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 網頁搜尋

  1. 全明星運動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ant/全明星運動會
    • 第一季
    • 第二季
    • 收視率
    • 外部連結

    第一賽季的賽事為期三個月,除中段部分成員因傷替補外,每期同場較勁的20位明星藝人為固定班底,包括姚元浩、李玖哲、陳漢典、胡宇威、邱宇辰、夏和熙等,並邀請徐展元及蔡尚樺擔任賽事播報,錢薇娟和江宏傑擔任兩組隊伍的領隊,粿粿和林孟潔擔任兩組隊伍的經理。台視主頻於2020年9月27日首播、三立都會台於10月3日播出。2021年1月3日將在臺北小巨蛋以售票「小巨蛋旗艦演唱會」形式結合總冠軍比賽及歌舞表演,並公布全季賽事總冠軍。

    全明星運動會第二季於2021年2月28日首播,選手名單於2021年1月31日首播的第一季回顧集數中公布。[EP 18][EP 19][EP 20][EP 21]節目方於2021年4月17日宣佈將在5月30日於高雄巨蛋舉行總決賽及「巨蛋旗艦演唱會」,原定由路嘉怡主持,頑童MJ116、吳卓源、第一季選手李玖哲、第二季選手呂思緯以及當時正被爆出醜聞的采子(參見#參賽藝人感情風波章節)。因應采子宣佈退出賽事,節目方發佈新版海報,由周予天替補采子成為表演嘉賓,而隊照則換成含替補隊員的版本。因應臺灣COVID-19疫情爆發,節目方宣佈將如期於5月30日進行總決賽,並於6月20日播出;「巨蛋旗艦演唱會」則延期,改於7月11日舉行。,惟在5月19日宣佈全臺三級警戒下,節目暫停錄影,最後存檔將於5月30日播出,節目方表示尚在規劃下一步安排。

    由AGB尼爾森調查,調查範圍是四歲以上收看電視之觀眾。
    資料來源:宏將週報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2. IVI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IVI
    • 團名由來
    • 音樂作品
    • 外部連結

    IVI是「Ignited Visions Inspire」的縮寫,中文意思是「驅動夢想發光」,而在羅馬數字上IV代表"4",也就是4個人的意思;I代表1個夢想,所以IVI也代表4個人朝同1個夢想前進。IVI在視覺上是個M象徵著"Machi",這個音樂與精神上的大家庭。

    單曲

    1. 《不缺》(電視劇人際關係事務所主題曲,與李玖哲合唱) 2. 《讓世界領教我的名字》(網絡劇同學兩億歲主題曲,與李庚希、梁寶羚合唱)

  3. 江瑋琳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江瑋琳

    采子 → 雷艾美 趙逸嵐 洗菜 李佳薇 紅隊 領隊 江宏傑 經理 粿粿 隊長 廖允杰 副隊長 晏柔中 曹佑寧 王家梁 何孟遠 → 蔡昌憲 周予天 范逸臣 → 郭彥均 房思瑜 席惟倫 吳心緹 灰字 表示該參賽者中途退賽;綠字 表示該參賽者為替補或外援選手 ...

  4. 楊奇煜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楊奇煜
    • 經歷
    • 音樂作品
    • 出版作品
    • 外部連結

    出道前是樂團超速照相機的主唱;最常唱的歌曲是「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夢想是推出個人創作搖滾專輯。 在網友推薦下,被Channel[V]發掘,加入《模范棒棒堂》節目。由於第一代成員中,他被公認為唱功最好的一人,亦被冠以「Rocker」的稱號。他也是少數懂得彈奏吉他的成員之一(其他為小杰,小T,李銓及拿鐵)。憑著英俊的面孔及出色的歌唱技巧,他被選中為Lollipop棒棒堂出道六人之一,並擔任主音,其組合一出道即取得極佳的成績,紅遍全亞洲。 小煜曾於2009年初被狗仔拍到與同屬一家經紀公司的前黑Girl成員小蠻一同出遊並且被拍到在公共場所抽菸。兩人事後澄清他們僅是好朋友,也因在公共場所抽菸作出不良示範而被經紀公司冷藏,不允許他們出席任何活動。但是小煜已於2009年4月1日重返模範棒棒堂的節目錄影。 2009年尾宣布經紀分家,團員王子、小杰離團。2010年10月,小煜與原團員敖犬、阿緯、威廉重組成Lollipop@F,現已推出2張專輯,亦在主持、戲劇方面表演出色。

