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2021年7月河南水災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鄭州720水災

    2021/7/20 · 2021年7月河南水災,是指2021年7月17日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 河南省 鄭州、漯河、開封、新鄉、鶴壁、安陽等地暴發持續性強降雨天氣引發的罕見特大水災,造成當地大規模死傷與財損,並進而導致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 B.1.617譜系疫情在河南境內多地感染共百餘人。 ...

  2. 2021年7月河南水灾相关争议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21年7月河南水灾相关争议
    • 郑州市基礎建設
    • 鄭州防洪準備不足
    • 鄭州京廣路隧道淹水事故
    • 官媒報導
    • 災後民生活動停擺
    • 個人或媒体爭議言行

    市政建设理念争议

    香港电台評論員方原認為,事件證明鄭州在市政建設理念存在不正確之處,導致以地鐵為標誌的通行系統充當城市排水系統,造成人財物損失慘重。

    海綿城市成效爭議

    根据《大河报》在2018年的一篇报道,到2020年,郑州将投入534.8亿元建设「海绵城市」项目。2021年5月《郑州日报》报道指,「自2016年开展海绵城市建设工作以来,郑州全市共计消除易涝点125处,消除率77%。随着城区及周边河道治理的加快,结合城区防洪排涝体系的完善,通过海绵城市的建设,截至目前,建成区内未发生严重内涝灾害。」对此,香港电台內地時事評論員方原表示,當地曾經投放500多億元打造「海綿城市」,但這次事件是嚴重「打臉」,反映設計標準過低或者施工偷工減料。 针对海绵城市的质疑,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委员胡刚表示“如今城市大面积由硬化路和高层建筑构成,雨水没办法渗透,建设海绵城市的确很有必要,意义重大,但并不能应对这种百年以上的特大暴雨。”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生態市政院副院長呂紅亮亦表示:「鄭州內澇是其海綿城市設計失效」的觀點有失偏頗。「事實上,鄭州城區的內澇防治設計重現期是和其城市規模相匹配的,如果按照此次極端情況來設計,會造成嚴重的資源浪費。」除了規劃方面要防控在前、減災在後,專家表示,還應提高應急回應能力和災後恢復能力。例如,通過擴大氣象臨報的...

    應急機制及具體措施

    网络上有公众质疑官方预警暴雨是否及时,各个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地铁有哪些相关备案,救援系统上的应急弹性是否不足。香港电台評論員方原表示,當地應急響應機制沒有及時啓動是造成災害的最大原因。他表示,機制在發生事故後才啓動是亡羊補牢,不可避免造成損失,他建議機制應與國家氣象預報同步啓動。

    預警不充分

    《北京青年報》旗下「團結湖參考」微信公眾號批評鄭州乃至河南在此次汛情到來前仍然採取傳統的「內緊外鬆」策略,體制內廣泛動員,公眾層面還是歌舞昇平。很多普通市民並不知道自己將面對什麼局面。因為缺乏充分的預警信息,整個城市依然按照慣常的節奏運行,增加了搶險救災的難度,也造成不必要的生命財產損失。文章認為應提高全民抗災意識,暢通災情預警信息。 鄭州大學能源—環境—經濟研究中心特聘副研究員、碩士生導師張瑾表示已有相關分析文章表明,至少5天前,氣象部門就對這次鄭州暴雨做出了預報。「但是,真正充分認識到『潛在災害』的,我想應該不多」。此次災情凸顯出的一個典型問題是,內陸型城市普遍對極端降水引發的城市災害瞭解甚少。20日之前,河南已經陸續有地區因為暴雨發布景區停止運營公告,說明至少相關部門對於此次降水是有預判的,但是,「主城區的防患措施卻不充分」。張瑾2018年在福建寧德市古田縣工作,經歷過颱風預警天氣,她說「當地的組織和回應就相對成熟」。

