佑恩. 共同採訪/汪宜儒. 從超市蔬果的多種化學物殘留到紅豆田裡的老鷹危機農藥使用已經成為食安環境議題裡最受關注的對象。 以往討論焦點都在政府農藥管理疏漏,過去3年,連番兩次修訂《農藥管理法》可看出輿論壓力後的進展。 如今,立法院戰火已告段落,主戰場轉移到農藥使用的農村現場。 但是,面對點點散落的10萬名、平均年齡57歲的農業主力人口時,改變就沒那麼容易了。 「經營的還順利嗎? 「嗯,跟原本想像的有落差。 」位於雲林的義直農藥行老闆陳鳳義說。 去年,他曾經以「不賣化學農藥的農藥行老闆」登上媒體報導,經營這一年多來,結果不如預期。 在青農回鄉風潮中,陳鳳義是其中一員。

  4. 2023年9月20日 · 自產自銷、擁有選廠的彰化蛋農陳秋池則認為,台灣的雞蛋流轉快,收蛋後3天內就選了,但進口雞蛋是先放了幾個月,才進到國內選場,卻仍沿用現行國內雞蛋的保存標示為選後一個月,消費者根本不知道其實這些蛋已經放了幾個月,除了對 ...

  5. 2022年1月16日 · 《報導者》從經營高麗菜苗20多年的育苗場視野出發,看看他們見到的高麗菜困境。 雲林縣莿桐鄉的種苗商廖信彥投入產業20多年,但高麗菜價格20年如一日,讓他相當無奈。 (攝影/陳曉威) 蔬菜育苗業仰賴人工,品質不佳的種苗需要從穴盤中移出。 (攝影/陳曉威) 西螺果菜市場是台灣葉菜生產區內重要的批發市場,圖為批發商使用堆高機搬運裝箱高麗菜。 (攝影/陳曉威) 人力成本20年內上漲了5成,對育苗業者是很大的壓力。 種苗商廖信彥的兒子,便在退伍後回家協助噴灑農藥。 (攝影/陳曉威) 蔬菜產業缺工已久,廖信彥與妻子、兒子一同打理育苗場的工作。 (攝影/陳曉威) 育苗場溫室內的穴盤台上鋪滿著已經抽芽的種苗。 (攝影/陳曉威)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

  6. 2021年8月29日 · 這波疫情意外地造成農村經濟作物的產銷風暴,在防疫作為與公部門宣導之外,耕耘數十年的葡萄果農也只能變通苦撐,勉力度過這一年的採收銷售期。 (攝影/陳曉威) 今年5月,南台灣首起群聚感染在彰化縣爆發, COVID-19(又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 病毒猶如一顆從天而降的炸彈,掀翻這座農業大城。 隨著疫情蔓延,當地盛產的葡萄也猶如「染疫」,不僅敗巿、銷售大跌,等不到採收的果子留在樹上,遇上今年的大旱之年,甚至連動了病蟲害的出現,相關產業鏈連環應聲趴地。 在葡萄成為疫情中首個淪陷的作物後,慘痛的代價也替台灣農業疫情應變上了一課,一個月後,意外讓 屏東Delta疫情 中的枋山芒果倖免於難。 樓起:風光40多年的葡萄公路盛況.

  7. 2022年2月13日 · 農委會為何連全台雞蛋數量都無法掌握? COVID-19和禽流感疫情如何改變蛋雞產業生態? 《報導者》從雞農、蛋商、從業人員角度,深度剖析第一線面對的困難和缺蛋關鍵因素,並提出改善產銷體系的建議。 彰化是台灣蛋雞重鎮,佔了45%產量,但自從COVID-19疫情席捲全球,雞農的日子就不好過。 在彰化縣養雞的阿明(化名)2021年初預定了一批蛋雞、年中交雞投入生產,卻遇到全台最嚴重的COVID-19疫情,飼料價格大漲3成,而產地收購的蛋價直落,「食品工廠從一天叫2、30箱甚至上百箱雞蛋到完全沒有,蛋商說不然你蛋給別人,我傻眼,雞都養了你叫我賣誰? 」許多雞農賺不到錢因而減養,加上禽流感來攪局,2022開年以來的缺蛋荒,看在雞農眼中並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