    單曲

    1. 2017年:《隱形超人》(網絡劇親愛的王子大人插曲) 2. 2019年:《永隔》(網絡劇陳情令(金子軒&江厭離)人物曲,與梁心頤合唱)

    刊物/影音書輯

    1. 2016年7月7日《撕裂腹肌》(楊奇煜) 2. 2016年7月19日《我要讓你愛上我寫真書》(楊奇煜、林明禎、戴祖雄、林建予、雨婷)

  5. 梁凱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梁凱莉

    采子 → 雷艾美 趙逸嵐 洗菜 李佳薇 紅隊 領隊 江宏傑 經理 粿粿 隊長 廖允杰 副隊長 晏柔中 曹佑寧 王家梁 何孟遠 → 蔡昌憲 周予天 范逸臣 → 郭彥均 房思瑜 席惟倫 吳心緹 灰字 表示該參賽者中途退賽;綠字 表示該參賽者為替補或外援選手。 取自 ...

  6. 夏和熙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夏和熙

    采子 → 雷艾美 趙逸嵐 洗菜 李佳薇 紅隊 領隊 江宏傑 經理 粿粿 隊長 廖允杰 副隊長 晏柔中 曹佑寧 王家梁 何孟遠 → 蔡昌憲 周予天 范逸臣 → 郭彥均 房思瑜 席惟倫 吳心緹 灰字 表示該參賽者中途退賽;綠字 表示該參賽者為替補或外援選手。 取自 ...

  7. 柯有倫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柯有倫
    • 演藝生涯
    • 音樂作品
    • 得獎紀錄
    • 外部連結

    柯有倫屬創作型歌手,擁有嘻哈、搖滾、RAP、抒情多種音樂才華,尤其鍾愛搖滾風格,多使用包括鼓、吉他、鋼琴,由周杰倫教授,多數是因為從小熱愛樂器,自學、自通而來。1999年,柯有倫加入「阿爾發唱片」,成為主持人吳宗憲旗下「憲憲家族」成員,至2002年離開。 2005年,他發行《Alan柯有綸首張創作專輯》,並得到其父親的老友張學友的支持。雖然有位已故父親的提攜,但柯有倫不喜歡和父親畫上等號,他堅持走自己的路也做自己想做的事。「要做就要成功,不要讓我丟臉,否則我沒有你這個兒子」這是父親生前對他的遺言。父親當年的遺言,一直讓柯有倫背著沉重的壓力,但他說「我心目中的女神一直給我鼓勵,讓我有動力繼續衝下去」。後來他開始發展多元藝人路線,擔任代言人並拍攝偶像劇及電影。

    單曲

    1. 2016年 《My Only Love》feat 林明禎 2. 2020年 《天堂有多遠?》 (吳宗憲、林柏昇、任賢齊、鐘昀呈、竇智孔、柯有倫、陳漢典、威廉,藝人黃鴻升逝世紀念曲) 3. 2020年 黃鴻升、柯有倫、竇智孔《扛得住》 4. 2020年 柯有倫《斷句》

    2005年 MusicRadio中國TOP排行榜 - 港台新人、港台最具潛力新人
    2006年 第三屆勁歌王年度總選 - 台灣地區 最有前途男新人獎(金獎)
    2006年 第十二屆CHANNEL [V] 全球華語音樂榜中榜 - 港台最佳新人獎
    2006年 Hito 流行音樂獎 - 票選最受歡迎新人獎
  8. 姚元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姚元浩

    采子 → 雷艾美 趙逸嵐 洗菜 李佳薇 紅隊 領隊 江宏傑 經理 粿粿 隊長 廖允杰 副隊長 晏柔中 曹佑寧 王家梁 何孟遠 → 蔡昌憲 周予天 范逸臣 → 郭彥均 房思瑜 席惟倫 吳心緹 灰字 表示該參賽者中途退賽;綠字 表示該參賽者為替補或外援選手 ...

