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直到最後一個鏡頭兩位疑似跟監導演的機車騎士從畫面遠方逼近,關掉了鏡頭,也結束了整部電影。伊朗政府沒能阻止導演拍片,也沒法阻止自己在電影的最後「現身」,種種打壓與限制反而成就了賈法潘納希這部自我虛構自我指涉的電影。

  2. 在劇本裡,野木亞紀子的安排是所有的角色都沒有開車的習慣,只有這位工作女強人百合擁有一台車(實栗父母也有一輛同款的車子,但只有在第一集出場幾秒而已),所以,你可以發現在第一集的搬家,第三集的共同出遊,及現在剛播出的第八集,基本上就是由

  3. 最冷靜張狂時的楊德昌給他身邊的摯友們拍了一部這樣的電影. 今年的11月,可以說是影壇的楊德昌月。. 全台北街頭的金馬廣告都是《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張震飾演的小四舉著手電筒仰望的身影,台灣的戲院又開始放映1991年的《牯嶺街》,這次是終於清晰到看得見細節 ...

  4. 總覺得這個節目的名稱像是來自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的短篇小說,而且就連製作過程也很像波赫士和卡夫卡的小說,充滿了奇異和幻想。. 我曾經說過:「所有的旅行要等結束以後,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能知道它意味著什麼。. 」這句話也適用於這個節目。. 最初通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