    氣象局無權強制停工

    鄭州市氣象局在暴雨到来前曾两天内連發5個最高級別的暴雨紅色預警,暴雨紅色預警防禦指南寫明,「要做好應急搶險工作和停止集會、停課、停業」,並由鄭州氣象局黨組書記李柯星署名,但停班停課並未落實。紅星新聞引述氣象局人員指,他們只是服務部門,負責提供天氣預警,無權下決策,停工、停課要由應急管理部下命令。至於應急管理局宣傳人員,就回應指停工停學決策「要經過指揮部層層批准後才可以做到」,「不是萬不得已不會輕易下達。」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一名干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警不是法律,主要还是建议”,“总有些(单位)不太自觉,还是会让员工正常上班”,这对气象部门预警的精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预警了但暴雨没来,停工停产会造成很大损失。据界面新闻,有气象部门人士称一日内发布近10条暴雨红色预警比较罕见,应急管理部门应该引起足够重视。但在各个政府单位中,气象部门相对弱势,是“小部门”,“我们说的他们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

    防洪成效

    鄭州市城市管理局官方網站於2020年聲稱,郑州城市大脑全域数字防汛平台正式上线,该平台通过汇聚郑州市多个部门的汛情数据,可以预测不同降雨量情形下51个易积水区域的情况,如果道路积水严重,防汛指挥部门可以及时采取防汛措施。另据鄭州市城市管理局官方網站2021年6月1日的消息,2020年启动的郑州智慧隧道一期(京广路隧道试点)建设工作已经步入尾声,可实现实时监控并显示隧道内各项设备的数据,提供病害、隐患、预警等信息分析。隧道“会思考、会说话”。“比如隧道内有车辆停留或行人进入,感知模块就会立即通过隧道内监控设备进行抓拍,并感知它停留、进入原因。如果有突发事故发生,我们能通过后台记录的人员最后所在位置,实现人员的精准快速搜救等功能。”有民眾質疑智慧隧道是否發揮作用。 據澎湃新聞、南方都市報報導,京廣隧道半年前才剛經過大修,維修項目包含排水設施、消防與電設備。此外,2個月前也曾進行防汛演練。報導指出,根據京廣隧道的設計理念,是在洞口設計阻水反坡,「最大程度地阻止雨季地面積水倒灌入隧道內」,同時搭配兩座排水站,當積水池內積水達到一定深度,排水站可自動啟動,及時排除積水。然而這些举措在這次暴...

    事前管理

    京广快速路共设有三個隧道,从北向南分別是京廣北路隧道、淮河路隧道和京廣南路隧道。鄭州市城市隧道綜合管理養護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7月20日鄭州暴雨當天,在進入隧道前的電子路牌上,京廣南路隧道處提示了隧道出口有積水、交通管制;京廣北路則提示減速慢行。京廣北路隧道设有八個進出口。到20日下午四點左右,京廣北路隧道封了5個口(其中下午一點以前封了兩個,四點以後封了三個),分別是四個進口和一個隧道岔路口。该工作人员称事发時還有車在隧道內,所以出口不能封闭,管理部门第一时间采取了道路改制,并派现场人员值守,但因隧道出口处有大量積水,導致隧道內車輛被捆住,到现场最後一個負責疏散的人員離開時,水已經漫過膝蓋了。在隧道被困後成功逃生的市民王猛表示,當時“所有的车都停在那,完全动不了了,可以说是交通瘫痪了。”事发当天上午,最南边的京广南路隧道已经被淹,京广中路隧道也已经被积水封死,有些车在水里抛锚。“如果当天上午有人把这京广北路隧道也封死,就不会有这么多车选择这条路,可能也就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但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在现场观察到,正常情况下,京广路隧道边上的匝道同样可...

    被淹之後的救援

    微博上有多條尋親消息,包括当日于隧道内失蹤的一對14歲初中生。其中一位的母親表示,知道兒子被困隧道時曾報警求助,但不獲理會。据其中一位失联初中生李浩鸣的母亲称,孩子于7月20日下午4点多失联,至7月23日仍没有消息,也没有救援部门主动联系过她。在现场担任第一线救灾人员的张先生指出,京广隧道内塞了有几百辆车,水现在还在排,但确切的死亡人数应该比目前所报出来的还多。他说:“京广隧道在周二与周三大淹水时里面塞满的车,现场救难人员预估里面有上百辆的车。目前若要把隧道内的积水全部抽完,至少还需要两至三天日夜不间断的工作才能完成。”