  9. 2021/5/9 · 2008年全國大地盃信長電玩冠軍、2010年台大畢業盃信長、夢三國冠軍、GGC高級榮譽會員、前PTT LOL版版主。 李宗翰 高1093班 2008年全國大地盃信長電玩冠軍、2010年台大畢業盃信長、夢三國冠軍、GGC高級榮譽會員。

  10. 中國食人史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中国食人史
    • 商周
    • 春秋戰國
    • 兩漢
    • 三國
    • 西晉
    • 東晉
    • 南北朝
    • 五代十國
    • 遼宋金
    • 中華民國大陸統治時期

    西周及以前由於人口稀少,森林茂盛,植被豐富,沒有可靠的食人記載,《尚書》不能被認為是信史,稍微可靠的歷史學記載應該從《左傳》開始,關於商周時期的飲食研究,有何毓靈、仇士華、徐廣德《殷墟54號墓出土人骨的碳氮穩定同位素分析》。「商朝人主要吃黍……較高等級人群與較低等級人群相比,在主食結構上更加多樣化。……較高等級的人群還可能食用較多的水果和蔬菜等。……青魚、草魚、鯉魚,另外還有蚌、蛤、田螺等(食物)」

    齊桓公《韓非子·二柄·難一皆》記載:「齊桓公好味,易牙蒸其子首而進之。」 魏文侯時,魏國將領樂羊攻打中山國,中山國君殺了樂羊的兒子,製成羹給他吃。樂羊把羹一飲而盡,並消滅了中山國。雖然樂羊有破敵國之功,但魏文侯從此卻對他存有戒心,不再重用他。 《墨子·節葬下》中說:「子墨子曰:……昔者越之東,有駭冰國者,其長子生則解而食之,謂之宜弟」。 據《史記》記載,白起在長平圍攻趙軍,至九月,「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 《左傳》宣公十五年中記載:宋人懼,使華元夜入楚師,登子反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雖然,城下之盟,有以國斃,不能從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聽。……」 《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中記載:「李同曰:「邯鄲之民,炊骨易子而食,可謂急矣,而君之後宮以百數,婢妾被綺縠,餘粱肉,而民褐衣不完,糟糠不厭。……」

    《漢書·食貨志》記載「漢興,接秦之弊,諸侯並起,民失作業,而大飢謹。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過半。高祖乃令民得賣子 ,就食蜀漢。天下既定,民亡蓋藏。自天子不能具醇駟,而將相或乘牛車。」(《漢書》卷二十四上《食貨志》 ) 高祖二年(前205年),七月左右「關中大饑,米斛萬錢,人相食。令民就食蜀、漢。」 《史記·黥布列傳》記載:「漢誅梁王彭越,醢之。盛其醢,遍賜諸侯。」 前138年平原地區「河水溢於平原(今山東省平原縣)。大飢,人相食」 公元前135年「河南貧人傷水旱萬餘家,或父子相食。」 漢武帝元鼎三年(前114年),「四月,關東旱,郡國四十餘饑,人相食」。(《前漢書·武帝本紀》) 夏侯勝曾描述前114年的經濟狀況:「武帝雖有攘四夷廣土斥境之功,………然多殺士眾,竭民財力,奢泰亡度,天下虛耗,百姓流離,物故者半。蝗蟲大起,赤地數千里,或人民相食,畜積至今未復。」(《漢書》卷七十五) 漢元帝初元元年(前48年),「九月,關東郡國十一大水,饑,或人相食,轉旁郡錢、穀以相救。」 漢元帝初元二年(前47年)六月,「關東饑,齊地人相食。」 漢成帝永始二年(前15年),「梁國平原郡人相食……」 京兆尹王章對成帝說:「羌胡尚殺首子以盪胸正世,況於天子而近己出之女也」。 新莽天鳳元年(14年),「緣邊大飢,人相食。」 《漢書》卷99下,新莽地皇三年(23年)2月,「是月,赤眉殺太師犧仲景尚。關東人相食。」 新莽地皇四年(23年),王莽被殺,懸首示眾,「百姓共提擊之,或切食其舌」。 漢光武帝建武元年(25年)9月,「赤眉遂燒長安宮室市里,害更始。民飢餓相食,死者數十萬,長安為虛,城中無人行。」 漢光武帝建武二年(26年),關中大饑「人相食,城郭皆空,白骨蔽野。」 漢安帝永初三年(109年)三月,「京師大饑,民相食。」 漢桓帝元嘉元年(151年),「任城、梁國飢,民相食。」永壽元年,「二月,司隸、冀州飢,人相食」 《後漢書·南蠻傳》說:「……噉人國,生首子輒解而食之,謂之宜弟。」 漢靈帝建寧三年(170年),「河內人婦食夫,河南人夫食婦。」 漢獻帝興平元年(194年),出現蝗災,「六月,蝗蟲起,百姓大飢,是時谷一斛五十萬,豆麥二十萬,人相食啖,白骨委積,臭穢滿路。」 興平二年,董卓初死(195年),「三輔民尚數十萬戶。李傕、郭汜等放兵劫掠,加以饑饉,二年間民相食略盡」。(《資治通鑑》)

    漢獻帝初平二年(191年),太祖(曹操)軍乘氏(鉅野西南)。大飢,人相食。(《三國志·魏書·荀彧傳》) 「自遭荒亂,率乏糧穀。諸軍並起,無終歲之計,飢則寇略,飽則棄餘,瓦解流離,無敵自破者不可勝數。袁紹之在河北,軍人仰食桑椹。袁術在江、淮,取給蒲蠃。民人相食,州里蕭條。」、興平元年(194年),「初,太祖乏食,昱略其本縣,供三日糧,頗雜以人脯」(《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後漢書·臧洪傳》記載興平二年(195年),臧洪讓士兵吃自己妻子,「紹(袁紹)兵圍洪,城中糧盡,洪(臧洪)殺愛妾,以食兵將,兵將成流涕,無能仰視。」 王忠曾在三輔混亂時,因飢餓吃過人肉。後來曹丕知道這件事情後,在跟隨曹操外出時,曹丕令藝人取來墓塚間的髑骼系在王忠馬上嘲笑之。 魏明帝青龍四年(236年),遼東公孫淵反。景初二年(238年)正月,使司馬懿將四萬人討淵。六月,至遼東,圍襄平(遼陽市)。七月,大雨,雨霽,合圍,百計攻之,矢石如雨。淵窘急,糧盡,人相食,死者甚多。八月,淵請降,不聽。城潰,斬淵父子於梁水上。(《三國志·魏書·公孫淵傳》)

    晉懷帝永嘉五年(311年),「關西饑饉,白骨蔽野,民存者百無一二。」(《資治通鑒》)《晉書·卷37司馬模傳》:「時關中饑荒,百姓相啖;加以疾疫,盜賊公行,模力不能制。」 晉愍帝建興四年(316年),八月,劉曜進逼長安。司馬模之子司馬保遣胡崧兵入援,打擊劉曜於靈台(長安西)。「崧恐國威復振,則麴索(麴允、索琳守長安)勢威,乃帥城西諸郡兵屯渭北不進,遂還槐里(長安西興平)。曜攻陷長安外城,麴允、索琳退保小城以自固。內外斷絕,城中饑甚。斗米值金二兩,人相食,死者大半,亡逃不可制。唯涼州義眾千人守死不移。太倉有麴數十餅,麴允屑之為粥以供帝,既而亦盡。」(《資治通鑒》)

    晉孝武帝太元十年(385年)春,「正月,前秦苻堅朝饗群臣,時長安飢,人相食,諸將歸,吐肉以飼妻子。」(《資治通鑒》卷一百零六) 太元十年(385年)十月,「燕、秦相持經年,幽、冀大饑,人相食,邑落蕭條,燕之軍士多餓死,燕王(慕容)垂禁民養蠶,以桑椹為食」(《資治通鑒》卷一百六) 前秦時苻登攻打羌軍,當時歲旱大饑,苻登把羌人屍體稱為「熟食」,激勵戰士說:「汝等朝戰,暮便飽肉,何患於飢!」氐軍每戰必大嚼羌軍死人肉,「歡健能鬥」。姚萇聞之,急召碩德說:「汝不來,必為苻登所食盡。」(《晉書》載記第十五「苻丕、苻登」) 太元十二年(387年),後涼的最後一年,「涼州大饑,米斗直錢五百,人相食,死者太半」(《資治通鑑》卷第一百一十二)