    灾情播报不及时、不到位

    7月20日當天,河南新聞頻道對此次澇災進行了報導,但河南衛視卻照播抗日連續劇與歌曲節目,未特別報導災情,網友一片罵聲,要求電視台應實時滾動播放救災資訊,好讓民眾了解洪災最新消息,北京外國語大學新聞系退休教授展江當日晚間23時在微博寫下「河南省外許多人在關注、揪心,請河南衛視停播抗日神劇,而轉為緊急狀態,滾動播放救災新聞」,並在留言註明「現在神劇播完了,正在唱紅歌」。當天晚11時30分左右,河南衛視回應網民質疑稱“已经在协调了,河南卫视马上开始直播,感谢关注”,隨後于次日凌晨0時10分開始滾動播報災情。 7月25日,河南省北部的卫辉市由于水库泄洪导致共产主义渠、卫河等相继发生决口和漫堤,水位不降反升,卫辉市区被洪水围困,最深处达2至3米,十余万居民通过橡皮艇、铲车等各种方式撤离市区。在社交媒体上,很多居民对当地政府发布错误信息表示不满。许多民众质疑当地政府为了“粉饰太平”,在水势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仍宣称水势下降。卫辉市当局7月26日上午曾表示,该县部分地区的洪水已经开始下降,但当地居民表示,水位实际上在一夜之间上升;在当地媒体发布的一篇标题为《喜讯!我市城区部分街区水位开始回落!》的...

    误稱民眾平安

    7月20日鄭州地鐵5號線發生嚴重水浸事故,大量乘客被困隧道積水中。在鄭州地鐵乘客被困的驚險畫面仍然不斷傳出之際,官方媒體於20日晚間(如央視網、「環球網」、「鄭州發布」、「河南廣播電視台」及「河南新聞廣播」等官方微博)就發布消息稱被困乘客已全部救出,無生命危險。有網民就質疑,好多人還未救出,直斥他們是「騙子」。直至21日凌晨,鄭州市委宣傳部在官方微博「鄭州發布」證實,地鐵水浸事件最少12人死亡,5人受傷送院。其中五號線部分,人民網掌握了9名遇難者,均為女性的信息。

    千年一遇

    鄭州市氣象局7月20日稱,當地3天的降雨量達到617.1mm,相當下了以往一年的量,從氣候學的角度來看,小時降水、日降水的機率,重現期通過分佈曲線擬合來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河南省水利厅官网信息显示,“7月18日8时至21日02:00分,河南省部分地区普降暴雨、特大暴雨,最大点雨量荥阳环翠峪雨量站854mm,尖岗818mm,寺沟756mm,重现期均超5000年一遇”。中國媒體在报道时亦強調這是「千年一遇」的暴雨,側重於宣傳救援成績及感人的救援事蹟,而有關災難原因的分析和討論则相对较少。 中央气象台與河南省气象台聯合接受采访,首席预报员陈涛說,极值强度是前所未见的。又回應“千年一遇”說:这实际上是一个数学上的概率。目前仅有1950年之后的气象数据,而没有可靠的、长时效的、有效的降雨记录,从目前掌握的气象数据来看,无法断言“千年一遇”、“百年一遇”。中国气象局的中国天气网气象分析师张娟說,此次雨情不如1975年“75·8”暴雨,泌阳县林庄6小时雨量830.1毫米,24小时雨量达到1060.3毫米,3天雨量1605.3毫米。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接受采访时...

    「故事硬核」撰文《災後鄭州:當一座都市忽然失去了互聯網》指出「在水災之後的鄭州,一個同時擁有水、電、互聯網的人是無比幸運的」。文章形容「災後的鄭州就此化為前所未有的試驗場,彷彿一夕之間回到了千禧年前那個不存在數字文明的荒漠」。 中新網刊文《災後鄭州,失靈的互聯網與顯靈的黑科技》形容特大暴雨過後停水、停電、斷網的城市「交通基本靠走,通訊基本靠吼」。

    利用災難營銷

    7月20日河南郑州康桥集团香蔓郡项目发布了一张海报广告语写着:“入住高地,让风雨只是风景”,配图称该小区项目海拔高程约为164.35米,高于黄帝故里和郑州二七塔。另一張海報上有“永威城”字眼,配图是一张被水淹过半身的汽车,广告语为“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有车位,无烦恼”。還有一张海报上有“亚星集团”字样,配有一辆汽车室内外对比图,广告语为“暴雨突袭,你的爱车还好吗”,称无车位“露宿街头、暴雨冲刷、爱车报废、人更受罪”。“享道出行郑州”官方公众号曾发布题为《暴雨预警:“我有点大,你们忍一下”》的推文,揶揄吳亦凡酒桌選妃事件,被網友痛批“这时候不适合抖机灵”“这是发国难财”。7月21日,康桥集团发布致歉声明。另外两家企业“永威城”“亚星集团”尚未对流传的海报作出回应,海报上的电话也无法接通。“享道出行郑州”发布致歉声明,就公众号不当内容致歉。 有因暴雨滞留在郑州的旅客称,20日晚郑州东站希岸酒店涨价到2888元一晚。对此,希岸酒店发布致歉声明,该加盟店违规操作。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监督检查,向该客人表示歉意。郑州所有门店将免费提供救援人员的住房。同时郑州东站高铁站店将开放所有客房,免...

    民眾爭議言論

    7月21日,一遼寧鞍山网民被舉報在微信群中辱骂河南受灾人民,被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高新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0日。 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公安分局在新浪微博上通報,一名39岁男子高某某因在微信群中侮辱受灾群众,于7月22日18时许被該局警方抓获並被刑事拘留。 清华硕士、房地产企业远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高管李睿稱鄭州地鐵被淹是中國嘲笑德國洪水的報應,随后遭公司解除劳动合约。 7月26日,河南當地媒體人朱順忠在網上實名發文指,鄭州市委、市政府官員在本次水災的表現有目共睹,請黨中央、國務院考慮,是否需要給這座城市換帥;更重要的是,如此執政水平更不利於鄭州市接下來的搶險救災工作,「說不定還會鬧出大亂子」。他並促請鄭州市黨委和政府的主要領導,「如果對執政還有一絲悲天憫人的話,應該主動提出引咎」。文章獲得逾10萬人點讚,但很快被列為「違規」而下架。

    有關救援賑災的爭議言論

    河南災情發生以後,內地歌手韓紅及河南籍藝人王一博攜帶救援物資和救援隊伍趕赴當地救援,迅速引發輿論關注。但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提出了質疑。現場救援隊有人發文指出,韓紅團隊佔用了三艘救援艇,其中有一艘專門用於隨行攝影人員,導致救災現場有危重病人和孕婦不能及時救出,又指一幫人前呼後擁圍在明星身邊依次握手,像領導視察工作;此外,作家海菱在微博發文質疑韓紅與王一博的災區行是為了作秀而不是救災;隨後,曾經實名舉報韓紅基金會涉嫌違規的司馬三忌,也發文質疑韓紅與王一博一行人是在作秀、炒作;代表救援權威的「藍天救援隊」也通過其官方微博發布「非救災,請離開」的文章;有很多網友點名韓紅和王一博,吐槽韓紅方擺拍作秀,畢竟前往救災還帶着拍攝團隊卻沒有帶衝鋒舟,到地方後還是專門借用多艘衝鋒舟。7月26日,韓紅愛心基金會就此事發布聲明指,在整個救援活動中基金會沒有給救援造成任何混亂,強調基金會暫未使用到善款,亦沒有炒作的意圖。 7月23日,台灣作家苦苓說,「中國隨便一架騷擾台灣的戰鬥機、或是對準台灣的一枚導彈,那些錢都足夠河南救災救不完……台灣哪一個人捐款給中國,我就叫他是王八蛋」,在台灣引發極大爭議。有網友...

  3. 苦苓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苦苓

    2021年7月22日,在河南 鄭州水災事件時,許多藝人投入捐款行動,而苦苓此時發表言論對善心藝人罵髒話,甚至對他們罵「王八蛋」 資料來源 [編輯] ^

  4. 章芳林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章芳林

    1881年章芳林捐款救濟直隸省的旱災災民,而給祖宗三代捐得三級加二品的封典 [2] [3]。 1888年章芳林捐給鄭州水災救濟金,而購得戴花翎的權利 [2] [3]。 1889年章芳林更獻捐一萬元以上的巨款,進一步給祖宗三代捐得鹽運道的官銜,以及三個加級和一品 [2] [3] ...

  5. 捐款渠道 [編輯] 因應活動舉行,電訊盈科免費向大會提供50條電話熱線,捐款熱線為:+852 1872323。而大會亦於兩家銀行開設捐款賬戶: 銀行賬戶名稱:「香港演藝人協會 - 88水災關愛行動」 中銀香港之賬戶號碼:012-883-0-010733-2 富邦銀行之賬戶號碼 ...