    《南史·顧琛傳》:「及孫恩亂後,東土饑荒,人相食。」 宋人劉敬叔的《異苑》:「元嘉中,豫章胡家奴開邑王冢,青州人開齊襄公冢,並得金鉤,而屍骸露在岩中儼然。茲亦未必有憑而然也,京房屍至義熙中猶完具,殭屍人肉堪為藥,軍士分割食之。」 元嘉十八年,北魏世祖拓跋燾遣鎮南將軍奚眷出擊酒泉,北涼沮渠無諱派遣堂弟沮渠天周據守,「酒泉城中食盡,萬餘口皆餓死,沮渠天周殺妻以食戰士。」 宋文帝元嘉三十年(453年),「張超之走至合殿御床之所,為軍士所殺,刳腸割心,諸將臠食其肉,生啖之。」 梁武帝太清三年(549年)「九江大饑,人相食者十四五」,建康城(南京)被侯景圍困,「數月之間,人至相食,猶不免餓死,存者百無一二。」、「軍人屠馬於殿省間,雜以人肉,食者必病」。 侯景死後,屍體被搶食,元帝承聖元年(552年)「暴景屍於市,市民爭取食之骨皆盡……」,侯景參謀王偉,也被烹食。 《南史》毗騫:「國法刑人,並於王前啖其肉。」「國內不受估客,往者亦殺而食之。」 《北史》流求:「國人好相攻擊,收斗死者聚食之。其南境;人有死者,邑里共食之。戰鬥殺人,便以所殺人祭其神。」

    後唐莊宗同光三年(925年),「崇韜征犒軍錢數萬於宗弼、宗弼靳之。士卒怨怒,縱火喧譁。崇韜欲自明,乃白收宗弼族誅之,籍沒其家。蜀人爭食宗弼之肉。」(《資治通鑑》) 吳國將領高澧「嗜殺人而飲血,日暮,必於宅前,後掠行人而食之」。 後晉天福七年(942年),「南漢劉龔以胡僧雲其名不利,改名劉龑。912-942在位。多權數,自矜大,窮奢極侈,用刑慘酷:有灌鼻、割舌、支解、刳剔、炮炙、烹蒸之法。或集毒蛇水中,以罪人投之,謂之水獄。」 天福六年(942年),後晉萇從簡屠戶出身,官至左金吾衛上將軍,歷任河陽、忠武、武寧等鎮節度使,尤好吃人肉。「……從簡好食人肉,所至多潛捕民間小兒以食。」(《新五代史·萇存簡》) 後晉天福十二年(947年),張彥澤被耶律德光擒殺,百姓剖開他的頭顱,挖出腦髓,又割其肉,一道烹食。「高勲訴彥澤殺其家人,契丹主亦怒彥澤剽掠京城,並傅住兒鎖之。以彥澤之罪,宣示百官,問應死否?皆言應死。百姓亦投牒爭疏彥澤罪。次日,斬彥澤及住兒於北市,仍命高勲監刑。彥澤前所殺士大夫子孫,皆絰杖號哭,隨而詬詈,以杖撲之。勲命斷腕出鎖,剖其心以祭死者。市人爭破其腦取髓,臠其肉而食之。」(《資治通鑑》) 後漢高祖乾佑元年二年(948年-949年),趙思綰喜食人肝,更喜歡用酒吞人膽,他說:「吞此干枚,則膽無敵矣!」,共吃人肝六十六個。「趙思綰好食人肝,常面剖而膾之,膾盡,人猶未死。又好以酒吞人膽,謂人曰:吞此千數,則膽無敵矣。長安城中食盡,取婦女幼稚為軍糧,日計數而給之。每犒軍,輒屠數百人,如羊豖法。」(《資治通鑑》、《舊五代史》卷109)