  6. 尤長靖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尤长靖
    • 早年生活
    • 演藝經歷
    • 參演作品
    • 出道實錄
    • 公益活動
    • 參考資料
    • 外部連結

    尤長靖是1994年9月19日出生於馬來西亞柔佛州的馬來西亞華人,從小便展現唱歌方面的熱愛和天賦,3歲便能完整唱完《城裏的月光》。13歲開始積極參加各類歌唱比賽。5年內參加的歌唱比賽將近500場。高中時期曾經加入結他社,舞蹈社,並報名聲樂課,期間於網上自學鋼琴。 2014年赴中國南京藝術學院修讀流行音樂演唱專業。2016年參加第二季《校園好聲音》,展現了其唱跳能力,並獲得全國八強。 2016年的12月加入香蕉娛樂,成為TRAINEE 18練習生中的一員。2017年5月在騰訊視頻綜藝《來吃來吃大胃王》中亮相。

    2018年:通過《偶像練習生》選秀節目成功出道

    2017年12月,尤長靖與TRAINEE 18練習生一起參加愛奇藝男團選秀節目《偶像練習生》。節目期間TRAINEE 18畢業曲《ROCK THE SHOW》於2018年1月22日上線。 2018年4月6日,尤長靖以第九名的排名作為NINE PERCENT限定九人男團成員成功出道,並在團隊中擔任主唱,是團體中唯一的馬來西亞人。 5月23日,尤長靖和NINE PERCENT其他成員在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首次集體亮相。5月至7月隨NINE PERCENT團體舉行巡迴粉絲見面會《THX with LOVE》。 6月29日,為浙江衛視古裝劇《扶搖》演唱人物主題曲《傲紅塵》。7月19日,為國漫電影《昨日青空》演唱同名主題曲。8月26日,尤長靖受邀參加《浙江衛視中國藍十周年主題晚會》,首次演唱《傲紅塵》。 9月15日,尤長靖作為愛奇藝《中國新說唱》四強幫唱嘉賓,和那吾克熱合作演唱《漂向北方》,成功助力那吾克熱以第一名的成績晉級總決賽。9月22日,推出「覺計劃-古樂重聲」敦煌音樂文化覺醒計劃中的單曲《西遇》。 11月3日,尤長靖獲得「北京•國風極樂夜」音樂盛典最佳國風新銳男歌手獎,首登鳥巢舞...

    2019年:製作首張個人專輯,團體解散,回歸歌手身份

    2月19日,尤長靖在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上演唱了《遠走高飛》、《賣湯圓》。3月13日,擔任愛奇藝《青春的花路》常駐嘉賓。 4月6日,尤長靖在出道一周年當天成立個人工作室,並開通工作室微博。 5月15日,首張專輯主打歌《一顆星的夜》正式上線。5月17日,尤長靖發佈與綠箭合作的首個音樂劇《多久》。5月21日,綠箭音樂劇單曲《Miss U》上線。6月12日,和品冠合作演唱的《投己所好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上線。 6月19日,發佈首專第二首單曲《一個人記得》。同日,香蕉家族演唱會真人騷《我們的演唱會》上線,尤長靖在節目中展現其全新原創曲《Love Hate》的製作過程。7月10日,為電視劇《親愛的,熱愛的》演唱插曲《愛不由我》。7月17日,為電視劇《七月與安生》演唱插曲《被劫持的思念》。7月21日,擔任2019馬來西亞世界宣明會飢餓30愛心大使。 8月2日,擔任愛奇藝《做家務的男人》常駐嘉賓。8月3日香蕉家族演唱會上演唱多首歌曲。8月29日,由烏克蘭導演Alan Badoev 執導的《一顆星的夜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MV正式上線,並獲得QQ音樂巔峰榜2019...

    2020年:個人首場音樂會,個人演唱會,首張個人專輯上線

    1月8日,作為2019全球華僑華人年度評選頒獎典禮唯一受邀表演嘉賓,在釣魚台國賓館演唱《一顆星的夜》。 1月11日,首場個人音樂會「AZORAland•啟」在北京展覽館劇場正式開場。尤長靖在音樂會中演唱21首歌,並在其後宣佈下半年將開始個人巡迴演唱會。 1月25日,於2020浙江衛視春晚演唱《一顆星的夜》。 10月27日, 正式發佈收錄10首歌曲的個人首張專輯《AZORAland•我是尤長靖》。 11月1日,首場個人演唱會在北京國家音樂產業高質量發展促進大會演出活動的支持下,於北京凱迪拉克中心舉辦,門票全數售罄。

    固定綜藝

    *包括先導片

    2018年1月19日,於愛奇藝開播。
    投票方法請查看偶像練習生比賽規則。
    紅色箭頭「↑」為等級/排名上升,藍色箭頭「↓」為等級/排名下降,標記「=」為等級/排名不變。
    第五集練習生由96人淘汰至剩下60人,票數將歸零重新累算。

    2019年7月21日,尤長靖被委任《2019馬來西亞世界宣明會飢餓30》愛心大使,與1萬2000名飢餓勇士一起成功完成禁食30小時,並成功為貧困區飢餓群體籌獲近200萬令吉。2020年1月29日,尤長靖捐助20萬人民幣支援中國武漢控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2021年7月21日,尤長靖捐助30萬人民幣救援中國鄭州嚴重水災。

    ^ 运动会啦啦队比赛. 峇株吧轄華仁中學資訊網. 2012-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25).
    ^ 夺下《偶像练习生》最后出道名额·大马尤长靖感动家人到场支持. 星洲網. 2018-04-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2-02).
    ^ 尤长靖个人首专第一首歌《一颗星的夜》QQ音乐巅峰人气榜战报来袭!. QQ音樂. 2019-05-15.
    ^ 尤长靖应援色为西柚色. 尤長靖_有長進中文首站 微博. 2018-03-25.
  7. 鴻星爾克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ant › 鸿星尔克

    2021年7月河南水災期間,鴻星爾克通過鄭州慈善總會、壹基金緊急捐贈5000萬元人民幣物資。該事件隨即成為網絡熱門話題,許多網民紛紛購買鴻星爾克產品以示支持,部分商品甚至脫銷。[6] 鴻星爾克7月23日當日銷售額同比增長超52倍;鴻星爾克7月21日至7月23日在抖音的 ...

  8. 1931年江淮水災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1931年江淮水災
    • 經過
    • 高郵湖堤防崩潰
    • 救援、美國參與
    • 死亡統計
    • 評論
    • 紀念
    • 相關條目
    • 引用文獻

    早期大雨

    華中地區1930年冬季大雪,1931年從春季開始就下大雨,降雨量在7、8月達到高峰。華中7月就發生了7次颱風(一年平均兩次),長江沿岸4個氣象站7月的降雨量為60cm,西藏高原的融雪使長江水量更大。

    1931年8月:洪水

    8月6日重慶錄得洪水,8月19日漢口錄得高水位警戒線,水位超過標準53英呎,比漢口江灘高平均5.6英呎。長江水災延伸到下游,9月16日洪峰抵南京。長江以北的淮河同時發生水災,導致京杭大運河在高郵湖附近的堤防崩潰,其中一個估計指8月26日凌晨有20萬人在睡夢中淹死。 1931年8月10日上海《申報》報導:「5月至8月(註:至8月9日),蘇皖魯豫諸省發生特大洪災,江蘇16縣受災面積17,424平方公里,受災戶數410750戶,受災人口1,035,551人,遷移人口38,200人,死之908人,財產損失24,871,118元。」

    1932年:澇災、饑荒

    江蘇泰州城淹水4米,城裡半年才退盡了洪水;而里下河平原(江蘇中部平原)到第二年春天才退盡了洪水。 1932年4月23日《申報》載:「江淮雲漢諸區,經洪水浩劫後,孑遺之民,無以為生,入春以來,又遭久旱,蔓青不發,即高阜之地,潦退較早,種麥者,亦必待至6月方能收穫;種稻者至9、10月,始有收割,在此數月間饑饉殆不可免。安徽、江蘇、湖北等省荒情共同,地方元氣既傷,人民生機幾絕,邇值春荒,於是餓殍遍野。因去歲禾穀被水漂沒,無粟可食,乃剝取樹皮,磨成粗粉,摻以水藻、草根、樹葉等物,蒸而食之,雖難下咽,聊勝枵腹。各河溪沼,凡生產水藻之處,均有主管者晝夜看守,不許他人偷采。水藻上市,每斤售至二百文之多。暮春之時,以樹皮、水藻採食殆盡,災民乃聯群結隊,紛往田間,剝取大麥苗,回家煮食,因缺乏滋養性,食後麵皮無不浮腫。屍骸遍野,無人掩埋,加以天氣亢旱不雨,以至時疫流行。窮鄉僻壤之所,衛生毫不設備,一旦染疫,速於瓜蔓,一人得病,傳染一家,死者無棺盛殮,往往棄屍田野,種種慘情,目不忍睹。棺木出售一空,大小木店概改制棺木。」