    遼穆宗曾聽信女巫肖古的建議,以人膽入藥。 開寶二年(969)王彥昇為原州(甘肅鎮原)防禦使。「西人(甘肅少數民族)有犯漢法者,彥升不加刑,召僚屬飲宴,引所犯,以手捽斷其耳,大嚼,巵酒下之。其人流血被體,股慄不敢動。前後啗者數百人。西人畏之,不敢犯塞。」(王辟之《澠水燕談錄》) 宋仁宗慶曆七年(1047年),王則反貝州(今清河縣)。深州(治今靜安縣南)卒龐旦與其徒擬劫庫兵為應,知州王鼎捕首謀十八人斬之。「明年(1048年),河北大飢,人相食。」(《宋史·王鼎傳》) 慶曆八年(1048年),「河北、京東西大水為災,人相食,流民入京東者不可勝數」(《續資治通鑑》卷50) 宋仁宗時期,廣源州儂智高之母阿儂,「性慘毒,嗜小兒肉,每食必殺小兒。」(《宋史·卷495·蠻夷廣源州》) 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年),蘇轍《因旱乞許群臣面對言事剳子》:「臣伏見二年以來,民氣未和,天意未順,災沴薦至,非水即旱。淮南飢饉,人至相食。河北流移,道路不絕。京東困弊,盜賊群起。二聖遇災憂懼,頃發倉廩以救其乏絕,獨此三路所散,已僅三百萬斛矣!異時賑賉未見此比。然而民力已困,國用己竭,而旱勢未止,夏麥失望,秋稼未立,數月之後,公私無繼,群盜蜂起,勢有必至,臣未知朝廷何以待此?……」 遼天慶八年(宋重和元年,1118年),十二月,「寧昌軍(治懿州)節度使劉宏(無可考)以懿州(治寧昌,今阜新市東北之塔營子村)戶三千降金。時山前諸路(此指遼東,非燕山之南)大飢,乾(遼寧北鎮南)顯(北鎮北)宜(義縣)錦(錦州市)興中(朝陽市)等路,斗粟值數縑,民削榆皮食之,既而人相食。」(《遼史·卷二十八·天祚帝紀》) 「甲辰宣和六年(1124年)時轉糧給燕山(府治北京西南)民力疲睏,重以鹽額科斂,加之連年凶荒,民食榆皮野菜不給,至自相食。於是饑民並起為盜。山東有張萬仙者,眾十萬,號敢熾。張迪者,眾五萬,圍濬州(濬州,平川軍,治滑州黎陽)五日而去。濬州去京纔一百六十里,而初不知。河北有高托山者,號三十萬。其餘一二萬者,不可勝計也。」(《九朝編年備要卷二十九》) 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十二月,金兩路攻宋。王稟皆破之,「然人眾乏糧,三軍先食牛馬騾,次烹弓弩皮甲,百姓煮萍實、糠籺、草茭以充腹,既而人相食。[九月]城破,稟猶率羸卒巷戰,突圍出,金兵追之急,遂負太原廟中太宗御容赴汾水死,子荀殉之。」(《續資治通鑑卷九十七...

    1936年「3月1日萬源曹家溝某家七人,餓斃四人;餘三人氣息奄奄,竟為逃荒饑民殺死,分割炙食無餘。」1936年3月19日四川省報載:「北川縣人肉每斤五百文。片口鎮饑民張彭氏、何張氏、陳順氏因飢餓難忍,挖掘死屍圍食,被捕。」 1936年四川《民間意識》雜誌匯載四川各地吃人的消息:「松潘半邊街居民陳氏,自殺其八歲的親生女而食,食盡仍病餓而死。沿途數百里內,人血、白骨與餓死者,填滿溝壑。」 民國30年(1941)-民國32年(1943)河南省大旱,人相食。1942年河南省賑濟會推選楊一峰、劉莊甫、任兆魯三人等赴重慶,請國民黨中央免除徵賦,蔣介石拒不接見。大公報主筆王芸生在1942年的一篇《看重慶,念中原》的社論中寫道:「餓死的暴骨失肉,逃亡的扶老攜幼,妻離子散,擠人叢,挨棍打,未必能夠得到賑濟委員會的登記證。吃雜草的毒發而死,吃干樹皮的忍不住刺喉絞腸之苦。把妻女馱運到遙遠的人肉市場,未必能夠換到幾斗糧食。」馮小剛於2012年拍攝的電影《一九四二》講的正是這段時期發生的故事。 1948年6月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將領林彪進行長春圍城,禁止糧食進城,國軍於是收集城內的糧食,造成很多人餓死街頭。10月21日,城內守軍鄭洞國投降。活過來的人說,「就喝死人腦瓜殼裡的水,都是蛆。就這麼熬著,盼著,盼開卡子放人。就那麼幾步遠,就那麼瞅著,等人家一句話放生。卡子上天天宣傳,說誰有槍就放誰出去。真有有槍的,真放,交上去就放人。每天都有,都是有錢人,在城裡買了準備好的,都是手槍。咱不知道。就是知道,哪有錢買呀!」參加圍城的中共官兵說:「在外邊就聽說城裡餓死多少人,還不覺怎麼的。從死人堆裡爬出多少回了,見多了,心腸硬了,不在乎了。可進城一看那樣子就震驚了,不少人就流淚了。」