    成因

    據高郵市委副書記倪文才的專書考證,有三大直接原因,加上政府管治失當等遠因。 1. 淮河流域連續降雨,高郵湖水暴漲。六七月間遭遇三次大暴雨:6月17-23日,在淮河上游,雨量200毫米以上;7月3-12日,在淮南及高郵湖一帶,雨量400毫米以上;7月18-25日,仍在淮南及高郵湖一帶,雨量300毫米以上。致使高郵湖、大運河水位暴漲,據運河高郵御碼頭水位:7月25日8.3米,8月1日9.06米,8月15日9.46米(正常年份為5-6米)。 2. 大風。水借風勢,風助水力。8月2日開垻前及26日破堤前,都突然颳起西南風或西北風,26日凌晨高郵湖面西北風達6.3級,發生湖嘯,推波助瀾,湖水扑打運堤,運堤不堪承受。 3. 運堤失修,春修夏防嚴重疏忽。治運經費按規定年計40萬元(當時貨幣,下同),而層層截留,上繳很少,雖幾經整頓,到大水前的1930年僅收到8.1萬元,而且不少並未用在水利上。 其它如水政腐敗、體制弊端、人員瀆職等也有直接影響,而南京國民政府當時主要精力、財力用於打第三次江西剿共戰爭(發生於同年7-9月,與水災同期),被倪文才批評未能全力組織抗災。

    修堤

    高郵湖缺堤泱及泰州,美南長老會駐江蘇泰州傳教站首席牧師何伯葵(Thomas Harnsberger)給上海華洋義賑會寫了報告,建議堵住高郵決口,不然下游水患不得解決。華洋義賑會董事局同意,1932年2月何伯葵作為義賑會委派的災後復建的總監,帶著40萬銀元到高郵,工作到該年深秋才離開。佛教徒林隱居士大力資助。由水利工程博士兼國民黨大老王叔相督導。。王叔相召集了15000名工人,純手工(沒機器)把堤建起來了。

    美國機師查爾斯·林德伯格在1931年創歷史經阿拉斯加路線橫跨太平洋飛行(註:此前皆經夏威夷路線),9月抵達亞洲的漢口,期間航空攝影測量到「很多湖」,稍後才知道是水災,發回災區照片令南京國民政府重視事件。因為他飛機能在水上降落,他自願駕飛機運送救災物資,其中他帶著幾箱醫療物資到達江蘇興化縣,災民誤以為他帶來了糧食,由此他的飛機被一群飢民劃著舢舨包圍,他不得不向天鳴槍。

    全國

    1. 淹死:金陵大學農業經濟教授、美國人卜凱在水災後的1932年考察報告指有15萬。1933年官方報告14萬。 2. 「睡夢中(床上)淹死」:1931年8月30日《漢口先驅報》(Hankow Herald)報道在漢口約2,000人在睡夢中被淹死。2006年高郵市委副書記倪文才在專書指在高郵19,300人在睡夢中淹死。 1. 有案可查的死亡數:最廣為引用的說法是422,499人,出自清史學家、中國人民大學校長李文海的《中國近代十大災荒》(1994年)。高級工程師駱承政提供了水利部的兩個說法。一,34.5萬人死,出自《中國歷史大洪水調查資料彙編》(2006年)。二,約40.0萬人死,出自《中國大洪水—災害性洪水述要》(1996年)。 1. 考慮到漏報而估計的死亡數:1933年官方報告估計200萬人。西方比較誇張的估計為370萬人。 1. 受災人口。史學家5,311萬(李文海等 1994,第230-231頁),另一估計為5,000-6,000萬(Courtney 2018,第198頁. 該頁腳註10)。1933年官方報告2,500萬人。高級工程師駱承政提供了水利部的兩個說法。一,480...

    各省

    因飢荒死亡,最多為安徽北部和河南。水災淹死,以江蘇最多。兩者合算總非正常死亡數字,為安徽、江蘇、河南。李文海等 1994,第230-231頁 1. 1.1. 僅安徽一省就死亡112288人,災民960餘萬人 1.2. 長江流域的泄洪區的死亡人數達14.5萬人,受災人口2850萬人。

    在重建高郵湖堤壩出了大力的美南長老會傳教士何伯葵,其孫Steve Harnsberger在2007年寫道「1931年這場水災死的人比2004年印度洋海嘯多15倍,但幾乎沒人對此事留下隻言片語。歷史只記得當年的其他災難——中國當年忙在打國共內戰(註:第三次江西剿共戰爭),日本忙著侵略東北(註:1931年九一八事變),世界忙著大蕭條。」

    賑災傳教士何伯葵死後,其孫Steve Harnsberger在2005年12月30日高郵市文游台文物單位內開設「水鑒館」,作為「高郵1931年特大洪水及運堤修復展覽」圖片展的展廳,CCTV-9紀錄頻道有專題片報導。在75周年,2006年8月26日上午9時半,高郵市水務局在高郵湖畔立石碑揭碑儀式,石碑向何伯葵牧師、水利專家王叔相和執行航空攝影測量任務的查爾斯·林德伯格夫婦致意。 2016年8月25日,高郵市檔案館獲收藏家朱軍華捐贈民國老報紙,「1931年裡下河特大水災老報展」開展。2017年8月25-26日,置於一樓大廳。

    中華民國部分重大單次洪澇災害 1. 1939年天津水災,因連續暴雨加上日軍扒開河堤等因素,天津遭受嚴重水災,天津市區百分之八十的地區被洪水所淹。 2. 1938年花園口決堤,民國時代另一次水災。國民革命軍阻止日軍西進鄭州而戰略人為缺堤。 3. 1921年江淮大水 中國歷史上部分重大單次洪澇災害 1. 1975年8月文革期間河南「75·8」水庫潰壩,連帶瘟疫與飢荒24萬死。2005年該事件被美國《探索頻道》評為世界歷史上最重大的人為技術災難第一名。 2. 1954年長江洪水,長江中下游、淮河流域,湘、鄂、贛、皖、蘇5省有123個縣市受災,農田受淹4755萬畝,受災人口1888萬人,死亡3萬餘人,京廣鐵路近100天不能通車。 3. 1887年黃河決口,河南鄭州下汛十堡(今惠濟區花園口鎮石橋村)發生黃河決口,致使200多萬(一說93萬;一說最保守估計150萬;一說700萬)人罹難。 4. 1410年黃河泛濫,明成祖永樂八年的開封水災,致使1.4萬戶人口罹難。 其它相關 1. 中國水災史 2. 按死亡人數排列的自然災害列表#十大致命的洪水 3. 珍珠橋事件,學生遊行敦促蔣介石在九一八事變後出兵抗日,遭鎮壓數十死 4. 黃金十年(1927-1937年)

    陳昌春. 《可怕的科学:愤怒的河流》—可怕的黄河?中外洪水伤亡传闻考证. 科學網博客. 2013-0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3-27).(註:作者陳昌春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地理與遙感學院副教授,主攻水文)

  9. 無軌電車系統列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无轨电车系统列表

    2016/2/4 · 鄭州 1979年5月1日 2010年1月2日 參見鄭州無軌電車。 2021年1月1日 2021年1月1日,鄭州巴士快速交通公司開闢新線B2區間,使用宇通ZK5125C雙源無軌電車。鄭州成為中國首個完全取消又恢復無軌電車的城市。參見鄭州無軌電車。 新密/鄭州 超化煤礦 2016年 ...

  10. 宋朝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宋朝

    2021/10/12 · 宋朝(中古漢語 IPA讀音: /suoŋ H /,960年2月4日-1279年3月19日)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根據首都及疆域的變遷,可細分為北宋與南宋,合稱兩宋,共享國319年。又因國君 姓 趙,為區別於南北朝時期的南朝宋,故亦稱「趙宋」。又因五德終始說,宋朝為火德,因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